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香港速遞業疫下強勢但前路未明
Hong Kong's courier business is strong amid the pandemic, but the road ahead is unknown
本刊記者 余莉 [第3476期 2020-09-21發表]
香港疫情反覆,在今年4至5月連續23天沒有本地個案後,7月後香港新冠病例急升。香港關口長期受限,跨境人流顯著銳減,讓香港經濟雪上加霜,香港第二季度零售銷售量同比下跌32.5%。
 
不過,因為跨境物流相對國際物流受阻小,從3月以來,內地經濟的快速恢復給香港的速遞業帶來了生機。為尋找生路,大部分香港本地經濟轉戰線上經濟。實體行業試圖借助速遞業和網絡物流服務來促進零售、餐飲,速遞業則企圖借助中小型企業和商品經濟來突破經濟困局。香港速遞業進而快速發展。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9月10日發表的第二季度業務收益指數臨時數字顯示,相較2019年同期,大部分主要服務行業(按價值計算的業務收益)均有不同程度跌幅,只有快遞行業收益上升30.2%。
 

▲香港一些用作物流和運輸的工業大廈通道和交通設計不合理,沒有貨物快速流通的條件,不利於物流和運輸業的發展。圖為工作人員正在工業大廈門口將一些速遞貨物用小型貨車運走。(余莉攝影)
 

內地經濟恢復推速遞業恢復

 
速遞業屬於香港四大支柱產業中的貿易與物流業。由於經濟活動的減少,商業文件快遞訴求大量下降,新冠疫情讓佔據香港22%生產總值的貿易和物流業受到重創。不過,相較於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內地的全面復工復產及其繁榮的網購經濟和進出口經濟支撐,讓香港的速遞業找到了突破口。
 
根據香港統計處數據,在過去10年中,內地一直是香港最大的商品整體出口目的地及商品進口供應地,平均佔香港整體出口及進口總值的54.1%及46.9%。中國內部供應鏈的恢復,讓大量進出口產品可以在內地和香港兩地之間進行跨境物流運輸,部分恢復了佔比77.7%的陸運運輸和15.6%的航空運輸。DHL中亞區樞紐中心總經理李吉慶表示,受到中國的物流業的拉動,公司的貨運量已經回升5%至10%。
 
此外,從2月中起,內地快遞業迅速恢復並轉為正增長,並且隨着復工復產的推進,5月份全國快遞行業增速超過40%,創下2018年2月份以來新高,此後增速持續回到30%以上。由於香港可以通過淘寶等購物平台購買內地產品,而內地同時也可通過電商平台購買香港商品。香港速遞業網購送貨訴求極速上升,香港本地網絡購物平台HKTV mall業務上升5成,而淘寶等平台物流量也相較第一季度快速回升。
 
但是網購和內地經濟恢復不能完全彌補業務上的缺失,有香港跨境物流運輸業務人員表示,相較於以往,跨境速遞業務仍然少至少一至兩成。
 

本地經濟轉型促速遞業強勢

 
對於香港本地的跨境經濟業務影響,首當其衝為香港航空業。香港有42%的進出口貿易用來空運,其中約4成通過客機運送,而另外6成通過貨機運送。疫情嚴重衝擊了香港機場的進出口物流,香港機場5月份起的客機起降按年大跌超過85%,客機的運輸需求從去年5月的3萬架次縮減到了5000左右。而美英等國對香港的經濟和人流限制,讓高檔商務運輸量驟減。
 
尋求生路需要,香港客艙將原有客機改裝,包機作為全貨運用途,用腹艙和拆除機艙座位讓全機載貨。並且轉換為77%的貨運靠貨機、17%客機、6%全載貨客機。此外,陸運和空運物流都通過“眾郵”、“眾包”等形式來招攬小經濟,增加業務量。
 
除了跨境業務,本地業務則普遍轉型線上經濟線下物流模式。為應對疫情措施,香港特區政府限制社交距離,收緊豁免強制檢疫措施,同時推出禁堂食、限聚令等措施,進一步衝擊香港零售業、餐飲業、物流業等。經濟上的損失讓依賴實體經濟的香港快速轉型。眾所周知,香港的實體行業十分發達,導致外賣、網絡購物平台等線上經濟因為香港高昂的人工費和技術問題一直未能在香港普及,而疫情成為了香港線上經濟發展的催化劑。
 
香港零售業迅速轉向直播和電商平台尋求轉機。如香港卓越採用直播帶貨、網絡平台購買模式。香港免稅店DFS、CDF等也開通網絡購物平台和預約平台促進網絡消費,來彌補線下業務的空缺。眾多零售品牌的網絡轉型,為香港的速遞業強勢提供助力。
 
對於餐飲行業來說,因應對當局持續限制人群聚集、禁堂食的措施,不少餐廳失去近九成的營業額,無奈轉向經營外送和外賣業務,以求存活。香港速遞業務最大綜合平台“戶戶送”曾對6500家合作餐廳進行調查,結果發現來自網上的營業額從疫情前佔15~25%急增到50%或以上。
 
受到居家抗疫、限時禁堂食、限聚令以及香港疫情的持續反覆影響,外來留港人員、學生、居家工作人員等開始多食用外賣。而在疫情之前,只有5%~8%的香港人使用網上點餐及送餐應用程式來訂購食物。羅家聰表示“由疫情引發的居家措施和就餐限制使得百分率激增至10%以上。”
 
“萬物到家”理念逐漸興起。除餐品之外,外賣還承擔起了居民日用品、部分醫療用品等物資的工作。市民大量在網上平台購物,導致本地物流需求大增,順豐控股股價逆市上升嗎,GOGOVAN和Pickupp提供上門收取居家檢疫者的樣本速遞服務,GOGOVAN還新增了“代買”服務。
 
香港外賣平台訂單量大增,同時對人工需求也大幅上漲。Uber Eats表示,在3、4月期間,平台住宅區訂單數量顯著上升。而Deliveroo在3月推出了與商場餐廳的合作計劃,涉及香港25個商場內的400多間餐廳,帶來1300萬的餐廳銷售額。香港的三大外賣平台Deliveroo、Foodpanda和Uber Eats大量招聘“步兵”,即走路送餐來應付需要。Uber Eats現有超過5萬名登記配送員,而Deliveroo有超過6000名,都較2019年底增加超5成。
 
速遞業的發展也為眾多商舖和肄業人士提供生機。對於兼職和散工需求較大的餐飲、零售及酒店業,已然成為“風眼行業”。多人被裁員、放無薪假。香港總體失業率升至15年新高,達6.2%。而外賣行業抽成高,按單結算,多勞多得,並且香港普遍外賣訂單每單可獲得20至50港元報酬,基本月薪能達到兩萬以上,成為了眾多肆業人士首選,加入送外賣行業人士大增。
 
香港人力物流資源招聘平台“炒散王Working”聯合創辦人黃家俊表示,此類服務行業僱員的工作經驗和技能低,流動性低,往年每日平均約有2000名求職者,利用平台瀏覽招聘廣告尋找工作,而在疫情期間相關瀏覽用戶增長至4000人。
 
巨大的人口紅利,讓香港高昂的外賣人工費用有所折扣。根據平台現有情況來看,香港主要外賣平台,Deliveroo、Uber Eats、Foodpanda都普遍採取了七至八折的優惠活動,讓基本餐餐都要過百的外賣更為廣大市民接受。而速遞行業業成為了疫情下最熱門的逆勢增長行業。
 

速遞業疫下強勢,疫後如何?

 
儘管香港速遞業在疫情下表現強勢,但是香港人真的能夠形成“萬物到家”的購物習慣嗎?保持線上經濟習慣,形成網購的意識理念並不容易。
 
香港跨境運輸一直存在運費高昂問題,再加上稅費等因素,很多時候貨物加上運費遠超過貨物價值。本地快遞業也存在人工成本過高問題,香港普遍快遞起步價格高,除了外賣業務外,通常都要一周左右才能送達,相比內地的當日、次日達或者兩三日送至,漫長的等待都讓消費者除非萬不得已而不願意買單,更願意接受四通八達的實體經濟。
 
香港外賣的服務效率也不高。綜合點餐平台實際送達時間相差7.6至18.3分鐘仍是常態,沒有遲到保險、技術問題等讓生活節奏快的香港人訂購欲望大減。外賣公司的付費方式也不討好本地消費者,Deliveroo只用信用卡,Foodpanda除了信用卡還有現金到付和Paypal,相比內地微信和支付寶的流通方式十分不便捷。很多餐飲業也不願意做外賣,因為每單收取約30%~40%的平台服務費,對餐廳來說過高。
 
儘管最近內地的外賣算法讓人思考被困在系統裏的外賣經濟,及其帶來的眾多安全隱患,但是香港的外賣經濟也並非沒有,擁擠的道路交通系統為外賣員的安全帶來各種不利因素,而香港外賣員作為自雇人士同樣缺乏員工福利和保護。
 
而隨着疫情的逐漸緩解,堂食和零售業的人流回歸。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表示,外賣行業很難在香港成為主流。受到疫情影響,政府禁堂食等措施導致香港的餐飲外賣業有所提升,但是香港高昂的人工和多樣便利的線下餐飲行業,讓香港外賣的發展仍然不具有長期前景。此外,隨着經濟回暖,肄業人口導致的外賣人口紅利喪失,也會讓人力折扣優惠消失,提升成本的同時進一步喪失客戶。
 
除了人工和因為物流技術問題的影響,土地也成為香港物流業的痛點。香港物流業中空運貨物吞吐量多次蟬聯世界首位,也是世界三大繁忙航運港口之一,但是物流業用地長期不足,業界只能租用新界空置地運營。根據香港基金發表的《“棕”合持續發展“地”利現代物流》的土地房屋政策研究報告,這些土地預計將在2030年,390公頃棕地將被回收用作住宅在內的其他用途。高昂的地價、大廈樓不合理存儲設計造成的交通擁堵都成為香港速遞業發展的重要阻礙。
 
現在全球疫情常態化,香港的跨境物流運輸中檢疫控制必然成為常態,空運和航運的能力必然隨着逆全球化封鎖有着長期影響,本地的物流業還遭受高昂的人力成本和地價的困擾。因此,香港想要保證速遞業的持續強勢,就要解決香港的人力和地價問題,將本地階段成本降低,像香港市民在“團購”、“眾郵”、“眾包”的道路一樣,分散成本的壓力。但香港速遞業是否能夠轉型保持強勢,在巨大成本壓力下仍然前路未明。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