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港旅遊業冰封 盼政府救助 ——專訪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黃進達 
Hong Kong’s tourism industry hopes for government’s aid to revive the industry ——An interview with Jason Wong Chun-tat, president of Travel Industry Council of Hong Kong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468期 2020-06-22發表]
新冠肺炎蔓延全球,港府向全球各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本港旅行社的外遊業務面臨停頓。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黃進達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形容,情況史無前例,影響超越2003年沙士,業界境況困難,看不見曙光。他希望疫情盡快受控之後,大家可以繼續做生意,旅客重來,或者香港旅客可以外遊,大家可以即時起動。
 

▲當內地解除港澳出入境檢疫限制措施後,相信有不少內地遊客有興趣來香港消費,屆時只要香港社會穩定,不再發生暴亂,相信下半年消費市場將會出現“V型反彈”。圖為6月13日,香港海洋公園暫停了4個月開放後重新恢復運營。(新華社圖片)
 

政府派錢措施只能“吊命”

 
黃進達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無法預計,自1月下旬起至今,已有逾5千多個外遊團取消,當中8成屬內地團,其他則以日、韓、台等東南亞團居多,至今有近14萬名旅客受影響,而因疫情蔓延至全球,所有外遊及到港的旅遊團都取消。
 
他繼續說,外遊業務慘淡,連帶印花徵費收入亦大跌,3月旅遊印花徵費只有33.6萬元,較去年同期的182萬元,大跌逾8成,而4月及5月全球很多地方都封城,印花徵費收入再跌至近乎零。
 
黃進達說,港府向全球各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等同明確表明旅行社要全面停團,他形容情況史無前例,影響已超越2003年沙士,對本港旅遊業帶來很大衝擊,坦言業界看不到曙光。他又指,雖然政府成立防疫抗疫基金,當中包括多項派錢措施,如向旅行社發放8萬元現金津貼,這些只能“吊命”,議會已接獲有旅行社停業及結業的通知,“旅行社無業務,還如何保就業?”
 

望把保就業計劃的日期再推前

 
他指出,政府保就業計劃其中一項措施,是將用於計算工資補貼的指定月份推前多一個月,即是修訂下會放寬至去年12月至今年3月,以協助受重創的旅遊業等行業。
 
黃進達認為,有關修訂屬彈性處理,但旅遊業界因為客量少、影響收入,並非由去年12月開始,而是由去年修例風波,即去年第三季甚至去年暑假開始,入境旅客數字已經有很大跌幅,令很多旅遊業界的生計受影響。他期望政府可以再放寬有關安排,把計劃的日期再推前。
 
黃進達說,保就業計劃連同早前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中,支援旅行從業員的措施,可以短暫紓緩業界的困難,但如果疫情持續,繼續沒有入境和出境旅客的情況下,旅行社難以長期維持下去。他說,需要視乎疫情發展,政府是否可以考慮與一些地方開通旅遊往來,讓業界重拾商機。  
 
他形容,旅遊業現時處於冰封狀態,業界沒有任何業務,保就業計劃只能輕微解決到旅遊從業員的生活費,但如果旅行社長期沒有業務,從業員長期沒有工開,結業或轉行等情況已出現。
 

賠償基金涉及修例無法助業界  

 
另外,對於業界早前倡議政府可容許旅議會動用旅遊業賠償基金6億多元的儲備,讓旅行社可以獲得一筆款項渡過難關,他認為不可行。他指出,基金原意是保障外遊旅客,若要改作支援旅行社,需要透過修例去改變基金用途,“我相信有好大的難度。”
 
他續稱:“若透過分派或借用形式去助業界渡難關,將來應由誰負責填補供款?”
 
他強調,儘管港府推出抗疫措施,向旅遊業提供一次過的現金津貼,惟他認為只是杯水車薪,建議加大政策扶助力度,包括向旅遊業提供免息無抵押貸款、退稅及豁免稅項等安排。
 

冀減租退稅 加強救助

 
他又說,旅行社已“蝕到入肉”。2003年沙士仍有本地遊“撐住”,如今新冠肺炎就連本地遊都不敢做,而各國相繼爆發疫情及實施入境或檢疫限制,本港入境及出境遊近乎停擺,兩者已大跌,但仍要交租出糧。現時本港九成旅行社是中小企,抗疫基金資助每家旅行社8萬元幫助不大,中小型旅行社“吊鹽水”多一兩個月,但大型旅行社每月開支逾百萬元,近乎無作用。
 
黃進達指,津貼只能暫時緩解旅行社燃眉之急,應付租金和工資等日常營運開支,盼港府可提供免息無抵押貸款,以及幫助業界與業主商討減租。同時,可在退稅及免稅等,向旅行社和前線員工提供更具彈性的安排,但形式與細節仍要商討。
 

料現結業潮

 
黃進達坦言,在無計可施下再問政府加碼資助。他說,曾有建議按旅行社生意額或員工規模,獲取相應資助,但相對複雜需時較長,如今希望政府再考慮向旅行社發放補助出糧。
 
“無薪假下一步就是裁員,如今已施行,若頂不住就唯有縮減分店,不排除有結業潮。”他說,兼職導遊和領隊無底薪,手停口停,但全職有底薪都已減薪或無薪假。
 

勉勵業界積極面對難關

 
黃進達百感交集說,現階段灰心解決不到問題,旅遊業對本港社會有好大作用,希望大家互相扶持,努力維護旅遊業的生存,積極好過消極,遇上不利好的因素都要面對,畢竟旅遊屬一個脆弱行業,有好多外在因素可以影響到經營,但旅行社亦善於適應及生存,因此要共同想一些策略應對。
 

人物檔案

黃進達—康泰旅行社第三代掌舵人


 
古語有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單看黃進達工作經驗,就看到他是處理逆境的高手。黃進達每個事業里程碑都遇到諸多阻滯。入行初時遇上沙士肆虐香港,旅遊業一片死寂;到他接手康泰“打骰”時,又遇上突如其來的馬尼拉人質事件,讓他上了寶貴的危機處理一課。
 
黃進達是康泰旅行社第三代掌舵人,雖然康泰在他手上賣出去,但黃進達天生是旅遊達人,為業界謀出路更是其使命。猶記得上屆角逐旅議會主席一職,他面對老行尊的挑戰,甚至有人質疑其能力。但深信事實勝雄辯的他,上任後默默耕耘,終令業界誠服,今屆改選無人有信心可動搖其江湖地位,他在無競爭下連任。
 
黃進達年紀輕輕,但他自言年資不淺,入行年份或要追溯至自己童年時,“與其笑說是童工,用義工或體驗來形容還比較貼切。”他已記不清首次到康泰“跟頭跟尾”是什麼時候,最初由湊熱鬧,逐漸變成幫手,當年幾乎每逢過年都跟父親黃士心到機場,送機兼幫手打點行李數目,觀察爸爸如何工作,後來年紀漸大才開始跟爸爸出團踩線,至於首次跟家人出國旅行,應該是小學去泰國。
 
由童工起耳濡目染,黃進達順理成章考入大學修讀旅遊課程,畢業後加入康泰,雖然貴為太子爺,但父親、康泰董事長黃士心要他由低做起,對他愛之深責之切,“爸爸平日雖然好幽默,但其實是百分百的嚴父,我做得不好會捱罵,他重點訓練我有敏銳反應,以及對數字的敏感。”父親常掛在嘴邊的四字真言“天道酬勤”也成為黃進達的格言,上天只給機會有準備的人,這是父親一直教我的處事之道。
 
黃進達連任旅議會主席後,在這艱難時期不時為業界爭取權益,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能力。
 
記者問及今年底將成立旅遊監管局,接管旅議會部分職能。他說,旅議會將會轉型,該會將蛻變成類似商會的機構,未來幾個月需要加緊進行改革。然而,天生樂觀的黃進達對議會抱信心,“議會將被視為其中一個進入旅監局的跳板”,而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他視為人生歷煉。
 
見證旅遊業高山低谷,黃進達從沒“做嗰行厭嗰行”,反而每次外遊都未出發先興奮,仍有許多地方未踏足過,即使已遊歷的國家,他也期望下次有新的體驗,“好想再去,這正是旅行的魅力,永遠令你期待下一次。”不過,他苦笑,要出外旅遊都要等疫情過去,他希望港人很快就可以出外旅遊。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