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香港財經 > 正文
港交所第三季度迎上市浪潮
The numbers of IPO in HKEX surge in the 3rd quarter
本刊記者 彭玉潔 [第3429期 2018-10-22發表]
今年7月12日,香港交易所(以下簡稱“港交所”)迎來了歷史性繁忙的一天—大廳裏架起4個鑼,2家公司共用一個鑼。有評價稱,要論趕來敲鑼公司的數量,一日之內8家尚屬第一次。
 
2018年7月9日,小米集團在港交所主板掛牌交易,成為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後首家採用不同投票權架構的上市企業。圖為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會主席雷軍在掛牌儀式上鳴鑼。 (新華社圖片)  
 
這8家企業,指尖躍動控股有限公司、映客互娛有限公司、英恒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奇屹科技(開曼)有限公司、弘陽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天立教育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人和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恒偉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中,有5家都是從內地趕來香港敲鑼的企業。而這背後,是內地企業前仆後繼赴港上市的浪潮,港交所更是在今年的第三季度收獲了一輪“小高峰”。
 
據統計,香港新股市場在第三季的上市宗數及集資額攀升,僅今年7~9月就有47家企業在港交所上市,加上有3宗超大型新股上市,其中兩宗為獨角獸企業,使港交所稱為第三季度全球最活躍的交易所。根據港交所10月5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共有166家公司在香港上市,較去年同期的114家上升46%;IPO集資金額為2,427億港元,較去年同期的876億港元增加近1.8倍,暫列全球主要交易所IPO融資額首位,大幅超越排名第二和第三的紐交所和納斯達克。截至9月底,仍有234宗上市申請正在處理中,德勤認為截至今年底,香港也有很大機會保持該名次,重奪全球集資額冠軍。
 
在這其中,中國內地的科技公司更是扎堆上市。摩根大通全球股票資本市場主管Liz Myers表示,在摩根大通過去參與的每10宗中國科技企業IPO中,過去可能有8到9宗是在美國上市,而如今已變成8~9宗在香港上市。港交所何以成為這一IPO潮的最大贏家?
 

為何鍾情香港?

 
最直接的原因是,港交所上市規則有針對性的修訂。2014年,因港交所上市制度不支持同股不同權,即便在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的奮力爭取下,還是敵不過市場的強烈反對聲,令香港在早期錯失了阿里巴巴這個電商巨無霸帶來的機遇。時隔4年,港交所最終在今年4月作出近25年來最大的一次上市機制的變革,允許同股不同權企業、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赴港上市,以及允許已上市企業將香港作為第二上市地。小米率先提交申請,成為同股不同權首單港股上市公司,為後續內地企業赴港上市做出了榜樣。
 
此外,內地證監會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方便內地企業赴港融資。4月20日,證監會宣佈,經國務院批准,H股全流通試點的各項準備工作已基本就緒,將開展H股上市公司“全流通”試點,進一步優化境內企業境外上市的融資環境,深化境外上市制度改革。聯想控股和中航科工先後獲批成為全流通試點企業,已實現全流通。
 
另外,根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與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在北京簽署的合作諒解備忘錄,雙方都歡迎對方富豪條件的掛牌/上市公司在本市場掛牌/上市的申請。全國股轉公司對掛牌公司申請到港交所發行股票和上市不設前置審查程序及特別條件。“港股的上市流程較為簡單是企業赴港上市的重要原因。在香港上市的企業多數都是一些新興產業,這些企業有的可能暫時不符合A股的上市條件,或者需要快速上市,因為A股上市需要排隊、時間比較長。”南方基金熟悉策略分析師楊德龍表示。
 

上市後未必一帆風順

 
隨着IPO數量的激增,新股的破發率也隨之高企,各種負面的情緒也在蔓延。自7月起,已有近六成上市公司的股價跌破發行價,8家大型科技類上市公司在過去一年裏的交易價格都低於它們的發行價。此外,眾所周知,當前的經濟環境極不明朗,中美貿易摩擦如火如荼,美國債息上升、聯儲局加息,拖累全球股市,恒指更是連跌5個月,甚至在本月11號一度大瀉1067點,創下去年中5月以來盤中新低。在此基礎上,投資者對股市行情的信心不免遭受了打擊。
 
有專家提醒,在A股市場,新上市公司業績變臉是比較常見的現象。而隨着大量內地企業赴港上市的高潮疊起,再加上港股的把關甚至不如A股市場,“變臉”現象是否會蔓延到港股,是一件需要警惕的事。
 
此外,在新股上市尤其密集的當下,當新公司登陸時,短期炒新資金可能會立刻選擇新的低價標的,這會引起次新股面臨急速回調壓力;長遠來看,股價最終將回歸其價值的基本面,最終支撐股價的不是概念和題材,而是業績,因此,新股破發的基本原因實際上是很多企業實際盈利能力並不足以支撐其過高的估值。
 

18年前的歷史重現?

 
港股的這波上市熱潮讓人不禁想起美國股市在21世紀初的那場互聯網泡沫。在當時的互聯網熱潮中,美聯儲在一年裏六次提高基準利率,從2000年5月的4.75%提升到了6.5%。而也在那時,美國股市也迎來了一場IPO的盛宴。根據中國興業證券的數據,在1999年和2000年間,分別有115家和112家公司上市,而在此前的1991到1996年間,平均每年只有72家。當時中國四大互聯網門戶網站—China.com,新浪、網易和搜狐也想借此機會去納斯達克分一杯羹。
 
然而好景不長,2000年3月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嚴重打擊了當時的IPO,不僅使得網易和搜狐暫時推遲了上市計劃、並削減籌資目標;而且上市後隨着納斯達克指數的暴跌,其股價也迅速下跌。中國興業證券統計,由於難以獲得融資,大約210家互聯網公司資金鏈斷裂,在這場互聯網泡沫中破產。
 
許多分析師也認為,對科技公司來說,現在的投資環境與當時的情況有一些相似。“雖然我認為它的破壞力會跟當時的泡沫破滅時一樣大,但我們也要意識到我們可能對新一代科技和互聯網公司的預期會有很大程度的改變。”來自Partners Capital的Wan表示,“當科技行業的泡沫在2000年代爆發時,許多公司的估值都被重估,因此經歷了痛苦的轉型過程。”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