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料港2022年經濟增長2-3%
■ 本刊記者 何潔霞 [第3509期 2022-01-03發表]

▲圖為香港中環交易廣場(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剛剛迎來的2022年是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重要時刻,也是回顧和展望香港經濟好時機。本刊記者特別走訪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學系副教授麥萃才,看看他對香港2022年經濟有何預測。
 

2021年是復甦年


麥萃才表示,2021年經濟情況是復甦的,經濟增長預測是6.4%左右,經濟有反彈,但未追及2018年水準,與2018年相比相差2-3%左右。

他繼續說,2021年的通脹處於溫和水準,預計香港全年的通脹是1.2-1.5%,核心通脹是0.7-0.8%,原因是香港的核心消費衣履鞋襪及食物等,大部分都是來自內地,而內地的通脹是溫和的,而港元兌人民幣的變動是在可控的範疇之中,所以香港受惠於內地進口沒有大變動,可維持一個較低水準。“香港相對歐美的經濟就大不同,以美國為例,美國的通脹較為嚴重,是6.2%以上,而土耳其及一些歐洲國家、亞洲發展中的國家就更高,香港的通脹屬於溫和通脹。”

失業率方面,他說,經歷2019、2020年的黑暴及疫情的衝擊,香港行業受很大影響,有很多行業受防疫的影響,令失業人數大幅上升,2021年香港的失業率由高位回落,由高峰期7.2%回落至4.2%預計短期還可以有微調空間。

至於行業回顧方面,他說,香港金融業是沒問題,仍然堅固,繼續強勁發展,香港的資產管理可以達到45000億美元的規模,是全球第二大,僅次於瑞士。

他指出,香港股票市場仍處於穩健的情況,在世界排名十大之內,他強調,雖然香港由第五位下跌至第六位,這是股市波動所致,是正常的。銀行體系方面,經歴2019-2020年的衝擊及挑戰,都沒有一間銀行倒閉或擠提,證明香港銀行體系很健全。

旅遊業方面,情況就比較差。他說,無論出境遊及入境遊,都停滯了。幸好,而與旅遊相關的行業,如酒店、航空等就有一定的改善。航空業的客運方面因為沒有出入境旅遊,是一潭死水,但貨運航空就受惠於內地及本港的出口及轉口貿易,有一定的發展,有些航空公司的營運受貨運的好轉而業績有提升。酒店業雖然因沒有旅客,入住率下跌,但有部份酒店轉為防疫酒店,以及轉營本地生意,做“宅渡假”,生意也不錯。“港人沒法出外旅遊,令“宅渡假”生意暢旺,改善了酒店業困境。”

貿易及物流方面,受惠中國貨物出口強勁的帶旺,香港的貿易及物流也暢旺,特別是一些急貨,轉到香港運送,2021年的貿易及物流比2019年及2020年為佳。

商業服務方面,香港的商業服務變化不大,繼續向好,所以整體上2020年有上升的。

 

▲麥萃才料2022年升至2—3%,有這預測是因為香港金融業仍然強勁。
(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2022年將低度增長


他預測2022年香港經濟是正面的,但復甦步伐沒有2021年那麼快,仍可維持低度增長,他估計有2-3%增長。失業率仍有下調空間,約3-4%。而通脹方面,將會升溫,這是因為環球通脹不斷升溫,內地生產消費物價指數已上升至雙位數字,香港不能獨善其身,料2022年升至2-3%。

他指出,有這預測是因為香港金融業仍然強勁。他強調,香港受惠於國家的政策支持和多年來金融系統建立的雄厚基礎,香港金融業在過去兩年多克服重重挑戰,在不同環節甚至不斷取得突破。

麥萃才指出,金融業是香港的主要行業之一,對本地生產總值(GDP)的貢獻高達約兩成,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業的穩定是相當重要的。

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有世界排名的。英國智庫機構Z/YEN每年會發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er Index),毫無疑問,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名列前茅。

他解釋,有關排名是按各城市五大範疇的競爭力,包括:1.營商環境;2.人力資源;3.基建;4.金融業發展和5.聲譽。麥萃才坦言,2019年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中美貿易戰及疫情,對於香港的貿易、物流、旅遊等行業影響比較大,比較直接;對於專業服務及其他工商支援服務,以及金融業影響較少。然而,“有些影響會陸續浮現,而這些影響可能是深遠的”。

不過,他特別指出,金融業“暫時看來好像有免疫力,2019年及2020年,恒生指數並沒有大跌。他認為,其中一個解釋是港股已經國際化,香港的股市排名在全球居第五位或第六位,前幾位分別是紐交所、納斯達克、日本交易和上交所等。香港只有740萬人口,只佔英國人口的11.2%,但香港股市的市值已超過了英國股市。

麥萃才指出,根據港交所統計數據顯示,香港股市結構中,有六成以上的股份來自內地企業,而股市成交中,七成以上是來自這些內地企業股份的。香港出現了社會等事件,只會影響那些香港企業,特別是營利來源主要來自香港那些。當香港經濟出現了問題,原則上影響不了內地企業的盈利。

其次是香港的小投資者只佔股市交易量很小的部分,他指出:“超過七成的交易量由機構性投資者進行。這些基金經理、專業投資者,買賣股份是基於企業盈利,如果香港的社會事件影響不了企業的盈利,那麼便沒有必要大幅拋售港股。”

另一方面,香港人的強積金資產有近1.17萬億港元,其中有一個重要部分是投放在港股。“慶幸香港股市並不是那麼本土,而是很國際化,所以穩定性得以維持。否則,僱員的權益,便會因為股市大幅波動而受到影響,特別是對那些快退休的人士而言。如果沒有了中國企業,香港股市市值便少了三分二,按照數據,世界十大股市也不入。”

他坦言:“如果香港令外商覺得不安全,不穩定,那麼就沒有必要在港進行交易。例如港交所推出了同股不同權的上市措施,多了很多科技股及醫藥股在香港上市,增加了股市市值之餘,亦增加了投資產品的種類。而過去10年,其中有6年,香港都是全球新股集資最多的地方,現在上海也有科創板的設立,內地企業選擇上市的地點又多了一個。如果香港不穩定,企業就未必選擇來港上市。”

麥萃才認為,可以肯定的是,未來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的排名有下調的壓力。而排名可能會被新加坡、上海及深圳超越。 “因為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將會影響了幾方面的評分,例如在營商環境方面,細分的部分:

(1)政治穩定及法治方面;

(2)宏觀經濟這兩部分有可能被調低;而聲譽那部分的細分:城市聲譽也可能下調。那麼就算其他城市的評分不變,香港的排名可能因為評分下調而下跌。

不過,他也指出,排名升跌不代表什麼,最終要看的是資金會否外流,金融交易會不會轉至其他地方,如果香港少了一個高增值的行業,減少了就業機會便很可惜了。

 

大力發展債市


他又說,香港政府致力推動金融中心發展,香港銀行體系保持穩健,存款持續增長;股票市場交投暢旺,集資活動保持強勁,互聯互通交易屢創新高;資產和財富管理行業在區內保持領先地位,這些事實足以證明香港金融系統穩健而具有韌力,並且具備很強的競爭力。

他指出,香港金融業要繼續做大做強,必須要與內地的發展息息相關。因此,香港要加快建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發展格局,香港才能在國家發展大局中發揮作用。

他說,香港政府大力推動債券市場,較早前,深圳市政府來港發債,成為內地首個市政府在香港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麥萃才分析,過往主要由中央政府發行國債,但較少由市政府發行,今次如果落實由深圳市政府在港發行人民幣債券則屬於新安排。他說,由於內地融資缺口頗大,如果要解決地方政府的收入問題,需要向提供更多管道讓它們融資,發債是其中一個途徑。

麥萃才認為,今次新安排,既可以給予深圳市政府一個發債的途徑,亦可以令本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變得更為豐富,讓更多產品可以在港買賣,加強本港金融中心地位,同時可以令人民幣更加國際化。

他又說,今次深圳安排很受歡迎,可以起到示範效應,讓其他市政府亦可以考慮在港發行債券,從可以加快本港債券市場的發展。

香港特區政府9月27日發布回歸以來的首份營商環境報告,有針對性地回應國際社會特別是國際在港投資者的關切。多名香港學者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認為,該份報告以數據說話,具有澄清誤解、以正視聽的作用。

 

市營商環境報告具有正視聽作用


記者問及香港政府於9月27日發布回歸以來的首份營商環境報告是否有用?麥萃才表示,這份名為《香港營商環境報告:優勢獨特 機遇無限》的報告分三個章節,包括“‘黑暴’動亂和美國遏華戰略對香港經濟和營商環境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制定實施香港國安法及落實‘愛國者治港’有力維護了香港社會穩定和營商環境”以及“重回正軌的新香港營商環境優勢突出,未來發展空間不可限量”。他表示,在國際投資者審視香港營商環境之際特區政府有必要使用官方報告的形式駁斥雙重標準,通過客觀的前後數據對比,說明香港營商環境在受衝擊後已經大幅恢復,此舉有利於香港吸納海外投資資金,繼續保持國際金融、商貿中心地位。

“報告有利於澄清謠言。”麥萃才相信,是次特區政府主動出擊發布的報告具有以正視聽的效用,將成為國際智庫或第三方機構今後撰寫香港相關報告的基礎參考之一,而那些基於偏見而試圖抹黑香港的報告的可信度將會變低。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9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