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北部都會區會否成為 香港再工業化的下一個風口?
■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我現提出建設香港北部成為宜居宜業宜遊的都會區,並開拓更多可供居住和產業發展的土地。”

在《行政長官2021年施政報告》中,林鄭月娥指,將會把面積達300平方公里、覆蓋由西至東的深港口岸經濟帶及縱深腹地的香港北部地區打造成一個都會區。據悉,這片盡享港深優勢互補、融合發展紅利的北部區域將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作為重要發展目標,這個消息,也為近年來投身於香港“再工業化”,但受限於土地不足等發展滯礙的新興工業廠商們帶來了希望。

 

工廠北移
“香港製造”銷聲匿跡


1950-1980年代,工業是香港經濟的軸心。從早期的輕工業,到中後期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伴隨着紡織廠、電子廠、玩具廠、鐘錶廠的蓬勃發展,“香港製造”成為亞洲工業一個響亮的標籤,香港也受益於工業帶來的經濟利益,躋身於“亞洲四小龍”的行列。

但隨着本地人力、土地成本上升,以及內地改革開放帶來的巨大吸引力,香港工廠悉數北移,工人分批遣散,藍領階級幾近消失。與此同時,隨着工業潮汐退去,曾經盛極一時的“香港製造”銷聲匿迹。

對於香港自身而言,香港經濟軸心被迫向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第三產業轉移。發展對從業人員專業素養要求極高的第三產業在讓香港攬盡天下英才的同時,也不斷擠佔低學歷、低技術勞工的生存空間,失去謀生職業,曾經的藍領工人再度淪為貧困階層,社會貧富懸殊隨之加劇;此外,過分依賴第三產業的經濟形式,也因易受國際經濟環境及金融市場波動影響,顯得尤為脆弱。


“再工業化”
老舊廠房反成掣肘


為抵禦產業單一化對經濟發展帶來的潛在風險,近年來,以物聯網、人工智能、新材料為代表的新興工業獲得特區政府的青睞。在一家家創科企業的回流中,香港“再工業化”拉開帷幕。先進製造業廠商先後搬進上世紀的工業大廈,企圖彌補香港的產業空心化,但老舊的工業大廈,卻首先成為先進製造業發展的掣肘。

“先進製造業所需的大型器械,很難通過工廈老舊的電梯運送上來。”“如果要大面積來講呢,很多時候要地廠,但地廠很多時候衛生環境欠佳。”香港某生物科技公司創辦人嚴惠霖在接受本港媒體採訪時表示,上世紀興建的舊式廠廈,層高不足,無法為其創辦的醫療器械工廠所需的超淨車間提供足夠空間,類似電梯等配套設施亦未能配合新興科技工業設備運輸的需要,局限新興產業的發展。

嚴惠霖的困擾,亦是不少港資企業的困擾。香港工業總會在今年7月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受訪的231家企業中,約有77%認為香港產業配套不足,60%認為工廈設計追不上科技發展,同時有44%認為在港融資困難。

 
▲2021年施政報告中提出要大力發展香港北部經濟帶包括元朗、天水圍、粉嶺/上水等新市鎮,打造北部都會區。圖為北部都會區的概念界限。(圖片來源:2021年施政報告官網)
 

深港合作
都會區能否帶來新契機


為促進香港“再工業化”,《施政報告》提出,要善用落馬洲管制站遷往深圳新皇崗口岸後騰出的土地和毗鄰的部分魚塘和鄉郊土地,加上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內原有用地規劃,增加合共約150公頃土地作創科用途,以構建新田科技城。

發展先進製造業所需的高級、先進的工業大廈,齊整、完備的工業用地與這片全新的土地一拍即合。於是,土地充裕、緊鄰前海的北部區域,其經濟價值與戰略價值在此時同時顯現。

其實對於香港創科產業而言,《施政報告》為其帶來的機遇,不僅僅只有北部都會區。

土地不足、配套不足、工廈老舊、融資困難、發展阻滯等香港“再工業化”面臨的困難,將其放到大灣區的語境中,所有問題都似乎迎刃而解。不論是擴區後的前海,還是深圳河北岸面積超過300公頃的深圳科創園區,都為解決香港先進製造業發展的掣肘議題提供了強力支持。

早前,國務院發布《前海方案》中就明確寫到,“加快科技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創新。聚焦人工智能、健康醫療、金融科技、智慧城市、物聯網、能源新材料等港澳優勢領域,大力發展粵港澳合作的新型研發機構,創新科技合作管理體制,促進港澳和內地創新鏈對接聯通,推動科技成果向技術標準轉化。” 

與《施政報告》同步公布的《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發展策略》)因此建議,可藉此契機提升洪水橋╱廈村為新界北現代服務業中心,並在與前海隔灣呼應的流浮山建設具規模、地標性的創科設施,為北部都會區提供大量就業機會。

此外,《施政報告》還提到,由港深創科園與落馬洲╱新田一帶地方整合成的新田科技城,當中與創科相關的土地估計約有240公頃。新田科技城聯同深圳科創園區組成佔地約540公頃的深港科創合作區,可集港深兩地優勢匯聚海內外人才,勢必成為推動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的重要引擎。 

此外,據《施政報告》,北部都會區內的職位數目亦將由現在的11.6萬個,大幅增加至約65萬個,包括15萬個為創科產業的相關職位。與此同時,這片新興的土地也不必擔心“職住”失衡的情況,據《施政報告》,目前在都會區內的多個已規劃或規劃中的發展項目,預計可提供約35萬個住宅單位;北部都會區可額外開拓約600公頃用地作住宅和產業用途,估計可提供的住宅單位為約16.5萬至18.6萬個。連同元朗區和北區現有的39萬個住宅單位,整個北部都會區發展完成後,總住宅單位數目將達90.5萬至92.6萬個,一共可容納約250萬人居住。

或許這片被承載了諸多希望的北部都會區,真會一如香港中聯辦副主任何靖在走訪香港新界北時所言,“完全有可能成為香港新的經濟中心。”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