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未來已來 高交會22年繪就科技發展新華章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480期 2020-11-16發表]
今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新冠疫情突如其來,中國內外部經濟環境更加複雜;“十三五”即將收官,“十四五”正在謀劃,“十三五”的科技成果和“十四五”的重點產業布局萬眾矚目。
 
在這個非常之年,第二十二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如期而至,這不僅是“中國科技第一展”向世界交出的抗疫答卷,也是後疫情時代背景下,數字經濟賦能未來發展的再一次高峰論道。
 
▲第二十二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開幕(沈雨青攝影)  
 

另闢蹊徑 賦能發展

 
高交會已走過22個年頭,記者採訪到了22年前,一個曾向時任深圳市委書記張高麗郵寄倡議書,提倡深圳要舉辦“深圳高新技術成果展示洽談會”的熱心市民——蔣敏。
 
“深圳要發展自己獨有的優勢項目,我覺得高新技術一定是未來的突破口。”時任奧沃國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副總裁的蔣敏認為,深圳土地緊缺,一定要尋找除“三來一補”以外的高附加值產業。
 
反觀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香港,早已成為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與航運中心,深圳如果發展這些同質化產業並無優勢可言。所以蔣敏認為,深圳只有另闢蹊徑,走科創之路才有廣闊未來。而在深圳當年緊缺高校及科研機構支撐的背景下,舉辦高新技術產業盛會,吸引全國高新技術企業及機構在深圳聚集對深圳向高新技術城市轉型至關重要。
 
或許是歷史的巧合,或許是張高麗書記當時真的看到了蔣敏的倡議。在蔣敏寄出倡議書的幾個月後,張高麗帶領深圳市委市政府考察團前往廈門、上海、青島、大連等地學習,最後在1998年4月舉行的大連總結會上,提出要辦“中國深圳(國際)高新技術成果展示洽談會”。
 

凡是過往 皆為序章

 
從深圳高交會的首倡者、策劃者、實施者張高麗書記正式提出舉辦“高交會”,到首屆高交會成功舉辦,歷時僅一年有餘。這期間,各項行政審批、土地報備、臨時展館搭建及宣傳工作緊密而有序地進行,深圳速度再次得以完美體現。
 
1999年的首屆高交會取得的成績已然不俗,當時的臨時展館總展覽面積達20200平方米,參展企業2856家,參展項目4150個,到會投資商955家,5個外國政府團組,26個國家和地區的86個代表團,32家世界著名的高科技跨國公司,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港澳台地區及22所著名高校、4個國家部(院)組團參加了展示交易洽談,成交額64.94億美元。
 
自此,高交會承擔起中國高新技術企業走向全球市場的歷史使命,並憑藉資本對科技企業的“孵化器”效應,迅速成為中國科技產業興起的夢工廠。
 
第二屆高交會進一步凸顯“成果交易”特色,嘗試性地舉辦了高新技術成果拍賣會,在國內首創了高新技術項目配對洽談活動,並成立了“高新技術產權交易所”,建立了網上常設交易系統,使日常的項目徵集、評審、包裝、撮合交易與會期的展示、交易、洽談互為補充,高交會“落幕”與“不落幕”交易的結合機制進一步完善。
 
2002年,第四屆高交會上展示出中國第一枚固體運載火箭――“開拓者一號”,運載火箭的驚艷亮相也預示着我國航空航天產業開始進入蓬勃發展期。
 
2006年,中科研先進院院長樊建平呼籲發展機器人產業。此後,高交會連續9年舉辦“機器人專展”,有效催生和壯大深圳市機器人新工業,截至2015年,深圳市有機器人企業435家,機器人產業產值約630億元。
 
2008年,在全國取得抗震救災階段性勝利的背景下,第十屆高交會開始關注“科技”與“民生”交互。展會集中展現高新技術在汶川地震的抗震救災和恢復重建中的支撐作用;以及參與北京奧運的科技企業帶來的運用於北京奧運的各種新技術、新成果。同時,那屆高交會首次成功舉辦了“中國創業家論壇”,各類重大科技活動向高交會聚集的特色更加鮮明。
 
2013年,第十五屆高交會搭建“網上高交會”常年交易平台,提供在線配對撮合和項目推薦服務,當年累計入庫項目已達16299個。 
 
2019年,高交會規模達到歷史之最,展覽總面積達14.2萬平方米,共有3315家展商參展,展示的高新技術項目達10216項。44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共148個團組參展本屆高交會。
 
在22年的歷史進程中,越來越多的中國高新科技從高交會走向國際舞台,越來越多的高新技術產品在高交會落地、生根、成長。與深圳科技轉型息息相關的高交會,現已成為當之無愧的“中國科技第一展”,中國高新技術產業“技術風向標”“行業風向標”與“創新風向標”特徵日益顯著。
 

聰明大腦 輻射灣區

 
高交會的舉辦促進深圳轉型為一座科創之城,正如蔣敏倡議中提到的,高交會不僅讓深圳避免了發展過程中與周邊其他頂級城市的同質化競爭,還讓周邊城市享受到了深圳建設成果的紅利。

▲高交會香港展團展位(沈雨青攝影) 
 
以香港為例,高交會的舉辦,不僅為香港創科發展搭建了集中展示的重要平台,也讓香港的高校科研資源,有了項目落腳點與產業化的出發點。
 
如同香港特區政府駐深圳聯絡處主任鄧秀嫻在今年高交會香港館開館儀式上致辭說的那樣,香港除了繼續為內地擔當橋樑角色,引進資金和技術,協助內地企業“走出去”,更可與深圳分工合作,將科研成果商業化,通過優勢互補,一方面推動創新發展,另一方面利用大灣區龐大的市場規模,完善的商業鏈和供應鏈,打通研發、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
 
記者在香港館採訪中發現,儘管新冠疫情阻隔,但參展港商仍想方設法參加高交會。因為參展商普遍相信,內地市場前景廣闊,將香港的技術、國際市場和資訊平台等優勢,與深圳智慧硬件和完善的產業鏈結合,絕對有利香港企業更好地發展。
 
香港貿發局工作人員同時向記者表示,貿發局非常重視高交會這個高端展示平台,之所以每年赴高交會設立“香港館”(香港科技展區),亦是認為高交會是一個連接香港創科技術與內地市場的大平台,對香港科研產品及初創企業進軍內地市場具有重要幫助。
 
據悉,在歷年的參展過程中,香港不少初創企業、大學及研發機構獲得實在好處,如用於5G系統的各向異性熱管理墊、用於結構健康監測的噴塗式智能傳感器網絡、可重洗的抗微生物紡織品、基於昆蟲生物技術的有機廢棄物處理專利技術、智能降噪助聽器等,均在高交會上引起高度關注,並藉此獲得更大曝光度。
 

▲高交會香港展團展位(沈雨青攝影)
 

聚焦前沿 未來已來

 
近年來高交會不斷擴容,體量不斷攀升新高度。
 
永不落幕的高交會如何走得更遠更好?將自己比喻為“仰望星空的人”的蔣敏在記者採訪最後再次對高交會未來發展提出新倡議。
 
“高交會可以在前沿性上深做文章。”“技術風向標”“行業風向標”“創新風向標”一直是高交會的重要特質,為維持高交會“前沿”特性,蔣敏建議高交會未來可以採用單雙年展的形式。
 
他表示現在一線城市與新一線城市舉辦的各類展覽井噴式爆發,但細分化、最前沿的重磅展覽才是一個會展發展的關鍵因素。故此,他提倡高交會舉辦雙年展,在單年針對行業發展最新領域,確定明確的會展主題,邀請行業最前沿大咖及機構參展,突出展會前沿性;雙年則主要兼顧高交會“中國科技第一展”的規模性,在辦會規模及交易體量上再作新突破。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一年搞規模,一年搞前沿”。
 
記者注意到,今年這個不尋常的年份,高交會也在不斷求索,尋求新突破。
 
今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與“十四五”謀劃之年,高交會為更好突出“十三五”的科技成果和“十四五”的重點產業布局,重點組織“十三五”規劃實施以來在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基礎研究、前沿技術、民生科技、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取得的成果,並結合“十四五”重點產業布局要求進行展示。展品涵蓋通訊、互聯網、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車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成果及生物遺傳改良、農業綠色投入品、農產品加工、智慧農業等惠民領域新技術。
 
同時今年高交會結合後疫情時代的大背景,着重展示近年來的新業態發展。例如生物醫藥、智慧醫療、醫學診斷、在線教育、遠程辦公、新零售這些新產業的發展成果以及“IT抗疫科技專區”集中展示的各類抗疫硬核技術,包括AI體溫預警系統、AR疫情測溫篩查解決方案、重大疫情智慧防控平台、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實驗室設備儀器整體解決方案等等。這些新技術相信將在後疫情時代為提振市場信心,促進經濟復甦產生關鍵作用。
 
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是深圳主動融入全球科技創新網絡的重要平台,也為中國的高新技術領域對外開放提供了重要窗口。期待高交會這個老牌展會在新起點上再出發,構建更精準的展示平台,為企業激發無限商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