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戰疫”期間中國製造業的生死時速
“Life and Death” speed for China’s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amid COVID-19 outbreak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2019年底自武漢引發的一場海嘯,仍在持續發酵中。自2020年1月31日新冠病毒疫情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後,多個國家與地區發布旅遊警示,關閉與中國接壤邊境,取消部分與中國的往來航班等,中國與世界經濟交流的物流聯繫受到阻隔。內部因新冠病毒造成停工停產的窘境。內外交迫不免讓人對中國服務業及以中小企業佔多數的製造業等行業景氣產生隱憂。
 

貨物貿易出口受阻,國際供應鏈鬆動

 
對製造業最直接的影響是貨物貿易出口。分析顯示,2019年三大出口關鍵詞是機電類產品、勞動密集型產品以及民營企業。 2019年,中國貨物貿易出口額17.23萬億元。其中機電類產品出口10.06萬億元,佔58.4%;紡織服裝等7大類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3.31萬億元,佔19.2%。從出口主體來看,民營企業出口佔比51.9%,已成為出口第一大主體。而在疫情期間,勞動力流動難度加大,造成以上三類產業成為製造業重災區;加之國際物流受到阻隔,中國貨物須檢驗檢疫方可出境,其他國家取消訂單也是情理之中。因此,貨物出口短期內受疫情影響最大。
 
而在生產全球化模式下,中國作為重要的世界工廠,是國際協作中不可或缺的一環。貨物出口受阻必定帶來國際供應鏈鬆動。其中,部分在產業鏈上依賴進口設備和配件的國家,將極大程度受到影響。
 
例如,因內地復工延後,線束供應中斷,而不得不全線暫停的韓國現代汽車工廠生產線。線束是汽車生產第三重要的配件,但廠商無法大量囤積該零件庫存,中國工廠復工延後造成該零件供應大幅縮水,韓國工廠現有庫存耗盡,韓國本土及東南亞供應商無法臨時滿足韓國現代生產需求,多重因素疊加,導致了韓國現代汽車工廠停產的窘境。如若中國恢復生產時間延後,相應的,韓國現代汽車全線暫停的時間也會隨之延長。
 
這並不是孤例,在高端製造業領域,武漢三大晶圓廠:長江存儲、武漢新芯、武漢弘芯停工停產,同時嚴重影響了全球最缺貨的三大芯片供給情況。在製造業本土生產方面,在武漢建立裝配工廠的本田和大金工業已決定將工廠復工改為14日以後,復工再次延後嚴重影響廣州本田汽車的生產進度。如果這個復工延長的情況,進一步擴大至湖北省以外,將產生巨大的供應鏈向外擴散的現象。
更值得關注的是,因疫情導致的中國供應鏈鬆動,可能會造成國際生產商對中國製造業產生悲觀預期,以此開闢例如東南亞、或其本土的新供應鏈以應對中國供應鏈鬆動風險。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日前拋出的中國疫情“有助於製造業回流美國”言論,正形像說明了中國製造業面臨的嚴峻挑戰。一旦中國製造業可替代性增強,會對中國製造業形成更長久的刺痛。
 

緊急啟動中小企“不可抗力”認證通道

 
目前,中國共有超過958萬家製造業企業,其中,超過一半的製造業企業以個體工商戶形式存在,且註冊資本介於0-100萬之間,相較華為、富士康等穩健運作的製造業巨頭,中小型製造企業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一旦資金鏈斷裂就立即面臨破產風險。
 
這些中小型製造業企業年前積壓訂單仍須完成,如果無法按時交貨,將承擔潛在的違約風險。但防疫抗疫期間,各省市自治區政府為有效控制病毒傳播,早已明確指出企業不得早於規定時間復工,政府明確要求停工停產的地區超過80%。
 
不按時交單,客戶不答應;強制趕訂單,是置生產安全於不顧,置員工生命安全於不顧。在企業巨大的經濟責任面前,受新冠病毒影響,延期復工顯然已屬於“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由此造成的廠商無法按時履約的狀況顯然屬於不可抗力事件。
 
目前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已發表公告,緊急啟動訂貨合同“不可抗力”認證通道,並採用線上平台認證模式,可出具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即使如此,本小利薄、缺少話語權的中小型製造企業也未必扛得住。因此各類支撐服務配套須迅速啟動,為企業建立快速認證服務。越快做到“不可抗力”認證,就意味着越快減少因潛在違約風險帶來的經濟壓力,盡快讓中小型製造企業從違約的經濟壓力中解放出來。這是提升中小型企業抗風險能力,維持中小型企業生計的重要渠道之一。
 
連日來,為保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所需的負壓救護車供應,山東省的醫療改裝車生產企業青島索爾汽車有限公司組織員工春節期間返回工廠,克服困難開足馬力加緊生產,保證完成武漢等地救護車調撥訂單生產任務。圖為1月30日,青島索爾汽車有限公司工人在生產車間改裝救護車。(新華社圖片) 
 

解決方案:
構建柔性生產模式,
擁抱數字化轉型

 
此次疫情期間,一方面受大面積停工,出口受阻,國際廠商取消訂單等因素影響,製造業產量及需求暫時受到壓制;另一方面,目前的口罩、防護服、護目鏡等防護產品產量遠無法滿足現時需求。
 
只在“必要的時間生產必要數量的必要產品”——已成為“21世紀製造業戰略”的柔性生產模式AM(Agilemanufacturing)在疫情等特殊狀態下,顯示出其卓越的對未知風險的抗壓能力。工廠使用柔性生產模式,建立彈性生產體系,在同一條生產線上通過設備調整,員工技能訓練來完成不同品種的批量生產任務,可促使設備流水線的停工時間達到最小。顯然,經過這次疫情,中國製造業將逐漸意識到向柔性生產轉型的經濟意義。
 
其實柔性生產模式在內地製造業大廠早已實現成功運作。日前,富士康在深圳龍華園區首次導入口罩生產線,兩天順利實現試產,目前正在申請產品資質認證。廣西上汽通用五菱聯合供應商,臨時改建工廠轉產口罩,據悉,該工廠共設置14條口罩生產線,其中4條為N95口罩生產線、10條為一般醫用防護口罩生產線,日生產量預計達到170萬個以上。
 
這類大製造供應鏈利用自身生產管理、市場協同、技術輸出能力,一口氣打通從原材料採購、設備製造到產品生產的全產業鏈,顯示了作為大製造企業的超級柔性,同時降低自身經濟損失,並為公共衛生事業提供物資保障。相信此後,會有更多製造業企業借鑑富士康等廠家的柔性生產線的應用模式,增強工廠抗壓能力。
 
此外,相信經過此次疫情,受勞動力因素影響小的智能化工廠將再次成為企業主關注的焦點之一。
 
企業加速建立自動化流水線,減少人工參與環節,減少製造業對人工操作依賴性,可極大降低人力資源波動對生產的影響,為未知風險提供更強的抗壓能力。進一步而言,在實現工廠流水線全自動化後,數字化工廠等變革也將緊隨其後。數字化工廠的生產設備通過聯網,在即便沒有運營人員和工程師手動收集數據及輸入數據的狀態下,生產製造系統也可自動採集和控制數據。計算機根據數據樣本,實時改進機器,從而實現在無人工干預的情況下,機器自行調整至最佳運行狀態,實現穩定、高速的生產。
 
據悉,富士康已經在深圳、成都、鄭州、太原等地運行了6座熄燈工廠,這些熄燈工廠在節約88%人力成本的同時,生產效率提升2.5倍。在疫情應對中,熄燈工廠的生產模式極大減少了勞動力因素對工廠生產帶來的不確定性。
 
由數據驅動的製造業是未來的趨勢,儘管此次疫情期間,工人復工延後推高了企業製造成本,降低了生產效率。但此次疫情或將加速中國製造業產業升級,促進製造業自動化、數字化乃至智能化的轉變,成為“中國製造”產業升級的重要拐點。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