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特別專題 > 正文
新冠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不容低估
Impact of COVID-19 on China’s economy should never be underestimated
文/萬廣華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關於新冠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至今為止的預測大多認為只有短期影響,也就是拉低2020年第一季度的增長率,對全年增長的總體影響有限,大約不超過0.5個百分點。甚至有機構通過大型模型估算後發現,這次疫情只是會使第一季度的增長率掉到6%以下,但對全年的影響微不足道,只有0.1~0.2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假如中國經濟今年本來可以增長6%,新冠肺炎僅僅會使增長率下降到5.5~5.9%。給定諸多的不確定性和可能的誤判,這些預測顯得過於樂觀。
 
2月10日,動車組列車停放在武漢動車段的存車線上(無人機照片)。為全力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最大限度防止疫情通過鐵路途徑傳播和擴散,按照鐵路部門運輸方案,目前湖北境內始發、終到列車和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公司值乘的列車已全部停運或調整,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公司配屬的200餘組動車組除少量用作檢測和熱備以外,其餘全部停放在武漢動車段存車線上。(新華社圖片) 
 

經濟影響不容低估

 
首先,新冠肺炎的影響與疫情持續時間緊密相關。儘管新增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已經連續多天不斷下降,但隨着越來越多的單位開始上班,返工潮的推進和越來越多的人員聚集是否會使疫情再次惡化,有待觀察。例如,醫療條件在全國數一數二的上海的新增確診病例數自1月30日起出現連續下降,但隨着2月3日部分單位開始復工,新增確診病例數再次上升,儘管這個小高峰之後新增病例數再次出現下降,但由於2月10日春節長假結束,大量人員返滬,2月11日的新增病例數再次反彈上升。事實上,如果2月中下旬仍然不能確認疫情拐點的出現,那麽新冠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就不僅僅局限於第一季度了。
 
根據上海醫療專家組組長、華山醫院醫生張文宏先生的預測,最為樂觀的情景是在將來的1~3週內所有的病人得到治療,全國疫情在2~3個月內即4或5月的中旬能夠得到控制;最為悲觀的情景是失控,病毒席捲全球;處於中間、也是最為可能的情景是,病例數在可控範圍內增長,抗疫過程會比較長,也許要拖半年至一年之久。顯然,即便是最樂觀的預測,疫情也要延續到4~5月,將直接影響整個上半年的經濟增長,對下半年增長也會帶來滯後或間接影響。
 
其次,新冠肺炎的影響與疫情期內企業能否正常運營有關。與以往相比,今年開工已經被延遲了,有些單位還沒有開工。部分已經開工的單位,也無法完全正常運行。另外,目前很多地方政府封閉了道路,嚴重影響了部分農民工返程。加上不少地方要求從外地返回的職工進行14天的居家隔離,第一季度的經濟就不是增長多少的問題,而是有相當大的概率發生負增長、需要設法把負增長的幅度控制在一定範圍內的問題。
 
當然,疫情過後,部分服務業和製造業部門可以通過加班加點,甚至壓縮節假日,來彌補第一季度的產量損失。但對於那些因為疫情丟失訂單的企業,或因為疫情沒有及時獲得訂單的企業,其損失顯然無法彌補,也不只是第一季度的損失。不僅如此,第三產業的部分中小企業面臨着的高額企業運營成本難以通過後續工作進行彌補,例如餐飲業負擔的員工工資、房屋租金、原材料等。隨着在外就餐的減少,這些企業甚至面臨倒閉或破產的風險,其相應的經濟損失是長期的。
 
根據清華大學管理學院牽頭所做的一個調查,如果疫情持續半年以上,有90%的中小企業難以為繼。儘管從中央到地方的各部門都出台了支持中小企業的舉措,但有相當多的中小企業倒閉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最後,我們不能只從產量或供給的角度來考慮經濟損失,需求或消費也是必須考慮的。有些產品和服務的消費可以延遲到疫情之後,比如早晚要買的衣服、必須看的電影和年內一定要進行的旅行。但有些沒有實現的消費就永遠丟失了,比如部分年禮、可有可無的娛樂消費、春節後沒有及時出租出去的房產和外出用餐等等。還有部分消費會延遲到次年或更久,影響當年的增長,比如準備購買但尚未購買的年貨、冬季用品。當然,危機也會催生一些新興行業。
 
春節和寒假本來是最為重要的消費旺季,本來可以消耗大量的庫存。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的企業和公司,其高企的庫存如果不能及時清理,當然也會影響今年第二至第四季度、甚至來年的經營狀況。
 
武漢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核心區。春節期間,人們都減少了外出消費。圖為1月26日拍攝的武漢黃鶴樓和長江大橋(無人機照片)。(新華社圖片) 
 

與非典可比性不高

 
有必要指出,人們往往將這次疫情與2003年的非典進行比較,並據此推測新冠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儘管這種做法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兩個事件的可比性不高,原因有幾個:
 
(1)非典真正影響經濟發展和大眾日常生活的時間只有6個星期左右(2003年4月初至5月中旬),是全年的6/52,儘管從發現病例到解除疫情持續了半年有餘。特別地,非典沒有影響春節和寒假的消費,對生產和消費的影響也是短暫的;新冠肺炎對經濟的影響預期會持續3個月左右(13/52),而且幾乎涵蓋了整個春節和寒假。
 
(2)雖然非典病例覆蓋大陸24個省市自治區,但真正受到直接嚴重影響的是廣東和北京,外加香港。雖然廣東2003年的GDP在全國的佔比達到11.5%,但北京只有3.6%,二者加起來也就是15.1%;而遭受新冠肺炎顯著影響的是全國所有的省市自治區,無一幸免。
 
(3)從嚴重程度看,非典導致了中國內地4698人感染(京粵3948),284人死亡(京粵203);新冠肺炎目前已經導致42000多人感染,1000多人死亡,後者的感染數和死亡數肯定還會大幅度上升。至於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其覆蓋面和嚴重性皆遠遠大於非典。
 
(4)從供給側看,非典時期沒有發生大規模停工,而且對第一產業幾乎沒有產生任何影響,但新冠肺炎影響的是全國各行各業,停課停工不止1~2個星期。疫情影響最大的是服務業,而2003年的服務業GDP佔比僅為42.03%,2018年的服務業GDP佔比高達53.27%。從外部需求看,中國的出口佔GDP的比重在2003年為2.16%,而2018年只有0.77%,大約為非典時期的1/3。顯然當下的中國經濟更加依賴內部需求。還有,2003的農民工數量大約為1.7~1.8億,現在接近3個億。如此巨量的農民工一天不上班,就一天沒有收入。在考慮到他們作為勞動力創造GDP的同時,也要考慮他們作為消費者、創造需求的角色。
 
(5)外部影響:世界衛生組織並沒有宣布非典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其對國際經濟的影響甚微;新冠肺炎無疑會影響世界經濟的增長,不但產生諸如對旅遊、外資和進出口的直接影響,更為重要的是相關國際影響會反過來影響中國的增長。與之相關的中美貿易戰和逆全球化浪潮帶來的疊加和綜合影響更是不容忽視。
 
即便如此,關於非典的經濟影響的研究還是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的。嚴謹的經濟學分析表明,在沒有其他大規模刺激措施的情況下,非典對中國經濟的總體影響是使GDP下降約1.5%。即便在政府採取更加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的情況下,也使中國蒙受了大約0.9%的GDP的損失。
 
基於學術界關於非典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的研究,考慮到這次疫情與非典的本質性差別,尤其是後者的持續時間長、嚴重程度深和影響範圍廣,新冠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不可能僅僅局限於第一季度,其對2020年GDP的總體影響也不會低於0.5個百分點。取決於中央和各級政府在財政和貨幣政策等等方面的支持力度,預期新冠肺炎預期會使中國經濟損失1.5、甚至2個百分點的GDP。這樣一來,中國2020年的經濟增長率預期無法保持在6%左右,更大的可能是掉到5%上下,甚至有一定可能下滑到4.5%左右。
 
最後提一句,這次疫情雖然是壞事,但也幫助暴露了不少深層次的諸如國家治理的重大問題,還包括科學教育界的價值取向和考核問題。上萬億人民幣的經濟損失和上千條生命的失去,不斷拷問着人們的靈魂,喚起大眾的思考。如果能痛定思痛,並借此契機進行深層次、全方位的改革,可以給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帶來長久的良性影響。


 
本文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號71833003)的支持,特此致謝。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