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連載①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 —以制度開放促進高標準創新市場體系建設(2021)
Research of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igh Standard Innovation Market System through Open System (2021)
■ 藝衡 [第3526期 2022-09-19發表]

▲深圳市雙創績效實現能力引領全國,圖為深圳市民中心和蓮花山公園一線。(新華社圖片)

報告摘要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2021)》的研究正值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華誕,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走上了實現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征程,這份研究成果不僅是從雙創角度彰顯中國共產黨偉大實踐的理論自信,而且也是對中國先行示範的深圳創新市場體系的一次實踐總結。



我們於2016年提出“塔形雙創體系”,2017年提出“工字型”雙創與改革互動機制,2018年提出“中國創新市場”,2019年研究了粵港澳大灣區“區域性創新市場”,2020年研究創新市場的微觀市場主體所構建的“創新網絡”,2021年再度探索性地將制度變遷理論引入創新市場的分析。在中國社會由政策開放走向制度開放的大背景下,研究制度開放對創新市場體系營建與完善的影響機理,旨在為中國打造科技強國,提供一個適合中國國情並具有中國特色的理論分析視角與制度規則體系,從而在為發展中國家創新市場的營建與完善提供可藉鑑的“中國樣板”的同時,嘗試為中國創新市場的構建提供理論分析框架。為此,我們的研究以微觀入手,以宏觀建樹。即,以中國創新市場體系建設的實踐為研究對象,關注制度開放對高標準創新市場體系建設的作用,重點關注創新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構建及其面臨的挑戰,為下一步系統性突破瓶頸,構建市場化、長效化的創新制度體系,提供理論支撐,並從制度經濟學角度豐富、完善適合中國國情的創新理論體系,為創新型國家建設提供理論支撐。

《2021年全球創新指數(GII)報告》顯示,在全球參與排名的129個經濟體中,中國從2013年排名35位快速提升到2021年的第12位,擁有19個科技集群,僅次於美國(24個)。如此快速的創新能力規模化增長,中國究竟做對了什麼,又能為全球發展中國家提供什麼樣的路徑借鑒?

不同於前五年的報告結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2021)》分為了三個相對獨立又相互支撐的板塊,分別是中國主要城市雙創發展評估、中國創業生態系統的城市觀察和中國創新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研究。第一個板塊是對全國九個主要雙創基地城市的雙創發展評估,是我們第六次發布該指數。第二個板塊是中國創業生態系統的研究,選取了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作為觀察對象,探討宏觀創業環境與微觀創業者之間的互動,為第三個板塊的研究提供微觀基礎,這也是我們首次將創業研究獨立成章。第三個板塊是創新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研究,首次通過對中國創新市場體系構建的觀察,總結中國特色創新市場體系建設的經驗。

在第一個研究板塊,我們基於聯合國(UN)創新創業三元評價體系,研究發現,各城市的雙創都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和特點。深圳雙創綜合指數蟬聯第一,上海市雙創綜合環境領先全國,北京市擁有最好的雙創資源配置能力,深圳市雙創績效實現能力引領全國。整體來看,數字經濟是疫情衝擊下穩定發展的壓艙石,高質量基礎設施和產業數字化成為雙創重要動力,數據驅動成為營商環境優化的重要特徵,城市產業線上化能力進一步拉開差距;雙創資源要素加快從數量導向到質量導向轉變,以人才服務體系牽引人才結構高級化的進程在加速,雙創環境優化邁向高質量服務體系的縱深處,創新市場體系進一步向基礎研究創新市場延展。

第二個板塊,報告發現建立覆蓋“機會識別-機會開發-機會實現”的全過程創業生態,是創新市場體系繁榮發展的重要拉動力量。研究創新市場的創業讓我們從宏觀的視角轉向了微觀的視角,這一轉向為我們深刻認識中國創新市場體系構建的過程和邏輯,提供了全新的視角。從創業者與創業環境互動的視角研究創業機會,為宏觀研究與微觀研究結合提供了切入點,從而為我們從全過程創業生態鏈角度觀察創新市場發展提供了可能。我們選擇了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為主觀察對象,通過比較城市全過程創業生態的重要要素,識別創業生態構建的關鍵力量和有效模式。

我們認為,全過程創業生態構建可以總結為三個主要特徵:制度創業驅動得以激發機會識別,創業拼湊突圍得以實現機會開發,創業質量引領得以倍增機會實現。優質的制度環境為創新者創業提供了更低交易成本,更便捷的實現通道。因此,“機會識別-機會開發-機會實現”的全過程創業生態就是一種制度環境。

所謂制度創業驅動,是指制度變革產生新制度環境,進而產生創業合法性、機會和資源等,最終影響創業的過程。打開制度與創新創業相互作用的“黑箱”,我們發現制度創新有利於創業機會的創造,開放的市場環境湧現大量創業機會,良好的文化環境加速創業機會識別。中國主要城市通過制度設計不斷釋放創業生態各參與者的活力,無論是“制度約束-創業者-機會創造”的內在機制,還是“新創企業-制度演化-機會持續識別”的外在機制,北京、深圳、上海等城市都形成了打破體制機制約束,促使創業者反思創業機會,通過場景進行創業機會發現,並由此觸發新的制度改進,從而實現創業機會的可持續識別螺旋式上升形態。

所謂創業拼湊(bricolage)突圍,是指創業者在資源匱乏的環境中突破制度或環境約束,解決問題和發現新機會,最終實現創業資源的最優配置和最大化利用。創業者在動態的行業環境和麵對進入障礙的狀況下,必須獲得必要的資源才能實現價值創造,創業資源包括以空間和技術為主的固定資源要素以及以人力、資本為主的流動資源要素,前者決定了一個城市內生創業資源的規模和水平。空間是創業機會開發的基礎設施,技術是創業機會開發的核心驅動力,人力資本是創業機會開發的助推器,資本是創業機會開發的催化劑。北京形成了最優質的的創業服務和金融服務市場,北京眾創空間創業導師、開展創業教育培訓和創新服務人員數量居全國第一;擁有VC和PE機構最多,總數6732家。深圳以最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在技術這一創業關鍵資源上實現了相對充裕,並在創業空間上具有全國最大規模的競爭性市場,這兩個關鍵因素為創業者利用資源實現夢想提供了最廣泛的可能和條件。

所謂創業質量引領,是指制度設計以引導高質量創業者提升市場生存能力,通過創造出現實的可銷售的產品或服務,把創業企業和消費者連接在一起,最終獲取利潤,從而為激發市場活力、促進大眾創業就業和提升創業質量等經濟社會發展創造價值。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的創業類型以機會型創業為主,新一線城市的創業類型以生存型創業為主;深圳創新型企業家機會敏銳性更強,成立一年內並擁有專利信息的創新型企業1167家,高於上海(851家)、北京(609家)和廣州(637家);主要城市中,蘇州市創業企業具有最高的存活率,連續經營十年以上的企業佔全市註冊十年以上企業總數的42.19%,深圳在九個城市中排名第二(39.60%)。

報告的第三個研究板塊,我們以中國為樣本研究了創新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構建。基於中國創新市場體系構建的實踐,本報告提出了創新市場體系理論的中國經驗和中國模式。

報告認為中國創新市場體系培育是改革驅動的漸進發展的過程,通過科技體制改革釋放不同創新市場的企業、科研機構和高校等創新主體的活力,逐步培育創新市場的生產者和需求者進入創新市場。經過35年的改革推進,我國創新市場總體呈現出以“試驗發展創新市場”和“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為主體,以“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為輔的多層次創新市場體系。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實施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行動,為下一步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創新市場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的抓手。如何通過發展創新市場,促進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制度完備、治理完善的現代市場體系,為創新市場研究提出了更廣闊的領域。

以改革驅動的創新市場體系構建模式,具有典型的中國特色,是經過實踐檢驗獲得成功的中國經驗,值得高度總結提煉,豐富中國特色經濟理論。

創新市場體系的形成離不開基礎制度建設,但這一領域的體系性研究尚屬空白。產權制度、市場准入制度、公平競爭制度是高標準市場體系基礎制度的三大支柱,也是創新市場體系基礎制度研究的重點內容。

回顧中國創新市場培育和發展的歷程,我們研究發現:“放管服”改革是中國高水平創新市場體系構建的制度力量。“放管服”改革通過制度通道的確立,有效地促進了中國高標準創新市場的形成與發展。“放管服”通過釋放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的知識探索功能,強化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的成果轉化功能,促進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高質量發展,加快了創新市場體系的形成和效能提升。

創新市場基本實現了“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同時並舉的雙驅動結構。“新型舉國體制+市場”是創新市場構建的“中國模式”。新型舉國體制是創新驅動戰略不可或缺的力量。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正確認識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必須在新型舉國體制的語境下,認識創新市場。新型舉國體制與創新市場相結合的治理模式,是中國創新驅動戰略實施的重要特徵。如果說新型舉國體制可以解決某些方面的“市場失靈”問題,那麼“放管服”則表現為政府用主導改革的權力來矯正或防止自身失靈,即“政府失靈”的問題。所以,“放管服”改革在優化“新型舉國體制”的制度功能的同時,尊重並保護了市場的自發機制,從而使創新市場呈現出“舉國體制”與創新市場相互支撐、相互強化的加強的制度效應。

研究發現,由於新型舉國體制具有集中稀缺資源干大事的統領性與主導性,所以在創新市場形成過程中,新型舉國體制可以制度化地發揮源頭供給性、組織攻堅、制度突破的獨特作用;創新市場是舉國體制所創造的福祉全民化的市場化路徑,它是新型舉國體制發揮作用的基礎與依據。“放管服”改革在這裡發揮了“強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固本”(新型舉國體制)的作用。

進一步回顧中國構建試驗發展創新市場、應用研究創新市場和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的創新市場體系的歷程,我們發現:每一個創新市場的培育和發展都離不開中國的科技體制改革驅動。中國通過改革逐步確立培育科技企業作為試驗發展創新市場主體,確立新型科研院所作為應用研究創新市場主體,培育現代制度的高校作為基礎研究創新市場主體。中國2015年以來實施了新一輪的科技體制改革,本輪作用於創新市場的改革的措施與做法具有三個顯著特徵:1)以“簡政放權”為引領,率先深化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改革;2)以“放管結合”為導向,推動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發展;3)以“優化服務”為宗旨,壯大試驗發展創新市場,推動人才和金融市場改革,提升科技成果轉化效率。

中國創新市場體系構建的路徑與模式,不僅為發展中國家創新市場體系的整體構建提供了可供借鑒的經驗與做法,更是對中國道路的深入探索。在創新市場的構建方面,中國與發達市場經濟國家相比較具有三個顯著的差異:其一,創新市場從無到有的過程,並非市場經濟自發演化的結果,而是“新型舉國體制+市場”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二,創新市場的形成突出表現為特殊政策與政策性增長極的效應,並伴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係發展、完善的進程;其三是創新市場體系構建呈現出“後端起步,前向延伸”的梯次性發展過程,即從試驗發展創新市場逐步向基礎研究創新市場延伸,各類市場並非同步形成競爭性市場機制,表現為政府政策主導的自上而下的制度變遷與民營資本自發的自下而上誘致制度變遷在市場導向下的相互促進的過程。“後端起步,前向延伸”的創新市場形成路徑,既體現了中國轉型的獨特發展道路,又彰顯了其後發優勢,但創新市場體系基礎制度的構建,也必將成為深層次改革的重要而迫切的內容。

總結中國創新市場培育的經驗,我們發現,中國創新市場培育遵循了“RASP”的路徑,即通過以改革為特徵的制度創新激發創新主體的創新活力,賦予創新者更多市場化的選擇,在大眾創新萬眾創業中湧現出現代化的創新市場主體,進而形成了競爭性的創新市場結構,從而有效提升了創新績效和效能,不斷推動中國走向創新型國家的道路。

R(reform)即體制機制改革。是指中國政府以學習型政府的姿態,持續不斷地“自我革命”。如以“放管服”為自我革命的目標,促使各級政府該放權即放權,從而為創新者“鬆綁”。另外以“優化服務”為宗旨,通過產權制度改革、市場准入改革、市場公平競爭制度設計等公共物品的提供,讓更多創新者成為市場真正的有效主體。A(action)是創新市場主體的創新創業行為。是指具有自主創造意願和自主創造能力的真正的市場主體,包括了個人、企業、高校、科研機構等,不再是徒有創新創業意願而無法真正付諸實施的“期盼者”與“等待者”,而是市場上能夠參與生產和交易的現實主體。S(structure)是創新市場的結構。以“創新監管,促進公平競爭為宗旨,構建專利保護下的有序競爭市場。壟斷的市場結構不利於創新,完全競爭的市場結構更有利於市場發展但不利於創新專利的保護,因此,創新市場的最優結構應該是專利法保護、引導下的壟斷-競爭市場結構。因為,完全競爭市場的發展趨勢往往並非走向“充分競爭”,而是肉弱強食的寡頭壟斷。P(performance)是創新市場績效。創新市場的績效體現在多類型的創新市場中,對於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績效表現為源頭知識生產,對於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績效表現為知識轉化,對於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績效表現為知識應用和商品化。

中國創新市場形成的“RASP”的制度演進路徑從根本上說是率先改革積澱的結果。中國創新市場的形成與構建,整體上是遵循“新型舉國體制+市場”的邏輯展開的。具體說:政府主導,市場運作;制度保障,效益先行;尊重創新,選擇自由。

目前,中國高標準創新市場體係發展面臨的核心問題是基礎制度尚不完善。1)創新市場頂層設計方面亟待為創新立法。國家對創新市場體系重視程度嚴重不足,缺乏聚焦創新市場體系建設的頂層設計。2)基礎研究創新市場基礎制度安排方面去“行政化”,實現“便利化”仍然是尚未根本解決的問題。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產權制度的核心問題是擴大科研自主權,擴大科研自主權的關鍵問題是科研經費自主使用,經費自主使用的堵點在於“支付難”。市場准入制度的核心問題是擴大市場開放,市場開放面對的三大主體分別是企業、研究型中外合作大學和港澳為代表的外資基礎研究主體。美國基礎研究經費中約30%來自企業,中國勿將企業阻擋在基礎研究市場之外。公平競爭制度的核心問題是在“賽馬制”基礎上實現項目競爭性評價公平。3)應用研究創新市場基礎制度安排方面無形資產評估體系尚未完善,創新市場退出機制制度性缺失。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的核心問題是產權問題,產權問題的核心是國有資產流失風險,猶如懸在知識產權處置收益權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國有資產流失風險的主要因素是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評估難。市場准入方面的核心問題是事業單位的市場進出缺乏退出機制,存在“殭屍單位”。公平競爭方面的核心問題是項目早期階段難以獲得資本青睞,業務型科技企業申報項目難。4)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基礎制度安排方面數字知識產權保護缺乏力度,人才無制度障礙自由流動尚未真正實現。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產權制度關鍵是發展數字要素市場,推進數字資產確權,做好數字知識產權保護。准入制度方面核心是打通人才在高校、科研院所與企業之間的雙向流動。公平競爭制度核心是賦予中小企業參與製定競爭規則的權利。

基於創新市場體係發展初級階段的判斷,對於中國進一步發展完善創新市場體系基礎制度,我們建議:1)建議將創新市場融入國家戰略,盡快為創新立法,完成創新市場體系頂層設計。高度重視創新市場體系建設重要意義,將創新市場體系建設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建立完備的立法與政策支持體系,推動全國一體化創新市場建設,積極開展專項試點工作,高層次高起點開展創新市場體系建設頂層設計,針對創新市場體系基礎制度缺環進行系統設計。2)推進科研自主,支持企業進入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深化科研經費自主使用權和國有設備使用權改革,支持企業開展基礎研究,發展高水平研究型大學,優化項目評審機制提升創新市場公平。3)強化產權應用,構建現代創新市場產權制度。放寬知識產權資產管理,構建系統支撐轉讓的體系,完善事業單位退出機制,推動跨區域“制度平移”,大力推動基金項目和引導基金投向業務型和早期。4)倡導遵循規則平等原則,激發試驗發展創新市場數字活力,打造國際化的高品質的創新市場的法治環境。完善數據要素市場,加快推動區域創新市場一體化,構建人才流動“旋轉門”,完善科技成果轉化制度,下放競爭規則制定權,打造最優創新市場法治環境。5)以法律體系的逐步完善,防止創新領域管理的“行政化”和資源配置的“所有製的意識形態化”,尤其防止以改革的名譽回到計劃經濟的過去。

報告是一次基於中國創新市場體系建設實踐的理論探索研究,從方法論上、構建特徵上和改革動力上均與傳統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構建具有較大差異性。

在方法論上,更加注重創新市場制度開放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協同性,系統性謀劃創新市場的基礎制度和配套制度,整體考慮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應用研究創新市場和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制度建設,充分注重中國不同區域創新市場建設的差異性和協同性。

在構建特徵上,一是統籌,不是單一的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科創等單個領域體制機制的調整和修補,而是各個方面體制與制度的深度革新,是全方位的制度開放和制度創新;二是系統,不是單向推進某一個創新市場領域,而是在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應用研究創新市場、試驗發展創新市場,在與創新配套的勞動力、資本等多個層次的市場及各環節進行系統推進;三是集成,將不同領域、層次和環節的有效制度創新集合成創新市場體系的制度設計。

在改革動力上,加強黨領導下的部門協同和市場主體相結合,形成強大的動力。創新市場的市場體系構建涉及到科創、教育、產業等多個部門,需要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需要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等多個創新市場主體參與,需要聚合科學家、企業家、科技工作者、工程師等社會各界力量,聚合眾力、融合眾智。

相勸小舉足,前路高且長。堅持市場道路發展是國際社會容易達成共識的領域,我國要在全球國家科技戰中突圍,並佔據國際輿論的有利地位,發展創新市場是最優的路徑選擇。中國創新市場體系的基礎制度建設探索,適宜不斷試錯和快速迭代,逐步健全更高標準的創新市場體系基礎制度。中國在創新發展的制度創新上,逐步走進“無人區”,應拿出為全球創新市場一體化發展探路的責任擔當,為中國道路的向前邁進披荊斬棘。在中美創新脫鈎和技術封鎖等背景下,為創新“殺”出一條血路,為世界貢獻中國智慧。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