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全民閱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上)
■ 上善 [第3519期 2022-06-13發表]
從本期開始,本刊將分三期連載上善先生的《全民閱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敬請關注。 ——編者

4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給首屆全民閱讀大會的賀信中指出,閱讀是人類獲取知識、啟智增慧、培養道德的重要途徑,可以讓人得到思想啟發,樹立崇高理想,涵養浩然之氣。中華民族自古提倡閱讀,講究格物致知、誠意正心,傳承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塑造中國人民自信自強的品格。習近平總書記希望全社會都參與到閱讀中來,形成愛讀書、讀好書、善讀書的濃厚氛圍。習近平總書記的賀信進一步激發了全社會讀書學習的熱情。

讀書,看起來是最平常、最普通的事情,也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我認為,閱讀對於個人、對於城市、對於民族和國家都是最基礎、最重要、最有遠大前途的事情。

 

▲6月1日,南寧市濱湖路小學“悅讀館”正式開館,這是學生們在“悅讀館”內讀書。(新華社圖片)

一、閱讀是實現個人價值和夢想最重要的基石

讀書是一種靜穆的偉大。對個人而言,全民閱讀就是要讓“以讀書為榮”成為我們的價值觀念,讓“以讀書為樂”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讓“以讀書為用”成為我們進步的階梯。只有構築形成這樣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和進步階梯,人的一生才能收穫精神上的充實、幸福與美滿。

(一)樹立“以讀書為榮”的價值觀念

尊重知識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而閱讀則是獲取知識最基本的方式和途徑。在古人看來,讀書超脫了現實生活的限制,着眼於精神世界的豐富和完美,着眼於對知識的渴求和尊重,着眼於自己對家庭和國家的責任,因而他們以讀書為榮。在古代,讀書往往與人生志向、氣節聯繫在一起,朱熹“百學須先立志”,顧炎武“博學而篤志”,曾國藩“士人讀書,第一要有志”,皆有此意。

陸游的詩《讀書》“歸志寧無五畝園,讀書本意在元元。燈前目力雖非昔,猶課蠅頭二萬言”,講自己讀書的目的不在當官,而是為了黎民百姓,“元元”即老百姓,這是他以讀書為榮的原因。即便他作此詩時已80歲,年事漸高,視力遠不如前,但依然堅持夜讀,在微弱的燭光前,讀完兩萬蠅頭大小的文字。若非以黎民福祉為己任,以讀書為實現報國為民的途徑,更以此為榮,何能至此?

中國的仁人志士 “先天下之憂而憂”,他們通過讀書將個人與社會、國家、民族緊密聯結,認為讀書是實現人生抱負、彰顯人生價值的基本途徑。“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如此浩然正氣,超越個人名利得失,直至今日依舊振聾發聵。

2013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週年慶祝大會上指出“學習是立身做人的永恆主題,也是報國為民的重要基礎。夢想從學習開始,事業從實踐起步。”習近平總書記將讀書學習與立身做人、報國為民、夢想開始聯繫起來,並將讀書作為大前提,指明了讀書的重要性,也足以表明“以讀書為榮”這一價值追求是高尚的、理性的。 

(二)培育“以讀書為樂”的生活方式

讀書除了提升個人修養以外,應該成為尋求快樂之源,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人終其一生在追求幸福,“讀書”無疑是最重要的一個源泉。饒宗頤先生曾送我一張條幅“以讀書為樂,樂在其中”。在中華文化的語境中,讀書樂在其中,是一種高尚的品質。

讀書之樂,樂在求知。《禮記·學記》“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論語·陽貨》“小子何莫學夫《詩》?……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人生而有好奇心、求知欲,讀書首先能滿足個人獲取知識的天然欲求,帶來“知道”“明理”之樂。

讀書之樂,樂在審美。在中國傳統文化體系中,“學習”對人生的意義,能上升至審美情調的層面。宋元學人翁森所作組詩《四時讀書樂》,以四季讀書的不同感受,形像生動地呈現了讀書之樂。春天裏“讀書之樂樂何如?綠滿窗前草不除。”,讀書就像窗前滿眼的花草欣欣向榮,激發出了勃勃生機;夏天裏“讀書之樂樂無窮,瑤琴一曲來薰風。”讀書就像暑熱中徐來的清風,還伴着瑤琴輕彈的天籟之音;秋天裏“讀書之樂樂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讀書就像萬籟俱寂月華如水的秋夜,到戶外與高遠的明月星空輕快玩賞;冬天裏“讀書之樂何處尋?數點梅花天地心。”讀書就像凜冽寒風裏傲然綻放的梅花。這飽含着快樂、氣節與風骨的意像,帶來審美的妙趣與情調。

讀書之樂,樂在心靈。伊薩克·巴羅說“一個愛書的人,他必定不致於缺少一個忠實的朋友,一個良好的老師,一個可愛的伴侶,一個溫情的安慰者。”慰藉心靈的朋友、老師、伴侶等,都在書中與你心靈相通共鳴共情;法國作家阿蘭將讀書與做夢相提並論,讀書的樂趣在於閱讀的過程中神思飛揚、了無羈絆,依着作者的文字尋找自身心靈放飛的家園。明代于謙在《觀書》中寫道“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無一點塵。活水源流隨處滿,東風花柳逐時新。金鞍玉勒尋芳客,未信吾廬別有春。”書就像多情的故人,讀書就是與故人促膝長談憂樂相伴,讀完書以後,內心更加澄澈純粹,在書中感受萬紫千紅,心靈之樂油然而生。

讀書之樂,樂在表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詩經》是古人學習語言的必讀之書,對個人語言表達與社交能力提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春秋時期,“賦詩明志”更是外交場合的重要禮節,是使節的必備技能。即便到了現代,“詩”在外交場合依舊佔有一席之地,比如,中印建交初期,毛主席以屈原《楚辭》中的詩句贈別印度尼赫魯總理:“樂莫樂兮新相知”。讀書帶來的表達之樂,在杜甫的“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蘇軾的“好詩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等詩句,都得以生動體現,讀者從中可以體會運用文字得心應手、行雲流水的快感。類似的表述還有“勞於讀書,逸於作文”,博覽群書、增廣見聞之後,寫文章就輕鬆多了。

總之,讀書裏有美學、有詩意、有想像、有哲思,能給我們求知之樂、審美之樂、心靈之樂、表達之樂,但讀書之樂遠不止於此。培育“以讀書為樂”的生活方式,梁啟超認為,這是“人生最合理的生活”。 

(三)搭建“以讀書為用”的進步階梯

讀書對於個人而言,除了滿足日益高漲的精神需求,還為實現人生價值鋪路,有很重要的現實意義。特別在知識時代,讀書是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和發展方式。

讀書是實現自我,跨越階層的階梯。讀書幫助人們積累知識、獲取經驗,增長智慧和才幹,使人走上進步的階梯,實現階層躍升,實現人生目標。正如,高爾基所說“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人類社會在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社會固化,會限制年青人的發展,影響階層的流動,嚴重的甚至會造成社會動亂。讀書是打破階層固化的有效途徑。中國很早就以科舉的方式選拔人才,讓貧寒子弟以讀書改變命運、實現階層跨越。時至今日,高考依然是中國社會打破階層固化、實現人才流動的基本舉措,是個人邁向成功之門的通道與階梯。當今,我們更是要通過億萬人的讀書活動,實現民族的振興。比如,我們文革之後的大學“老三屆”——七七級、七八級、七九級,那時能考上大學的可謂鳳毛麟角。到2021年全國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已達57.8%,大學的讀書和教育,讓更多的年青人脫穎而出,也為他們奠定了從出生地走向中國、走向世界,打破階層固化的平台。

讀書是學以致用、兼濟天下的工具。子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讀書可以陶冶性情,可以觀察世風民情、考見治理得失,可以結交同志、切磋砥礪、提升群體素養,可以“怨刺上政”,即溫柔敦厚、不卑不亢地向執政者進諫、提出建設性意見。從個人到社會再到國家,從為人處事到社交雅集再到治國理政,讀書是從多方面成就人生的必由之路。人只有通過閱讀學習專業知識,才能掌握技能安身立命。中國儒家很早就提出“學以致用”,將習得的知識和經驗投入到生產生活中,加快個人發展前進的步伐,也推動民族文明繁榮強盛。同時,讀書時獲得的各種詩意的感受,或優雅淡泊、或寧靜高遠、或欣欣向榮、或活潑歡樂、或清新平和、或馥郁清幽,能夠讓我們身居鬧市或於嘈雜浮躁中“詩意的棲居”。

讀書是提升氣質、塑造三觀的途徑。除了具體的“學以致用”,讀書還具有“無用之用”。文質彬彬,然後君子。中國古代,讀書最基本的目的和作用在於“修身”,以無限接近“君子”“完人”的品性。屈原看重的“內美”“修能”,涵蓋人性天然的善與德、豐富的知識、內政外交才能、文藝創作才華等。這些都體現在人的氣質之中。曾國藩“唯閱讀能改變氣質”,蘇軾“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描繪了讀書帶給人的氣質變化。如果把人的一生比喻成建造一座美麗的建築,需要磚、木、土、石各種材料,讀書則是水,只有通過水,才能把各種物質聚合起來,才能塑造美好人生。 

培根在隨筆《談讀書》中寫道“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莊重,邏輯修辭之學使人善辯:凡有所學,皆成性格。”這性格就包括從閱讀中塑造形成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讀書使我們形成高貴的靈魂和思想,能夠在複雜社會裏成為高尚的人。在這一點上,培根與中國聖人先哲的讀書觀不謀而合。
(待續)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