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全民閱讀與學習型城市建設(上)
■ 藝衡 [第3503期 2021-10-11發表]
▲學生在位於南山區的深圳大學圖書館學習(新華社圖片)

在建黨100週年之際,回首中華民族的復興偉業,特別是改革開放所取得的偉大成就,可謂波瀾壯闊,氣像萬千。無論是中國經濟的迅速騰飛,中國社會的煥然一新,還是中國精神的繼承與塑造,我們都在創造着輝煌。一個民族能夠浴火重生,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我們絕不能忽視一個民族的學習能力、閱讀能力對個人幸福、民族素質、創新能力、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學習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自古以來,圍繞“學習”和“讀書”,先賢為後人留下了大量寶貴的精神財富。至聖先師孔子《論語》開篇即以“學”立論。“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橫空出世,絕非偶然,縱觀全書無處不閃耀着以學為樂、以學為志、以學為本的智慧之光,更是其貫徹一生的信條。圍繞“勸學”,荀子曰“學不可以已”,顏真卿詩言“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司馬光在《資治通鑒》生動記敘了孫權勸呂蒙學習的故事,見證了“吳下阿蒙”因讀書而讓人“刮目相看”的轉變。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增廣賢文》),在古人“勸學”“勸讀”的永恆主題中,“終身學習”是題中應有之義,這在當前應對知識經濟挑戰、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中具有不可估量的現實意義。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征程上的重要里程碑,在推進復興偉業的新征程上,要實現真正的復興,建設學習型社會是重中之重。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騰飛、城市高速發展,創新已成為推動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和城市競爭力的核心,是可持續發展的要素和關鍵。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堅持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創新從何而來?置身瞬息萬變的二十一世紀,創新必須從緊跟時代脈搏的“終身學習”意識、自覺、能力和習慣中來。學習的途徑和方法很多,但其中最基礎、最重要的一項,便是讀書。

全民閱讀是國家文化治理的基礎性、戰略性工作。立足於國家推動全民閱讀縱深發展和建設書香社會的戰略要求,通過全民閱讀推進建設“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是建設學習型城市和推動城市文明典範建設的有效路徑。

 

一、學習型城市的內涵及其重要性


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學會生存》報告中明確提出“向學習化社會前進”。由此,“學習化社會”作為一種全新的理念,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重視。基於這一理念,“學習型城市”“學習型社區”“學習型鄉鎮”等概念陸續衍生。在學者諾曼·朗沃斯(Norman Longworth)看來,建設“學習型城市”旨在創造“更具整體性、包容性的終身學習世界”:以服務城市建設為策略、方法和目的,一面將“終身學習”作為核心理念、融入包括“財富創造、領導力發展、文化發展、安全、衛生、交通”等在內的城市未來發展規劃藍圖中;另一面,則以城市(或地區、社區為單位)建設為依託,建立、完善一套更具普適性、系統性的“終身學習戰略”。

美國著名戰略管理學家邁克爾·波特(Michael E.Porter)指出:當競爭越來越國際化時,真正的競爭力通常取決於地方。隨着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加快,世界各國都市經濟聯繫更為緊密,城市在國家和區域發展中的中心地位和“引擎”作用日益凸顯,國際化城市競爭愈受關注。現階段,城市競爭已然從拼經濟、拼管理進入拼文化的新階段,文化、文明、精神正在逐漸成為城市未來發展的決定性力量,“學習”成為城市可持續發展的關鍵詞。

城市是學習最好的實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終身學習研究所稱,當前全球已有1000多城市將學習放在城市發展的戰略優先位置。“一個不善於學習的民族,必將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民族;一個不善於學習的城市,必將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城市”“學習力是一個城市最本質的競爭力,是最活躍的創造力,是最可貴的生命力”。英國倫敦、日本大阪、韓國南揚州市、巴西索羅卡巴市、芬蘭艾斯堡市、墨西哥城等城市持續探索可持續學習型城市建設,為各國建設學習型城市提供了有益的路徑參考。

 
▲2020年11月28日,第四屆“閱在深秋”公共讀書活動在深圳圖書館水幕廣場舉行。“閱在深秋”是第21屆深圳讀書月活動的一部分,是以多個圖書館聯動的形式開展的戶外閱讀活動,因其形式多樣、互動性強吸引眾多市民參與。圖為當日,小讀者在深圳技術大學圖書館展區參與漢字元素互動遊戲。(新華社圖片)

“學習型城市”是以學習型組織系統來建設、經營的城市主體及其治理模式。學習型組織是學習型城市的本質、基礎和參照,為城市建設帶來以學習為導向、以創新為展望的運營模式和管理方法。這種系統、模式在城市運營中可具體表現為各行為主體(政府、企業、組織、機構等)以學習和知識互動為基礎所構建、形成的關係網絡和文化生態。其特徵為全民終身學習和持續創新,為城市競爭力提升、國家現代化加速、民族復興偉業推進奠定基礎、打通要道。

立足當前持續變化的國內外局勢與環境,建設學習型城市的重要性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學習增進人的幸福感。“古之學者為己”,讀書最原初的功效在於“自得”,包括汲取知識、獲得技能、修身養性、充實提升,等等。讀書、學習帶來的幸福感,是文人墨客筆下不可或缺的創作素材。“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對於詩聖杜甫而言,讀書的幸福感體現在下筆時的游刃有餘、厚積薄發。“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對於理學家朱熹來說,讀書的幸福感體現在心境如明鏡般澄澈透亮、靈感如泉湧般生生不息。讀書、學習的樂趣與幸福感,只有身在其中,方可體會。全民閱讀推廣和學習型城市建設有助於調動個人在閱讀、學習方面的積極性,獲得滿足、充實和幸福感,進一步加強閱讀與學習的自覺性,並推動學習型城市建設。

第二,學習力決定創新力。學習力是指將知識資源轉化為知識資本的能力,主要體現在對知識的融會貫通、學以致用和推陳出新。學習的目的在於應用,憑藉所學知識在不同情境下應時而動、隨機應變,正是創新的根本途徑與發生機制。創新不會憑空產生,而必須建立在知識的積累、技能的熟練之上。溫故知新,厚積薄發,熟能生巧,這些四字成語皆表明學習能力與態度對創新能力與效果的決定作用。對個人而言,將學習力轉化為創新力,是生存的必備技能,是不斷適應環境變遷的根本途徑。對城市、對國家而言,將學習力轉化為創新力,是不斷適應國內外局勢變遷的必要手段和必經之路。因此,建設學習型城市,能夠調動個人、城市、國家的積極性,持續將學習力轉化為創新力,在國內外的資源、環境及各方面競爭中增強適應性,提升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

第三,學習為可持續發展提供源源不絕的動力。“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一古訓時刻警醒後人必須以“終身學習”、持續創新來推動個人、城市、國家的可持續發展。“堅持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創新以學習為基礎,創新力取決於學習力的高效轉化,從“學習—創新—發展”的作用機制來看,讀書、學習正是不斷創新、推動可持續發展的“源頭活水”和長效動力。建設學習型城市,提醒公民未雨綢繆、有備無患、志存高遠、開拓視野,以終身學習為根本方法和途徑,為個人、城市、國家的長遠、可持續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

隨着我國學習型城市建設逐步推進,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紛紛提出了建設學習型城市的目標與措施,並積極投入學習型城市建設的國際潮流之中。在學習型城市建設過程中,深圳憑藉“全民閱讀推廣”方面的突出成就,在全國乃至世界範圍樹立了典範。深圳最早實現中國“每1.5萬人擁有一個社區圖書館”的目標,自2000年始,持續打造“深圳讀書月”等閱讀文化品牌活動,並於2013年獲“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榮譽。2016年,《深圳經濟特區全民閱讀促進條例》率先將市民的閱讀權利納入法律保障。當前,深圳人均購書量已連續31年位列全國城市之首。

(全文共分三篇,待續。——編者)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