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 —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網絡報告(2020)》之二 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網絡評估 創新節點:“雙網絡”引領創新模式形成
藝衡 [第3489期 2021-03-29發表]
▲深圳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聚集發展了如騰訊、華為等一系列高科技企業,奠定了深圳市作為大灣區“創新龍頭”的科技基礎。圖為騰訊濱海大廈大堂。(新華社圖片)  

創新是一個民族經濟增長的基石,而專利數量從側面反映一個國家或地區創新活力與能力,是衡量創新的重要指標。2019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及發展目標等方面作了全面規劃。在科技創新方面,《規劃》要求,粵港澳大灣區要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着力提升科技成果轉化能力。粵港澳大灣區是我國經濟發展最具活力的區域之一,激烈的市場競爭為專利的産出提供了沃土。同時,粵港澳大灣區創新氛圍濃厚,創新資源優良,創新能力強勁,專利産出量領先優勢十分明顯,並超過了世界三大灣區專利産出量的總和。因此,衡量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網絡狀況,專利分析是較為合適的選擇。
 

深圳創新“網絡權力”大,
廣州資源控制能力強


本報告依據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合作專利截面數據,構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網絡如圖1所示;進一步測算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各城市中心度得分如表1所示:
 
 

深圳市在粵港澳大灣區各城市創新網絡中處於創新合作“權力”的絕對核心位置。由圖2,從大灣區2019年合作創新的點度中心度來看,深圳、東莞、廣州以及珠海位居前四,為大灣區創新核心城市。改革開放以來,深圳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聚集發展了如騰訊、華為等一系列高科技企業,奠定了深圳市作為大灣區“創新龍頭”的科技基礎。2019年,深圳點度中心度得分分別高出東莞市86.10%、高出廣州市124.20%,是大灣區合作創新的絕對核心節點。同時,深圳與東莞、廣州、珠海三個核心節點城市網絡聯繫強度較高;東莞作為全球最大的製造業基地之一,已建成齊全的産業體系,廣州作為廣東省省會,凝聚了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投資者前來投資興業,並與全球22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貿易往來,具有的總部優勢、信息優勢、政策優勢;珠海與深圳同為我國首批經濟特區,且分別是廣東省聯通澳、港的重要門戶,經濟結構、發展策略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此,四市已成功構建以深圳為創新核心的粵港澳大灣區“科技-製造-總部”尖端城市引領創新模式。
 

廣州在大灣區創新合作中資源掌控程度最高,深圳、東莞後勁十足。從大灣區城市群各城市中間中心度來看,廣州作為省會城市,在創新資源掌控方面,較大灣區中同樣具有較為明顯中間中心性的深圳和東莞,廣州中間中心度高出120.59%,處於明顯優勢地位。同時,深圳、東莞在創新網絡中具有較強的創新能力,同樣是大灣區創新網絡的關鍵節點,在對於網絡整體的控制程度上這兩個城市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然而,在創新網絡中,肇慶、澳門、香港三座城市得分為零,表明這三個城市對灣區內創新資源的掌控程度極低,在粵港澳大灣區中處於創新網絡末端,尤其是香港、澳門作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地位重要的對外窗口,兩市資源掌控力低下不利於粵港澳大灣區創新網絡的進一步發展和優化。
 
 

兩大城市子群
促進內部創新協同


本報告依據各城市之間的聯繫強度,利用Ucinet軟件進行測算,將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合作創新網絡進行劃分,如圖4的測算結果表明,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主要形成了2個子群,子群1:香港、廣州、東莞、惠州;子群2:中山、珠海、肇慶。
 

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子群分布地理特徵顯著,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灣區內部的創新合作。如圖5所示,香港、廣州、東莞、惠州子群(子群1)與珠海、中山、肇慶子群(子群2)圍繞珠江口緊密分布,形成東西側分布格局,城市間聯繫緊密。子群1位於珠江口東側,其城市在創新合作網絡中“中心性”得分較高,具有較強綜合創新能力,香港的國際市場、子群1能夠充分發揮東莞的産業鏈優勢、廣州的總部優勢,形成強大的創新合力。子群2位於珠江口西側,依託珠海市便利的區位優勢以及交通便利作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子群2城市因空間距離遠而給創新合作帶來的影響。因此,大灣區兩大創新子群分別集中在珠江口的東西兩側,能夠憑借大灣區發達的路網交通,以較低的運輸成本促進專利創新成果快速轉化為産品的市場成果。兩大創新子群的良性競爭有利於粵港澳大灣區實現從子群結構優化到全區創新綜合能力的提升。在兩大子群的創新競爭中,各地政府出於政績考慮、企業出於績效考慮,會對自身所進行的創新合作進行不斷的調整優化,這種網絡局部優化會反應到城市所處子群的整體結構性優化,並在未來能夠進一步作用於粵港澳大灣區整體,提升整體創新能力、增強整體創新競爭能力。
 

兩大創新子群未來發展優化的空間廣闊,努力實現“雙子群”到“統一系統”的轉變。從凝聚子群圖的圈層結構來看,大灣區兩個子群呈現以自身為中心,向周圍灣區城市發展的趨勢。其中,澳門、佛山位於子群發展的第二圈層,深圳、江門位於子群發展的第三圈層,與大灣區兩個創新合作子群並沒有形成較為緊密的聯繫。因此,深圳作為大灣區創新合作中點度中心度最高的節點城市,同時在地理上位於子群1的中間核心位置,在與其他城市建立更加緊密的合作聯繫的方面上還有進一步發展空間。兩大創新子群應以目前第一圈層的創新合作作為基礎盤,依託地理情況,不斷加強與第二圈層、第三圈層城市的創新合作聯繫,在未來力求形成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合作的高凝聚力統一創新系統。
 

創新夥伴眾多
加速外部創新合作


研究大灣區城市與其他城市所進行的各方面合作,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大灣區某一城市在大灣區外所掌握的創新資源。由於香港、澳門數據缺失,本報告僅對其他九座大灣區內地城市與區外城市合作進行統計。

深圳和廣州引領粵港澳大灣區進行對外交流。如表2所示,2019年,大灣區城市群作為第一申請人和其他城市專利合作共達1036人次,其中深圳市與大灣區之外的城市合作申請人達445人次,廣州達330人次,分別佔大灣區總合作申請人的42.95%和31.85%。因此,深圳和廣州兩市共佔據了大灣區區外74.81%的創新資源,是大灣區對外創新交流的重要門戶。同時,深圳和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權力中心”以及創新資源掌控中心,作為對外交流門戶,有助於大灣區整體創新資源的統籌分配,促進創新資源的合理利用。同時,深圳、廣州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合作的名片,在與區外進行創新交流合作中,有助於為大灣區吸引到更加優質的創新合作夥伴。

 
 

對外合作對象的選擇上,粵港澳大灣區城市對直轄市及省會城市具有一定偏好。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共有53座合作城市,如表3所示,與大灣區合作較為頻繁城市(與大灣區合作城市數≥3)數量9座,包含四座直轄市與五座省會城市,且省會城市分布在我國中部、西南部與東南部,分布範圍廣泛,能夠涵蓋國內不同地區的政策、産業優勢。同時,大灣區內地城市與直轄市合作的緊密程度大於省會城市。直轄市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和經濟政治優勢,在國內主要城市中經濟體量靠前,能夠輻射、帶動相鄰區域的經濟發展,國內政治經濟地位較為突出。與直轄市的合作為大灣區創新帶來了國內不同地區的大量創新資源,且便於大灣區以直轄市為突破口,進而輻射直轄市周圍城市群。

從核心城市對外合作情況來看,粵港澳大灣區創新核心城市傾向和“雙一流大學”合作。如表4所示,核心城市主要合作高校中,深圳市“雙一流大學”合作佔比達90%、廣州市佔比60%、東莞佔比66.67%、珠海佔比50%;以核心城市為代表,大灣區整體和國內多所“雙一流大學”展開了創新合作,依託“雙一流大學”的科研實力以及人才集中優勢,粵港澳大灣區能夠建立穩定高質量的産業前沿創新專利獲取渠道,便於對已有創新産品進行升級完善,有利於通過創新合作募集各産業優秀的創新優質人才,促進區域創新活力的增強。

 

中國科學院下屬科研機構是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城市對外合作主要對象。如表5所示,深圳市主要合作的十所科研機構中,中科院下屬研究機構佔比達50.00%,廣州市佔比達54.55%,且其主要位於北京市。因此通過創新合作,有利於大灣區及時了解我國科研政策導向,發展符合國家需求的創新産品,提高大灣區創新在國內市場的綜合競爭力。同時,深圳市對外合作科研機構研究領域主要集中在高精尖科技領域,時尚産業成為深圳市發展新目標。深圳市對外合作科研院所研究領域中,除在傳統生、化、計、醫等高精尖科技領域進行合作外,深圳市還在珠寶玉石領域與兩家科研院所建立合作關係,通過對外合作的科研支持,時尚産業有望在未來逐步成為深圳市創新發展的新高地。廣州市對外合作科研機構研究跨度廣泛,主要領域為民生相關部門。廣州市對外高校合作科研院所橫跨領域廣泛,其中自動化、噪聲科學兩大高科技學科領域申請專利數量明顯多於其他研究所。在廣州市對外合作科研機構中,農業、公安、城市規劃等民生相關研究機構數量佔據了一定比例。體現了廣州市作為大灣區省會城市的創新民生性,也有助於廣州市為粵港澳大灣區提供創新發展的民生基礎保障。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