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世界灣區流動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邏輯
藝衡 [第3474期 2020-09-07發表]
 《世界四大灣區流動指數研究(2019~2020)
—基於紐約、舊金山、聖何塞、東京、香港和深圳的比較分析》之二
 
為科學分析流動性和灣區城市發展關係,提出對策建議,必須構建一套合理的世界灣區流動評價指標體系。在借鑒中國流量經濟指數發展報告、全球城市指數報告、全球化指數、全球數據和信息流動報告、全球城市競爭力報告、全球城市實力指數報告等相關評價指標體系的基礎上,本研究採用人員流動、資金流動、物資流動和信息流動為主要評價指標,並對各灣區主要城市的流動環境進行特別測度。
 

▲8月26日10時許,隨着貨檢通道閘口打開,深港兩地貨車緩緩通過閘口,深港間第七座陸路口岸——蓮塘/香園圍口岸正式開通,粵港澳大灣區再添一條新物流大通道。圖為拍攝的蓮塘/香園圍口岸。(新華社圖片)  
 

一、流動性指標體系設計原則

 
1.科學性原則
 
所設計或選擇的指標應具有清晰明了的含義,能準確的描述和表達目標城市要素流動的特點與規律,既要注意上下位指標的從屬關係,又要注意同一層次指標的協調關係,使所得到的評價結果具有科學性。
 
2.客觀性原則
 
盡可能選用以客觀的數據資料為依據的指標,盡最大努力減少主觀判斷的影響,以原始數據的內在信息規律為標準,以保證評價結論的真實性與精確性。所構建的評價指標體系要與所評價的目標城市的要素流動相符合。
 
3.可比性原則 
 
指標選擇要口徑一致,對於所屬不同國家的城市要具有普遍適用性,可以在不同城市間進行橫向對比。對指標精確性、真實性進行研究衡量,對比是評價的本質,所以,準確的對比信息資料提供決定了指標的可比性,評價體系應有功能的體現同樣取決於此。
 
4.可行性原則 
 
指標設計與選擇既要考慮灣區城市流動要素的特徵,同時也要考慮現實性原則,兼顧到統計數據資料可獲得性。此外,指標的設計要在能夠準確地反映城市要素的基礎上,盡可能選取具有共性的綜合性指標,同時要力求數據的可操作性。一方面指標資料要易於獲取,另一方面定量指標可直接量化,定性指標也能間接賦值量化。指標體系結構盡量保持柔性和穩定性。指標的設計採用模塊設計的方法。另外,指標的數據資料能夠量化和簡化,避免過於複雜。
 
 5.代表性原則 
 
對城市要素流動性進行評價,各評價指標的選擇應有代表性,要避免指標的過於繁雜,要盡可能選取影響程度最高,具有足夠代表性的綜合指標和專業指標,從而比較準確,簡潔地表述所涵蓋的內容。
 

二、流動性評價指標體系的框架和指標說明

 
1.指標體系框架
 
通過對麥肯錫研究院、KOF、中國社科院、科爾尼諮詢公司和財新智庫等相關指標體系的借鑒,識別出目前學術界使用頻率比較高的要素流動評價指標,比如人員流動、資金流動、物資流動和信息流動。可以確定這些核心指標對要素流動評價的影響確實存在著顯著的共識性。此外,在具體測度指標選擇時,根據數據可得性,盡可能的剔除總量指標,選取結構性指標,個別直觀反映流動性的指標除外,比如航空客運吞吐量,港口集裝箱吞吐量等。
 
在人員流動的一級指標中,共有兩個二級指標,分別是人員流動的絕對數量和流動結果呈現的人員結構。借鑒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全球流動性指標中的“旅遊人數”和日本森紀念財團《2019全球城市實力指數報告》中的“旅遊吸引力”,本報告提出“航空旅客吞吐量”和“每年吸引國際遊客人數”;借鑒科爾尼諮詢公司的《2019年全球城市指數報告》中的“非本國出生人口、高等學歷人口”,KOF全球化指數指標體系中的“外國人口數量(佔總人口比)”,本報告提出衡量人員結構的“每10萬人擁有大學生數”“外國出生人口比重”這兩個指標。
 
在資金流動的指標中,構建基於投資強度和資金流控制能力的兩個二級指標。借鑒KOF全球化指數的“外資投資所得(佔GDP比重)”,同時提出衡量對創新創業投資的風險投資強度的指標“風險資本與GDP比重”;借鑒科爾尼諮詢公司全球城市指數的世界500強指標,同時創造性提出“全球研發投資2500強企業”指標,很大程度能夠代表全球頂級研發企業對資金支配的能力。
 
在物資流動領域,按照“物資運輸量”“物資流動服務機構”和“對外貿易一體化程度”三個二級指標構建。港口運輸和航空貨運在科爾尼諮詢公司的全球城市指數和日本森紀念財團的《2019全球城市實力指數報告》中均有提及,國際貿易機構是物資流動中必不可少的一環,同時出口依存度(出口與GDP比值)是物資流動直接表現出的結果,因此本報告在這裏列入為物資流動的測度指標。
 
信息流動領域,按照科技交流、政治文化交流和信息中介劃分。借鑒財新智庫中國流量經濟指數中的“專利數量”,科爾尼諮詢公司全球城市指數評價體系中的“大使館和領事館”和“文化體驗”,本報告提出衡量文化交流的“使領館數量”和“主要文化節數量”;國際會議和高端專業服務機構的工作人員是信息流動的重要中介條件,因此,本報告採用了“ICCA國際會議數”和“每萬人擁有高端專業服務從業人數”這兩項指標。
 
“流動環境”這一指標是本報告構建的世界灣區要素流動評價指標體系主要的創新所在,從宏觀經濟、技術硬件和軟環境三個方面,分別通過“人均GDP(美元)”“每萬人擁有商務級熱點數”“全球機場通達性”“世界銀行營商環境便利度”等指標進行測度。其中,“世界銀行營商環境便利度”用城市所在國家的相應數值替代。
 
 

三、數據來源和測算方法

 
1.研究對象和數據來源
 
報告選取世界一流灣區的主要城市進行要素流動指數評價,包括紐約、舊金山、聖何塞、東京、香港、深圳六個城市。部分數據來源:澳大利亞2thinknow數據服務機構,航空旅客吞吐量來自國際機場協會(ACI)2017年度報告,航空貨物吞吐量來自各自機場的官方統計。
 
2.測算方法
 
通過定性分析和文獻法對主要指標進行確定後,指標權重的確定是隨後尤為關鍵的環節。對於指標權重的確定,目前已提出的方法可以分為主觀賦權方法和客觀賦權方法。目前國內外常用的具有代表性的指標評價方法有專家評價法、層次分析法、模糊評價方法、主成分分析法、因子分析法、熵值法和變異系數法等。傳統的主觀賦權方法偏重於主觀意願,欠缺科學性和穩定性。因子分析和主成分分析方法主要適用於指標降維。而本課題不僅考察灣區要素流動的綜合評價,還需衡量各二級指標得分情況,以對灣區要素流動提供建議。因此,不宜降維,排除因子分析法和主成份分析法。
 
通過對以上多種評價方法的比較和篩選,本報告運用熵值法(Entropy Method)來進行世界灣區要素流動指數的測度和評價。在信息論中,熵是對不確定性的一種度量。信息量越大,不確定性就越小,熵也就越小;反之亦然。灣區要素流動有各自的變化規律,並且相互聯繫、相互支持和制約。因而,可以借助熵值法來判斷各主因子的離散程度,因子的離散程度越大,該因子對要素流動變化的影響就越大。
 
與傳統的主觀賦權方法相比,熵值法的客觀賦權方法更能剔除非理性因素,更具有客觀性。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