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粵港澳大灣區將崛起全球最大創新市場
Greater Bay Area will rise as the world’s largest market for innovation industry
尚善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2019)—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報告》系列報道(上)
 

粵港澳大灣區將崛起全球最大創新市場

 
該報告在國內首次系統提出“創新市場”理論體系,
具有很高學術價值和現實指導意義
 
 
 
編者按:
 
近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2019)——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報告》在深圳發布,該報告在國內首次系統提出“創新市場”理論體系,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指導意義。
 
報告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因“一國兩制、三關稅區”的獨特性,使其在區域創新市場構建上具有兩個重大意義:區域性創新市場的結構升級路徑探索,以及國際創新市場一體化的區域性探索。前者為全國其他城市群的創新演進路徑提供來自粵港澳大灣區的經驗,後者則為中國與其他國家(地區)共同構建創新市場提供了區域性創新市場構建的實踐。
本刊今起推出系列報道,分享報告研究成果,以饗讀者。
 

大灣區企業全球化競爭力提升

深圳位列創新指數首位

 
今年研究的對象粵港澳大灣區,是世界公認的創新集群。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2019全球創新指數報告》披露,中國深圳-香港蟬聯全球第二大創新集群,超過了美國硅谷的聖何塞-舊金山創新集群,排名在日本東京-橫濱之後。2019《財富》世界500強榜單公布,129家中國企業入圍,其中20家來自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企業排名整體提升,共15家企業排名上升,其中7家企業排名比去年提升30位以上。從榜單可以看到,從世界級的規模到世界級的影響力,粵港澳大灣區企業全球化競爭力在提升。報告指出,粵港澳大灣區整體已進入初等發達經濟體水平。如此高發展水平的創新活動,是由以民營企業為主力的“塔型雙創體系”驅動的。民營企業為主體的創新活動構建了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為主的創新市場體系,與全國的創新市場體系高度一致。
 
報告對粵港澳大灣區創新進行了評估,綜合指數顯示,深圳位列粵港澳大灣區創新指數首位,深圳創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和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城市,在自主創新方面起着顯著的引領作用。
 
基於聯合國的(環境)支撐——(資源)能力——(績效)價值三元評價系統框架,該報告深入解構粵港澳大灣區創新趨勢,發現粵港澳大灣區在創新市場體系建設上,正在逐步構建多層次創新市場,形成多市場驅動模式;在創新市場空間範圍上,中心-外圍融合互動趨於強化;在創新市場制度構建上,創新的所有制改革不斷深化;在創新市場的產業領域上,數字經濟持續推動創新變革;在創新市場交易模式上,網上創新交易市場日漸興起。
 

三大抓手破解創新市場“割裂”難題

 
報告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是以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為主體,基礎研究創新市場和應用研究創新市場為輔的創新市場體系。在這方面,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是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市場的短板,乃至缺環。而在整體之前的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市場方面,還存在種種市場“割裂”。一種是單一創新市場在空間上的“割裂”,粵港澳大灣區內部各城市創新要素配置存在分割,這種市場分割,或者由於港澳的“一國兩制”的制度性因素引致,或者由於地方政府對本地高校等創新資源的限制外流引致,無論是哪一種原因,這種市場分割都影響了粵港澳大灣區內部創新市場的最優配置。另一種是三大創新市場之間的“割裂”,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市場體系的內部分割,或者是由於高校院所知識產權轉移轉化的體制障礙,或者是由於本地缺乏擁有創新能力的高新技術企業集群引致的需求不足,無論是供給障礙還是需求不足,都影響了三大創新市場的有效和高效運轉,抑制了創新的績效。
 
目前,粵港澳大灣區通過在廣州、深圳、香港、東莞、澳門、惠州、江門等布局大科學裝置和國家實驗室,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和引進建設大學,增加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的主體,完善區域創新市場體系。同時,通過三個抓手破解創新市場的“割裂”。
 
首先是持續強化創新市場的中心集聚趨勢。從創新市場的角度來看,這種創新的“虹吸效應”並非“壞事”,正是存在市場的規模經濟,才能在核心城市形成特定創新市場的低成本優勢和邊際效益遞增的優勢。在創新市場構建初期,創新主體的集聚將推動創新市場的中心化。目前深圳和廣州已經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基礎研究創新市場和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中心,兩城之間合作的發明專利有292件/年。深圳PCT國際專利申請公開量為20259件,排名第一,體現了在國際創新層面的集聚效應。
 
 
其次是逐步消融核心城市聯動的外延邊界。2008年,粵港澳大灣區內部和合作創新,主要集中在廣深(13件)、廣佛(41件)、深莞(23件)、廣莞(17件)、深港(10件)。2018年,不僅合作規模增加,深港(480件)、廣深(462件)、深莞(407件)、廣莞(166件)、廣佛(92件),而且新增了城市之間的創新合作,如深惠(327件)、廣珠(87件)、深珠(78件)、莞佛(40件)、珠中(20件)等,不僅粵港澳大灣區內部創新網絡的密度持續增強,小城市群之間的聯動距離也在拉長。以地理鄰近、形成的“疊合、共生”的小型城市群合作圈層為基礎,圈層之間的交叉合作逐步深化,城市創新之間的共生共贏態勢逐步增強,“多核、多圈、疊合、共生”的模式正在形成,粵港澳大灣區明顯的創新中心與創新腹地的區域分工模式,正在形成國際創新網絡-區域創新網絡-地方創新網絡三者相互嵌套的耦合網絡模式。
 
最後是粵港澳大灣區共建創新市場支撐體系。通過在購買房屋、移動支付、銀行賬戶、教育、跨境理財、永居、醫療器械使用、聯營法律事務所、建築職業資格互認、內地執業、保險監管、保險公估機構設立、生物材料通關、人類遺傳資源過境等方面的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同城化趨勢加快。
 

大灣區創新市場喜提三大突破

 
首先是產權先行。理清產權是激勵的前提,產權變革先行體現為“三個分離”,即:所有權與使用權的分離,發明人與權利人的分離,投資人與受益人的分離。所有權與使用權分離,已經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市場所有制改革的典型特徵。從2018年主要計劃單列市、副省級城市技術流向情況來看,深圳吸納技術17490項,輸出技術9777項,是計劃單列市、副省級城市中吸納技術項目最多的城市。制度設計推動發明人與權利人地理位置的分離,從專利權人來看,東京匯聚了日本52%的專利,首爾匯聚了韓國36%的專利,深圳匯聚了中國內地29%的專利,通過合作研發、併購、購買等方式獲得專利使用權和收益權,有力地激發了創新的活力。投資人與收益人的分離,廣州探索放棄研發投資人收益權,廣州市開展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區域試點,列入試點區域的各高校科研機構可將科技成果轉移所得全部用於獎勵科技人員,最大限度地保證了科技人員的獎勵和報酬等收益。
 
 
其次是結構轉型,重點指向創新市場的主體結構的轉型,以及由此引致的創新市場在產業布局的結構上實現新舊轉換。以深圳為例,近年來5G通信技術領域創新投入持續增長,湧現一批以華為為代表的企業,2018年,深圳的5G國內專利公開量163件,在全國各大城市中居第一位,累計專利量476件,超越北京,在全國各大城市中位居第一位。此外,深圳在石墨烯技術、機器人技術、區塊鏈技術等累計PCT國際專利申請公開量方面,均為全國各大城市第一位。大量新興的技術進入市場,促進了新興行業的繁榮,加快了創新市場的產業結構轉換。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內持續引進高校、實驗室、大科學裝置等,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的結構也將從空白或壟斷趨於寡頭競爭結構,甚至壟斷競爭結構,激發了創新市場的活力。
 
第三是模式創新,重點指向創新市場交易環節上的模式創新,最新的發展趨勢集中表現為數據驅動的、無界交易模式創新。模式創新是為了提高技術在創新市場之間的交易和轉化,數據顯示,廣東技術吸納與輸出能力較好,但科技成果轉化率僅略高於10%,遠低於發達國家和地區40%的水平。因此加快創新市場建設,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需要模式創新。網上技術市場就是一種新興的模式。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動能的增強,知識產權數量和質量都在持續提升,網上創新市場真正成為配置創新資源的重要平台。
 
依據主導主體不同,網上技術交易市場分為政府主導型網上交易市場和企業主導型網上交易市場。深圳市南方國際技術交易市場、深圳聯合產權交易所等是政府主導型技術交易市場的典型代表,中國(南方)知識產權運營中心則是企業主導型技術交易市場的新案例。(南方)知識產權運營中心通過“知識產權大數據+金融+創新+產業”的發展模式,致力於讓知識產權成為企業核心競爭力,推動創新成果的流通轉化,實現知識產權的價值。
 
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市場的構建,讓我們看到,大灣區的創新戰略已經不再割裂地看創新市場的每個部分,而是系統地對待基礎研究創新市場、應用研究創新市場和試驗發展創新市場的互動關係。這種系統性考量,不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是多元參與的共建共享的市場構建模式。基礎研究創新市場的產出被視為其他兩類市場的投入,其他兩類市場將有效需求轉化為拉動基礎研究的內生動力,每個市場的競爭結構都會影響到其他市場的效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