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一座城市文化基因的生成與綻放 ——深圳讀書月20屆回眸和展望(上篇)
尚善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今年是深圳建市40週年,也是深圳讀書月走過的第20個年頭。
 
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這座只有40年建城史的年輕城市,在20年間堅定不移推動全民閱讀,彰顯了她不急功近利的遠大抱負,展示了全體市民的“高貴的堅持”,為城市可持續發展注入了源頭活水。
 
深圳讀書月的持續舉辦,是對一種高貴的人文價值的堅守。深圳之所以能創造經濟奇迹和文化奇跡,與市民們保持着對閱讀的巨大渴求、對知識的巨大熱情息息相關,一個積累了豐富知識的城市,一定能將其轉換成強大的創造力。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對一座城市亦然。全民閱讀,讓深圳成為一座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的城市,成為深圳興旺發達、永續發展的重要動力。
 
▲2019年11月16日,深圳,伴隨着深圳讀書月的熱潮,“愛·閱讀·愛——故事暢想家”親子講故事大賽決賽在寶安區婦女兒童服務中心舉行。本次大賽以鼓勵兒童發揮想像,全家總動員創作故事,提高親子閱讀的樂趣,促進親子閱讀的主動性為目的,在寶安區婦聯和深圳讀書月組委會的共同指導下,由寶安區婦女兒童服務中心和深圳市書城文化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聯合主辦。15名參賽者從初賽中脫穎而出,進入了決賽。在此期間,他們集中接受了專業老師的悉心指導和系統培訓,在故事內容、語言表達和舞台呈現方面得到了成長與提升。(視覺中國圖片)  
 
(一)舉辦20屆的深圳讀書月,在這座城市發展的關鍵期,為其注入了沁人心脾的詩書之氣,植入了閱讀的文化基因,鎖定了高遠的文化追求:讓城市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
 
很難想象,一個曾經被戲稱為“文化沙漠”的城市,會在2013年10月21日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的“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稱號,而且迄今仍是全球唯一獲此榮譽的城市。
 
回溯過往,深圳讀書月的創辦和發展,與深圳“文化沙漠”帽子的摘除有着密切聯繫,更與城市文化的崛起休戚相關。
 
深圳,源於鄧小平同志的偉大設計,是一座嶄新的城市。然而,惟其新,反而飽受“沒有文化”的詬病。生活於斯的人在感受城市魅力的同時,也常因這裏缺少文化底蘊而倍感遺憾。
 
這樣的憂慮,來自於人們認識文化的固有定勢——“文化積澱論”。持這種觀點者認為,文化積澱是文化發展的唯一根據;一個城市或國家的文化強弱厚薄,主要就是看文化積澱;經濟可以快速增長,文化只能慢慢積累。文化積澱論的謬誤在於把文化積澱的作用過分誇大和絕對化,因此形成一些偏執觀點,影響學術界,也在世俗中流傳。
 
自建市至今,深圳一直是全國人口最年輕的城市,也是一個族群來源最廣、最富於夢想的移民群落。移民的夢想能為新觀念誕生提供土壤,移民之間碰撞求變能為創新提供溫床,移民的差異性能為文化包容提供空間。鮮活多元的移民文化一定能夠生長出好的東西、好的創意,如僅僅把文化積澱作為城市“老本”而奉若神明,忽視城市文脈的延續、文化活力的創造和思想觀念的更新,則會壓抑創意,制約文化發展、社會創新和思想進步。人是文化流動最重要的載體,移民所帶來的文化流動,實踐着文化創造的多種可能。因此,我們必須樹立一種新的文化觀——“文化流動論”,深刻認識文化的本來意義和它的真正動力及規律,而不是沈浸在文化底蘊和文化沉澱中裹足不前。
 
提出文化流動的理論,其目的是尋求新興城市的文化自信。正是認識到文化流動對於文化發展的重要意義,我們提出,文化的發展,主要不是取決於存量,而是取決於增量。那麽,如何提升文化增量,閱讀是行之有效的路徑之一。
 
每座城市都有發展的關鍵期,如同一個兒童的生活習慣和學養將影響其一生,我們經常看到很多城市突然興起又突然消亡,而有些城市一旦崛起之後就成為千古名城,關鍵就看在其成長的關鍵期植入了什麽文化基因,它最終決定這個城市的氣質、氣韻和文化形態,決定城市文化發展的持久力和影響力。
 
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商潮湧動的深圳經濟特區就有了濃郁的讀書氛圍,圖書館總是座無虛席,年輕人都排着隊進去讀書,而1996年11月在深圳舉行的第七屆全國書市更是創下了短短10天書城銷售額高達2,177萬元的全國多項記錄。市民的讀書熱情和求知渴望,引發了我們的思索——作為政府行業主管部門,我們應該在市民閱讀行為中發揮怎樣的作用呢?
 
2000年11月1日,首屆深圳讀書月在深圳書城啟動。現場熱鬧非凡,市民購書踴躍。說來也巧,開幕當天,一陣大風恰好把橫幅“深圳讀書月”中“讀”的“言”字旁吹掉,變成了“深圳賣書月”,大家看到都忍俊不禁。這冥冥之中成為深圳市民讀書熱情的絕妙隱喻。
 
讀書月在深圳經濟特區的率先誕生,彰顯了深圳高度的文化自覺;一座城市每年拿出一個月開展讀書活動,展示的是深圳的文化態度。深圳通過舉辦讀書月,讓民間蘊藏的巨大讀書熱情得到充分釋放,讓市民的閱讀權利得到充分滿足,也讓城市的想象力創造力通過閱讀被持續點燃。
 
文化深圳,從閱讀開始。文化深圳,既需要總體上的文化繁榮,更要追求文化的品質和格調,文化深圳必須是一種融合了血性和理性的創新型、智慧型、包容型、力量型城市主流文化,全民閱讀在構建四型文化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讀書月走過的20年,正是深圳文化形成的關鍵時期。深圳是一座生機勃勃的城市,但一開始確實很浮躁,而閱讀可以使一個人從粗俗變得文雅,從淺薄變得厚實,從浮躁變得從容,從窘迫變得淡定。深圳讀書月的持續舉辦,以大氣壓制浮躁,以優雅驅逐粗俗,於無聲之中潤化心靈,讓許多躁動的心因為讀書而充滿寧馨歡愉,為這座年輕城市注入了沁人心脾的詩書之氣,為城市的發展加注了充足後勁,構建了嶄新的城市人文風景。
 
縱覽全球,受尊重的城市,有的因為物產富饒,有的因為景色秀麗,有的因為名人輩出,有的因為歷史悠久。而在我看來,世界一流的城市必須具備兩種輻射能力——經濟輻射力和文化輻射力,而文化輻射力更深厚、更長遠,是更重要的可持續發展。深圳人對自己的城市提出這樣的期許——讓深圳成為一個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的城市!這體現的正是對文化輻射力的追求。令人欣慰的是,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0年之際評選的“深圳十大觀念”裏,“讓城市因熱愛讀書而受人尊重”觀念在專家和市民投票中都高票入選,足以說明閱讀在市民心目中的地位,而和讀書月一起成長的“深二代”更是天然地認可讀書的重要性,認可閱讀對城市和個人的重要意義,認可閱讀是一種生活方式,這種價值觀和對閱讀的熱愛將代代相傳。
 
“高貴的堅持”,讓深圳獲得了高貴的榮譽。從一座被戲稱為“文化沙漠”的城市,到因為熱愛讀書而贏得世界的尊重,成為世界唯一的“全球全民閱讀典範城市”,是讀書月播灑的種子破土成林,讓深圳變得郁郁蔥蔥。
 
(二)在全國率先創辦讀書月,是深圳的一個創舉。讀書月的發展,不僅需要理性,還需要激情,需要“政府倡導、專家指導、社會參與、企業運作、媒體支持”。正是社會各界的用心澆灌、推波助瀾,推動讀書月獨樹一幟、聞名遐邇。
 
經過20年發展,讀書月規模越來越大。第20屆讀書月以“先讀為快 行穩致遠”為年度主題,推出主題活動720項,包括60項重點主題活動和660項一般主題活動,為市民讀者打造貫穿全月的精神文化盛宴,預計將有超過1000萬人次參與。
 
常有人問,讀書本是個人的行為,深圳為什麽要以讀書月的形式去推動,並且一做就是這麽多年,而且還越辦越紅火?
 
因為這種形式,體現了深圳這座城市提倡的價值觀念、文明模式和生活方式,就是要通過對全民閱讀的持續推廣,讓“以讀書為榮”成為我們的價值觀念,讓“以讀書為樂”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讓“以讀書為用”成就我們的人生夢想。深圳把知識作為城市強大的發展動力加以培育,推動這座城市快速成長,同時尊重每個人閱讀的文化權利,尊重閱讀方式的選擇,並創造條件滿足閱讀需求。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著名作家莫言出席讀書月後感慨:“深圳人將讀書月這種社會化群體活動逐漸內化成個人的一種習慣性行為。因為讀書月,深圳擁有了一段靜美時光。”
多年來,讀書月的活動都辦得豐富多彩。讀書月的成功,源自一整套的“打法”,發動了全社會力量,吸引了全民參與。
 
首先是黨政支持,始終如一。讀書月的舉辦,是深圳的一種理性的戰略選擇,歷屆市委市政府都給予讀書月無比的期望與厚愛。市委市政府沒有把讀書月單純地作為一個文化項目,而是從城市文化發展戰略的高度來規劃、統籌與部署,將其作為深圳城市發展的一項基礎工程來認真對待。從閱讀政策的出台到閱讀設施的建設,從人力財力的支持到活動的策劃組織,黨委政府態度的堅決和推動的毅力始終如一。每年讀書月開幕,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都會出席,一起見證、一起參與,多年堅持,難能可貴。中宣部、新聞出版總署領導更是高度重視,發現深圳率先舉辦讀書月後,時任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同志立即率隊來深調研總結有關經驗做法,給予極大肯定和支持,體現了一種非凡的眼光和魄力。2009年11月,深圳第十屆讀書月期間,中宣部、中央文明辦、新聞出版總署、文化部、教育部等在深圳聯合召開全民閱讀工作經驗交流會,指出深圳讀書月是全國性全民閱讀活動的起因,也是全民閱讀活動的重要品牌,對深圳經驗模式給予了充分肯定。而時隔十年之後,今年讀書月期間,中宣部又將在深圳舉辦第二次全國全民閱讀工作經驗交流會,這對高貴堅持20年的全民閱讀起源地深圳而言,更是意義非凡。
 
第二,專家指導,一路同行。多年來,幾位市老領導和讀書月總顧問對讀書月的支持令人感動。2001年10月26日,讀書月組委會聘請老領導李灝、厲有為、李海東同志為總顧問,同時向饒宗頤、金庸、陳佳洱、謝冕、余秋雨、牛憨笨六位先生發出“特別顧問”聘書。多年來,他們一直與我們風雨同行。李灝、厲有為、李海東同志一直非常樂意幫助推動讀書月,每每讀書月啟動,他們只要在深圳,一定準時參加。有一次,李灝同志腳扭了,耄耋之年的他還堅持在主席台上站了50分鐘。
 
讀書月的特別顧問,都是德高望重的鴻儒大家,他們為讀書月不遺餘力,或登壇開講,或推薦好書,或策劃創意,或題詞贈字,他們的求學治學精神和人格魅力,為讀書月增添了無限風華。饒宗頤先生在84歲高齡時,成為讀書論壇第一位開講嘉賓,時隔多年,老先生還動情回憶,“能夠為讀書月做第一講,我很自豪。”金庸先生每次參加讀書月活動,無論買書還是住酒店全都自己掏錢,登壇開講也不收取任何費用。這種情懷,不僅是對書的感情,還寄托着對這個年輕城市的期望。
 
第三,社會動員,上下同欲。全民閱讀,涉及到每一個人。深圳讀書月全社會動員的廣度和力度,在諸多活動中極為少見。從各部門到各區,從企業到社區,從學校到工廠,從宣傳文化界到社會各界,全方位的動員和參與。
 
在讀書月組委會領導下,深圳市文化局(新聞出版局)等部門在政府層面做了大量具體的組織協調工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媒體力量也不容忽略,深圳報業集團和廣電集團是讀書月始終一貫的宣傳者、推動者,乃至策劃組織者、參與者。讀書月的很多好活動、好項目,就來自媒體的創意和組織。在閱讀界具有重要影響力和指標意義的讀書月年度十大好書評選,發端於深圳商報“文化廣場”的創意策劃,經過《晶報》等多家媒體聯手持續推動,逐漸成長為讀書月的著名品牌。人民日報、新華社、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等中央媒體陪伴着讀書月一路走來,一路傳播,當其他媒體聚焦深圳經濟指標時,他們關注着深圳人的精神生活,體現了對深圳人精神品位的尊重。媒體對讀書月的報道是有溫度的,是發自內心的,筆端常帶感情,讀來令人振奮、溫暖。作為承辦單位之一的深圳市圖書館,利用自身獨特優勢,發揮全民閱讀推廣重要窗口和陣地作用,每年讀書月期間聯合各區圖書館,策劃開展600多項新穎豐富的閱讀活動,先後被文化部、中國圖書館學會授予文化部創新獎、全民閱讀先進單位、全民閱讀示範基地等榮譽。
 
第四是企業運作,堅實給力。深圳讀書月已走過20個年頭,每年讀書月活動都豐富多彩。讀書月能常辦常新,離不開其市場化運作機制,讀書月的“深圳模式”—“政府倡導、專家指導、社會參與、企業運作、媒體支持”中,最核心、最關鍵的就是“企業運作”。
 
深圳讀書月由負責圖書出版與發行銷售的深圳出版發行集團(現更名為“深圳出版集團”)總承辦,讀書月辦得越好,書就賣得越多,兩者相輔相成。年復一年,讀書月在持續創意推動下,搭建起市民參與和享受文化大餐的大平台,呈現出越來越旺盛的生命力和吸引力。可貴的是,深圳出版發行集團跳出了單純的企業運營套路,以超乎尋常的格局和眼界推動讀書月發展,進而把深圳全民閱讀推向高潮。
 
對於一個企業而言,這是非常艱巨的事,也是無上榮耀的事,出版發行集團的員工與有榮焉,成為推動讀書月發展的中堅力量,一起做了一件高尚而偉大的事。不僅如此,出版發行集團還把讀書月衍生的一系列理念方法用在集團發展戰略思路上,提出“讀書以及一切為讀書所做的服務都是高貴的”理念,高懸於深圳幾大書城,指引他們在改革發展中不斷書寫新輝煌,引領集團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世界上最積德的兩件事,一是勸人行善,二是勸人讀書。這兩件事,既積私人之美德,又積社會之公德。深圳讀書月堅持多年,正是向良知出發,向城市的未來出發,這也是深圳開展全民閱讀的“初心”所在。而一個文化品牌的創辦與堅持,不僅需要理性,還需要激情,正是社會各界的用心澆灌,自覺主動推波助瀾,不斷推動讀書月邁上新台階,讓讀書月獨樹一幟、聞名遐邇。
 
在深圳中心書城,有一家24小時書吧。從2006年11月亮燈第一天起,我們就對它有一個期許,“即使整個城市都沉入了黑夜,這盞燈也為你亮着。”無論是靜謐的深夜、星光隱去的凌晨,還是在熱鬧的午後,24小時書店總在為閱讀者守候,宛如一座“永不熄滅的精神燈塔”照亮這座愛閱之城,守望着這座城市最美的閱讀夢想。燈光不滅,星光閃爍,一如我們對深圳讀書月的期許——“全民閱讀,既然高貴,繼續堅持!”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