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深圳“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報告》之十二 深圳雙創發展面臨的挑戰(上)
Research Report on Shenzhen’s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Ⅻ : The development of Shenzhen's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facing challenges
藝衡 [第3429期 2018-10-22發表]
深圳市雙創發展面臨的核心問題,依然是在全球競爭中持續提升雙創價值實現能力,並使得這種實現能力可持續發展。從全球創新中心成長圖來看,深圳正處於向創新引領階段轉化的關鍵期,在價值實現層面還處於國際中遊水平,在雙創環境建設方面還不完善,在雙創資源投入方面距離矽谷等地還有較大差距。深圳處於中國雙創發展的最前沿,在中國沒有可借鑒的路徑,國外的經驗不能照搬,這就需要深圳以巨大的勇氣,面臨多方面的挑戰。
 
 
雙創的目的指向是提升人民生活福祉,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從這個角度看,發展雙創還需解決如下幾個重大問題,即:從配置效率看,如何以先行先試的膽略與智慧,在政府改革的重心上從關注產品供給向制度供給轉變,優化企業家在生產與非生產性時間和資源上的配置,以新制度優勢創造新的發展紅利;從社會公平看,如何從注重基礎保障的福利供給向機會供給轉變,讓草根、海歸、高校教師等都獲得公平的發展機會,以垂直的社會流動形成社會發展和個人發展的協同,以“每個人夢想的實現”拼合“中國夢”;從發展動機看,如何從幹預市場的資源供給向激勵供給轉變,充分發揮個體在市場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進而將個人價值實現轉化為公共價值;從個人發展看,如何從個人發展的收入供給向能力供給轉變,從增加收入的手段,轉向將收入轉化為發展可行能力的增長,實現每個人的自由發展。
 
本節從降低創新市場交易成本(主體)、提升創新要素質量與效率(資源)、提高創新市場競爭程度(方向)、構建國際化創新市場的制度環境(環境)四個方面闡述深圳雙創發展面臨的挑戰。

 

雙創主體面臨的挑戰

 
一、部分行業“贏家通吃”
 
《2016中國獨角獸企業發展報告》顯示,北京、上海和杭州的互聯網發展均優於深圳,深圳則以科技型製造業和電子商務為主要發展方向。在深圳,互聯網行業巨頭是騰訊,然而,我們看到的是騰訊讓人吃驚的併購手筆,卻難以看到在深圳有其他互聯網公司的發展空間。在知識產權並不完善的環境中,行業的高度集中,一定程度上破壞了行業的競爭性。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基因產業領域。深圳的華大基因擁有世界前三的知識產權專利保護圈,任何希望進入該領域的企業都將面臨高額的進入成本和門檻。因此,我們看到進入該領域的企業多是“華友會”成員,是從華大基因分離出來或獨立創業的企業。
 
贏者通吃的現象挫傷了行業的創業積極性,任何進入者都可能面臨先行者的模仿跟隨戰略,利用已有的強大用戶、人才、渠道、技術和資金優勢,迅速將對手擠出市場。缺乏競爭對消費者也沒有好處,壟斷定價往往是企業的優選策略,因此不僅該產品領域發展可能停滯不前,而且用戶可能會為此付出更高的價格。
 
二、初創企業成功率不高
 
根據官方數據統計,截止2015年底,深圳接近60%的現存企業成立時間不超過2年。在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熱度背後,是激烈競爭帶來的生存問題,炙烤着每一位創業者。數據顯示,超過70%的創業者認為目前雙創存在泡沫,在宏觀經濟下滑和資本寒冬的背景下,已經開始關注創業質量(企業生命力)問題。在已註銷的企業中,成立不到5年的企業佔比65%,絕大多數已註銷的企業的生命長度僅為2-3年。如果考慮到存在一些沒有辦理註銷手續,但實際上已經沒有發生經營活動的企業,那麽,深圳企業的生命週期平均僅為2年左右。
 
三、實體經濟創新創業熱情有所弱化
 
數據顯示,深圳實體經濟創新創業熱情有所減弱。日前,深圳製造業面臨經營成本居高不下、製造業人才問題凸顯等問題,服務業相對利潤率上升,實體經濟投資創業的吸引力相對服務業減弱。2015年第二產業登記企業22144戶,同比增長35.8%,佔7.4%;2016年第二產業新登記企業28085戶,同比增長26.8%,佔7.3%。增長幅度大幅下降。與此同時,2016年註銷企業16717戶,同比增長了5851戶,同比增長53.8%。其中,內資企業(含私營)註銷15760戶,同比增加了5876戶,同比增長59.4%,高於2015年同期水平。
 

雙創資源面臨的挑戰

 
一、資本退出機制受阻
 
風險投資的本性是追求高回報,這種高回報依賴於“投入—回收—再投入”的不斷循環中實現的自身價值增值。所以,風險投資賴以生存的根本在於資本的高度週期流動,流動性的存在構築了資本退出的有效渠道,使資本在不斷循環中實現增值,吸引社會資本加入風險投資行列。因此,順暢的退出機制也是擴大風險投資來源的關鍵。
 
今年,A股IPO審核趨嚴,其中,上市前一個會計年度凈利最少3000萬(人民幣,下同)的隱形門檻大幅提高,有些券商已把立項標準提高到5000萬元。雖然2017年A股新上市公司的數量迅速走高,但A股市場的IPO難度卻與日俱增,IPO申請被否決的企業數量大幅增加。證監會從去年底開始加快新股IPO審核速度,截至2017年8月,今年已審核338家企業的IPO申請,超過去年全年275家IPO審核總數。雖然證監會加速IPO審核,但審核趨嚴,338家IPO首發申請中,已有46家被否,67家終止審查,今年IPO的成功過會率才72%,去年第4季的過會率接近90%。
 
二、眾創空間績效有待提高
 
深圳市發佈了《促進創客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年)》,要求通過引進和創建相結合的手段,引進國際知名創客機構,同時引導社會力量,尤其是龍頭企業、科研院所建設專業化的創客空間,創建一批高水平的創客空間,實現創客空間跨越式發展。截止2017年上半年,深圳市已經資助建設創客空間123個,創客服務平台62個。
 
但如果從各個區創客空間的數量來看,獲得資助的創客空間佔比並不大。經調查,大量創客空間在建設之初的目的,是獲得政府的資助,並未真正考慮創客發展所需的多項服務體系的構建。因此,在獲得第一期資助後,由於效果不好,難以形成可持續孵化的模式,難以獲得政府的第二期補助就成為常態。因此,加大眾創空間績效管理,是未來雙創發展的重要內容。
 
三、人才創業激勵相對不足
 
自2016年年底以來,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中有10個出台相關政策,“給錢”、給房、給戶口成吸引高學歷人才的籌碼。與北京和上海相比,深圳在外籍人才創業激勵和創業人才普惠政策上略顯不足。2016年,公安部推出支持北京中關村創新發展的20項出入境政策措施,為高層次外籍人才設立申請永久居留“直通車”,在中關村設立外國人永久居留服務窗口縮短審批期限,對外籍成員和企業選聘的外籍技術人才提供辦理口岸簽證和長期居留許可的便利,對博士研究生以上學歷或中關村長期創業的外籍華人提供永久居留的便捷通道,允許外國留學生在中關村進行兼職創業等,激發了北京外籍人才創新創業的熱情。上海加大人才創新創業普惠政策支持力度,針對大眾創業人才、海外高層次人才、進入加速期的企業家三種人才群體,設立了專項支持計劃,分別給予20萬、200萬和300萬的資助,給予技術創新團隊不超過50萬元專項獎勵,從普通創業者、技術團隊到海外人才和成長性企業家,全面覆蓋。
 
此外,濟南、合肥兩個二線城市給出的條件也尤為豐厚。深圳面對一線和二線城市的競爭,人才創業激勵相對高企不下的創業成本已顯得相對不足。成都、南京、東莞、寧波、珠海等城市相繼出台了給房政策,競爭趨於白熱化。成都:對重大招商引資項目和機關、企事業單位引進的各類人才等人員,其購房可不受戶籍、社會保險繳納等條件限制。南京:年齡在40周歲以下的“碩士及以上學位、高級職稱(含副高級和正高級)、高級技師職業資格的”人,視為本市戶籍,可購買一套住房。東莞:非本市戶籍居民具有全日制本科以上學歷或初級職稱,購買首套新建商品房,社保年限從一年降到半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