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博雅論道 > 正文
《深圳“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研究報告》之十 深圳雙創的經濟社會績效: 促進文化流動進程,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Shenzhen’s ‘Public Entrepreneurship, Mass Innovation’ Research Report” Chapter 10 Economic and social performance of ‘public entrepreneurship and mass innovation’ in Shenzhen: Promoting the process of cultural mobility and sharing the development fruit
藝衡 [第3427期 2018-09-24發表]

一、優化人力資本配置,

豐富社會流動渠道

 

1、促進社會公平競爭,提高人力資本效率

 
中國目前的社會公平問題依然比較突出。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報告,中國早在2016年的基尼系數為0.465。雖然2012年以來我國基尼系數處於下降趨勢,但2016年基尼系數出現了微升迹象,且歷年基尼系數均明顯超越了0.45這一警戒線水平。大量研究表明,行業收入不平等是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而行業間收入不平等,主要來自於壟斷行業與競爭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壟斷行業的平均收入比競爭行業大約高出50%。
 
雙創可以通過打破壟斷企業帶來的勞動力市場不公平競爭,提升社會公平性。經濟學研究表明,壟斷行業的存在是導致勞動力市場不公平的重要原因。由於企業處於壟斷地位,高額利潤的來源並非員工效率,壟斷企業才能夠招聘關係型員工。相比而言,處於競爭性行業的企業不得不重視員工素質,以企業整體效率贏得市場競爭。雙創恰恰通過鼓勵創新創業,給既有市場格局帶來衝擊,提高了市場競爭度,因而也通過倒逼機制改善了勞動力市場的公平性。
 
 
從深圳市場主體結構來看,民營經濟佔絕對比重,是保證深圳勞動力市場公平與社會公正的重要基礎。2016年,深圳非公有制企業所佔比重為99.59%,在全國大中城市中處於首位。相比而言,上海、北京的非公有制企業數量比重為98.19%、96.96%,武漢的非公有制企業數量比重為94.36%。
 
深圳還鼓勵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人員離崗創業,推動體制內人力資源與市場對接,優化人力資本配置。深圳市以自願為原則,強化合同管理,離崗創業期限以3年為一期,最多可以兩期,相應變更聘用合同,明確離崗期間雙方的權利義務。對於創業人員離崗期間,保留其基本保障:科研人員離崗創業期間,與原單位保留人事關係,發放基本工資,享受體檢、保健待遇,離崗創業人員與原單位其他在崗人員享有同等參加職稱評審、專業技術崗位聘用和社會保險等權利,離崗創業期間按相關規定繳納社會保險費、繳存住房公積金。體制內人員離崗創業,是雙創促進人力資本優化配置的突出表現。
 

2、提供多維創富路徑,擴張社會流動渠道

 
經濟學與社會學研究表明,產業結構的變遷對社會流動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在產業結構變遷的過程中,一方面新的工作崗位被創造出來,為較低階層通過職業變遷獲得社會流動機會提供了可能性;另一方面,產業變遷過程中,傳統產業關聯的利益階層受到挑戰,可能形成自上而下的流動。
 
雙創的重要意義恰恰在於推動產業結構變遷,擴張社會流動渠道。深圳的創業者來自不同社會層面,既有已經成功的企業家也有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既有互聯網領域專家又有人文社科專才,既有顛覆行業的技術達人又有服務百姓生活的普通商人。2016年底深圳工商登記註冊的中小企業149.8萬家,2017年深圳市累計實有商事主體283.5萬戶。歸功於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促進,深圳市平均每天新登記商事主體由改革前335戶上升到1247戶。截至2017年6月底,深圳每千人擁有商事主體238戶,每千人擁有企業136戶,商事主體總數和創業密度均位居全國大中城市首位。
 
各種層面的創業者通過創辦企業,一方面帶動了就業,另一方面也提供了各種形式的“創富”可能性,促進了社會流動。2016年深圳新增中小企業37.3萬家,達149.8萬家,佔企業總數的99.7%。中小企業上繳稅收2,910.45億元,約佔深圳全市企業上繳稅收的51.5%。雙創的發展不僅豐富了市場經濟微觀主體,為社會流動提供了廣泛的可能性。
 
 
由於具有更公平的就業環境,深圳人口凈流入趨勢強勁。全市年末常住人口1190.84萬人,比上年末增加52.97萬人,增長4.7%。同時,深圳對高層次人才的吸引力不斷提升。2016年,深圳市新引進“孔雀計劃”創新團隊23個;累計引進“珠江人才計劃”創新團隊31個、“孔雀計劃”創新團隊87個。其中,通過“孔雀計劃”引進的劉自鴻團隊創辦的柔宇科技,成功研制出全球最薄的彩色柔性顯示屏,厚度不足頭髮絲直徑的1/5,成立兩年多就躋身全球估值超10億美元的“獨角獸俱樂部”。
 

二、革新文化觀念認知,

營造積極人文氛圍

 

1、優化經濟主體結構,革新文化觀念認知

 
經濟主體結構對文化觀念具有重要影響。由於經濟主體結構決定了勞動力市場的競爭規則與公平性,而勞動力市場的競爭規則與公平性又直接影響民眾的文化認知與行為決策,因此經濟主體的結構對當地文化觀念具有關鍵影響。以壟斷企業為主導的經濟主體結構,更可能導致勞動力市場的不公平競爭,關係型社會的表現更突出。相比而言,以競爭性企業為主導的經濟主體結構,總是伴隨着更加公平的勞動力市場環境,因而關係的作用被弱化,能力的作用被強調。競爭性企業為主導的經濟主體結構,有利於塑造公平競爭的文化觀念,弱化以人際關係為基礎的行為方式。在此意義上,雙創有利於推動關係型社會向規則型社會轉型。
 
以創新創業為特征的深圳經濟,產業結構明顯由競爭性行業主導,因而在革新文化觀念方面也走在全國前列。深圳經濟特區蛇口工業區在1981年就提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條觀念成了最有代表性、最能反映特區建立早期深圳精神的觀念,標誌着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破殼。改革開放初期,深圳又以“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精神理念,催生出豐富多彩的創新創業事跡,建構了創新型經濟發展的文化基礎。2011年,“深圳,與世界沒有距離”充分展示了深圳努力追趕世界的潮流、向世界敞開胸懷的姿態和氣魄。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推進過程中,深圳又提出“文化+”,通過“文化+”使經濟社會發展融入健康和諧的發展理念,促進可持續發展;使產品融入一定的文化內涵,具有更明確的文化屬性,適應越來越細化的市場需求。
 
從歷史脈絡可以看出,深圳的發展史是一部創新創業史。從零起步,使深圳免於背負老城市以關係型社會為特征的沉重文化負擔。長達40年的創新創業歷程,使深圳形成了充分競爭的經濟主體結構,積澱了以創新和效率為特徵的特有文化,也為深圳雙創的持續發展提供了不竭動力。
 

2、弘揚創新創業精神,營造積極人文氛圍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並非僅僅解決當下的經濟問題,而是能夠錘煉出更高的國民素質、改善中華文化的基因,使我們民族文化中自強不息、“茍日新,日日新”的基因發揚光大。雙創的重要意義就在於塑造一種“創新支撐型”文化氛圍,孕育新的廣泛的創新創意階層,強化“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人文氛圍,為改革創新提供了豐厚的精神土壤。
 
 
深圳通過積極推動雙創,建構了支撐經濟長期發展的文化基礎。這種文化基礎突出表現在城市創新活力上。深圳由於其充滿創新活力,能夠提供無限的可能性,吸引力大量年輕人口,形成了十分積極的人文氛圍。根據騰訊《2016全國城市年輕指數報告》提供的數據,深圳以年輕指數89分成為全國“最年輕”城市,得分遠高於上海(78)、北京(78)、廣州(77)、天津(75)等其他重點城市。由於年輕人是雙創的主力軍,可以預期,在未來較長時期內,深圳仍將以其良好的人文氛圍保持在雙創領域的領先地位。
 

三、提升政策體系效能,

鍛造先進制度體系

 

1、激勵政策舉措創新,提升政策體系效能


創新創業能否發展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制度環境。為提升創新創業績效,政府必須著力提升制度環境。從2014年9月李克強總理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以來,“雙創”理念迅速貫穿深圳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方面。以服務雙創為核心,深圳不斷推出創新政策。
 
在資本支持方面,深圳以財政“小資金”撬動社會“大資本”。通過科技金融計劃,引導、放大政府財政科技資金的槓桿作用,引導各類資本投入小微及初創企業。2016年,深圳新入銀政企合作項目庫399項,累計入庫項目917項,對131個銀政企合作貼息項目予以2483.7萬元貼息支持,累計對入庫企業予以4,000多萬元貼息支持,200多家入庫企業獲得合作銀行貸款,授信額近50億元,合作銀行發放貸款總額近40億元。設立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風險補償基金和重點產業知識產權運營基金,有效促進了知識產權成果運用。
 
在人才支持方面,深圳以創新服務機制吸引各類高層次創新創業。在外籍和港澳台高層次人才認定、博士後制度改革、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鼓勵留學人員創業等方面進行改革創新。對符合條件的深圳市自主創業者,個人最高可申請20萬元貼息的創業擔保貸款,合夥經營的最高可申請貸款額度為200萬元且可享受2年全額貼息;符合條件的大學生、留學人員創業者還可享受免除反擔保的優惠。
 
在載體支持方面,深圳市大力發展深度服務型創客空間,建構全鏈條雙創載體系統。目前,深圳市已資助建設創客空間123個,創客服務平台62個。服務涵蓋空間提供、工業設計、製模打樣、開源軟硬件、小批量生產、知識產權、創客教育等多個領域,大中小企業、高校、科研機構多方協同的創業創新空間平台體系初具規模。
 
 
深圳大量改革創新舉措已經成為各地推動創新創業的通用政策。尤其是《關於促進科技創新的若幹措施》《關於支持企業提升競爭力的若幹措施》和《關於促進人才優先發展的若幹措施》三大政策創新,掀起了全國創新創業政策體系改革的高潮。創業投資基金、創新人才安居、創投型孵化器等一系列創新舉措,在全國雙創進程中發揮了引領作用。
 

2、升級政府發展理念,推進長期制度建設

 
強制性變遷理論認為,經濟增長時會出現制度不均衡。雖然有些制度不均衡可以由誘致性創新來消除,但有些制度不均衡將由於私人和社會在收益、費用之間有分歧而繼續存在下去。在誘致性創新無法消除制度不均衡的情況下,政府有必要採取強制性行動來消除制度不均衡。強制性制度安排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適應需求誘導性制度的要求,對已經摸清了發展方向的制度進行主動安排,二是超前進行制度安排,沒有需求誘導性制度的經驗積累。不管採用哪一種方式,其目的都是為經濟快速發展提供良好的制度環境。
 
隨着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向創新發展道路轉型的制度性需求日益強烈。雖然市場微觀主體從構建各種平台、標準、技術中心等方面做出不懈努力,以滿足市場對創新發展的需求,但仍有大量制度不均衡領域需要政府積極作為。這些制度不均衡領域,不僅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基礎研發等市場微觀主體因“搭便車”而無法有效解決的問題,也包括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需要大量資本介入的方面。“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通過短期的政策激勵,推動建立起的長期制度體系,是推動創新發展的關鍵所在。
 
深圳積極推動雙創發展,鍛造了一種“創新支撐型”制度體系,彌補了創新發展方面的制度不均衡。深圳支撐雙創的制度建構,主要體現在科技管理體制改革與科技成果價值轉化兩個方面。
 
在科技管理體制改革方面,深圳發佈了《關於科技成果許可、作價投資、轉讓和收益權有關問題的通知》,將財政資金支持形成的,不涉及國防、國家安全、國家利益、重大社會公共利益的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權,下放給符合條件的項目承擔單位。此外,深圳允許市屬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將職務發明轉讓收益獎勵科研負責人、骨幹技術人員等重要貢獻人員和團隊的收益比例提高到70%以上,激勵和激發高等院校、科研機構,特別是科研人員的創新動力和活力。深圳還發佈了《關於印發深圳市科技計劃項目相關經費預算編制指引的通知》,明確項目資助資金不設置勞務費比例,允許按規定在勞務費中開支“五險一金”;提高人員績效支出比例至資助金額50%;會議費、差旅費、國際合作與交流費可自行相互調劑使用。事後資助項目、股權投資項目資金不再限定具體用途,由承擔單位自主用於研發活動。
 
 
在科技成果價值轉化方面,深圳加大高端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的引進力度,積極培育知識產權運營機構,出台促進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系列政策措施,設立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風險補償基金和重點產業知識產權運營基金,有效促進了知識產權成果的運用,提升了知識產權的市場價值。截至2016年底,國家專利技術(深圳)展示交易中心共累計完成專利交易1375件,交易額8,000多萬元,成交量名列全國前茅;此外,深圳市專利權質押登記金額達29億元,佔廣東省質押總額80%。從2016年起,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根據深圳市委市政府關於促進科技創新和支持企業提升競爭力的若干措施,每年安排3,000萬專項資金資助對深圳市企業開展涉外知識產權維權、大數據監測、知識產權預警分析等知識產權保護工作。2017年已完成資金撥付2,200萬元,共資助了44個知識產權保護項目。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