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501期外媒速覽
編譯:莊紓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日本下任首相可能強化
對華強硬立場


首相菅義偉決定辭職後,日本議員準備選出一位可能會強化對華強硬立場的領導人。

接替菅義偉的主要候選人包括兩位前外務大臣:64歲的岸田文雄和58歲的河野太郎。兩人都支持強化日本的防禦,以應對中國大陸向台灣地區和日本南部島嶼周圍派遣軍用飛機和武裝船的做法。

72歲的菅義偉上週五(9月3日)表示,不會尋求連任執政黨總裁;菅義偉執政的這一年裏,主要工作是遏制新冠疫情和舉辦東京奧運會。這屆奧運會最終在幾乎沒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舉行。日本當時爆發了迄今為止最嚴重的疫情。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定於9月29日就菅義偉的繼任者舉行選舉投票,之後下任首相可能會在約一個月內上任。

新首相上任之初就將迎來定於今秋舉行的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會議,即“四方安全對話”(Quad)。該機制成立的初衷是針對中國,四國目前已經加強了軍事協調。日本新首相也將參加拜登計劃於12月舉行的民主國家峰會。

美國幾個主要軍事盟友都將面臨換屆,德國總理默克爾將在本月的選舉後離任,韓國總統文在寅將於明年春天五年任期結束後卸任,根據韓國法律規定總統不得連任。

中國政府的強勢作為和拜登政府對中國經濟影響力的對抗姿態,都讓東京方面更加堅定地致力於日美同盟,同時壓制了自民黨內的對華鴿派聲音。

日本政府官員越來越多地發聲在台灣問題上顯示對抗的立場,並更加關注日本南部島嶼捲入地區衝突的風險。

2012年至2017年擔任日本外相的岸田文雄之前就宣稱,他將挑戰菅義偉的執政黨領導地位和首相職位。岸田文雄一直被認為不像自民黨內許多人那麼強硬,但他今年在一份政策文件中表示,日本需要針對中國投射力量,以“震懾”中國不要採取侵犯行動。他說,日本應當擁有導彈,以便有能力在敵人導彈攻擊日本之前,摧毀其導彈發射場。這一立場使他更可能獲得前首相安倍晉三和其他黨內主要保守派的支持。

另一位主要候選人河野太郎上週五(9月3日)沒有宣布參與競選,不過表示對這一職位感興趣,並宣揚他目前作為疫苗事務大臣所取得的成績。日本近一半人口接種了疫苗,但日本的疫苗接種比美國晚幾個月開始,而且許多人的接種面臨延誤。河野太郎在截至2020年9月的一年擔任防衛大臣。他是首批經常將中國稱為威脅的日本高級政府官員之一。

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已宣布有意參選,在最近發給《華爾街日報》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日本應投資先進的無人機技術和精確導彈,以應對來自中國和朝鮮的威脅。

菅義偉更為人所知的是他關注放鬆監管等國內政策問題,而非外交政策。倘若主要的中間偏左反對黨執掌大權,可能會尋求重塑國際關係,儘管該黨整體上支持與美國的結盟。

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的計劃因疫情受阻,自那以來,兩國關係已然惡化。日本對台態度激怒了中國政府。日本與台灣並無正式外交關係,但日本今年向台灣提供了新冠疫苗,雙方的高層政界人士還進行了線上交流。 日本和台灣在8月底又舉行了一次對話,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嚴肅要求日方停止干涉中國內政,不得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華爾街日報》 2021年9月6日

 

▲72歲的菅義偉9月3日表示,不會尋求連任執政黨總裁。(新華社圖片)
 

極端天氣暴露美國潛在危機


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由於颶風摧毀電線,近100萬人缺乏電力和飲用水。在加州,大火威脅着塔霍湖,迫使數萬人逃離。在田納西州,山洪造成至少20人死亡;西北地區數以百計的人死於熱浪。在紐約市,週三(9月1日)短短幾個小時內就下了七英寸的雨,導致地下室中的人溺亡。

今年夏天席捲美國的災難暴露了一個嚴酷的現實:面對由於地球變暖而變得頻繁的極端天氣,美國還沒有準備好。

“這些事件告訴我們,我們還沒有做好準備,”奧巴馬政府時期在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氣候風險規劃的愛麗絲·希爾說。“我們是按照已經不復存在的氣候建設我們的城市和社區。”

週四(9月2日),拜登承認了美國未來面臨的挑戰:“對全國來說,過去幾天來的颶風“艾達”、西部的野火,以及紐約和新澤西前所未有的洪水都再次提醒我們,這些極端風暴和氣候危機近在咫尺,”拜登說。他指出,國會正在審議的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中包括一些用於幫助社區抵禦災害的資金。“我們需要更好的準備。我們需要採取行動。”

氣候和抗災專家表示,美國面臨着兩個獨立但相互交織的問題。

首先,政府沒有花費足夠時間和金錢來應對長期以來早已預測到的氣候衝擊:從維護和加固電線和雨水系統,到清除森林中的灌木叢以減少野火的兇猛程度。

還有另一個更為發人深省的教訓:美國和世界能夠適應的程度是有限的。如果各國不採取更多措施來減少導致氣候變化的溫室氣體排放,它們可能很快就會達到抗災能力的邊緣。


“如果我們已經無法應對目前的狀況,那麼在氣候變暖的情況下,改善的希望就微乎其微了,”憂思科學家聯盟的資深氣候科學家克里斯汀娜·達爾說。

淹沒美國最大城市的傾盆大雨進一步凸顯了這個國家面對極端天氣有多麼脆弱。自2012年颶風“桑迪”以來,紐約市已經在風暴防護方面投資了數十億美元,但這些投資似乎無助於減弱洪水的影響。該市有百年歷史的地鐵系統也不是為氣候變暖而設計的。

專家稱,防範風暴潮的投資與防範極端降雨是不一樣的。

與此同時,其他國家也注意到了氣候科學家的警告並採取了行動。例如,荷蘭政府加強了洪水設計標準,並在2007年創建了一個名為“河流空間”(Room for the River)的項目,該項目的本質是授權對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等城市周圍數十個脆弱的分水嶺進行大規模重新設計和重建,目的是為萬年一遇的洪水做好準備,荷蘭科學家警告說,這種洪水可能會變得更加頻繁。專門的稅收被用於水務管理。政府水務管理委員會掌握着土地的最終使用權。如果他們確定哪個地區需要防洪,該地區的居民必須遷移。

美國的情況則不同,令美國城市適應嚴重風暴和海平面上升並減輕其影響的努力一直在緩慢進行。原因有很多:政府不願強制處理私有財產;種族和經濟不公平的遺留問題;以及治理和監管體系的運行速度往往遠遠慢於越來越快的氣候變化。

―《紐約時報》 2021年9月3日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