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97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第3497期 2021-07-19發表]
 

中國流動人口3.7億
人均GDP差距將縮小


有中國學者撰文表示,第七次人口普查發現中國實際流動人口的規模達到了3.7億,預計中國人口在中西部圍繞着國家級中心城市和大城市布局,遠離中心城市的區域會成為人口負增長的地區,但這並不是區域發展不平衡,人均GDP差距將縮小到日本和美國現在的水平。

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歷了歷史上最快的經濟發展以及最為深刻的變遷,人口和勞動力的大規模流動是其中最主要的變化之一。中國的人口流動正在經歷着深刻的轉變過程,這一轉變過程不僅涉及結構轉變、流動原因轉變等,同時也包括了教育結構和民族結構等更為豐富的內涵,從單一流動轉變為全方位、多層次以及多元化的流動。

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陸銘在《北京日報》撰文說,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流動人口數據比平常年度公布的數據整整多出1個億,不能小看這1個億,中國總人口不過14億。而且去年10、11月人口普查的時候,受疫情的衝擊,生產生活還沒有完全恢復,流動人口數據只會是低估的。

談及人口流動帶來區域發展不平衡的話題時,陸銘強調,需要區分總量不平衡還是人均不平衡。在人均角度,觀察到的結果會完全不一樣。首先是南北差距,南方地區是中國經濟條件最好的地方、市場化程度最高的地方,增長速度快完全是意料之中。

但是,就人均GDP數據來說,會得到完全不同的結果。剛改革開放時,中國北方城市的人均GDP除以南方城市的人均GDP比值在1.5左右。那時主要因為中國計劃經濟時期北方城市重工業的發展,人均發展水平大幅領先於南方。

陸銘寫道,改革開放之後,南方經濟更快發展,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時,南北方比值基本是1,完全是平衡的狀態,一直到現在,南北方人均GDP的比值仍然在1左右。所以,從人均角度來看,南北差距基本不存在。

他說,近年來南方人均GDP略高於北方,很大程度上是地理問題。中國南方擁有大江大河,尤其是長江,以及沿海便利的海運條件。如果把長江沿岸武漢以東的沿江港口+舟山+寧波+珠三角地區的大港口從南方樣本裏拿掉後,南北方比值又回到1的水平。

對於未來發展,陸銘預測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人口會是中國的集聚點,遠離中心城市,人口就相對較少。中國人口在中西部圍繞着國家級中心城市和大城市布局,遠離中心城市的區域會成為人口負增長的地區,中心城市人口吸引力突出。


他強調,但這不是區域發展不平衡。根據預測,當未來中國人口逐步向城市群和中心城市周圍集聚時,中國城市間的人均GDP差距將縮小到日本和美國現在的水平,中國會成為現代化國家:經濟和人口高效集中在少數地區,但地區間在人均意義上達到平衡發展。

―《聯合早報》 2021年7月12日

 

美國較高通脹率或持續數年


經濟學家預計,疫情後的強勁經濟復甦將在一段時間內推動物價快速上漲,並建議美國民眾做好未來數年的通脹率將高於幾十年來歷史水準的準備。

《華爾街日報》在7月2日至7日對64位商業、學術和金融預測人士進行調查。相較於今年4月份給出的預期而言,本月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調查的經濟學家上調了對通脹將達到多高水準以及持續多久的預期。

接受調查的經濟學家現在平均預計,2021年第四季度,一項廣受關注的剔除了波動性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的美國消費價格指標同比將上升3.2%。他們預測,到2022年和2023年,該消費價格指標的同比升速將回落至略低於2.3%。這將意味着,2021年至2023年的平均同比通脹率將達到2.58%,創出自1993年以來的最高水準。

美聯儲青睞的通脹指標,即包括食品和能源價格在內的整體PCE價格指數在5月份上升了3.9%,幾乎是美聯儲2%目標的兩倍。而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5月份同比勁升3.4%,創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的最大同比升幅。納羅夫和其他受訪經濟學家認為,美國正從過去20年的較低通脹出現代際轉變,這種轉變可能會給那些之前預計通脹率將接近或低於2%的家庭、決策者和投資者帶來新的挑戰。

另一個衡量通脹的關鍵指標——美國勞工部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5月份同比上升了5%,創下近13年來最大同比漲幅。

如果這些經濟學家的預測正確,那麼美聯儲官員可能不得不提前加息,且加息幅度可能也會超出他們之前的預期,以確保通脹受控。

美聯儲在7月9日發布的報告中重申了其觀點,即今年通脹加速上升歸因於製造業瓶頸、招工難和其他與經濟擺脫疫情影響實現復甦有關的“基本暫時性的因素”。多數官員在6月發布的預測中認為,未來兩年通脹率將下降到2%左右,不過關於他們可能需要以多快速度升息以使通脹率降至這一水準,仍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美國經濟走出了新冠大流行期間的蕭條,經濟活動強勢反彈之際,汽油、食品等都在漲價。美國的通貨膨脹率近日達到了13年來的最高點,人們不禁擔憂類似1970年代的通貨膨脹將重現。《華爾街日報》的Jon Hilsenrath說,惡性通脹不是一朝鑄就的,他與幾位學者探討了導致70年代滯脹的政策錯誤以及後來的糾正舉措,並分析了當前的通脹是否只是暫時的。

 
▲5月12日,收銀員在美國紐約一家超市為顧客結賬。(新華社圖片)

接受調查的經濟學家中,約有58%的人認為美聯儲在2022年下半年或以後才會加息。“預計通脹飆升的時間會比美聯儲此前預計的更長,”致同會計師事務所(Grant Thornton)首席經濟學家斯旺克(Diane Swonk)表示,“美聯儲現在可能會在2023年上半年加息,儘管一些官員急於希望盡快採取行動。”

一些受訪經濟學家擔心美聯儲的行動可能過於遲緩。“危險在於,貨幣政策制定者跟不上通脹上漲的形勢,”美國化學理事會(American Chemistry Council)首席經濟學家斯威夫特(Kevin Swift)表示。“我並不是說惡性通脹即將到來,而是去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從全線來看,成本的總體趨勢是增速加快,比過去五年、10年更快。”

隨着市場適應各種干擾因素,供應鏈瓶頸、運輸成本攀升以及勞動力短缺可能被證明是暫時的。不過,充裕的聯邦刺激資金,加之規模空前的家庭儲蓄以及新冠疫苗的推出,正在推動消費需求激增,使許多企業幾十年來首次能夠大幅提價。如果家庭和企業開始預期物價上漲,那麼這種預期就能夠自我實現。

有迹象表明,消費者正開始預計通脹攀升。根據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消費者調查,6月份的消費通脹預期(消費者對未來5~10年的通脹率預期的中值)攀升至2.8%,與2014年通脹率大致相同。

如果較高的通脹率持續數年,會從多個方面對經濟產生影響。消費者可能會發現家庭預算受到擠壓。借貸成本上升可能會拖低股票價值,並可能抑制房地產等對利率走勢敏感的行業增長。較高的通脹率還可能讓企業更難規劃較長期投資。

―《華爾街日報》 2021年7月13日

(編譯:李文慧、莊紓)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