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85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85期 2021-01-18發表]
 
 

英國可以脫歐但仍難以離開歐洲 

 
英國脫歐已成定局。但聯合王國想要擺脫根植於歷史和地理的歐洲身份並非易事。事實上,儘管政府努力將英國重塑為全球國際自由貿易的捍衛者,但包括與歐洲鄰國政治文化關係等各種現實,似乎都注定在未來幾年,英國仍將與歐洲大陸捆綁在一起。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平安夜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後表示,是時候繼續前進了,英國必須把“陳舊、乾癟、疲倦、反覆咀嚼的論點抛在腦後”“讓脫歐繼續下去”。但分析認為,考慮到英國戰後的歷史,這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儘管退歐派一直在淡化英國過去在歐洲層面的角色和作用,但這並不容易。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認為,英國未來在全球政治中的角色將與歐盟密切相關,“復興的英聯邦”的支持率不到2%。分析指出,儘管12月24日的脫歐協議描繪了未來二者關係的程度,但雙方有機會恢復更緊密的合作,特別是在氣候變化、移民和外交政策等領域。 
 
研究發現,在歐盟27個成員國中,愛爾蘭是唯一一個將英國關係視為頭等大事的國家。總體而言,英國在歐盟成員國心目中的地位不如中國、俄羅斯、美國,甚至不如西巴爾幹半島國家。但對英國而言,這可能是一種奢侈。自脫歐公投至今,儘管英國已積極開展與非歐盟國家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但英國經濟對於歐盟市場的依賴程度,遠非其他貿易夥伴所能比擬。 
 
此外,漁業問題也是一個隱患。根據貿易協議,英國將在五年半內縮減25%歐盟漁船在英國水域的捕魚權。至於2026年6月以後的捕魚權,雙方還須每年再談判確認。但英國漁民已對此表達不滿,他們認為英國既已退出歐盟,就應收回更多的捕魚份額,若漁業界不斷施壓,則雙方可能産生新的摩擦。 
 
歷史紐帶可能會戰勝英國脫歐,共同利益的政策領域代表着未來英國的希望。儘管現任英國政府希望擺脫與歐盟的合作關係,但這可能並非最終結局。 
―《彭博社》 2021/1/11 
 
▲2020年12月24日,英國和歐盟就包括貿易、安全等在內的一系列合作關係問題達成歷史性協議,漫長曲折的“脫歐”進程基本畫上句號。圖為2020年1月31日晚,在英國倫敦,支持“脫歐”的人們在議會廣場集會,慶祝“脫歐”。大屏幕上顯示“英國選擇脫歐”。倫敦時間1月31日晚11時,英國正式“脫歐”,結束其47年的歐盟成員國身份。(新華社圖片)  
 

新冠病毒新變種將加大全球經濟壓力  

 
隨着新冠病毒新變種引發針對經濟活動、人員流動更嚴格的限制措施,通往疫苗實現免疫的道路將經歷更多曲折。且原本已嚴重的華爾街與普通民眾間的脫節將加劇,政策制定者和市場將更多關注大型經濟體愈加巨大的差異、加劇的不平等及加深的經濟創傷。 
 
因傳播速度加快,新冠病毒新變種將改變個人和政府對健康風險的評估,這不可避免地給經濟和社會互動帶來更大壓力,目前經濟學家已放棄對2021年經濟實現復甦的預期。 
 
新毒株將不可避免地放大世界各國經濟表現的差距。歐洲正在經歷人員和貨物流動的再次中斷,並加速滑向雙底衰退。因此,我們很可能將看到大型經濟體的增長率出現以往無法想象的差距。分析預測,壓力最大的七國集團(G7)經濟體2020年的年增長率與中國之間的差距將高達20個百分點。即使在G7內部,增長差距也將處於異常高的水平。 
許多國家本已過高的不平等程度將再次加劇。變異病毒環境造成的重負絕大部分將由社會弱勢階層承受。若各國央行再次感到有必要向市場注入流動性,那麽富人、及有渠道進入資本市場融資的大公司很可能再次受益。隨着更多學校轉向線上教學,機會的不平等將再次加劇,而年輕失業者再次面臨着更高的長期失業風險,致使他們在中期內無法找到工作。 
 
新冠病毒新變種既加劇了當前的經濟衝擊,又推遲了隨後的復甦,短期問題更有可能變成結構性問題,因此更難解決。若放任不管,對大多數國家而言,這將演變為較長期生産率增長下滑,家庭財務不安全感升高,以及金融無序波動風險升高,還有可能破壞社會結構,並加劇政治兩極分化。同時,在全球舞台上,經濟表現的差距將加劇跨境局勢緊張,導致貿易關稅和投資制裁進一步被武器化以及其他“以鄰為壑”的政策。 
 
各國政府必須立即加快有利於增長的國內改革,重新平衡財政—貨幣政策組合,並加強社會保障網絡。在國際層面,則需要大幅改善多邊政策磋商和協調。各國央行需考慮應對市場,包括匯率更大的波動,在金融領域也須提高對非銀行機構的了解和審慎監管,避免其持續的過度冒險損害經濟健康。 
 
―《金融時報》 2021/1/7 
 
▲澳大利亞昆士蘭州衛生部門1月7日說,該州當天報告的一例本土新冠病例的病毒基因測序顯示,該病例感染了英國發現的變異新冠病毒。當地媒體稱這是澳首個感染變異病毒的本土病例。8日下午,昆士蘭州首府布里斯班開始實施為期三天的“封城”措施。這是1月8日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拍攝的空曠的街道。(新華社圖片)
 

中歐達成投資協定牽動全球秩序 

 
歷時7年,2020年12月30日,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完成,這被認為是繼RCEP後中國在2020年取得的又一“重大外交勝利”,其意義甚至比後者更大。 
 
中歐都有意願在拜登宣誓就任前加強經貿聯繫。對中國而言,拜登很可能改變特朗普政府對華單打獨鬥的戰略,重新拉攏歐洲和東亞的盟友聯手應對中國崛起。中國最好的應對就是繼續加強與世界的經貿關係,特別是與歐盟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盟友。加強與歐盟的經貿關係,或許能拉攏歐盟傾向中國,緩和日後歐美重新加強同盟關係對中國帶來的影響。 
 
對歐盟而言,過去四年歐美之間出現眾多矛盾,尤其特朗普政府鼓動英國脫歐無疑削弱了歐盟。特朗普政府作為一種推力因素,促使歐盟在經貿和地緣政治利益上採取更獨立於美國的立場。歐盟知道,即使未來四年拜登執政,也難保2024年後的美國不會走回特朗普式的老路,所以須更慎重地考慮自己的利益。 
 
另一個關鍵是新冠疫情後的復甦問題。中國是少數在疫情後經濟迅速回彈的國家,而歐美還深受疫情所困擾。中國將成為全球疫情後經濟復甦的引擎,是歐盟必須把握住的復甦動力。加強與中國的經貿聯繫,也能提高歐洲企業的競爭力,讓它們能與美國同躋在中國市場競爭。此外,歐盟可通過這份協定,加強自己在中美之間的角色,抵消英國脫歐後的影響,確立作為世界格局的第三極。 
 
中歐能在最後一分鐘完成投資協定談判,顯然都作出了讓步。據目前已知的協定內容,這是中國第一份履行國有企業行為義務和全面透明補貼規則的協議。歐盟方面則在互惠基礎上,讓中國進入一小部分的歐洲可再生能源領域。分析認為,這可能加強中國經濟“雙循環”中的外循環,讓中國繼續深度參與全球經濟發展。 
 
分析指出,在拜登上台之際,中美都將積極爭取加強各自的地緣政治利益,歐盟也把握機會擴大自己在國際政治舞台的影響力,成為中美之間的第三股力量。這一發展為世人矚目,也必將牽動到國際秩序的深層調整。 
―《聯合早報》 2021/1/8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