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84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84期 2021-01-01發表]
 

瘟疫之年的痛苦、不公與意外收穫 


新冠疫情帶來的痛苦、揭示的不公和危險,及創新的希望將被瘟疫之年銘記。

疫情被記錄為百年一遇的事件。新冠病毒已造成7000萬人感染,有記錄死亡人數160萬,數以百萬計算的倖存者活在“疫情常態化”的疲憊和虛弱中;世界經濟產出下降至少7%,為二戰以來最大衰退。所有這些苦難,讓人們意識到生命的可貴。

疫情已成為警告。每年被屠宰食用和毛皮製作的800億頭動物,是病毒和細菌的培養皿,每10年左右就會演變為致命的人類病原體。疫情凸顯了不公。外來務工人員被放逐或帶病遣返;40歲的拉美裔美國人死於新冠的可能性是白人的12倍;在聖保羅,20歲以下的巴西黑人死亡率是白人的2倍。美國可在家完成的工作中,薪酬10萬元佔60%,薪酬4萬元以下的只有10%。隨着失業率飆升,世界股票市場指數卻上升了11%。聯合國估計,疫情最糟可能致2億多人陷入極端貧困。這也是過去流行病會導致社會動盪的原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2001~2018年觀察了133個國家,發現動亂在疾病暴發後14個月激增、24個月後達到峰值。社會越不公平,就越容易產生動蕩,且已形成惡性循環。

幸運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不僅帶來了變革的需要,也指明了前進的方向。疫情封鎖期間,電子商務在美國零售額中佔比8週內達到了過去5年的水平;因居家辦公,紐約地鐵客流量下降了90%……這種顛覆還在初期階段。疫情表明,即使在醫療保健等保守行業也可變革,在廉價資本和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推動下,創新將在一個又一個行業中燃燒。

此外,疫情還揭示了社會對待知識的深刻方式。中國科學家在幾週內測出病毒基因並與世界分享就是證據。在這個陰謀肆意橫行的時代,科學能取得的非凡成就不是一個獨裁和民主國家的無知可掩蓋的。疫情還催生了一批創新的政府,選擇加大疫情投入來抑制不平等,這極大地重新設定了公民對政府的期望,啟示政府可在促進個人尊嚴、自力更生和公民自豪感的政策上加大施政力度,重新調整福利和教育及權利結構等。一個適合21世紀的新社會契約將成為瘟疫之年的意外收穫。

―《經濟學人》 2020/12/19
解讀歐洲衰落40年

歐洲在衰落,這是客觀事實。1981年,美國和如今構成歐元區的19個國家各佔世界經濟總量的21%,近40年後份額變成16%和12%;同期,中國的分量從2%躍升至18%。歐洲出現了比美國快得多的衰落,2008至2019年,歐元區經濟年增長率為0.82%,不及美國的一半。

究其原因,其一是十年間歐洲遭遇三次重大危機。2008年的金融危機、2010~2015年的歐元危機及今年的新冠疫情,都在加劇歐洲的衰退趨勢。經合組織預測,2020年美國經濟衰退幅度為-3.7%,歐元區為-7.5%,美國可能2021年恢復疫情水平,歐洲則需再推遲一年。

其二,歐元復甦計劃只是“看上去很美好”。儘管疫情出現後,歐盟及時採取了應對措施,3月歐洲央行就出手進行大規模救助,同時解凍龐大債務回購計劃、維持利率在最低水平,27個成員國也在7月就7,500億歐元的共同復興計劃達成一致。但分析指出,歐洲國家自2011年開始實施的同步緊縮政策並未使債務和赤字水平恢復到《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標準,卻給歐元的穩定性帶來隱患,引發了針對希臘、意大利等薄弱環節的投機。看似龐大的7,500億歐元計劃,其執行模式還在商討中,且儘管達成了協議,資金也並非2021年全部到位,將分批撥付。加上,以德國為代表的預算規則支持者重新浮出水面,讓歐元區朝着過於樂觀的經濟政策邁進的擔憂加劇。
低出生率和老齡化是困擾歐洲的第三個因素。分析指出,就算不考慮疫情影響,美國的潛在經濟增長保持在2%左右,而歐洲只有1%。即歐洲在帶動經濟增長的勞動人口數量、投資數量、生育數量三個要素上都不佔優勢。聯合國預測,2020年有8300萬人口的德國到2050年人口將為8000萬;同期的意大利將從6000萬降到5400萬;西班牙從4700萬降到4300萬。而美國人口同期將從3.3億增長到3.79億。歐洲人口老齡化在儲蓄過多、消費減少和投資疲軟方面也有反映。
其四,歐洲創新環境不敵中美。以疫情期間企業數字轉型為代表,歐洲的落後主要源於資金。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歐盟的研發開支為GDP的2.1%,而美國為2.8%,韓國超過4%。美國還擁有廣闊的有利於新創企業融資的金融市場和利於創新的生態系統,歐洲根本無法比擬。至於中國,政府對具有戰略意義的產業也會大力扶持。面對這樣的積極行動主義,歐洲將為自己的謹慎和分裂付出高昂代價。
―《法國世界報》 2020/12/8

 

特朗普“美元過強論”或將畫上句號


2020年,美元勢將創下十五年來第二大跌幅,給美國帶來競爭優勢的同時,引起了外國決策者的關切。在美國財政部12月16日將兩個國家列為貨幣操縱國、10個國家列入人為干預的觀察名單後,珍妮特·耶倫曾把美元貶值對出口的好處掛在嘴邊,但作為當選總統喬·拜登的財政部長人選,她將如何應對重拾“強勢美元”政策的壓力廣受關注。縱然是默許美元走軟,也可能會刺激美國與貿易夥伴關係緊張。

自1995年採取偏向美元“堅挺”政策後,美國已不再要求其他國家提高本幣匯率。雖然這一口號歷經各屆財政部長演變,但從那時起直到特朗普任職前,從來沒有任何政府像特朗普2017年時一樣,表達過美元“變得太強”的觀點。

儘管他們有時的確贊成美元走強,但從長遠角度來看,特朗普和即將卸任的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表示,美元走弱將有助於美國出口。姆努欽還表示,“美元過強”可能會對美國經濟產生負面的短期影響。

耶倫本人過去也贊成這一看法。2004年在擔任舊金山聯儲行長時,耶倫在投資界幫助形成了一種觀點,即美聯儲認為美元走軟有助於解決經常賬戶赤字的問題。十年後作為美聯儲主席,她認為這一關係依然存在,一再表示美元升值會拖累美國出口。

監督貨幣政策是財政部長的職責,至少有兩名前任敦促耶倫要明確表示她不贊成美元貶值。而為了取悅特朗普在2019年要強行削弱美元的考慮,姆努欽已經走得太遠。
―《彭博社》 2020/12/20

 

退歐後的英國將面臨什麼?


不論能否達成協議,退歐之後的英國會被拋向一個怎樣的世界,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數十次的民調都顯示,大多數人表示英國投票退歐是錯誤的。當下疫情奪走了全部的注意力,英國人不再全力關注退歐,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為代表的政客們,也在盡力避免提到退歐,這意味着英國對退歐結果沒有充足的準備。

當退歐損害就業、讓英國人入境歐洲變得更加困難並提高食品價格時,大多數英國人會感到憤怒。滙豐估計,如把原材料和包裝食品計算在內,英國約80%的食品來自進口。即使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也會給英國帶來損失,更不用說因為愛爾蘭海的海上壁壘,英國實際上的自由貿易區會比英國本土還小了。儘管數年來一直否認退歐意味着要犧牲某些利益,硬退歐支持者們將見證即將到來的痛苦。

英國正在縮水的移民人口可能會進一步縮水。數據顯示,疫情期間,出生於外國的勞動力減少了逾70萬人,預計2020年的淨移民數量可能會轉為負數,這是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的首次。同時,英國政府並沒有計劃在復工復產後,在酒店和餐飲等行業引入低薪歐洲勞工。加上因學費上漲申請英國大學的歐洲學生也可能減少,英國移民太多,這個退歐公投的核心觀點將適時得到檢測。

北愛爾蘭也許會加入蘇格蘭,為離開英國而抗爭。最新民調顯示,歷史上一直支持北愛爾蘭留在英國的新教統一主義者正在持續減少。退歐後,北愛爾蘭與愛爾蘭的經濟將得到整合。分析認為,儘管這兩個地區的獨立運動可能不會成功,但可能加速內部的兩級分化。

不法分子是因英國退歐而受益的極少數群體之一。英國調用歐盟數據庫和警報系統的權限將於2021年1月1日停止,屆時英國也將被排除在歐盟逮捕令外,這無疑加劇了社會的不安定。

―《金融時報》 2020/12/1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