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68-3469期 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68期 2020-06-22發表]


全球正在走向另一場大蕭條嗎?

 
近日數據顯示,新冠疫情已造成自十九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最大幅度的失業率上升。對此,世界銀行前行長羅伯特·佐利克認為,相比另一場大蕭條,更可能發生的是一場混亂的分裂。我們將面對的是緩慢的復甦、偶爾的倒退和代價高昂的調節,但不會看到10年的經濟災難。許多小企業和一些知名品牌將無法生存,而熟練的適應者和顛覆者,尤其是數字經濟中的,將變得更加強大。除了經濟問題上的痛苦表現,更需要注意民主和意識形態的變化、國際體系中分裂局面。
 
摩根士丹利首席投資官邁克·威爾森則認為,當前金融市場仍處於可預測範圍內,此次經濟衰退疫情只是導火索,是實體經濟中在過去10年裏積累起來的過剩的結果。分析指出,經濟衰退後通常出現的V型復甦已步入正軌,當前多項經濟指標幾乎與雷曼兄弟破產後的情況相似。
 
倫敦大學學院創新與公共使命研究所教授瑪麗安娜·馬祖卡托認為,當下疫情造成經濟衰退的持續時間和程度,取決於全球刺激計劃的質量和數量。而要刺激計劃奏效,就必須同時解決需求和供給問題,通過合理設計的全民基本收入政策或國家就業保障計劃向最弱勢群體提供收入,幫助企業恢復元氣,並為投資提供大膽、環保的方向指引。鑒於當前世界各國政策刺激的規模和水平存在較大差異,如果沒有真正的全球復甦計劃,需求將停滯不前,不平等將會加劇。
 
聯合信貸銀行首席全球經濟學家埃里克·尼爾森指出,歐洲預計將出現近100年來最嚴重的和平時期衰退。初步數據顯示,歐洲GDP比今年伊始下降了約15%至30%,且因封鎖程度不同,降幅也有地域差異。分析預計,未來3個月,隨着西歐各地鬆封鎖,經濟活動將在非常低迷的水平內出現一定程度的增長,但仍需警惕出現大量新的感染。若要實現強勁反彈,則需要一個漫長而漸進的復甦過程,在有效的疫苗普及前,經濟很難恢復到正常水平。
 
―《金融時報》 2020/6/12
 

人民幣已成為新興貨幣的晴雨表

 
人民幣匯率已成為全球外匯市場參與者越來越重視的一個風向標,尤其是當前中美關係對全球風險情緒日益重要的時候。
 
從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升溫以來,每次衝突升級之際,人民幣匯率是否貶值及中國官方是否出手維穩,中間價信號如何,都成為全球外匯交易員密切關注的指標。若人民幣走弱,市場會擔心中國對世界輸出通縮,這將對其他經濟體產生負面影響。數據顯示,5月末中美局勢再度緊張之際,中國央行設定的人民幣中間價沒有明顯變化,導致離岸人民幣下跌0.7%,追平歷史地位,隨後澳元最大下跌1.3%,哥倫比亞比索最大下跌1.4%;而近兩週,因中美衝突並未實質升級,離岸人民幣上漲約1.5%,澳元漲逾5%,巴西雷亞爾漲逾7%(巴西的疫情還在蔓延)。
 
對新興市場貨幣而言,走勢不僅受中美關係對全球市場風險偏好的左右,且與人民幣走勢有明顯的聯動趨勢,這在對中國有大宗出口的國家,如拉美貨幣、澳元和新西蘭元等匯率的影響表現顯著。數據顯示,從2017年年中以來,平均人民幣每波動1%,哥倫比亞比索和巴西雷亞爾將同向波動超過1%,澳元和新西蘭元也將同向波動0.8%和0.7%。分析認為,這與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地位有直接關係,近期中國經濟復甦的前景推升工業金屬,拉美貨幣從人民幣走強和美元走弱中獲益,後者也導致資金流入新興股票市場,進一步帶來美元的賣壓。
 
分析認為,鑒於美中貿易逆差是全世界最大,若人民幣走強,那麽美元可能會全面走弱。目前美元流動性已經正常化,而中美利差仍維持在200點左右的高位,市場認為人民幣升值預期在升溫,這將對新興市場貨幣形成提振,並預測,一旦中美關係緩和,人民幣將在今年年底和明年上半年漲向6.9元。
―《彭博社》 2020/6/10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