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61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英國正式脫歐:前途未卜


拉鋸3年多後,當地時間1月31日23:00,英國正式離開歐盟,結束其47年的歐盟成員國身份,並自2月1日起進入為期11個月的“脫歐”過渡期。其間,商品、服務和人員將繼續在英國和歐盟間自由流動,因較難達成協議的貿易和移民事項被擱置。

脫歐意義重大,從經濟層面而言,這意味着英國將放棄歐洲單一市場制度,雖然這部分佔據了英國近一半的出口,英國人將失去他們現在擁有的在歐盟生活和工作的權利。從政治層面而言,脫歐意味着政府改革,統治精英們遭受打擊。在鮑里斯·約翰遜的領導下,英國現在擁有着權力最大的政府,很多事務取決於其個人的意志。但這不會是最終結局,分析認為,約翰遜政府支持的大部分改革可以在不離開歐盟的情況下完成,體制性衝擊實現的變革通常會帶來高昂代價。

當下脫歐已成定局,英國應充分利用這一機會重新調整經濟,設定優先事項。如今,英國正航行於一片未知海域,約翰遜需要一個航行向導,而自由主義可以給其點明方向。

就國際事務而言,自由主義意味着英國仍可利用相當大的力量為自由貿易和個人權利服務。就使用華為設備而言,分析認為英國是正確的,因自由主義否決了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試圖將中國趕出全球技術供應鏈的做法。同時,自由主義也意味着與歐盟對商業的監管方式有所出入,在如製造業、食品安全等領域,即使脫歐後,英國仍可遵循布魯塞爾制定的標準,因歐盟市場具有很高的價值。而在金融服務、科技等領域,則不然,因歐盟激烈的競爭可能會試圖利用監管來阻礙英國發展,且英國基於原則的監管做法較預防,更適合促進創新。

就國內而言,自由主義意味着對所有人開放。英國脫歐公投下,人們產生了一種不滿情緒,源於假裝開放、實為基於裙帶關係的精英階層統治的經濟社會體系。約翰遜的口頭禪是通過促進該地區的經濟增長來“提高水平”,但他應該說“開放”,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分享繁榮,包括在兒童早期投入更多資金,允許建造更多房屋,讓年輕人有體面的住房,在變化不大的地區修建公路和鐵路等措施鼓勵社會流動等。政治上的自決權是自由主義的核心,英國脫歐是英國對威斯敏斯特的報復,因為它給予蘇格蘭和威爾士英國人民對議會特權,卻無視該地區,其後果可能是聯盟的分裂。但無論聯盟的命運如何,自由政府都需要權力下放,這不僅是因為決策最好盡可能接近行動,還因為人們需要感覺到自己有權掌控自己的命運。

英國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它不再是一個偉大的全球集團的一部分,它必須在世界上找到一個新的角色。

 
―《經濟學人》 2020/2/1
 

特朗普彈劾案告終,這場爭鬥改變了什麽?


特朗普彈劾案以無罪判決告終,但其深遠影響將持續數年,涉及總統權力狀況、國家政治氣候以及民主共和兩黨在華盛頓的爭鬥。

第一,共和黨成為特朗普的政黨。這場彈劾大戲進一步改變了共和黨內部的立場,讓共和黨領袖們向這位他們原本不信任的總統靠攏。特朗普發現他需要依靠曾經不屑一顧的共和黨組織,並最終為這個堅實後盾感到驕傲。

第二,美國社會兩極分化加劇。典型表現就是在參議院彈劾審判期間,特朗普簽署了一項美國-墨西哥-加拿大新貿易協定,得益於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爭取到了民主黨的支持票,但帶頭領導彈劾行動的佩洛西以及其他民主黨人均未受邀參加簽字儀式。

第三,政府行政部門力量進一步加強。持續了一年之久的彈劾程序,使華盛頓內部的權力平衡從國會向行政部門傾斜,但共和黨對任何政府過度集權心懷疑慮也在加劇。

第四,大選將至,特朗普繼任概率加碼。經此一役,特朗普成為共和黨無可爭議的領袖,這不僅得益於彈劾事件,特朗普的治理使工資增長也是重要因素。此外,在特朗普不受歡迎的搖擺州,五名共和黨參議員今年將面臨重新選舉,這要求他們選擇務實立場,支持總統。

第五,歷史的教訓無法借鑒,彈劾的餘波影響未定。此前,1974總統尼克松彈劾事件,讓共和黨人明白放棄本黨派的總統,並不能保證選舉成功;1998年,總統克林頓彈劾事件,又讓共和黨人接受教訓:聯合起來反對對立黨派的總統,也不能保證選舉成功。

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支持率除在獨立人士中似乎有所上升外,大部分人對總統工作的支持率基本沒有變化。但分析認為,彈劾事件使對特朗普持相反態度的兩個陣營的熱情增強,問題在於哪一方選民更願意為此採取行動。彈劾的最終政治考驗可能不在於得出的結論,而在於激起人們感情的強烈程度。

 
―《彭博社》 2020/2/6
 

美中相互依存是把雙刃劍


新冠肺炎的爆發,是大自然在提醒我們:美中在經濟上相互依存有多緊密。但政治卻在背道而馳:華盛頓一些人正在制定第二次冷戰和經濟脫鈎的戰略。

經濟交換可以為雙方增加福祉,但也可以用作戰略武器。近日,特朗普政府將中國視為戰略威脅,讓美國能承受與中國多大程度的依存成為焦點。分析認為,這取決於如何理解美國的戰略目標。就當下而言,若僅聚焦於將操縱經濟脆弱性作為一種武器,則忽視了相互依存也能產生穩定威懾效果的事實:相互依存程度越高,若採取行動,付出的成本超過收益,則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典型代表即互聯網領域。

經濟相互依存可保障和平這一觀點的批評者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證明這種聯繫並沒有阻止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災難性衝突。這是事實,但是完全否認相互依存有可能降低衝突概率就太過了。

經濟相互依存有時被稱為“自我威懾”,但國際威懾關係是複雜組織之間的一系列複雜的反覆互動,這些複雜組織並不總是單一的行為者,他們可能以不同方式調整自我的認知。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二者反覆的關係可以培養合作性的克制和互惠。

但分析認為,這並不意味着應該忽視相互依存的戰略成本。在影響國家安全的敏感高科技領域,分析預計美國與中國會出現某種程度的脫鈎,如將華為等公司排除在西方5G電信網絡之外等。

總而言之,我們不應讓錯誤的恐懼導致全面脫鈎。當然,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但謹慎使用它也能有助於威懾和戰略穩定。
―《金融時報》 2020/2/5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1月31日,在英國倫敦,一名支持“脫歐”的男子在議會廣場上揮舞英國旗幟。(新華社圖片) 


▲2月5日,在美國舊金山,一名參加集會的女子用黑布蒙眼,抗議美國國會參議院否決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