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60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妙招還是臭棋


1月3日,特朗普下令空襲伊拉克,致伊朗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將軍喪生,隨後伊朗向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基地進行了導彈攻擊,戰爭危機加劇。特朗普此舉本意以此消除具有重大威脅的軍事人物,一勞永逸,給伊朗施壓,同時轉移國內被國會彈劾的注意力,為即將開啟的大選贏得更多選票,但結果是妙招還是臭棋,還有待證明。

去年,伊朗及其代理人在霍爾木茲海峽襲擊商船、兩架美國無人機、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設施和伊拉克的軍事基地,特朗普一直袖手旁觀,伊朗變得更加肆無忌憚。1月3日的襲擊事件,重新樹立了美國願意反擊的觀念。伊朗隨後表示不希望面對美國的空襲,再次發動導彈襲擊的可能性有所降低,但復仇的渴望肯定沒有消失,革命衛隊可能採取其他策略,包括網絡攻擊、代理人的自殺式炸彈襲擊、暗殺美國官員等手段。

第二個考驗是美國的打擊是否會削弱伊朗對其鄰國的控制。伊朗擁有一個由民兵、代理人和聖城軍前沿基地組成的網絡,跨越從地中海到阿拉伯海的區域。這是為了彰顯伊朗的力量。若蘇萊曼尼將軍如訃告一樣名聲傑出,他的死將剝奪這個殘酷的網絡的設計和編曲,以及聖城軍的資金。更甚者,是撤軍問題。暗殺事件後,伊朗執意要把美國趕出中東,保障其從伊拉克開始控制力超過美國。但對伊拉克而言,即使議會通過決議,要求政府開始驅逐外國軍隊,其中包括大約5000名美國士兵也沒有任何約束力,畢竟許多伊拉克人憎恨伊朗,而美國的資金和武器對伊拉克來說是寶貴的。還有極具威脅性的伊朗核計劃,此前特朗普讓美國退出了與伊朗的協議,暗殺事件後,伊朗表示將不再遵守任何限制鈾濃縮的規定。

就未來而言,伴隨蘇萊曼尼的死,美國對伊朗的政策將會受到極端制裁,但若伊朗行為不端,美國還是會通過持續的軍事反擊來支持新一輪的經濟制裁,此舉必然遭到伊朗反擊,美伊陷入戰爭的危險依然存在。

顯然,奧巴馬和特朗普都意識到中東的動盪消耗了美國的資源和注意力,而這些資源和注意力更應集中在亞洲。奧巴馬曾試圖通過談判走出該地區,但以失敗告終。特朗普正試圖以武力解決,但也很可能失敗。對蘇萊曼尼的戲劇性暗殺看起來更像是一場賭博,在短期內可獲得回報,卻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經濟學人》 2020/1/11
 
 

“美國優先”的內在矛盾


唐納德·特朗普是21世紀一位貌似反叛、其實非常傳統的美國總統,他肩負着化解美國在中東的各種糾葛的重任,但現實是這些糾葛卻在加深和擴大,這是必然的。特朗普與前幾任美國總統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他缺少一個借口:一個同等規模的外部衝擊,迫使他採取行動。

特朗普是希望減輕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的重擔的,但他信奉民族主義,追求“美國優先”、本土主義,這使其極易被激將,陷入衝突。這種矛盾性,即使這一次不是在中東發生了對撞,也可能是在朝鮮半島。伊朗問題後,他威脅稱,如果伊拉克逼迫美軍撤離,將對其實施制裁。此番威脅很清晰地反映了他內心的矛盾,但換成任何一位有本土主義傾向的總統都會這麽幹,這是“美國優先”理念下的產物。

此前,在2016年競選時,特朗普似乎是打算堅決放棄中東戰爭,如今他極大地偏離了,外界很容易把目前事態歸咎於體制桎梏,但分析認為,這與特朗普本身的理念有直接關係,如果這些幕僚能把總統捏塑成他們理想中的樣子,那也是因為這團黏土好捏:“美國優先”理念的影響下,讓他對榮譽迷戀,這與地緣政治上的撤退需要的對地位和聲望等觀念無動於衷相背,只會讓曾渴望撤退的美國越陷越深。

特朗普上任已三年,那些主張審慎處理對外事務的選民,雖不可能從被特朗普貶為“贅肉”的建制派那裏得到想要的,但同樣不可能從特朗普那裏得到,未來在其他人那裏能否得到也不好說。畢竟,美國的地理位置讓它能夠基本自由地選擇在多大程度上參與國際事務,這一點很難違抗。民意更難以違抗:純粹的孤立主義在維達爾之後已後繼無人;帕特·布坎南的舊保守主義在珍珠港事件後已退出美國主流。

但即便是孤立主義的更溫和版本,對“領導地位”和“不可或缺性”進行質疑,願意丟一點面子換一點安寧,在政策制定者中也難尋蹤迹。特朗普本應改變這一點,但讓他傾向於退出國際事務的民族主義,也讓他對挑釁民族自尊的行為猛烈還擊。對一個大國而言,最可怕的就是陷入這一死循環,永遠決意要撤退,但永遠找不到一個現實的機會。

 
―《金融時報》 2020/1/12
 

兩岸關係進入新階段


一如選前民調,蔡英文在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中勝出,並以超過817萬票、57.13%的得票率,刷新了台灣領導人選舉中得票數的新高紀錄。民進黨也意外地保住了立法機構過半的席次。這意味着該黨將繼續全面執政四年。拒絕“九二共識”的蔡英文高票連任,象徵兩岸關係進入新階段。

蔡英文得勝,主要是拜台灣外部環境劇變所賜:中美貿易戰的長期化,迫使全球產業鏈重新布局,讓不少投資大陸的資本返台,刺激了台灣的經濟。香港反修例風波的升級和暴力化,讓蔡英文民調起死回生,其強勢反對“九二共識”的立場獲得更多社會共鳴。加上國民黨無法擺脫黨內爭權奪利、不顧大局的積習,使得黨內初選爭議不斷,社會觀感不佳,讓經歷了2018年地方縣市長選舉的慘敗的蔡英文獲得可乘之機。

分析這場大選,對兩岸關係有特別的意義。從票數上看,蔡英文得票為歷來最高,特別是年輕選民的支持使其立場更有未來代表性。從選舉議題看,兩岸關係遠比台灣經濟更受選民關注,探索新的兩岸互動形式是有必要的。對國民黨而言,內外受困的夾擊下,若不謀求新的兩岸論述和政策,勢必面臨政治邊緣化的危險。此外,本次大選結果顯示,需警惕刺激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讓美國在大國博弈中對華施壓。

 
―《聯合早報》 2020/1/13
 

2020:比貿易戰更不確定的是地緣政治


金融市場原本期盼2020年能有個開門紅,畢竟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望,還有着降息的滯後影響,可沒成想新風險又接踵而來。新年伊始,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命令空襲,致伊朗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喪生,讓美國和伊朗持續數十年的敵對變得劍拔弩張。

美聯儲決策者一直暗示全年將會維持利率不變,自美國空襲致伊朗指揮官喪生的消息以來,他們的反應是強調美國經濟的韌性,並暗示達到調整利率的門檻並不容易。因在2019年進行的三次降息,部分程度上是針對全球舞台上不可預見的地緣政治發展的“保險”。

同時,目前為止,布倫特原油對該事件反應也不大。數據顯示,自1月3日以來油價僅上漲了6%,遠期曲線表明,油價今年將回落至平均每桶65美元。這種平淡回應與溫和的反應,表明投資者預計地緣政治風險還會消退,而任何供應的中斷也不會持久。

但分析認為這一溫和的前景展望有待討論。第一,特朗普在對伊拉克實施制裁後,伊拉克作為OPEC第二大生產國,日產量470萬桶的缺口無足夠的閒置產能來填補。第二,伊朗採取報復性行動,破壞海灣地區或霍爾木茲海峽的運輸網絡,造成石油供應中斷,都可能促使油價飆升,影響全球供應。但即便油價被推高至每桶100美元,其對全球經濟也不會帶來災難性後果,因能源強度下降,石油相對價格的衝擊要小得多。根據模型預測,若油價從當前的每桶約70美元升至100美元,到2022年初時將使全球GDP下降約0.2-0.3%。這一結果表明,關稅對全球增長的拖累明顯小於不確定性加劇的影響,貿易不確定性下降,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卻沒有減少。
―《彭博社》 2020/1/10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特區40年 深圳再出發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7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