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59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59期 2019-12-30發表]


英國:脫歐已成定局 談判前景難料

 
2019年12月12日的英國大選,約翰遜領導的保守黨以絕對優勢勝選,工黨出現自1930年以來最大慘敗。英國自2016年公投脫歐後,首次確定將於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脫歐。
 
保守黨的勝利可以歸結為三個因素:其一,在選舉的最後階段,其競選綱領緊緊抓住了英國人普遍存在的對於脫歐的厭倦感。其二,得益於脫歐黨領導人法拉奇的配合,不在2017年大選時保守黨勝出的選區派出候選人,這使得保守黨保住舊有席位的壓力大大減輕。其三,保守黨對手的選舉策略失誤,科爾賓在經濟、對獨裁者和恐怖主義者、在反猶太主義問題上的態度使其不討喜;民主自由黨領袖喬·斯溫森因反對退歐、計劃二次公投被意外出局、失去自己在下議院的議席;而約翰遜對工人階級的策略也開始得到回報。
 
這一結果顯示最不被人看好的約翰遜首相,現在大權在握;同時也反映英國政局大變:中北部背叛工黨,投入保守黨懷抱,決定大選勝負關鍵的英格蘭中北部地區,有着“紅牆”之稱的工黨心臟地帶,不再堅不可摧。
 
5年前,卡梅倫的保守黨偏自由派,宣揚自由主義市場經濟、擁護同性婚姻和環保主義。約翰遜開始了保守黨糾偏:經濟向左、政治向右。此次大選結果顯示在大部分北部藍領擁護下,這種“特朗普式”改變已成主流,且很可能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但因藍領工人和紅褲小資的意識形態不兼容,新保守黨面臨的挑戰也不小。約翰遜毫無疑問將掩飾這種分歧。但美國經濟繁榮決定特朗普如魚得水,英國的狀況就夠他喝上一壺了。
 
下月脫歐已成定局,但包括英國如何與歐盟建立市場關係等諸多條款仍未定。下一次退歐談判,約翰遜將面臨更多危機。最壞的結果是,英國無法和歐盟達成特殊的協議,英國與歐盟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發展貿易關係。
 
雖然約翰遜大勝,成功地黨同伐異了,也為英國脫歐奠定了基礎,但能不能長期改變格局,在未來的談判中取得主動,還要看行動和結果。
 
―《經濟學人》 2019/12/14
 

美中貿易協議難抵銷貿易戰成本

 
在即將邁入大選年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吹噓着其與中國達成的貿易協議將令美國對華出口增加一倍。但無法迴避的是,貿易協議帶來的收益可能無法抵消貿易戰的經濟成本的事實。
 
中美經濟衝突遠未到結束的一刻,其產生的經濟代價不能用孤立眼光來看,事實上其中既有關稅帶來的直接成本,也有諸如不穩定因素打壓商業信心這樣的無形成本。有數據顯示,單單2019年,貿易戰帶來的經濟損失將達到實際GDP的0.3%-0.7%,即1,340億美元,到2020年底將增加至3,160億美元。即使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仍預計關稅拖累會持續數年。商業投資受阻,揮之不去的不確定因素以及數十億美元關稅仍將在未來對經濟增長構成損害。
 
研究顯示,儘管中美最新達成了局部協議,但大量持續存在的關稅將使每戶家庭每年消費支出增加831美元,相當於整個美國經濟每年成本增加逾1,060億美元。僅此一項,就足以抵消特朗普團隊談判達成的中國採購行為所能帶來的收益。更甚者,IMF預估每年美國的關稅都會拖累實際GDP,直到2023年為止,屆時實際GDP將比不加徵關稅的情況下低0.5%。
 
美國政府及其支持者認為,他們正在為解決美國長期以來對中國的抱怨而進行更大的鬥爭,貿易戰符合美國企業和工人的長遠利益。特朗普一再否認貿易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將美國經濟增長低於預期歸咎於猶豫不決的美聯儲和強勢美元。調查顯示,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今年第三季度,特朗普的各種貿易措施令美國實際GDP下降了0.4%,約合880億美元。新關稅導致投資停滯和成本升高,34萬人因此失業,且影響商業決策的不確定性並沒有消失,將繼續給商業投資、招聘和工資增長帶來壓力。雖然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拉里·庫德洛表示,與中國達成的貿易協議和即將在國會通過的美墨加自貿協定將為美國GDP增長貢獻0.5%。
 
―《彭博社》 2019/12/20
 

歐洲如何重拾競爭力?

 
就歐盟對中國的定位而言,兩個事實至關重要。一是,美國現在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漠不關心。歐洲基本上只能獨自捍衛其賴以繁榮的國際治理架構。二是,中國正在打造一個以自身為中心的全球經濟網絡,以推動各國與中國的經濟和規則對齊。這就意味着,歐盟在“歐洲項目”歷史上首次不得不採取攻勢來捍衛自己的利益,歐盟急需要恢復自身對第三國的吸引力,並像現在的中國和過去的美國那樣,向第三國投射影響力。
 
分析認為,歐盟可以使用大棒和胡蘿蔔策略,對那些沒有為應對氣候變化做出貢獻的國家徵收碳邊境調節稅,以及對那些不尊重歐洲人日益主張的數據權利的國家實施數據流動限制,使不與歐盟接軌的國家做好面對歐洲為保護其價值觀和利益所設的壁壘的準備。
 
同時,更重要的是,尋找能讓中國在塑造全球治理方面充分發揮作用的領域。中國和歐盟都不想看到全球化逆轉,雙方都在塑造未來全球貿易規則方面具有正當利益。全球貨幣改革,尤其是鑑於支付技術的快速發展,是歐盟應該歡迎中國充分參與的另一個領域。
 
歐盟需要更清醒地意識到自己擅長哪些事情,以及哪些特點使其對其他國家有吸引力。如技術上,大多歐洲人擔心歐洲沒有媲美谷歌、臉書的企業,卻很少有人對Linux操作系統源於歐洲感到自豪。前者從監控密集型廣告中獲取巨額利潤,後者是數字世界免費且無處不在的根基。哪一個對歐洲乃至世界的生產率貢獻更多,可見一斑。
 
與其艷羨美國的技術壟斷者,歐洲應該學會看到自己的許多特別之處,比如更嚴格的競爭和隱私規則,這不是弱點,而是強項。如近期,歐盟和中國就特色食品的地理標誌互認互保達成協議,就是投射歐盟的軟影響力。
 
―《金融時報》 2019/12/19
 

彈劾總統加劇美國黨爭

 
由民主黨控制的美國眾議院於2019年12月18日通過了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案,這一結果並不出人意料,但對特朗普而言,成了美國有史以來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無疑會讓他留下歷史污名與終身遺憾。
 
特朗普面對兩項彈劾條款:其一指他濫用總統職權,以扣住軍事援助等方式要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展開調查,屬於民主黨的拜登已表明將加入下屆總統的爭奪戰,是特朗普的潛在對手。第二項條款指控特朗普拒絕向彈劾調查員提交與烏克蘭有關的文件及阻止關鍵證人作證。
 
分析認為,因共和黨在參院的100個席位中有53席,佔據主導地位,彈劾案幾乎肯定無法通過。彈劾案當天的最新民調顯示,美國民眾對特朗普的滿意度從10月份的39%上升至45%;對彈劾特朗普的支持度同期則從52%降至46%。由此,特朗普不僅被免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還很可能成功連任。
 
這不能不說是美國當代政治的一大弔詭。在特朗普被彈劾的罪嫌性質較1868年的約翰遜和1998年的克林頓兩位前總統性質要嚴重的多,但這絲毫沒有動搖共和黨人對特朗普在國會內外的支持。特朗普還將成為150多年來首位在遭遇彈劾的情況下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顯見美國政治黨派和民意分裂空前嚴重,三權分立與相互制衡政治體制顯露了失靈的迹象。
 
無論如何,在美國國內,特朗普的銳氣多少會因彈劾案而受挫,這可能增加他自外交上尋求政績的可能性,比如,和中國達致首階段貿易協定,肯定對明年的總統選情有所幫助。而如果他連任成功,中美貿易談判相信也較可能保持一定的延續性。不過,這局面同時意味着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將會持續,一個群龍無首的世界,也將是一個更加變幻莫測的世界。
 
 ―《聯合早報》 2019/12/21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