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57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7月18日,示威者在美國加州舊金山聯邦機構大樓前舉行集會,要求保障移民權益。(新華社圖片)  
 

務實移民政策會帶來正向收益

 
移民問題一直是歐美國家爭論的焦點。長期以來,發達國家在移民問題上的爭論多在製造恐慌或說教。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這些國家主義者認為,移民會威脅本國文化、本國人的工資甚至他們的生活。但實際上,移民者會在移民目的國賺到比以往更多的錢,如果每個想移民的人都能順利移民,那麽這個世界肯定會比原來富裕得多。雖然這在當前環境下並不能輕易實現。
 
分析認為,對待移民,與其緊鎖大門,乃至直接廢除執行移民法的美國移民和海關執行署,不如思考一下移民的成本、好處和分布。移民最大的受益者是這些移民自己,他們一可以逃離自己國家的壓迫和性別歧視,二掙的錢和知識將反饋給移民流出國,這比對“人才流失”補償的價值還大。
 
移民流入國也將收益。身賦技術的移民可以寫編碼,還能幫助當地公司在他們的家鄉做生意。這些移民創業的可能性是本國人的兩倍,獲得專利的可能性是本國人的三倍。移民中的藍領則可以提供更為便宜的水暖檢修、兒童看護和快遞業務。
 
至於移民最大的文化成本,這是最難衡量的。但要消除這些反對的聲音雖然困難,也是可實現的,只需政策制定者遵守四項原則。一是針對移民加強邊境管制,制定並執行一套規則。二是鼓勵移民自力更生,出台政策促進移民就業,減少社會福利發放。三是創新移民准入機制,如澳洲的移民計分制,嘗試更多以市場為主導的體系,如向富人拍賣簽證,增加沒錢競拍的人一段時間的工資附加稅等。四是更加重視移民速度、移民流的穩定有序。長期以來,移民數量的突增往往會帶來更多的政治阻力。如德國2015年移民數量翻了一番,達到120萬,引發社會激烈反對,但分析指出,若能保證移民流穩定有序,並鼓勵其自力更生,適應移入國的文化,那麽發達國家的移民數量就會比當下它們所允許的數量還多,帶來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的助力也更大,如澳洲、新加坡等。
 
―《經濟學人》 2019/11/16
 

中美脫鈎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

 
近年來中美關係的惡化,讓這兩個國家究竟是朋友還是敵人的討論再次熱化,對此,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調查顯示,美國人對中美關係的看法變得更加悲觀。在貿易戰期間,60%接受調查的美國人現在對中國持負面看法,高於2018年的47%,是皮尤研究中心自2005年開始提出同樣問題以來的最高水準。與此同時,只有26%的美國人對中國有好感,這是自2005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也是首次低於35%。儘管方法可能存在質疑,還是仍令中美關係的觀察人士感到不安和沮喪。
 
分析認為,隨着中美在實力與全球影響力方面的差距不斷縮小,而兩國在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所造成的分歧持續存在,中美關係在未來幾年將變得更具競爭性和衝突性。但它們注定不會成為敵人。這種複雜的、多層次的關係超越了對朋友或敵人的簡單分類。
 
首先,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國仍舊欣羨“美麗的國家”(美國)的創新力量和創業精神,美國仍然是中國人出國留學的首選目的地。美國人和中國人在歷史上曾共度時艱,新中國成立後意識形態的差異也沒有阻止雙方在冷戰全盛時期結成半盟國。改革開放後,兩國正式建交,雙方在現代化進程、經濟市場等方面都獲益匪淺。
 
就當下而言,由於結構性衝突和政治分歧,兩國可能很難成為真正的朋友,因為彼此都懷疑對方的意圖。中國顛覆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能力日益增強,令美國感到威脅;而中國政府則擔心美國可能破壞中國國內秩序。中國在基礎設施和投資方面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及美國插手香港事務,都加劇了兩國的這種擔憂。

▲11月21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出席在北京召開的例行新聞發布會,表示中美雙方經貿團隊將繼續保持密切溝通。(新華社圖片)  
但分析認為,中美關係雖會經歷跌宕起伏,但雙方密切的社會、文化、教育和經濟聯繫在今天已牢不可破。展望未來,隨着兩國的互動更加頻繁,雙邊、地區和全球層面的競爭將更加激烈。與此同時,它們將繼續在從朝鮮到可再生能源等各種問題上進行合作。脫鈎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競爭與合作將繼續成為這一重要關係的特徵。
 
―《聯合早報》 2019/11/23
 

OPEC或將進入“冬眠”

 
不到兩個星期,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及其盟友將進行會面,商討下一階段原油供應管理協議及其價格。供需前景表明,如果想要保持庫存再建,他們需要在2020年上半年進一步減少輸出。但更可能的是OPEC將啟動疲軟期風險價格,雖然如果實現也只是短期的。
 
分析認為,雖然OPEC秘書長巴爾金都表示,到2020年,石油供應數據可能會被下修,特別是來自美國的頁岩油供應。但這並不現實。美國頁岩氣的第二個熱潮可能即將結束,但這並不意味着供應將會大幅削減。2020年美國的產出增長放緩預期由來已久,在制定最新預測時已納入考慮因素。更重要的是,經濟放緩的程度取決於測量方式。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預測,2020年12月的預測生產水準幾乎與1月相同,但明年年初的產量預測800000桶/天,高於目前預期。但實際上,當前預測的明年實際生產水準已達到最高值1329萬桶/天,而該數值只有當產量輸出開始大幅下降才有可能降低,這就現實而言並不可能。
 
至於巴爾金都稱除非中美達成最初貿易協議,否則需求增長疲軟的擔心一直存在。但分析認為,關稅貿易對全球石油需求增長的確會有影響,但並不足以引導全部。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有充分動機與中國達成協議,這樣他可以在2020年競選連任中兜售一個巨大的成功。但國際能源署預計,中國石油需求上升到明年只有375000桶,因為對汽車和卡車燃料需求降低。這將是自金融危機以來,同比增長水準最低的一年,初步貿易協議可能來不及改變現狀。而歐洲石油需求再次下降,或將再次重複2014-2015年的模式,除非被短暫的價格崩潰打斷。
 
即使外部供需平衡,也不會出現如巴爾金都希望的,畢竟OPEC內部也問題不斷:6個成員國仍在搖擺不定,政局動盪,但第七個國家伊拉克已經加入,並一躍成為集團內第二大產油國。
 
如此多的不確定性,OPEC石油部長將不得不擴展當前的安排至明年6月,直到“冬天”過去,再重新審視形勢。
 
―《彭博社》 2019/11/2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