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50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50期 2019-08-26發表]
 

 

市場已做好迎接全球經濟衰退的準備


與過去10年大部分時間一樣,日漸加深的焦慮是當下市場的主導情緒,這一點從大眾對穩健型政府債券的偏好就可以看出。最新的數據顯示,德國經濟正在萎縮,從隔夜存款到30年期債券,利率一直為負。瑞士的負利率一直延伸到50年期債券。即使在負債累累、危機頻發的意大利,10年期債券的收益率也只有1.5%。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已出現倒掛,即10年期債券的利率低於3個月的,分析認為這是經濟衰退的先兆。此外,避險貨幣美元兌其他貨幣走強、金價處於6年來最高點、作為工業健康指標的銅價大幅下跌,及在伊朗控制了海灣地區油輪的情況下,油價仍下跌至60美元/桶等,都是市場焦慮的表現。

對此,許多人擔心這預示着全球經濟衰退。分析認為,現實的確有不確定性:中國工業生產的速度是2002年以來最慢的;美國正經歷着有史以來最長的經濟擴張;日本經濟疲軟、通脹難以消除。但截至目前,這還只是表象,並未成為全面現實,這導致投資者更加青睞那些無需在固定資產上大量投入就能獲得盈利的企業,如資本較少的互聯網和服務型企業。而導致市場焦慮的主因在於企業和市場都在努力應對的不確定性。相對關稅,這已成為中美貿易爭端的最大威脅。

兩國貿易爭端已經從一些工業金屬的進口延伸到更廣泛的成品貿易,並開啟了技術供應鏈及貨幣戰新戰場。日韓紛爭也從歷史擴大到貿易,讓全球爭端的不確定性加劇。當下,各國央行也普遍感到焦慮,並因此推行放鬆的政策。7月,美聯儲10年來首次下調利率就是例證。

雖然市場已做出了應對努力,但仍需防範經濟緩慢增長後陷入衰退。作為風險偏好晴雨表的美元、中美貿易爭端、美國公司的債券收益率這三個風險值得關注。

 
——《經濟學人》 2019/8/17

 

英美民主危機


特朗普和約翰遜,兩個在個人行為上毫無節制、患有心理學上的“混亂思維”、愛撒謊的人當選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兩個民主國家的掌舵人,除性格或風格相似的原因外,也反映了政治體制的缺陷問題。

分析特朗普的執政紀錄可以發現,他的政策普遍不受歡迎,很少能夠反映大多數公眾意見,如2017年減稅法案,在氣候變化、移民、沿美墨邊境修築隔離牆等問題上的立場等。這導致特朗普多數情況下選擇利用緊急狀態令和行政命令來推行議程,雖然許多政令已被法院推翻。約翰遜可能也將面臨類似的情況,最典型的就是在脫歐問題上選擇無協議脫歐。

 

圖為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新華社圖片)  

分析認為,二者當權的主要原因在於支持者隨年齡增長而增加,即贏得近幾十年來感覺被社會拋棄的年長選民的支持。特朗普尤其對那些因貿易和技術進步而被取代的老年白人男性保守主義者具有吸引力,他們當中有些人認為,美國民權運動、女權運動和性權利運動導致他們失去地位。約翰遜則深受因去工業化而受到打擊的老年選民,還有那些渴望回到英國是世界強國的光榮歲月的人。

但更值得關注的是,二者的崛起反映出更深層次的政治問題。英美兩國的政治代表機制,尤其是“得票最多者當選”投票制度存在缺陷。在單議席選區以簡單多數選舉代表,使得英美不像西歐的比例代表制那樣出現多個政黨,而是促成了兩國兩大主要黨派的形成。兩黨制導致贏家通吃的政治局面,既不能代表選民的利益,也無法產生必須通過談判並制定能讓兩個或多個政黨接受的政策的聯合政府。美國政黨長期以來的競選籌款讓右翼富有者受討好,而英國兩大政黨都不代表反對脫歐的多數選民,無法將民意完美地轉化為政策,使民意往往會被混淆、誤導或被危險的激情所左右,這是十分危險的。

 
——《聯合早報》 2019/8/15
 

人民幣匯率未來一年料維持高於7


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中國當局放手讓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破長久固守的7元心理關卡,美國隨即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為25年來首次。分析預測,未來一年人民幣兌美元料將自當前的7元水準進一步走貶,到10月末將貶值約1%至7.10元,一年後略微升值到7.06。

這與此前的預估相左,就在此前一週路透調查預測一年後人民幣將升值逾2%,最樂觀的估計甚至認為升值幅度高達11%。

分析認為,破7表明,中國準備堅決應對這場貿易戰,至少是特朗普在任期間,由此讓人民幣貶值以反映(經濟增速減弱的)基本面,作好持久戰準備。即除非貿易談判特別順利,否則未來一年美元兌人民幣跌回7元以下概率極低。

全球情勢不確定性將大幅升高,而中國增長速度將更加放緩,在這種環境下,市場面臨的不只是貿易戰,基本上是雙方的一場冷戰,這加劇了人民幣最終將大幅貶值的擔憂。有經濟學家認為,美國與中國達成可持續的明確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未來市場將面臨長達數十年的不確定性,並預測人民幣兌美元未來兩年將貶值20-25%,貶至8.5或更低。

 
——《路透社》 2019/8/15
 

特朗普的政策搖擺加劇市場動盪


特朗普近日決定將價值約1,6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推遲至12月,是已持續近一年半的美中貿易戰的最新轉折。就在兩週前,美國總統還表示,這些關稅將於9月1日生效。

雖然特朗普解釋說,此舉的目的是為了讓美國消費者能夠更好地應對假日購物季價格的上漲,因為受影響的許多產品都是聖誕節必備商品,如玩具、視頻遊戲機和智能手機。但分析認為,此舉源於貿易戰可能已給全球和美國經濟造成傷害,而美國政府幾乎無力化解這種傷害。

實際上,特朗普的關稅搖擺政策已成為其一貫做法,對抗的目的是用強硬態度強迫對手讓步,而和解則意在安撫市場,讓商界對達成協議抱有希望。但若全球經濟持續惡化,特朗普駕馭市場的搖擺政策可能不會再成功了。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工業生產正以2002年以來最慢速度增長,德國經濟在第二季度出現萎縮,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經濟衰退風險加劇。 8月13日特朗普宣布推遲加徵部分關稅後,股市層出現反彈,但隨後被大跌吞噬,與此同時,美國國債大幅增長、並創下新紀錄。其中,投資者的避險需求起了關鍵作用。這也讓美國經濟的虛假安全感破滅,讓對全球經濟和政策不確定性的警鐘再次敲響。

實際上,特朗普一直寄希望於美聯儲出台貨幣刺激措施來阻止經濟陷入可能的衰退,以保障美國經濟和其連任的機會。但分析認為,即使美聯儲按照白宮長期以來的要求更激進地降息,能否實現這一目標仍尚存疑問。而最具實效的措施是,特朗普與美國的貿易夥伴言歸於好,不再做出進一步的惡化舉動,以穩定經濟和金融市場,包括與中國達成協議結束關稅爭端、取消對歐盟汽車加徵關稅等,就特朗普的立場而言並不大現實。這意味着全球市場將進一步動盪。

 
——《金融時報》 2019/8/16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