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49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49期 2019-08-12發表]


美聯儲降息的最大贏家

 
美國經濟陷入了兩個僵局。7月31日,美聯儲下調利率0.25個百分點,這是自2008年以來的首次降息,可見美聯儲不讓經濟陷入衰退的決心,但也可以發現目前的經濟回暖並不足以支撐美聯儲將利率提升至正常水準。二是與中國的關係,即使會談被證實,中美貿易摩擦也不大可能很快結束或升級。
 
眾所周知,美國經濟已經歷了超紀錄的121個月的持續低迷,但這種不溫不火的環境對新興經濟體而言,卻是一線希望。雖然美國經濟衰退會傷害他們,但經濟繁榮同樣如此。當下美聯儲利率下調,讓他們得以喘息,放鬆本國利率,重新走上高增長的道路。
 
近年來新興經濟發展艱難,迫切需要修整。今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發展中國家的增長預期下調至4.1%,為2009年以來的最低增速。這與本世紀初,金磚四國奇迹般的增速不符。曾有一段時間,人們認為發展中國家將趕超發達國家,因為模仿比創新更容易。許多人認為,新興經濟體已變得富有彈性,它們擁有運行良好的央行、更高的美元儲備和更靈活的貨幣。
 
但現實卻是二者間的融合差距速度放緩,範圍也越來越小。過去依賴中國向世界工廠轉型帶來的高速增長不會重演。同時,市場的波動如2013年的“縮減恐慌”、2014年大宗商品價格暴跌、2015年中國貨幣貶值、2018年美聯儲加息,以及今年貿易戰的不確定性等都在影響這一差距。
 
這就需要貨幣政策發揮作用了。在美國,央行可以放鬆政策來抵銷經濟增長的威脅,但這對其他國家而言並不適用,因為環境限制。而伴隨美國貨幣政策緊縮,投資者對新興市場的投資需求削減,這些國家為穩定國內市場,不得不收緊貨幣政策,以放緩經濟增速。如2018年,印尼央行將利率提高了1.75個百分點,儘管通脹率仍低於3.5%。
 
美聯儲的鴿派改變了這一點,讓新興經濟體可以轉向放鬆貨幣政策,如韓國三年來首次下調基準利率、巴西近日將利率下調至創紀錄低點等。寬鬆的貨幣政策有助於經濟復甦,但要維持這種局面,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新興經濟體必須利用經濟繁榮時期為經濟衰退做準備,如減少短期外幣債務,積極融入全球製造業市場。
 
―《經濟學人》 2019/8/3
 

新首相帶領的英國仍充滿變數

 
一如所料,約翰遜正式取代特雷莎·梅出任英國首相,擺在他面前的最大責任就是帶領英國在今年11月之前脫歐。約翰遜已為脫歐成立了“戰時內閣”,分析認為硬脫歐“可能性非常大”。
 
約翰遜主張與歐盟重新磋商一份脫歐協議,以確保平穩過渡;即使歐盟拒絕磋商,他也承諾無論如何都會在10月31日萬聖節當天退出歐盟。即11月一到便脫歐,等同給歐盟設下期限,但歐盟會否配合仍是個問題,畢竟歐盟的賀詞中也不忘提醒他脫歐條件已被拒絕。約翰遜要在三個月時間內開辟一條無痛苦的脫歐之路,時間緊迫。新的脫歐提議要獲得朝野政黨的最大共識和支持,幾乎不可能,所謂的“補充協議”也被歐盟提醒為“純屬廢話”。
 
英國國內對他的上台並不意外,但對他能否大有作為持保留態度。有“英國特朗普”之稱的約翰遜,令美英氣氛得到緩和,兩國正以全新的方式變得特殊。但這種特殊可能只限於私交,在政策上難以趨同。伊朗在波斯灣扣押一艘英國油輪事件,是他眼前面對的一場重大的外交危機,他可能不得不顯示出過硬本領。英國提議由歐洲國家領導在波斯灣組建海上護衛團,這需要得到美國的配合,可能成為美國要求歐洲對伊朗採取更強硬策略的交換條件。此外,如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把英國駐以色列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將中國企業華為排除在5G電信市場之外等,都顯示出英美裂痕加深,重回特殊關係時期已不可能。
 
團結黨內核心領導是他的另一大挑戰。司法部長高克、財政部長哈蒙特、外交部次官鄧肯等人的離職,都表明即使在10月底強硬脫歐,新問題仍然不斷,而一個團結的內閣是他眼前最必須創造的優勢。
 
―英國《衛報》 2019/7/25
 

日本的無現金之路為何如此痛苦?


 
7月初,61歲的7pay總經理小林強公開道歉,備受日本期待的移動支付服務之一的7pay推出後卻演變為一場災難:在2.1萬家門店面向150萬用戶推出上線僅幾小時,就遭到駭客攻擊和盜刷。日本是兩項關鍵的無現金技術發明國,但在無現金之路上卻遠落後他國,這讓日本高科技的形象受損,其中消費老齡化和機遇浪費是重要原因。
 
過去幾年,日本政府及企業為這場革命制定了計劃,希望由此從根本上重塑和重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甚至幫助日本結束與通縮進行數十年的鬥爭。政府提出“無現金願景”,在未來8年內將銀行卡和電子貨幣交易的比例從目前的低水準提高一倍,創造一個超過1萬億美元的無現金市場,以鼓勵零售商代替勞動密集型現金交易和更高效的電子支付系統。
 
迫使日本走向無現金之路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日本適齡勞動人口不斷減少,鑒於勞動力資源有限,這就決定不能將其浪費在現金處理這種勞動密集型工序上。據統計,日本每年要花費約150億美元來處理現金管理工作,而這些支出本可以用在更好的地方。
 
同時,瑞銀分析師表示,日本正接近一個臨界點,其長期存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已經對零售和餐飲業產生了影響,分析預計到2026年,日本約40%的人通過非現金支付。此外,國民對日本聲譽的擔憂也催促着其走上無現金之路,曾經的科技強國不能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時只接受現金。
 
儘管有這樣的雄心壯志,但在過去20年,日本的現金流通量卻一直在上升。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日本無現金交易家庭總消費佔比遠低於他國,僅佔18%,而韓國接近90%、英國是55%以上、美國超過45%。分析人士表示,日本對現金根深蒂固的依賴,在一定程度上源於對金融體系的不信任。低犯罪率也使人們樂意隨身攜帶大量現金。此外,7pay的慘敗與網絡安全的威脅也有直接關係。
 
儘管日本市場無現金技術競爭激烈,但其推行無現金技術最大的挑戰還是消除“現金為王”的心態,尤其是對預計到2025年將超過65歲的30%日本國民而言。
 
―《金融時報》 2019/7/24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