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46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編譯 李萌 [第3446期 2019-06-28發表]


特朗普宣布競選連任被指老調重彈

 
6月18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奧蘭多安利中心舉行了連任競選活動集會。分析認為,在位現狀、黨內支持、經濟表現、長達兩年多的宣傳布局等都是特朗普的優勢。
 
但連任競選活動中首先關注的不是經濟,這部分反映了特朗普的不滿情緒已淹沒了勝利感。雖然這有一定的策略性,但並不切合當前實際,畢竟選舉若由經濟狀況決定,其前提是有大量關鍵的“搖擺選民”,而當下美國因黨派傾向,搖擺選民的數量正大減。經濟問題很容易成為對特朗普最強有力的評判,他成為自蓋洛普開始民意調查以來,唯一一位支持率未達到50%的總統。
 
這決定特朗普必須重走當年的路,把自己塑造成是“對抗精英政治的平民代表”,並把自己的離經叛道和對美國實際上造成傷害的政策說成是“精英和假新聞”對他的污蔑,然後繼續打着“愛國”的旗號鼓動美國的“民族主義”,要走保守孤立的“美國利益優先”的路線。
 
放棄在2016年失去的所有州,前往選舉人較多的佛羅里達州、俄亥俄州、及三個曾經是民主黨鐵桿州的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因為這些州有相當一部分上了年紀的白人是他最可靠的選民,這是他的主要競爭力。但就現實而言,這也有一定的隱患:雖然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越來越偏向共和黨,但更北方的幾個州似乎正在回歸民主黨,因為特朗普未兌現對工薪階層的承諾,如實現全民免費醫療、帶回煤炭開採業、振興長期關門的工業城等。
 
如今,特朗普只能勉強地重複這些口號,雖然他也在找辦法填補這一空白:與中國的貿易協議、減少非法移民等。但就槍支、犯罪和移民問題的激烈言論闡述的政治身份認同仍將主導他的競選活動。總之,特朗普很有可能會重複他之前的競選活動。目前最大的不確定性、也是有可能的不確定性,就是民主黨會派出誰替代希拉里來迎戰。
 
―《經濟學人》 2019/6/20
 

鮑里斯·約翰遜的多重政治人格障礙

 
英國保守黨就黨首暨下任首相選舉舉行首輪投票,約翰遜獲得壓倒性勝利,幾乎肯定進入最後階段兩人對決。外界預測,他最有可能下月加冕成為英國首相,而唯一能阻止他獲得權位的人是他自己,就像他在2016年保守黨黨魁角逐正酣時作為大熱人物忽然宣布退出一樣。這位曾就讀伊頓公學和牛津大學的前記者多才、樂觀、富有能量,但他的多重政治人格障礙會是個大問題。
 
約翰遜向來以可笑、失態和怒吼名揚天下,但這次他表現得與那個在2008年競選倫敦市長、不修邊幅的保守黨候選人非常不同。那時他是一個另類,表現出一個保守黨人同樣可以在社會問題上持自由派立場,並對一個現代化的、世界主義的英國充滿激情,這讓他拿下了工黨長期把持的倫敦。
 
但實際上,他是個矛盾的政治人物:作為倫敦市長的他是個社會自由主義者,但他卻將戴着面紗的穆斯林婦女比作郵筒;他表現得像個民粹主義者,幫助留歐派免受虛假承諾的侵擾,招募來自各地的分裂勢力,有時又像個脫歐者抨擊商業和經濟自由。這也是他作為競選者的力量,讓他在脫歐問題上得到了保守黨和強硬派的雙方支持。
 
分析認為,在約翰遜的職業生涯中,能一以貫之的事情只有一樣,就是善變,他是個不“標準”的英國上流精英、徹頭徹尾的“機會主義者”。在與保守黨議員的私下會晤中,他既是一位不在乎無協議退歐的死硬退歐派,又是一個有同情心的保守黨人,熱衷於以盡可能軟的方式退出歐盟。他去年從內閣辭職,以抗議首相特蕾莎·梅的“瘋狂”退歐計劃,但最終在下議院投票支持梅的計劃。
 
他承諾在10月31日截止日期當天脫離歐盟,無論是否達成協議,但卻沒有提出任何詳細的方案,這讓三年前拒絕脫歐的那些選民感到驚恐。約翰遜要實現他“世界之王”的夢想、坐上夢寐以求的辦公室,不得不尋找他嚴肅的一面,確定他是哪個約翰遜。
 
―《彭博社》 2019/6/21
 

中美“經濟戰”比的是誰更開放

 
美國社會很多精英提倡通過和中國進行經濟戰的方式來拖慢甚至遏制中國的發展,即中美兩國的“貿易戰”僅是一個名義而已,實則已經在商貿、投資、知識產權、技術等方面拉開了要進行全面經濟戰的架勢。
 
美國要和中國進行經濟戰的原因,和近代中國為求不被任意欺淩而與西方列強進行商戰不同,畢竟美國雖然正經歷相對衰弱時期,但仍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分析認為,貿易戰是美國為轉移國內矛盾的手段,這也決定了美國打響貿易戰的對象不只是中國,美國貿易戰是一種有迹可循的長期手段。一旦當美國感覺到某一領域被(或者要被)其他國家所超越時,就會毫不留情地通過貿易戰來精準打擊和解決問題,甚至包括對自己的盟友。
 
目前來看,美國的意圖就是要拖延和遏制中國的發展。未來的局勢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如何回應。今天的中國並非吳下阿蒙,未來的歷史並非美國一家說了算的。分析認為,中國需要回應,也必須回應,但回應的方法必須得當。不同於過去通過內部資本積累的內發型現代化道路,雖然中國經濟因此不需要像其他很多經濟體那樣高度依賴西方美國,中國最終還是必須要依靠內需來實現可持續發展,但這絕不意味着要閉關鎖國,中國要以全方位的、更大規模、更深刻的開放政策迎戰美國的對華經濟戰。今天的經濟戰所競爭的是誰更開放,看誰能夠通過開放政策吸引到最優質經濟技術資源,從而提高和強化自己的競爭能力,追趕或者保持經濟的領先地位。
 
而從世界經濟史經驗來看,只要一個國家本身是開放的,沒有其他國家可以把這個國家孤立起來。美國經濟強大的原因之一就是龐大的消費市場。這一邏輯也適用中國。中國越是開放,其他國家對其的依賴性就越強,美國的貿易戰越是難以打下去。當下,中國可以加快加入一些區域多邊主義組織,保護和促成國家利益的最大化。
 
―《聯合早報》 2019/6/18
 

美歐日製造業疲軟 或拖累全球經濟

 
近日,英國IHS馬基特公司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製造業活動的採購經理人指數在6月份降至50.1,是近10年來的最低水平,美國製造業產出自去年年底以來一直在下降。歐洲製造業活動在6月份也出現萎縮,為歐洲製造業6年來最疲軟的一個季度畫上了句號。日本製造業活動處於3年來的最低點。
 
分析指出,造成美國製造商將製造業活動減少的原因包括貿易緊張加劇、全球增長降溫、去年投資激增後的勢頭放緩、緊俏的勞動力市場對生產的限制等。而歐洲方面工廠活動放緩的原因尚待分析,到底是貿易和投資中斷的結果,還是長期擴張後出現的短暫停頓。
 
分析認為,美、歐、日製造業活動疲軟,或拖累全球經濟,也加大了各國央行採取寬鬆政策以提供支持的可能性。
 
6月初,世界銀行以貿易爭端和商業信心下降為由,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它1月份發布的2.9%下調至2.6%。美聯儲和歐洲中央銀行近日都暗示,它們正考慮在經濟前景沒有改觀的情況下降息。最近幾週,包括印度和澳洲在內的世界多個國家央行紛紛降息,擔憂工廠活動放緩持續的時間越長,蔓延的範圍越大,就越有可能拖累目前仍保持相對健康的其他經濟領域。
 
但就目前而言,影響範圍有限,市場總體尚呈良好趨勢。
 
―《華爾街日報》 2019/6/21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