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45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編譯 李萌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美國破壞全球經濟和金融秩序

 
近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襲擊全球貿易體系的新戰線已打響。5月30日,特朗普稱將對所有墨西哥進口產品徵收5%的關稅,並逐步增加至25%,直至非法移民停止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5月31日,戰火轉向印度,美國宣布將於6月5日終止印度普惠制待遇。此外,日本和歐盟也一直擔心美國向其徵收汽車關稅。與此同時,中美貿易衝突也愈演愈烈。
 
特朗普治理下的貿易風格顯然與前幾屆政府的貿易政策背離,是對多邊貿易體制的徹底挑戰。但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實的確存在:印度貿易保護主義危及貿易自由化,世貿組織在爭端解決系統上存在嚴重不足等。雖然美國在世界經濟的市場份額已從1969年的38%降至24%,但它在世界經濟中仍佔有絕對話語權。
 
不可否認,隨着新關稅風險增加,更多企業會轉向服務國內市場,特朗普甚至可能成功在國內創造一些製造業崗位,且關稅大棒似乎也對中國等國家產生了一定的震懾作用。但分析認為,特朗普把“加徵關稅”當神器,利用關稅實現與經濟和貿易無關的政策目標,或將給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造成破壞性影響。
 
雖然5%的關稅會壓縮供應商利潤,但因貨幣和大宗商品價格的波動,其對經濟體的破壞有限,同時伴隨美國企業越來越傾向多渠道採購、增加銷售市場生產“本土化”的能力,特朗普的關稅作用微乎其微,但25%是一道坎,很少有企業有足夠的能力和速度來應對。數據預測,這可能會導致墨西哥GDP萎縮4.6%,披索縮水59%。這意味着墨西哥政府必然會採取報復性措施。而中國方面正起草不可靠實體清單、籌建新的安全清單制度,回應美方施壓。
 
▲美國總統特朗普7日表示,美國和墨西哥已經就邊境非法移民問題達成協議,對墨西哥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計劃被無限期暫停。圖為6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夫人梅拉尼婭抵達華盛頓白宮。(新華社圖片)
 
事實上,特朗普可能正日漸背離共和黨。有報道稱共和黨正討論對特朗普對墨西哥加稅做法進行否決。依據美國憲法,貿易政策由國會最終確定,這就意味着如果關稅僵局持續,“國會很可能希望聽到”有關限制特朗普關稅授權的聲音。
 
―《經濟學人》 2019/6/8
 

特朗普對脫歐者的三字威脅

 
6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第二天的發言時稱,在英國脫歐後,兩國之間的貿易可能將是“現在的兩倍甚至三倍”,但他明確表示英國需要做出痛苦抉擇,即必須把NHS(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納入談判中,此舉遭英朝野一致反對。雖然事後特朗普否認了這一說法,但為時已晚,美國駐英大使伍迪·約翰遜在總統訪問前一天的電視採訪中就已明確表示:NHS購買的藥品、設備、服務必須來自美國。
 
 
在這一問題上,美國和英國保守黨顯然話不投機。共和黨人把NHS作為典型的社會主義危害:特朗普政府認為,控制藥品價格的單一支付系統佔了美國投資創新的漏洞;而在英國,NHS旨在為所有英國納稅人提供統一標準的醫保,是英國政府最大的福利支出。儘管NHS近年因人力不足、效率低下、資源浪費、醫護人員積極性不高等現象飽受批評,但它仍被視為英國福利制度的最高象徵。
 
根據英國議會數據,近年來有約7.7%的NHS預算合同被私人企業承包,包括美國公司Virgin Care。但英國輿論對NHS逐漸私有化已存不滿,迫使NHS高層宣布將敦促立法扭轉這一趨勢。而特朗普的話無異於火上澆油。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在當前NHS體制下,英國消費者購買美國公司生產製藥的價格遠比美國消費者要低。但分析認為這並不意味着美國將尋求NHS私有化,其實質是對英國施壓尋求藥品批准報銷和定價決策的標準。
 
特蕾莎·梅的被迫下台標誌着軟脫歐方案在保守黨內部行不通了,但硬脫歐方案會讓英國失去歐盟市場准入權,這樣的打擊,亦需要其他優惠性雙邊貿易協定做緩衝。
 
從貿易規模上來講,美國被英國視為替代歐盟市場的最佳選擇。但根據預測,未來15年內,英國GDP將下降2~8個百分點,而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英國GDP將僅增加0.2%。此外,有分析認為,根據特朗普在雙邊自貿協定中的一貫做法,英國的凈收益可能進一步受損。
 
―《彭博社》 2019/6/7
 

美聯儲轉向對降息持開放態度

 
6月4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出信號表示,美國央行已做好降息準備,稱考慮到貿易戰不斷升級而產生的經濟影響,它將採取適當行動支持擴張政策。“美聯儲將採取恰當措施維持經濟擴張,正密切關注貿易局勢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謹慎對待通脹預期下行的風險”。這番話引發了華爾街行情反彈。就在今年開年,美聯儲官員曾表示“按兵不動”,分析認為半年後此番信號的發出,海外增長放緩和貿易戰升級的前景給美國經濟帶來巨大的挑戰,促使美聯儲暗示貨幣政策有轉向的可能。
 
▲圖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大樓。(新華社圖片) 
 
摩根大通經濟學家分析,美聯儲的目標是希望在目前經濟所處的週期上管理市場,雖然美聯儲表態最終會支持經濟發展,但是經過了幾輪量化寬鬆之後,如果美國經濟衰退,降息的作用很難讓人感到樂觀。
 
事實上,在美聯儲表態前,金融市場的很多領域已經觸及去年12月的低點。美聯儲此時拋出實際降息的可能性,讓市場情緒突然轉為正面,並不奇怪,但一些華爾街人士認為,美聯儲若真要降息,它傳達了更多負面信息,美國也可能深陷利率陷阱中。
 
鮑威爾預計在經濟低迷時期,利率降至有效區間下限的可能性要高得多。貨幣政策工具在危機時期發揮了不少作用,因此這次還有可能再次使用這一政策。但市場普遍質疑,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開動了“印鈔機”,以總量擴張的方式向市場輸入流動性,同時還以各種資產規模計劃變相為財政融資或為企業部門提供信用保障,但這一政策實施的前提是在市場信心缺失、投資萎縮的情況下,對於現在這個節點,重複使用該政策可能效果甚微。
 
―《金融時報》 2019/6/5
 

選後歐盟面臨重大挑戰

 
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出爐,正如預測,極右黨派和民粹政黨席位大增,但主流政黨擋住了民粹主義勢力所發起的攻勢,基本保存住了其在歐洲議會的權力。今年成立的英國“脫歐黨”在英國各政黨中得票率最高;德國執政聯盟黨得票受重挫,社民黨遭遇滑鐵盧,重視環保議題的綠黨成為大贏家;而勒龐領導的法國極右政黨國民陣線,則擊敗總統馬克龍所領導的共和前進黨。
 
▲5月27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歐洲人民黨在歐洲議會的黨團領袖、該黨歐盟委員會主席候選人曼弗雷德·韋伯(左)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講。第九屆歐洲議會選舉投票26日夜落下帷幕。(新華社圖片)  
 
歐盟領導人近年來努力推動歐洲一體化進程,以應對全球化的挑戰,但選舉結果反映出成員國民心有變,例如意大利的民族主義領袖薩爾維尼就主張縮減歐盟的合作,高舉“本國優先”的大旗。可以預見,選舉結果將考驗歐洲議會今後五年的領導方向:是團結一致面對內憂外患;還是慢慢改弦易轍、各走各路,這些都有待選後各國國內政治局勢發展情況而定。部分國家如希臘執政黨因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失敗,將被迫宣布提前大選,社民黨的慘敗則讓德國總理默克爾政府前途未卜。
 
儘管極右黨派和民粹政黨的勝利,使得親歐政黨無法像以前一樣輕易組建大聯盟,但這對歐洲民主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它有助提高民眾對歐洲議會運作的重視,但無疑將使得歐洲議會的決策過程更為複雜,如目前歐盟五個高職的換屆人選將更難確定。
 
在這次選舉中,傳統主流政黨實力減弱,民粹政黨和極右黨勢力大有斬獲,未來議會各派政治力量更趨多元,當選議員在歐洲議會中會提出更多本國的政治訴求。這不僅衝擊歐洲議會各黨派力量的平衡,也對歐盟領導機關及各國接下來本身的國內選舉產生影響。選後的歐盟和整個歐洲已開始面對重大的挑戰。
 
―《聯合早報》 2019/5/28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