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42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編譯 李萌 [第3442期 2019-05-06發表]

民族主義的春天到了?

 
接下來兩個月,以色列、印度、印度尼西亞、菲律賓、西班牙和歐盟的選舉都將面臨民粹主義抬頭的問題。但分析認為,真正的競爭在民族主義和國際主義之間。
 
可以肯定的是,民粹主義者正在迫使民族主義者和國際主義者之間的分裂加深,但它作為一個政治稱號的影響力已隨着使用而減弱,特別是在英國脫歐公投和特朗普當選後的這些年裏。一旦掌權,民粹主義者仍必須按照選民的喜好治理,否則就有可能在下次選舉中落敗。意大利五星運動就是例證。
 
再看印度總理莫迪、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以及完美幸存者、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五星運動不同,這三人都以民粹主義為競選策略,但以強硬民族主義策略治國,但在最新的大選中,這一民族主義方針將受到考驗。莫迪、杜特爾特和內塔尼亞胡都分別利用了對巴基斯坦恐怖襲擊、販毒集團和哈馬斯火箭的恐懼,以及對民族自豪感的訴求。他們宣稱的目標是通過經濟和政治手段加強民族國家,抵禦國內外的威脅。他們不太重視國際機構或法律,即使他們真的有考慮到國際形勢,通常也是從與美國以及/或者中國的雙邊關係,而不是多邊主義的視角去思考問題。
 
▲4月9日,以色列舉行第21屆議會選舉,共有40多個政黨和政黨聯盟角逐議會120個議席。圖為在耶路撒冷的一處投票點,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選舉中投票。(新華社圖片)  
 
歐洲的政壇雖有所不同,但關鍵的分歧卻驚人地相似。權力的天平向民族主義右翼傾斜,代表着對歐盟的看法正在發生變化,而不是英國脫歐式的徹底否定。這預示着進一步遠離一體化,轉向以臨時性政府間方針解決跟移民和法治相關的問題。布魯塞爾發布的自上而下政策的範圍將大大縮小。隨着個別歐盟成員國開始對俄羅斯、利比亞和其他第三國推行自己的政策,各國就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進行協商的努力也將大打折扣。
因此,別管民粹主義了,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呼籲建立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是否仍能贏得選民的心,平息他們的恐懼。在沒有美國的領導,以使這個想法有實現可能的情況下,答案誰也無從確定。
 
―《聯合早報》 2019/4/17
 

經濟增長是否取決於人口規模?

 
在工業革命前的幾個世紀裏,因人口眾多,亞洲一度成為世界經濟中心。但19世紀的工業革命,使歐洲和北美超越亞洲,成為新霸主。而現在,以平價購買力為基礎的實際產出為衡量標準,有分析預測,到2020年,亞洲國家的集體經濟實力將佔全球產出的一半以上。是否西方的霸主地位只是一種短時現象?人口結構決定命運是否準確?
 
分析認為,首先,人口較多的國家可能享有更長期的經濟優勢。畢竟,人是經濟增長的基礎,人口數量越多,則意味着該國越有可能產生科技人才。
 
其次,根據3月羅伯特·盧卡斯獎的一篇論文提到的將經濟表現與人口規模掛鈎的模型,經濟的長期增長是由技術進步推動的,且人口更多的國家更容易積累創新能力,因為開發一項新技術的回報更高,有更多的人購買愛迪生的燈泡,讓愛迪生變得更富有,這讓其更有動力首先發明燈泡。由此,分析認為,除人口規模的推動作用,亞洲最近的崛起並非本土創新激增的結果,它是作為全球化浪潮的一部分發生的,全球化浪潮促進了關鍵技術的轉移。
 
然後,就是移民。若放開移民,則富裕地區人口將膨脹,加之人口規模與創新之間的關係,移民將佔據長期主導地位。若移民受限,那麼人口眾多但貧窮的國家在創新方面超過人口較少但富裕的國家,並在收入排行榜上佔據一席之地,這一融合需要大約400年。這也意味着,五千年後,亞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將成為生產率的巨大引擎。有分析認為,消除移民的所有障礙將使全球福利提高3倍,這一驚人的數字反映了國家間人均產出的巨大差異,以及這些差異所代表的未實現的人類潛能。
 
此外,其他看似平等的因素比如說瘟疫、戰爭等,也有可能抹殺人口優勢,這就凸顯了合適機構和文化的作用。總而言之,即使宏觀變量出現並推動經濟發展,但人口的作用依然會發揮重要作用。
 
―《經濟學人》 2019/4/16
 

美國不需要與日本達成新的貿易協議

 
美中貿易戰尚未平息,美國與歐盟以及日本的貿易摩擦又可能升級為貿易戰。近日,美國和日本官員在華盛頓會晤,但若不是特朗普在上任第一週就草率地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這是不可能的,甚至是不必要的。
 
即便是現在,重新加入TPP對美國的好處也更大。去年年底,日本和其他10個國家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取得進展後,TPP開始生效。此外,改名後的全面進步泛太平洋夥伴關係,打開了日本曾經滴水不漏的農業部門。無疑,輸家是美國農民。今年以來,美國對日本的豬肉出口下降了35%。
 
為此,白宮官員正設法與日本就農業問題迅速簽署一項協議。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似乎正設想一個“兩步走”進程,而為避免需要國會的批准,第一項協議將主要以日本的讓步為基礎。這並不容易,儘管日本似乎願意就農產品關稅問題向美國提出CPTPP條款,但它已誓言不會做出單方面讓步。此外,沒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本人會對一項狹隘的協議感到滿意。幾十年來,他一直抱怨日本在汽車領域擁有不公平的優勢,他可能會堅持更多讓步,從日本準備抵制的汽車出口自願配額,到反對匯率操縱的承諾。特朗普已經威脅要對日本和歐洲的汽車徵收25%的關稅。

▲這是4月16日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門外拍攝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右)與日方談判代表、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新華社圖片)  
在CPTPP旨在允許美國重新加入的情況下,與日本達成雙邊協議是毫無意義的。這只會賦予美國現在所尋求的農業准入同樣的權利,帶來包括在數字和知識產權、專利保護、勞工和環境標準等方面的好處,這都是白宮為修訂與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貿易協議而修改的。
 
與日本重新討論這些問題代價高昂。談判拖得越久,越激烈,美國和日本在其他如控制朝鮮、修改全球貿易規則以解決中美貿易問題等關鍵問題上的合作就會越難。對美國來說,重新加入TPP才是最好的選擇。
 
―《彭博社》 2019/4/15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