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36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36期 2019-01-28發表]


 英國退歐,混亂之源

 
1月15日,特蕾莎·梅達成的退歐協議、與布魯塞爾方面艱苦談判兩年多的成果,在英國下議院遭到432票對202票高票否決,這是一項歷史性的失敗。梅以230票的票數之差落敗,這是過去100年裏任何一屆政府遭受的最大失敗之一。這意味着在3月29日英國按計劃離開歐盟之前,這位首相挽救她達成的協議的時間不多了。
 
分析認為,此次潰敗是這兩年政治判斷失誤的結果。2016年英國退歐公投的結果是52%對48%,險勝。但事後,梅並未考慮失敗方的想法,強硬地推行脫歐計劃、匆忙地與少數顧問商議起草了取悅所在保守黨的脫歐方案。2017年失去議會多數選票的支持後,梅並未反思建立共識的必要性,反而變本加厲地推行脫歐計劃。即使在議會提出重新選舉,梅也不曾讓步。曾經令人備受推崇的堅持不懈精神,現在變成了令人厭惡的頑固。在此次慘敗後,首相承諾與反對黨磋商,竟遲來了兩年。
 
但危機產生的原因,不但是糟糕的領導力問題,還暴露出兩個更深層次的問題。一個是涉及任何試圖奪回控制權的國家都可能面臨的困難,正如退歐派提出的,在一個全球化、相互聯繫的世界如何試圖奪回本國的控制權。如果你實施權利來制定自己的規則和標準,那麽原則上你將面臨與其他不同國家間的交流、貿易問題。如果你想參與貿易,你將可能不得不遵守那些更加強大的合作夥伴的規則,對英國來說,歐盟或英國在制定這些規則時可以不打一聲招呼。退歐意味着在表面上收回了控制權,但在更具實質意義的方面卻喪失了話語權。退歐派是對的,歐盟是個越來越沒有吸引力的地方,充斥着意大利的民粹主義者、法國的黃馬甲、斷斷續續發展的德國經濟和老齡化社會等。但他們認為歐盟在旅遊市場的不良方向致使英國放棄其在歐盟的席位無疑是錯誤的。
 
第二個關鍵問題是退歐暴露了民主方面的擔憂。英國歷史悠久的君主立憲制下的民主代議制,即由選民投票選舉產生議員代表他們作決定。2016年的公投是一場罕見的直接民主行為,及由公眾直接投票決定政策問題。今天的危機是由兩個相互對立的民主形式導致的。公投的結果明確離開歐盟的合法命令,但這忽視了人民的意願。然而,議員們作出了一個同樣合法的判斷,梅的退歐協議不能代表所有選民的利益。為了迫使議員讓步,正如梅一直在試圖達成的一樣,這是對民主的曲解。
 
走出這種混亂的第一步是讓時間停滯。因為梅的談判已經流產,而要在剩下的十週安排出一個新的計劃是不可能的,所以首要的是避免3月29日在沒有任何過渡期的情況下退出歐盟,這對整個歐洲來講都是不利的,並將給英國帶來災難性的後果。若梅不要求延期,那麽議會應該投票表決來促成這一目標。
 
在得到充足的時間後,也許國會和歐盟能達成一致。不論是永久關稅同盟還是挪威模式,或許都有可能險勝,但前提是雙方都作出一定的讓步,如英國放棄簽署自己貿易協定或維護市場自由流動的權力,雖然這些違背了一些退歐派的承諾。這也解釋了任何協議的達成,不論是梅或其他接替者,都需要考慮選民的意願。
 
―《經濟學人》 2019/1/17
 

政府關門令美國經濟增長前景雪上加霜

 
減稅、收入增加及股市大漲掀起2018年消費熱潮後,有愈來愈多迹象顯示美國經濟增長的這個主要引擎可能後繼乏力,而政府局部關門更是雪上加霜。
 
美聯儲官員和許多分析師長久以來期望,儘管近年來金融市場動盪、貿易衝突及全球增長走弱刮起陣陣逆風,持續強勁的消費支出仍將維持美國經濟增長。如今他們擔心消費榮景可能即將逆轉。
 
各收入階層均發出警訊。有錢人可能在去年秋季股市大跌後減少支出,窮人則可能因政府持續關門耽誤了食物補助發放而更加捉襟見肘。舉例來說,分析師也不確定去年的個人所得稅減稅是否能帶來更高的退稅,並提振家電等高價商品的買氣;或者去年薪水預扣金額減少時,這筆意外之財就已經花掉了。
 
美國政府部分停擺進入第28天,政府關門可能導致延遲退稅,那些依賴消費者將大部分退稅所得購買其商品和服務的企業將受到打擊。
 
政府關門令支出、零售商和整個經濟的前景都蒙上陰影,因為企業高管和決策者考慮的不是80萬聯邦僱員無薪的直接影響,而是這會對消費者和企業信心造成多大的衝擊。有分析指出,盡管政府關門對20.7萬億美元規模的美國經濟的直接影響不大,但間接的心理面影響可能很大,如消費者尋求避險,開始保持低調,企業信心開始減弱,開始減少計劃事項等。這樣的擔憂在美聯儲官員中蔓延,他們目前主張在考慮進一步升息前保持耐心。
 
消費者支出佔美國經濟活動的三分之二左右,去年家庭商品支出跳增4%,是2018年美國經濟或穩步增長3%的一個主要原因。最近消費強勁抵銷了企業投資弱於預期的影響以及貿易的拖累,預計將緩解特朗普政府稍早大規模支出提振效應減退的影響。
 
分析師原本已經預期,加息和貿易緊張將使家庭的商品和服務支出增長放緩。去年這類支出達到13萬億美元。問題是減緩程度會有多大,政府關門使得這個問題更難找到答案。分析認為,政府關門將損及第一季經濟增長,但到第二季會有所反彈,不過有一些行業將會受到持續影響,比如餐飲和零售行業等。
 
―《路透社》 2019/1/18
 

推進歐洲一體化歐元步履維艱

 
2019年1月1日是歐洲統一貨幣歐元誕生20年週年,但分析認為,歐洲領導人近期要推動歐盟謀求更大戰略自主,包括借助歐元推進歐洲一體化,卻是一場逆水行舟的戰役。
 
歐元曾被稱為“早產兒”,面世後一路風風雨雨。以歐債危機為例,歐元扮演的角色就是為融資困難的成員國提供救助金。但解救成員國的銀行不良貸款和國家債務,卻未能從政治上解決問題,歐元對內掙扎尋求“歐洲認同”,對外仍須繼續抗衡美元。同時,歐債危機暴露出歐元的結構性缺陷,歐盟雖然實現了統一貨幣和統一市場,卻沒有共同的預算機制,既不能在發生危機時共同應對債務、分擔風險,也不能共同制定投資政策。歐元成長之路注定不會是坦途,卻已不容後退,因為往後退,代價太大。
 
過去兩年來,歐盟國家都意識到必須對歐元作出改革,但歐元要怎樣改,如何賦予歐元區銀行業聯盟更多的金融實力,卻一再因內部分歧而受阻。以去年12月歐元區各國財長達成了一攬子改革妥協方案為例,雖然同意加強歐洲銀行業聯盟與“歐洲穩定機制”(ESM)方面的合作,以期減少未來金融危機對歐盟國家的影響,但還是推遲了對歐元區統一預算和存款擔保機制(EDIS)作出決定,因財政政策制定權依然掌握在各成員國政府手裏。這種看似要以超國家層面的金融政策來化解風險的做法,難以徹底結束銀行危機與主權債務危機之間的惡性循環。
 
分析認為,歐元要真正成為有信譽的國際貨幣,取決於歐洲能否進一步融合。即使最後原則上同意建立一個歐元區統一預算,有關預算資金來源、預算規模等細節還有待磋商。當前擺在歐元前路的困難不少,包括美歐關係變局,舉足輕重成員德國和法國領導人,都因國內政治而影響力削弱,難以帶頭推動更大改革,英國脫歐協議至今仍懸而未決,都是阻礙歐洲一體化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過去20年,歐元沒有在歐債危機中垮掉,未來若缺乏同舟共濟,共赴時艱的共識,長遠改革計劃難以落實或推進緩慢。再加上,當前歐洲民族主義勢力抬頭,歐盟境內的歐洲懷疑論甚囂塵上,這種內部兩極分化,加上難民危機、反全球化浪潮,都要求歐洲人必須盡快在國家利益和歐洲共同利益之間找到平衡點。
 
―《聯合早報》 2019/1/7
 

美聯儲忽視了2008年最大的教訓

 
2008年的金融危機表明,當銀行體系缺乏足夠的吸收虧損的股本金時,會發生什麽。由於無法從謹慎的投資者那裏籌集到所需資金,銀行被迫在經濟最糟糕的時候大幅削減貸款。最終,美國政府只能通過充分信任和信譽,並直接注入2,000多億納稅人的資金,才能支撐起來。因此,銀行應該在力所能及的時候、在不得已為之前籌備足夠的資金。但美聯儲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2010年的多德-弗蘭克法案賦予了美聯儲這一責任:告訴銀行在經濟增長、資金相對寬裕的籌資良好時期,要為額外資本建立緩沖。這種反週期資本的想法在以西班牙為代表的國家展現了良好的作用。
 
問題是什麽時候增加緩沖參數。在美國,現在看來就是合適的時機。美國經濟近10年來一直在擴張,通貨膨脹率接近美聯儲的目標,有分析預測美國今年的年增長率將達到2.9%的峰值。儘管企業債務水平徘徊在創紀錄高位附近,但企業貸款標準卻在不斷惡化。大西洋彼岸的英國、法國和其他八個歐洲國家已經提高了各自的緩衝參數。
 
但美聯儲卻並未如此,部分原因在於官員們選擇如何解讀多德-弗蘭克法案。美聯儲已採納了一項規定,即系統漏洞需要在需要額外資本前“明顯高於正常水平”,而這一臨界值在包括美聯儲主席羅姆·鮑威爾在內的一些人士看來,並未達到。反對要求增加資本金的人還說,美國的銀行不需要增加資本金,因為它們的資本金水平已經比歐洲同行高了。
 
這是當然,但更好的資本化並不意味着資本充足。平均而言,美國六大銀行每100美元的資產對應不到7美元的股本,這比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水平更高,但可能不足以避免在類似情況下陷入困境。例如,明尼阿波利斯聯儲的經濟學家估計,銀行需要兩倍以上的股本,才能使政府紓困的可能性降到應有的水平。即使美聯儲的反週期緩衝措施得到充分利用,也只會起到小部分作用。
 
美聯儲官員需要自問,若現在不是合適的時機,何時才是?若央行的規定阻礙了他們的行動。改變規則是必要的。否則等投資者確信金融體系存在問題時,就為時已晚了。
 
―《彭博社》 2019/1/18
 

民粹主義開始走下坡路了?

 
以英國公投退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民粹主義盛行一時。而如今,似乎民粹主義開始走下坡路了。英國退歐前景慘淡,即使是許多退歐派如今倡導的“無協議”退歐,可能隨後就會給英國帶來艱辛和羞辱;而舉行第二次公投的決定,將標誌着民粹主義相對3年前鼎盛時期的一次更明顯撤退。美國特朗普的民調支持率再度下滑,股市出現了暴跌。羅伯特·米勒的調查報告可能觸發彈劾程序。或許對特朗普而言,最危險的是在中期選舉受挫、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辭職後,資深共和黨人正變得越來越不馴服。
 
但分析認為,這一結論下得為時過早。首先,雖然民粹主義政策陷入了困境,但推動這場運動的內在經濟和文化因素依然存在。其次,民粹主義有右翼和左翼兩種形式。右翼民粹主義如今在美國和英國舉步維艱,但左翼民粹主義今年可能勢頭更猛。最後,民粹主義如今已成為一種全球現象,民粹主義政客掌權也日漸普遍。
 
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都對特朗普大加贊賞。因此,特朗普遭彈劾肯定會影響世界各地民粹主義者的士氣,英國退歐運動熄火也是如此。但是,即便英美的民粹主義先鋒隊遭遇麻煩,推動這一運動的全球力量看起來仍很強大。對移民的恐懼、經濟上的不安全感和文化保守主義結合在一起仍然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依然會有人呼籲回到一切看上去都更為簡單的過去,如口號“男孩穿藍色,女孩穿粉色”。
 
驅動右翼民粹主義的是文化問題。與此同時,左翼民粹主義將繼續強調少數群體權利和經濟因素。對左翼民粹主義者來說,未來一年可能是碩果纍纍的一年。下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角逐已經開始。民主黨那邊的大部分動靜似乎都來自“進步派”,例如伊麗莎白·沃倫、伯尼·桑德斯、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茲。這些政客攻擊富人和特權階層的方式,曾是美國主流政治所忌諱的。
 
在英國,後退歐時代的悲觀情緒很容易讓傑里米·科爾賓獲得成為首相的機會。科爾賓在英國的勝利將鼓舞世界各地的左翼民粹主義者,正如英國退歐讓右翼民粹主義者(包括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相信歷史潮流開始對他們有利一樣。
 
務實的中間派會懷疑墨西哥和巴西的民粹主義試驗最終會像英國退歐和特朗普當選總統一樣順利。但中間派需要一些新論調。像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這樣的政客,用老調重彈、只不過聲音更大的方式回應民粹主義,有被忽略的危險。民粹主義遭遇了麻煩,但民粹主義的時候並未過去。
―《金融時報》 2019/1/21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