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34外媒速覽
李萌 編譯 [第3434期 2018-12-31發表]
  
 

中美對抗如何結束

 
面對中美這兩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國家已經在貿易、科技、情報活動以及對南中國海的控制等一系列問題上陷入了對抗的緊張局勢,以何種方式結束這種對抗成為當下需要考慮的問題。
 
就此,美國內部產生了兩種分歧觀點:一是特朗普政府決心重置美中關係,以解決中國那些“令人不快”的行為;二是美國開始著手阻擊中國的崛起勢頭,旨在反擊中國試圖成為與美國平起平坐的超級大國的想法。分析認為,前一種態度會以兩國簽署一份協議收場,後一種則帶來長期且日益加劇的對抗。但就目前而言,特朗普本人的態度傾向第一種,美國將與中國達成“一份非常全面的大協議”。而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則傾向第二種。
 
他們認為幾十年來,美國的對華政策是錯誤的,美國天真地以為,隨着中國變成一個富裕的國家,中國的威權色彩將褪去,一個崛起的超級大國將能夠順利地融入以美國為首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正是美國的誤判導致今天中國作出了在南中國海建設軍事基地、開展產業間諜活動等一系列日益強勢的“壞行為”。而這種根深蒂固的敵對心理,不是中國靠降低汽車進口關稅或進口更多美國大豆就能化解的。
 
實際上,兩國迅速達成一項貿易協議可能會產生相反的效果,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公司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一事就是例子,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特朗普與其顧問之間的分歧。可以預測,在尚未與中國達成完全交際前,特朗普可能會對孟晚舟一案進行干預,但這會讓中方更加堅信這是美國與中國對抗的、更加宏大的戰術的一部分。
 
當然,中方會極力避免出現“與美國陷入一場不斷升級且無法避免的對抗”的局面,可以預期為未來幾個月內,中國很可能會讓特朗普品嘗到一些吸引眼球的“勝利”(比如縮小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規模)來使他受到安撫。但分析認為,這可能收穫短期和平,但從長期來看,“徹底終結對抗局面”仍是個難題。
 
就此,分析認為,中方必須轉變意識,考慮在強制性技術轉讓、南中國海等問題上進行更加重大的政策調整。但美方認為可以最終阻止中國崛起的想法也是不現實的。事實上,任何在這方面付諸實踐的努力都會使緊張局面出現危險的升級,而且很可能導致戰爭的爆發。同樣的,認為可以在未來3個月內通過“大交易”使中國的行為發生深刻轉變的想法也是不現實的。美中關係的冷卻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而最終提出解決方案的關鍵或許還在美方。
―《金融時報》 2018/12/19
 

美聯儲下調來年加息預測

 
美聯儲2018年12月19日頂住美國總統特朗普和股市投資者的壓力,決定2018年第四次加息,儘管其指出市場動蕩和海外增長放緩帶來風險。美國央行的官員們一致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再上調25個基點,至2.25%至2.5%。但它也下調了對於明年進一步加息的預測,表示現在不太確定未來舉措。
 

圖為2018年12月19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講話。 (新華社圖片)  
 
隨後,股市出現大量拋售。美股標普500指數收挫1.54%。公債價格上漲,美元指數在決定公佈前走低,決定公佈後收復部分失地。通過逐月減少所持債券,美聯儲對利率施加進一步上行壓力,特朗普日前明確要求他們停止這麽做。
 
美聯儲確實屈從於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上升的現實,預計美國經濟2019年將放緩。最新的經濟預估顯示,聯儲決策者的預估中值為2019年再加息兩次,2018年9月預估為加息三次,2020年底和2021年底聯邦基金利率預估中值為3.1%。這會使借款成本仍略高於政策制定者下調後的中性利率水準2.8%。並預計美國國內生產總值2019年增長2.3%,2020年增長2.0%,略低於2018年9月時的預估。通脹率2018年達到美聯儲2%的目標,預計2019年通脹率為1.9%,略低於三個月前預估的2.0%。
 
美聯儲指出,需要進一步漸進加息“幾次”,聯儲措辭的這一微調,表明其正準備停止上調借貸成本。但在美聯儲的聲明和鮑威爾的講話透露信息:美國經濟表現仍然良好,不再需要美聯儲通過低於正常水平的利率,或維持龐大的資產負債表來提供支持。
 
人們擔心隨着特朗普政府的支出舉措和1.5萬億美元減稅計劃帶來的財政刺激逐漸消退,加之全球經濟放緩,2019年美國經濟可能舉步維艱。但即便如此,美聯儲設定的升息路徑仍比許多市場人士預期的更為激進。
 
―《路透社》 2018/12/19
 

全球富豪財富2018年蒸發5,110億美元

 
受環球貿易摩擦和美國經濟衰退擔憂的影響,近來市場拋售慘烈、股市2018年年底走低,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加劇。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顯示,全球頂級富豪身家大縮水、總財富蒸發了5,110億美元。
 
2018年財富增長最多的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個人財富在2018年9月達到1,680億美元的峰值,身家暴漲690億美元,但隨後蒸發了530億美元,最終2018年末時,其資產為1,150億美元。
 
Facebook總裁扎克伯格蒙受的財富損失最為慘重,臉書股價因一系列危機而節節敗退,自2018年1月以來,其凈資產不見了230億美元。
 
在全球500位億萬富翁中,美籍富豪最多,達到173人。美國富豪2018年的總資產下降5.9%至1.9萬億美元。
 
彭博富豪榜單上的128位亞洲億萬富翁2018年總資產縮減了1,370億美元,這是2012年該排行榜出爐以來,亞洲富豪首次身家縮水。
 
榜上40位中國富豪,逾三分之二財富下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損失在亞洲富豪當中屬最多,其個人財富下滑108億美元。若論百分比,則是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損失最慘重,他的資產縮減近半至48億美元。香港房地產業富豪也受到重挫,首富李嘉誠的身家2018年縮減60億美元,排在其後的李兆基則損失33億美元。
 
印度23位富豪總資產蒸發210億美元,其中以鋼鐵大王米塔爾損失最大,其身家縮減29%或56億美元。
 
韓國七大富豪總資產大減172億美元,這其中逾三分之一由三星電子董事長李健熙及其子李在鎔承擔。中東經歷了較為動盪的一年,沙特王儲穆罕默德的肅貪行動波及多位億萬富豪,雖然他們如今已獲釋,但沙特經濟不免大受震盪。
 
歐洲億萬富翁也大多財富收縮。相比之下,俄羅斯富豪們的遭遇沒那麽慘。油價大跌、俄羅斯與烏克蘭緊張態勢加劇以及西方制裁力度加大所引發的動盪,在一定程度上被週期性財富增長抵消。俄羅斯25位億萬富豪的總資產只小幅下滑至2,550億美元,其中16位富豪身家縮水,包括仍列在美國制裁名單上的鋁業大亨德里帕斯卡,其資產暴跌57億美元。
 
在拉丁美洲,巴西投資公司3G Capital聯合創始人雷曼財富蒸發最多,損失98億美元,不過他依舊是巴西首富。當地最大手機運營商最大股東墨西哥富豪斯利姆,財富大幅下滑,曾為世界首富的他現在排名第六,凈資產為540億美元。
 
當然,並不是所有富豪都荷包大收縮。中國手機製造商小米創始人雷軍因其公司2018年7月上市,身家大增87億美元,躍入彭博百大富豪指數;優衣庫創始人日本迅銷公司主席柳井正因其公司股價大漲30%而身家上升63億美元;印度大亨安巴尼資產增加40億美元,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手中奪回亞洲首富稱號。按行業劃分,2018年晉升彭博億萬富豪指數的新貴來自科技、消費品、生物科技和藥劑等行業。
―《彭博社》 2018/12/23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