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32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李萌 編譯 [第3432期 2018-12-03發表]


一個關於無協議退歐的真相

 
英國與歐盟的對局進入最後階段。11月14日,雙方公佈了一份長達585頁的脫歐協議草案,其內容包括英國將向歐盟支付390億英鎊“分手費”。25日,歐盟27國領導人一致通過了該草案。在英國公投近兩年半後,他們即將發現退歐的真正含義。分析認為,英國議會同意該草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英國退歐大臣在內的幾位部長辭職以示抗議;特雷莎·梅可能會被推翻;議員們必須與選民、政黨及自身信仰做多重鬥爭。
 
不論過去如何,現在擺在議會面前的任務是冷靜地決定:接受或拒絕,哪個對國家更好。如果議員們要尊重公投,應根據給選民的承諾來評判這項協議。根據該協議,在移民問題上,英國將收回限制歐洲移民的權利。但代價是被踢出單一市場,這會讓經濟受到打擊。公眾是否能接受這種取捨,是政府決策的根據。
 
在其他方面,英國將毫無疑問地喪失控制權。根據協議,英國不得不與單一市場的規則保持一致,以保持貿易流動和愛爾蘭邊境開放。但脫離歐盟後,英國將無權制定這些規則,且無權提名歐洲法官來仲裁糾紛。同時,只要英國還留在關稅同盟中,甚至不會獲得與其他國家簽訂貿易協議的“安慰獎”,這是許多退歐派人士建立龐大(且毫無根據的)儲備的原因。
 
脫歐協議還對英國的信用產生了影響。協議將保持愛爾蘭邊境的開放,但會在北愛爾蘭和英國大陸之間造成更深的監管鴻溝。
 
爭論最大的問題是,推翻該協議將對英國民主產生什麼影響。議會有無視公投的法律權利。但如果在創紀錄數量的民眾投票(至少是“奪回控制權”)後這樣做,這對會破壞主流政黨的信任。
 
事實上,民主爭論更加複雜。脫歐公投不僅是歐洲懷疑論的表現,它暴露了過去左右兩黨分裂所掩蓋的按年齡、地區和階級劃分的分歧。事實上,退歐公投在某種程度上是左派對冷漠的精英統治的抗議,這種形式的退歐可能會讓這些問題變得更糟。對不負責任的統治者的憤怒不會因為一項協議而得到緩解。英國退歐僅標誌着以英國與隔壁巨頭間關係的全國性爭論的開始。不管結果如何,它都會給英國留下多年的傷痕。
 
―《經濟學人》 2018/11/25
 

權勢日衰和怒火中燒的特朗普

 
特朗普的執政鬧劇能否繼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走極端路線的總統是否能夠違背大部分美國人的意願,實施極端主義的政策議程。當然,就目前來看,答案是否定的,美國中期選舉也印證了這點。值得提醒的是,當挫敗感與日俱增,可能促使他鋌而走險,給美國的民主和全世界帶來可怕的後果。
 
分析特朗普的極端政策思想,可以看出其從未受到公眾的支持。如,去年共和黨支持的企業減稅計劃、特朗普試圖廢除《平價醫療法》、他要求在美墨邊境修築圍墻、退出伊朗核協定,以及對中國、歐洲和其他地區加徵關稅,都遭到公眾的反對。
 
不僅如此,特朗普試圖不顧民眾的強烈反對,依靠共和黨在國會兩院的多數優勢來通過法案,或用行政令繞過國會,或煽動民意支持等手段實施其激進的政策,也大都以破產告終。
 
此次中期選舉中,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民主黨候選人都大勝他們的共和黨對手。但儘管如此,共和黨贏得的席位往往來自人口較少的州,而民主黨主要在沿海和中西部諸州勝出。即,民主黨贏得更多選票,但共和黨贏得更多席位。這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失去眾議院控制權的特朗普,將無法推動任何不受歡迎的立法。
 
經濟方面,隨着美國經濟從企業減稅的“高糖效應”中降溫,全球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日益加大,拖累了商業投資,而預算赤字和利率都在上升,分析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在未來幾個月將變得更加不受歡迎;其提高關稅的虛假國家安全理由,也將在政治上,或許還會在法庭上受到挑戰。
 
首先,特別檢察官穆勒可能會詳細地記錄特朗普、他的家人和(或)親信幕僚的嚴重瀆職行為。其次,眾議院的民主黨人將通過包括國會傳票在內的手段,開始調查特朗普的稅務和個人商業交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特朗普不僅僅是一個極端派政客,其偏執的思想,或隨着其政治地位下降及障礙增加,變得更不穩定、甚至偏激,如大發雷霆,炒掉穆勒,甚至可能發動戰爭或宣佈緊急狀態來重塑權威。屆時,美國的憲法秩序能否發揮多大的作用就很重要了。
 
―《聯合早報》 2018/11/24
 

美中貿易戰可能嚴重拖累增長

 
經合組織(OECD)近日警告稱,美中貿易戰升級可能會在2021年對全球經濟增長造成沉重打擊,形成的價格壓力將迫使美聯儲加大力度收緊貨幣政策。其在報告中表示,隨着全球擴張越過頂峰,針鋒相對的貿易限制可能會把世界經濟從“軟着陸”搞成“硬着陸”,並預計全球經濟增長率將從今年的3.7%降至2019年和2020年的3.5%,略低於其上一次預測,但仍屬健康擴張速度,但日益加劇的貿易緊張將是這一良性局面的主要風險之一。
 
經合組織表示,美國和中國已經加徵的關稅所造成的損害將比較有限,但如果美國按計劃從1月開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的關稅,而中國進行報復,那將使兩國產出受到的影響翻倍,並推動美國物價比原本可能達到的水平高出0.6%,那麽短期成本將“顯著更高,波及面更加廣泛”,特別是考慮世界各地商業投資計劃面臨更多不確定性的影響之後。
 
在這種最糟糕的情形中,到2021年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比基線水平低0.8%,全球貿易將下降2%,經合組織國家的商業投資平均將下降約2.75%。
 
美國消費者很可能要承擔以較高價格為形式的大部分負擔,在最極端的情況下,美國利率將比基線水平高出約0.5個百分點,從而推動美元走強,並增加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壓力。
其他包括中國經濟急劇放緩、油價波動、英國退歐不確定性以及歐元區一些銀行的脆弱性等風險間的相互作用可能導致“比預期更硬的硬着陸”。
 
―《金融時報》 2018/11/22
 

全球石油需求面臨新挑戰

 
國際能源署(IEA)近日表示,隨着電動汽車日益普及以及更節油的汽車上路,到2040年電動車和更多節能技術所降低的道路運輸方面的石油需求,將超過先前預期,但若新產能欠缺足夠投資,全球仍可能面臨供應緊俏局面。
 
報告指出,石油需求預計在2040年前不會觸頂。全球的石油消耗量接近1億桶/日,假設每年需求將平均增長約100萬桶/日直到2025年,之後到2040年的年均增速為較平穩的25萬桶/日,2040年則將達到1.063億桶/日的峰值。這些預測反映了全球各國政府的政策目標。特斯拉(Tesla)等企業正在帶頭領導反對使用石油的鬥爭,到2040年,預計將有多達3億輛電動汽車投入使用,這將使得石油需求減少330萬桶/日,高於上次展望預測的250萬桶/日。
 
但更大的影響將來自於傳統汽車的燃料經濟性標準進一步提高,這將致使石油消耗量減少900萬桶/日。而全球汽車燃油效率的提高,是導致汽車對石油需求放緩的最大因素。而其中,所有的石油需求增長都將來自發展中經濟體,IEA維持其對全球汽車數量到2040年時將較今日接近翻番的預測,料增長80%至20億輛。
 
供應方面,已然是全球最大產油國的美國,將一直是全球產出增長的主力直到2025年,日產量將較當前的約1160萬桶增加520萬桶。IEA預計,從那時起美國產量將呈現下滑。OPEC的市場份額到2040年時將從目前的近30%上升至45%。
 
IEA認為,不論需求是否觸頂,都將需要新的供應來源。隨着石化、貨車運輸和航空需求的增長,石油消費在未來幾十年將增長。但要在短期內滿足此增長的話,意味着傳統石油項目批准數目必須比當前低位增加一倍。如果投資並未如此回升,那麽擴張速度已創紀錄高位的美國頁巖油生產,將必須比目前增加逾1000萬桶/日直至2025年,相當於七年內在全球供應中又多出了一個俄羅斯,這將是史上前所未見的情況。
 
―《路透社》 2018/11/13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2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