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426外媒速覽
編譯 李萌 [第3426期 2018-09-10發表]


委內瑞拉經濟危機的深刻教訓

 
南美洲國家委內瑞拉近年來遭遇惡性通貨膨脹,8月20日復位幣值,砍掉鈔票上五個零,總統馬杜羅宣佈將貨幣匯率與該國於2017年12月發行的加密貨幣“石油幣”(Petro)掛鈎,該國貨幣玻利瓦爾省即時狂貶96%,形同廢紙,這場貨幣危機已導致該國極度短缺的商品、食物及醫藥用品供應更為緊張,民眾艱難適應改革,成為近代國家最大的經濟噩夢。
 
這是馬杜羅於2013年上台後最大的經濟改革措施之一,他也同時上調全國最低工資34倍,是今年第五次最低工資的調高,企業必須大量裁退員工才能生存。因為政府財政狀況不穩定,將貨幣與國營加密貨幣捆綁在一起被認為像是一齣鬧劇。分析師認為此舉無助委內瑞拉解決眼前危機,甚至將導致惡性通脹加劇。該國7月份的通脹率超過8270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預測該國通脹率今年將達到100萬%,物價以高速狂飆,通脹繼續惡化看來已成定局。
 
馬杜羅指美國及其他敵人對該國發動經濟戰,但更多分析認為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是該國實施17年社會制度的失敗導致;其次是亂印鈔票應對混亂經濟局面和政府開支,導致玻利瓦爾省大幅度貶值,政府可以隨意發行石油幣,未在任何公認的交易平台上報價,民眾對新鈔票缺乏信心。同時,委內瑞拉95%的國家收入依賴石油出口,加上國內原油開採又減少,委內瑞拉迅速陷入金融危機,連年衰退經濟幾近崩盤,但為了拉攏選民卻仍要提高民眾收入和提供福利。
 
委內瑞拉的石油蘊藏量超過沙地阿拉伯,今天的危機是經濟管理失當及沒有對匯率實施管制所致,與西方國家關係欠佳,又被美國制裁,國內政治鬥爭不斷升級,讓衰退不振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委內瑞拉20日啟用新貨幣,同時委內瑞拉政府宣佈一系列經濟改革舉措,應對惡性通貨膨脹,試圖令委經濟重回正軌。圖為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一名男子從ATM機中取出一張5元面值的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新華社圖片)  
 
委內瑞拉的政治動盪、經濟混亂和社會失序,早在2012年查韋斯任期內已發生。馬杜羅在今年5月選舉勝出可以連任六年,仍在延續一些失誤政策,沒有及時推進經濟結構轉型,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相繼施加制裁,內外環境可說苦不堪言。毫無疑問的,從石油大國到經濟崩潰,委內瑞拉的長期動盪和衝突還沒來到盡頭。
 
―《聯合早報》 2018/8/28
 

北美自貿協定的民粹貿易政策

 
8月27日,美國和墨西哥同意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這對加拿大產生了巨大的壓力,因為加拿大只有同意汽車貿易新條款和爭端解決規則才能繼續留在三國貿易協定中。特朗普曾表示,如果加拿大拒絕他的條件,他將把加拿大踢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並對加拿大汽車徵收關稅。有分析認為,受美國國內對少於三方協議的敵視態度和加拿大國內對抗特朗普的政治回報鼓舞,加拿大或對此作出反抗。
 
分析指出,美墨加每年的貿易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受拖延一年多的談判影響,墨、加貨幣壓力加劇。同時,三國都面臨很高的換屆政治風險,對儘快達成協定有迫切需求。
 
但不論結果如何,此次談判都讓人們關注到了特朗普試圖強加於交易夥伴的各種條款:特朗普式的貿易協定不僅包括周旋,還有威脅。與近年來的其他貿易協定相比,這對左派和企業而言是一種令人不安的甜頭,它增加了企業的不確定性,對市場干預更加強化。
 
特朗普式貿易的印記在對汽車行業制定的新規則中體現最為明顯:墨西哥同意將汽車零配件在北美自貿區的來源佔比由62.5%提高至75%,並取消對某些反傾銷案的爭端解決小組,這意味着一些汽車零部件實際上是免稅的。最低份額的鋼鐵和鋁必須從自貿區採購。最不尋常的是,該協議規定40%到45%的汽車零部件必須由每小時工資至少為16美元的工人生產。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提高汽車製造商在美國生產的積極性。如果汽車製造商重新調整供應鏈,或者美國增加符合標準的汽車的供應,並在其他地方銷售不符合標準的汽車,這可能會將就業崗位轉移到美國。當然也不排除他們會選擇接受由2.5%的關稅,從貿易協定區域以外進口更多的產品。但不論怎樣,消費者都不要為此埋單。
 
美國對被稱為“日落條款”的自動終止該協議的條件上也有所讓步。目前達成的協議草案是同意該協議的有效期為16年,每6年進行一次審查,且該協議還可以延長16年。這可以保證在無法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各國可以給予企業重新安排事務的通知,防止經濟失衡。
 
特朗普主義最顯著的特點是實施新政的恃強凌弱。8月28日有報道稱,一項關於墨西哥汽車出口部分關稅的單方面協定或將達成,這將使墨西哥免受美國以國家安全名義徵收的新關稅的影響,由此加拿大汽車零部件製造商或將受損。通常情況下,貿易協定是通過各國執行來實現自我強化的,前提是協議能為各方帶來利益。然而這次,協定很明顯是與威脅聯繫在一起的。
 
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一些特徵可能有助於說服那些對傳統貿易協定持懷疑態度的美國選民。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談判方式,及談判承諾和可能的現實間的差距,都對未來埋下了隱患。
 
―《經濟學人》 2018/9/1


如何看人民幣中間價逆週期因數

 
潛伏了七個月之後,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定價機制中的逆週期因數再度啟用,隨後離、在岸人民幣匯率明顯升值,衝擊人民幣空頭效果明顯。分析認為,此次重啟人民幣中間價逆週期因數,表達了中國監管層抑制“羊群效應”的決心,但不會對市場趨勢產生逆轉,且2017年首次啟用化解單邊投機的歷史不會重演。
 
逆週期因數最主要的作用是對沖市場的順週期行為,避免“羊群效應”的累積。逆週期其實就是對過度供求的部分進行過濾,“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逆週期因數”定價公式其實可以轉變為“收盤價*(1+逆週期係數)+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使供求關係影響變小,籃子部分的影響增大。而公式中的“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部分就是不受監管層控制的外部環境變化。
 
 
以2017年首次啟用逆週期因數為例,當時美元進入調整模式,但年初至5月人民幣卻因為貶值預期而呈現易跌難升走勢,在逆週期因數的干預下,螺旋貶值局面得以化解,但這一目標實現的前提是美元處於弱勢的外部環境配合。即逆週期因數只是對定價機制進行微調,增加籃子部分的權重,借外部不確定性來增加投機成本,並不會對中間價定價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切不可認為重啟逆週期因數,人民幣就會轉為升值。
 
除美元強勢外,當前中美貿易戰將使人民幣會大體承壓,逆週期因數的效果有限。畢竟對中國而言,中美貿易戰及強美元背景下,人民幣保持強勢並沒有什麼意義,這不會緩解美國的戰略憂慮,只要不出現明顯的貶值預期累積和資本外流,人民幣保持略微偏弱水準並無壞處。這點從中美關稅貿易開始後,人民幣跌幅超7%,中國監管層卻未明顯出手干預可以看出。據投行計算,在此期間人民幣的跌幅基本可以對沖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加徵關稅的負面衝擊。
 
此外中國自身的結構性問題也不容忽視,銀行間外匯市場的參與結構仍相對單一,加劇了市場預期一致性快速形成,限制了投機力量的價格發現作用,加劇了單邊預期。雖然受益於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外部資金不斷流入,今年二、三季度的人民幣貶值並沒有對資本流動造成明顯影響,但隨着人民幣不斷測試6.9元,破7看法日盛,人民幣的貶值預期有所累積。當然,中國監管層8月初提升遠購風險準備金、限制自貿區分賬核算單元(FTU)賬戶人民幣外流等舉措料會化解部分貶值預期。
 
總之,逆週期因數更多的是影響參與者的心理,並不會對經濟基本面造成影響,雖然較高的匯率彈性會增加單邊投機的風險。 
 
―《路透社》 2018/8/27
 

中國科技寵兒正面臨挑戰

 
並非所有科技明星都是平等的。雖然蘋果和亞馬遜等美國巨頭的市值在3月份達到或突破1萬億美元,但中國的寵兒們卻在被拋售。變化開始於兩個月前。自那以後,美國大型科技股的表現比中國同行高出19個百分點。目前,阿里巴巴集團的空頭頭寸規模超過180億美元,這家電子商務巨頭是全球賣空最多的股票。騰訊控股有限公司受中國計劃進一步管制網路遊戲的報道影響,8月30日香港股市早盤股價一度下跌5%。
 
分析指出,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今年6月開始,中美貿易戰削弱了中國消費者的信心,而他們是互聯網公司發展的主要依賴對象。另一方面,最新季度財報表現不佳,第二季獲利放緩至16.2%,而上年同期為47%。
 
其認為這種差異是結果性的,並將持續下去。這一點可以從騰訊和阿里巴巴的估值看出。儘管收益疲軟,但兩家公司的股價仍處於歷史市盈率區間。但從價格對銷售的角度來看,它們已經跌落懸崖。即投資者不再相信,中國科技的一美元銷售能帶來過去一樣的經濟效益。
 
中國科技的投資熱潮同樣令人擔憂。今年,阿里巴巴、騰訊和京東已斥資逾370億美元入股初創企業。這種大手筆的風險投資,在阿里巴巴或蘋果是很難看到的。雖然亞馬遜和奈飛等美國公司仍相信自己能進入新市場,但中國公司似乎認為,對一家初創公司進行戰略性投資是一個更具吸引力的選擇。然而現實卻是,以20年前分別在騰訊和阿里巴巴持有逾1,300億美元的南非最大媒體集團Naspers和日本的軟銀集團為例,這種投資帶來的只是令人眼花繚亂的重疊消費。
 
Ofo和摩拜是中國最大的自行車共用品牌。前者得到了阿里巴巴的支持,摩拜最初由騰訊支持,最近騰訊已出售20%的持股,線上外賣提供商美團網成控股者。而在海外,以印尼為例,受其年輕人口紅利的吸引,阿里巴巴、騰訊和京東已在該國排名前六位元的線上電子商務企業中佔據四席。
 
與中國新興的互聯網企業不同,Naspers和軟銀中開始在中國投資時,都會偏向互不重疊的消費領域。因為重疊的投資只會導致激烈的競爭、更大的資金消耗,並侵蝕投資資本的回報。
 
令人擔憂的迹象在財報中已有體現。有分析指,雲計算和娛樂等新業務正在拖累阿里巴巴的利潤。京東的情況更糟:上個季度研發支出激增80%,達到人民幣28億元(合4.1億美元),但預期17%的銷售增長目標卻並未實現。不間斷的擴張固然不錯,但投資者更需定期注意投資回報。
 
―《彭博社》 2018/8/31

(編譯:李萌)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2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