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撬動消費買方市場要有根本性對策
■ 文/蔡恩澤 財經媒體專欄作家﹑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 [第3523期 2022-08-08發表]
眼下經濟回升緩慢,就消費而言,正處於買方市場,表現為消費情緒不旺、購買力猶疑、消費預期不確定等。


疫情爆發已經兩年多了,隨着我國疫情防控“動態清零”政策取得積極成效,消費者的恐慌情緒正減弱,疫情對消費行業的衝擊正在邊際弱化,社會面正常生活秩序正逐步恢復,企業經營逐步回歸正常,消費行業正逐步回暖,但是,因疫情反覆,消費供應鏈不暢,人們的消費情緒仍然受到壓抑,致使消費市場不溫不火,生活煙火氣不旺。


我國已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恩格爾系數也證明我國已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人民銀行的統計數據顯示,5月份,人民幣存款增加3.04萬億元,同比多增4750億元。其中,住戶存款增加7393億元。這證明消費者手中確實有錢,但購買力在猶疑,消費者捂着錢袋觀望,對汽車、住房等大宗商品的消費格外謹慎。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2上半年,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 68923萬平方米,同比下降22.2%;商品房銷售額66072億元,同比下降28.9%。


在疫情多發散發、國際環境更趨複雜、各種超預期因素疊加背景下,消費者的收入預期不確定,當家人不時清點錢袋過日子,要留足家庭儲備金,以防不測,在可支配收入不足、未來收入預期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情勢下,更不敢奢望花明天的錢超前消費。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1756元,扣除價格因素影響,實際增長0.8%。其中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實際下降0.9%。


正是上述因素促成當下消費行業呈現買方市場,商品積壓,服務受冷遇。總體而言,居民消費相對低迷有疫情因素,但疫情防控對消費的影響只佔20-30%的比例,更重要的是可支配收入不足。這是消費買方市場形成的癥結所在。


首先是增加消費者手中的消費籌碼。宏觀調控政策要持續發力,加速推動經濟運轉恢復正常,確保居民收入來源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增強居民消費意願,降低預防性儲蓄。發放消費券只是權宜之計,要穩定消費,還要有長遠之計,就是增加消費者收入預期。要千方百計穩就業,穩就業就是穩收入預期,就是穩消費、穩增長。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預計達1076萬人,同比增加167萬人。無論從總量還是從結構來看,穩就業都面臨着不小壓力。需要各方發力,抓好大學生就業簽約落實工作,尤其要把脫貧家庭、低保家庭、零就業家庭以及有殘疾的、較長時間未就業的高校畢業生作為重點幫扶對象。


其次,要適當降低存款基準利率。當前國內完全存在通過降低儲蓄率來間接提升消費的客觀條件。內地儲蓄率從1999開始持續高速增長,最高在2009年達到51%,當下也已經達到45%的儲蓄率,顯著高於其他國家。高儲蓄率帶來的是較低的消費率。通過降低存款利率,提高居民存款的機會成本,進而降低儲蓄率,或許是一種行之有效的鼓勵消費的手段。


再次,要填補個人消費支出結構作缺口。我們把2022年上半年和2019年全國個人消費支出結構作一個比較,發現2022年上半年全國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1037元,下降7.4%,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8.8%;2019年上半年全國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1033元,增長10.9%,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10.0%。三年過去了,2022年上半年全國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絕對值只增加3元,如果再扣除物價上漲因素,實際上是變成了負增長,缺口發人深省,這意味着有促進消費的較大空間。


此外,要合理增加公共消費。按照《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意見》,健全常住地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制度,合理確定保障標準。緊扣人民群眾“急難愁盼”,多元擴大普惠性非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提高教育、醫療、養老、育幼等公共服務支出效率。完善長租房政策,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支持繳存人提取住房公積金用於租賃住房,繼續支持城鎮老舊小區居民提取住房公積金用於加裝電梯等自住住房改造。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