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新興産業切莫重蹈“製造路徑依賴”
Emerging industries must not repeat the path of "manufacturing dependence"
文/蔡恩澤 財經媒體專欄作家﹑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 [第3486期 2021-02-01發表]
▲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於9月4日至9日在北京舉行。圖為人們在服貿會國別和省區市專區參觀4800萬像素硅基液晶數字光場芯片。這個我國自主研發的工業數字光場芯片可廣泛應用於投影儀、虛擬現實等領域。(新華社圖片)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加強統一規劃和宏觀指導,統籌好産業布局,避免新興産業重複建設。這是引導我國新興産業健康發展的基本遵循。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已有山東、安徽、湖南、湖北、雲南等超過10個省份在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中明確新興産業規劃和部署,包括重點發展新材料、生物醫藥等産業,加快培育世界級戰略性新興産業集群,進一步壯大發展新動能,增強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等方面。同時,包括千萬級財政資金、千億級基金在內的多路新增資金正加速向新興産業集結。

值得關注的是,多年來,中國産業發展習慣於沿襲傳統製造的發展路徑,即前腳踩油門,後腳踩刹車,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如今新興産業似乎也在誤入這一怪圈,陷入“路徑依賴”的泥潭。

比如“全民造芯”就是一例。自從美國悍然發動貿易戰特別是對中興和華為的制裁,引發中國人同仇敵忾,抱團造芯,給“芯”痛的中國注入一劑強“芯”針,許多企業義無反顧地投身造芯運動,輿論似乎又看到了中國芯片彎道超車的機會。

但滿腔的熱情代替不了冷靜的邏輯推理。當下的中國,要想在芯片等尖端技術上追趕發達國家,需要時間,更需要路徑的更新。

而全民造芯的弊端是重複建設,浪費資源,結果只是在低端和大路貨上增加了産量,甚至造成産能過剩,真正急需的7納米以下的高精尖芯片由於沒有相應的光刻機,還是無法造出,只得望洋興歎。

“路徑依賴”(Path-Dependence)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經濟學家道格拉斯·諾斯創立的理論,其特定含義是指人類社會在制度變遷或技術演進中均有類似於物理學中的慣性,一旦進入某一路徑,無論是好是壞,就有可能對這種路徑産生依賴。當人們做出某種選擇,就好比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慣性的力量會使這一選擇不斷自我強化,並讓你輕易走不出去。

曾經的中國製造正是低端、組裝、代工(OEM)、重複投資、産能過剩的路徑選擇,並一直沿襲了數十年。其路線圖是,先炮製一個時尚概念,比如智能製造、生物醫學工程、新能源等,各地競相布局,高價引進國外的設備、零部件,或以市場換技術,待到中國具備相應技術和能力時,便出現了産能過剩,低價向國外出售,於是又引來國外的反傾銷。

新興産業意味着可以創造更高的附加值,但是中國一些新興産業沒有獲得高利潤反而跌進低附加值陷阱。一些新興産業與傳統製造業並沒有什麽本質區別,只是徒有名號。事實上,在一些高技術企業裏,中國仍然處於價值鏈的弱勢位置上,局限在組裝、加工製造等低附加值環節,並繼續付出資源消耗和環境污染的沉重代價。

這種路徑一方面是因為中國製造滲透着浮躁的氣息。比如光伏産業的環保節能基因決定其必然是朝陽産業、新興産業,用“烈火烹油”來形容當初中國光伏産業突飛猛進不為過。幾年前,全國有20多個城市提出要建千億元的光伏産業基地或産業園區,而彼時中國總共只有3,000億元的市場容量。中國2011年的光伏組件總産能達30GW,而全球裝機量只有20GW。産能的無序擴張和過剩,使中國光伏産業遭遇滅頂之災。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的GDP情結也是中國光伏産業盛極而衰的推手。評判地方官員升遷的標準中,GDP一直是最重要的考核目標,加上各地關於就業、稅收等方面的考量,地方官員都有動機去鋪攤子,擴大投資。因此,政府的身影在整個光伏産業的興衰過程中不斷晃動。政府不但一手將這個行業捧大,給予該産業各種特殊的政策優惠,而在其産能過剩時又沒能及時合理引導,反而繼續慫恿其擴張,並提供各種支持。

當下,我國新興産業亟待加強統一規劃和宏觀指導,統籌好産業布局,避免重複建設。
首先,在全國一盤棋的思路下,中央有關部門要編制産業發展指導目錄,引導地方産業鏈差異化發展。在區域一體化指導思想下,圍繞重大項目招商,鼓勵區域內城市間探索建立合理的招商引資聯動、項目准入聯審、協作利益聯接等機制,深入推動區域間創新鏈分工、價值鏈互動,推動協同招商引資、協同政策制定、協同平台打造。

其次,戰略性新興産業的發展比拼的是整個産業體系各個環節的綜合競爭實力,以及分工合作帶來的效率提高。要提升新興産業集聚的規模和質量,避免出現多點開花、大而不優、産能過剩等問題。

此外,要以政府優惠政策引導新興産業發展需要適度,避免産業依賴政府補貼引起週期性波動、甚至陷入發展困境。還要注重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在競爭和開放合作中實現區域協同和産業協同,必要時限制投機和跟風潮流。

 
▲在福建省南安市霞美鎮,福建寶鋒電子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為對講機芯片進行質檢。
(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