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警惕境外資金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
Stay vigilant for foreign capital making waves in the capital market
文/蔡恩澤 財經媒體專欄作家﹑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 [第3485期 2021-01-18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明確2021年外匯管理重點工作,防範跨境資本異常流動風險位居首位。國家外匯管理局提出,要加強外匯形勢監測評估,密切關注外部衝擊影響,引導金融機構和企業堅持風險中性原則,打擊外匯投機行為,加強市場預期管理和宏觀審慎管理,避免外匯市場無序波動。

當中國經濟正成為全球經濟風向標之時,跨境資本也開始在中國市場日漸活躍起來,一個鮮明的標誌是正向大舉湧入。僅以中國債券市場為例,截至2020年12月,境外機構投資者已連續第25個月增持中國債券;2020年全年,境外機構投資者增持人民幣債券資金量超萬億元。

中國抗疫鬥爭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中國成為全球唯一正增長的經濟體。于是,全球各路資金尋求避險時,中國市場成了不約而同的最好選擇。

2020年下半年開始,我國的國際收支開始呈現“雙順差”態勢,大量跨境資本流入我國股市、債市。

就A股市場而言,雖然2020年一季度和三季度,北向資金曾階段性地大幅淨流出,不過進入四季度以來,北向資金再度恢復了對A股“買買買”的節奏。

Choice數據統計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盤,北向資金在12月淨流入A股572.39億元。另外,截至2020年12月31日,北向資金總共在1848隻A股有持倉,其中對38隻A股的持股佔比超過了10%。

IIF數據顯示,2020年12月,國際資本流入股票市場的有293億美元,其中132億美元流向中國股市。

在當前A股市場的監管制度下,外資進入中國A股市場的合法途徑有三種,即QFII、戰略投資上市公司和FDI入股非上市公司的上市。

資本總是朝着有利可圖的市場讪笑。跨境資本大舉流入中國內地市場,一方面說明中國市場已成全球投資聖地,以其韌性、潛力和乾淨的基本面俘獲境外資本的芳心;另一方面也顯示境外資本的投機性,其中不乏見利忘義者,搞短促突擊戰術,撈一把就走,一騎絕塵後往往留下一地雞毛,十分可惡。

國際套利資本有一個通俗說法叫“熱錢”,這種資金是一種“燙手”的資金,故稱之為“熱錢”,也有人形象地把國際游資稱做“過江龍”“金融鳄魚”。當人民幣匯率預期改善、利率高於外幣時,“熱錢”就會千方百計地流入套利。一旦這兩個條件發生反方向變化時,“熱錢”就會迅速撤出,從而引起金融市場的動盪。

制度經濟學大師約翰·肯尼斯·加爾布雷斯曾經對熱錢作出如下評價:“在我們這個時代,經濟領域的任何發展,就其後果的震撼力和不為人所了解而言,沒有什麽能與在國際間巨大而不可預測的金融資本流動相媲美。”

游資好似大海中兇猛的鲨魚,一旦發現套利機會,猶如鲨魚聞到血腥,就會蜂擁而至。其逐利性注定了要對日益走向開放的龐大的中國金融市場虎視眈眈。熱錢洶湧有着非常微妙的背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一直就匯率問題對中國施壓。而美元的持續貶值為豪賭人民幣升值者提供了又一個籌碼。新冠疫情持續蔓延以及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導致美元在2020年出現三年來首次下跌,未來或進一步貶值。

境外資金大幅湧入,主要源於人民幣幣值穩健、中美利差高企等因素。2020年,人民幣匯率穩中有升,以6.2%的年度漲幅,於全球金融市場一眾資産類別中,表現亮眼;同年,中美十年期國債利差始終維持在250個基點的歷史高位附近,利差優勢凸顯。


2021年,外資流入勢頭或將加強,疊加人民幣升值預期強烈,跨境資本“大進大出”風險隨之提升,防範跨境資本異常流動風險正當時:首先,要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增加匯率彈性,保持溫和色彩,這樣做,有助於平抑無風險的套利資本流動;其次,要加強跨境資本流入流出雙向監測,尤其是要改善國際收支統計質量為改善國家宏觀經濟分析和決策提供準確、可靠的依據;再次,要進一步完善外匯市場“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宏觀審慎主要是指利用逆週期的市場化的價格調控手段來調節跨境資本流動,微觀監管是以“零容忍”態度嚴厲打擊地下錢莊、跨境賭博等外匯領域違法違規活動,維護外匯市場健康秩序;此外,要建立健全預警機制,要擬定應對預案,提高政策落地速度。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