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觀察時評 > 正文
香港需重新定位 融入國家內循環發展
Hong Kong needs to reposition itself to integrate into the country's internal circulation development
文/莊太量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第3485期 2021-01-18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如今,國家以內循環跟雙循環為發展方向,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之下,香港的定位何在?又能如何融入國內雙循環的發展方向呢?


中國有發展國內大循環的底氣


先談談何謂內循環。內循環是指一個經濟體無需依賴與其他國家的關係,而獨自發展。事實上,人類早已遵行這發展方向,任何經濟體或國家,在未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前,必定是一個封閉體,且定能夠自我滿足(自我生產並自我消費)。所有經濟體在起初發展,未與外國接觸前,都是自我封閉的,能夠獨立製造,獨立消費。所以內循環是一個與生俱來的能力。但若一個經濟體開始進行國際貿易後,漸漸發展蓬勃,如想回頭進行內循環,並要求維持現有生活水平的話,是難以實行的事。試想像,假如該經濟體減少,甚至停止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在發展後,國內的生活水平理應會下降。
 

2020108日,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年度論壇暨人民幣業務傑出大獎2020”灣區企業可持續發展大獎2020”在香港灣仔會展舉行,多位嘉賓以灣區絲路金融發展帶給本港離岸人民幣業務機遇為題,討論香港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企業業務的發展與機遇。(人民視覺圖片)
 

回望中國,於一九七八年開放,七十年代時,中國是十分貧窮的國家,當時國內人均年薪只有二百多美元,一天也賺不了一美元,甚至比非洲更窮困,亦處於世界的貧窮線之下。至於今天,筆者認為中國有能力發展內循環,在加入世貿整整二十年後,國內生產線不但覆蓋日常必需品,質量也大幅提高。而無法生產的,包括能源(石油)及高科技晶片等,都有輸入國內,這些物品都是無法進行內循環的。打個比方,國內石油儲藏量不足,固然無法突然生產石油,亦有一些能源有短缺問題,由此可見,並非所有資源都能夠進行內循環,需要貿易上的往來。國內生產的生活用品都足以供給國民並輸出外國,假若中國與一些大國,如美國的關係出現矛盾,中國的內部消費足以填補流失了的美國需求嗎?現時中國每年出口大約五千億美元的貨品,而美國則輸入一千多億美元的貨品,即代表國內每年正在賺美國三至四千億美元,假設中國與美國完全沒有貿易往來,完全停止出口貨品到美國,即代表這五千億美元不能輸出到美國,內部消費能否填補這消費量呢?中國有十四億人,若五千億除以十四億,則代表每個國民每年需要多消費四百美元,一個月則需多消費三十多元美元(二百多元人民幣),我相信這不是難事,因為每位國民只需在月內多花二百多元購買出口商品。在國內人均收入已達至一萬美元的前提下,如果國民多買幾件衣服,換手機頻率更高,相信每年多消費四百美元並不難。換言之,內部消費能填補出口至美國的貿易盈利,並能解決現時中國面對美國的部分威脅。另外,中國目標市場尚有歐洲跟東盟,假如對這兩個市場的外循環仍然運作,國內一萬美元的人均收入,只需每人每年多付出四百美元,將其消化,其實是可行的。

另外,中國也有一些服務型行業亦能內循環,比如說旅遊業,因為中國地大脈搏,國內不同城市的人可到其他城市旅遊,單計國內的重點城市,去畢都需花數年時間,故中國能夠以“內循環為主,雙循環為副”作發展方向,亦是需要的,為何?二十年前中國加入世貿主要目的是賺取外匯,但現在賺得足夠了。對中國而言,每年賺美國四千億美元的外貿盈餘,只佔中國GDP十三萬億美元約百分之三,並沒有以前佔的多。

除此之外,現在中國發展不能再以出口作主導,需以消費為主導,即以消費為國家的增長引擎,美國亦不是靠出口貿易來發展,而是靠自我消費,所以中國必須循自我消費的方向發展,現時的發展方向亦是中國內循環不太影響整體經濟的原因。


香港不能自我封閉


至於香港,並不是一個大型消費者,更不是一個大型製造商,所以相對內地,在製造和消費方面,本港並沒有角色,只能作為一個平台。那香港能不能自我封閉,運作內循環呢?香港在100年前,尚未對外開放,亦有內循環,不過只需滿足漁村層面的生活水平。今日香港想要純粹進行內循環,且維持今天的生活水平,其實是難以實行的,為什麼呢?因為有一些事情本港根本做不來,譬如香港人想去旅行,便必須走出香港;保險業滲透率達20%,只靠香港人的需求市場,不足以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所以香港若想進行內循環,至少需要與內地某些城市(大灣區)合併進行內循環,旅行也能有多些選擇,屆時便能將香港生產的一些服務售予大灣區的客源,這亦稱之為內循環,能夠解決保險及旅遊等行業的問題。而且大灣區生產的商品,香港亦能消費一部分,互利共生。由於國家發展不互相配合,會流失許多經濟增長的機會,所以香港很難獨立實行自由經濟,並有必要和大灣區一些城市合作,增加旅客流動性,貿易往來的機會。因為香港土地面積小,不需要全世界的人都到香港投資,有約七千萬人在港購物或投資已經足以供給本港的人口,所以理論上來說,香港與大灣區合作已經足夠滿足本港所需,而能參與全國的內循環體系便更錦上添花。


香港可擔當
大灣區“資金流”的角色


故此,內循環跟外循環只是取決於如何定義,如果“內”是指國家的話,香港便是在國家的內循環中;如“內”是指香港的話,香港以外便是外循環的部分,因此,香港的內循環並不是單一的,而是一併列入國家的內循環。鑑於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經濟發展始終離不開金融,在未來十年,筆者認為香港可以擔當大灣區“資金流”的角色,利用大灣區的環境,令香港經濟得以持續發展。在大灣區發展的好處是國家的政策,國家已表明會支持大灣區,對大灣區也有一些願景,所以在資源和政策方面會得到一個很大的提供及提升。

現時,內地與香港兩地在金融方面都有聯繫。在股票上,有滬港通、深港通等,亦可以帶適量人民幣往返內地。因為國家金融安全問題,現在的額度稍微有點低。那可不可以再進一步令大灣區也可以流通港幣,而香港亦加快人民幣的流通呢?我認為這措施在技術上不難做到。深圳現已推出國家通用的電子貨幣,內地以後可能再沒有紙幣,而香港在這方面能否配合呢?政府能否推出官方的電子錢包,和內地的電子錢包接軌呢?這些都是香港需要且能夠配合發展的方向。理論上可以從數字貨幣中觀察得到貨幣流通的過程,加大香港從與國外進行的資金或人民幣流通,譬如說有錢透過任何渠道流入香港,如果有記錄的話,可以要求錢到香港停留了一年才容許其流出,亦容許任何錢從國外經香港再流到內地。如果資金流通是有迹可尋的,便可以將額度再提高,提高香港作為亞洲以及國家的金融中心地位。

如果香港與外界的合作不見順利,也需融入國家的內循環體系,與大灣區進行金融內循環,以維持經濟景氣。假若國家追求內循環的發展方向,並以深圳為重點發展城市,香港便要把握機會配合,在金融和服務行業上,香港的發展方向都需要重新定位,以追上國家發展的步伐。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