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美元獨大”格局終結已開始 當前強勢缺乏支撐
The end of the "dollar dominance" has begun. The current strength lacks support.
文/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27期 2022-09-30發表]

▲德國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發布的數據顯示,歐元對美元匯率22日再次跌破1比1,最低曾跌至1比0.9934,創下20年來新低。這是8月23日在西班牙馬德里拍攝的歐元和美元紙幣。(新華社圖片)

目前,由於美國連續加息既壓通脹也“薅羊毛”,刺激美元升值。其中,日圓跌跌不休直奔150日圓兌一美元。雖然這有助日本產品出口,但是也導致資產價值過分縮水,得不償失。所以,日本經濟新聞刊文也對美國挑刺,稱:“美元一強”格局終結已經開始。
 

“二戰後美元主導權”難以為繼


“美元一強”的日文原意,其實也包含“美元霸權”的意味,故此,筆者認為,將“美元一強”改譯為“美元獨大”,可能更符合作者原意。目前,美國再加息0.75厘,收益率更高,勢必使到全球資金湧向美元,所有國際貨幣兌美元再走低。事實上,歐元兌美元已經突破1兌1這一“平價”地位,創20年來的新低突破。國際金融市場預期美聯儲快速加息的勢頭還遠沒有停止,人們都在探討“強勢美元”的最高位。

不過,日本專家河浪武史發表的文章則認為,在這一波美元升值浪潮的背後,事實上隱藏存在着一個真實的趨勢,那就是“二戰後美元主導權”終結的開始。

 

理由何在?


其一,強勢美元下面是美國經濟的衰落,如果將目光仔細放到國際收支層面,那就會發現美國的“經常項目赤字”創出歷史新高。

其二,在國際政治層面,中俄等BRICS(金磚國家)正在遠離美元,甚至“去美元化”。

其三,由中國宣導“一帶一路”推進了更自主的“廣域經濟圈”。

其四,中國推廣的數字人民幣並且國際化,對全球金融和貿易的影響不可估量。

對於強勢美元,美國財政部部長耶倫毫不掩飾說,“美元是全球安全資產。經濟的不確定性提高,資金就會流向美元,這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強勢美元”背後,是美國經常項目收支的持續惡化。而偏偏,從整體實質上衡量國際交易的資金、貨物和服務等要素的恰恰是經常項目收支。河浪武史說,如果長期赤字,資金主體將流向海外,最終引發貨幣貶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22年全年的赤字額將達到創歷史新高的9440億美元。

河浪武史指出,美國歷史上經常項目赤字並不罕見,但美國靠“強勢美元”,吸引有經常項目盈餘的國家將“盈餘”流回美元。沙特阿拉伯1974年與美國達成“石油美元”密約,就是例子。但是,他強調,現在“經常項目盈餘國家的盈餘”,不再輕易流回美元。IMF的預測顯示,2022年經常項目盈餘超過1000億美元的只有中國(盈餘額2790億美元)、俄羅斯(2650億美元)、德國(2510億美元)和沙特(1770億美元)這4個國家。受美國支配的只有德國。

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和南非在金磚國家峰會上,已討論建立以金磚國家一籃子儲備貨幣為基礎的國際貨幣結算機制。

中俄兩國已啟動不使用美元的人民幣與盧布貿易,中國和沙特也開始利用人民幣進行原油交易。俄羅斯和印度也在討論“盧布與盧比本幣互換協議”。

於是,中俄為中心的“去美元化經濟圈”開始挑戰“美元經濟圈”,並成為趨勢。在剛剛結束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伊朗等了17年終於加盟,以及在10月巴西總統選戰佔據優勢的前總統盧拉,主張“強化BRICS”,都是這一無法忽視的趨勢的標誌。

對當年“廣場協議”中日本被迫向美國投降依然耿耿於懷的作者,指出當時實際也是美國難以承受經常項目赤字,向其他國家開刀。他強調,作為軸心貨幣國的美國維持“強勢美元”,原本就勉為其難。隨着世界經濟增長,軸心貨幣國必須向全球提供超過本國經濟規模的貨幣,結果不得不陷入慢性的經常項目赤字。

 

美國或現“廣泛且普遍的經濟疲軟”


河浪武史預測,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以及俄烏戰事使莫斯科“轉向東方”,勢必推進有別於“美元經濟圈”的一個“廣域經濟圈”。而且,數字人民幣的試驗,不但使中國在“數字貨幣”應用上走在世界第一梯隊,同時也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實際上,中國在今年以來已經減持1000多億美元國債,減幅接近1成。同時,中國增持黃金,到今年8月底一直保持在約1950噸。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估算,人民幣佔外匯市場的交易比率有可能從2019年的2%左右提高至未來的18%,美元的比率反而從逾4成降至近3成。而這個未來是可見的。

最後,作者警告,“美元獨大”格局終結的開始,或將導致二戰後經濟全球化的倒退。自然,全球化倒退是對世界經濟發展的一個挑戰,但是,反過來則是促進多元化發展,加速美元霸權沒落。這也證明,眼下的美元強勢實際乃回光返照。美CPI仍高企拜登降對華高關稅機會反趨弱,內外交困對華政策更亂套。

美國8月的通脹原來一般經濟分析師預期將從8.5%的高位,降到8.1%。但是實際公佈的數字8.3%。唯有汽油價格下跌,其他依然上竄。其中,食品成本同比上漲11.4%,是1979年以來最高漲幅。電力價格上漲15.8%,為1981年以來最高漲幅。

如此繼續高企的CPI,對於美國總統拜登來說猶如針刺,比起一般為油鹽柴米漲價發愁的中低層百姓,更是心口痛。筆者相信,內外交困的拜登這會更是六神無主,手足無措,無法判斷到底如何抉擇才是更符合美國的利益。他也許只能看到眼前,也擋不住國會右翼再加軍工綜合體的要脅,出台對華更不利的政策。

在通脹數字公布後,拜登發表講話,先是唱好,指美國的物價過去兩個月基本持平,對美國家庭是好消息,然後話鋒一轉稱,降低美國通脹還需更多的時間和決心。顯然,他對年底中期選舉前,交出一份靚麗的降通脹成績單失去信心了。

事實上,美財政部長耶倫也和BOSS的心情一樣,對於美國經濟實現“軟着陸”感到悲觀,她相信居高不下的CPI必然再度強化了美聯儲持續激進加息的預期。她說,既要壓抑通脹,又要避免經濟衰退,“需要高超技巧再加一些運氣”。

事實上,美國今年前兩個季度GDP均呈現負增長,已符合對於“經濟衰退”的通常定義。但是,耶倫堅決否認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只承認美國經濟增長“明顯放緩”。她發明了一個新的說法,可能會出現“廣泛且普遍的經濟疲軟(abroad based weakening of our economy)”,但她稱目前並未看到。

故此,預料美聯儲在9月20日至21日舉行的議息會議上,將決定會連續第三次加息,度高達75個基點。

筆者留意到,針對新的CPI數字,耶倫重點關心的是俄烏戰事的影響。她在採訪中明確表示,美國存在油價再次上漲的“風險”。冬季,在歐盟加大限購俄羅斯石油,有可能導致油價反彈飆升。但是,她沒有再說,降低對華高關稅有助降低美國高通脹了。或許,她和拜登一樣知道,都相信“降低美國通脹還需更多的時間”,而他們已經錯過了在年中斷然將對華高關稅回到原點的時機,現在再做也來不及在中期選舉前交出成績單。那麼,就讓他繼續吧,起碼也可以討好那些反對降稅的人。

筆者在想,重要的是,拜登政府作為美國的最高權力和利益的執掌者,他們是否有認真總結一下這場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到底美國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又遏制了中國什麼?

最近一段時間,拜登似乎在發瘋的簽反華法案。又是半導體,又是生物科技,簽起來和特朗普也不遑多讓了。只是,也有美國輿論問,拜登在簽的時候,有沒有仔細盤算一下,到底殺敵一千,自損是八百,還是一千二。尤其是從長遠看,從戰略看,拜登這是繼特朗普之後將資本主義的根基——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都扼殺了,難道要把美國入國家壟斷體制?

事實上,拜登政府對華的錯誤政策,是美國經濟政策錯誤的核心根源,各種遏制中國的發展的政策反噬美國經濟,“殺敵一千,反而自損一千二”。相反,如果美國回到與中國合作的軌道,無論是降低通脹,提高美國基建的效率等等,都是大有裨益的。遺憾的是,拜登政府在美國國會右派的制衡下,擇惡固執,喪失了糾正特朗普錯誤政策的能力,使到美國經濟的根基不斷削弱。儘管在加息的刺激下,美國“虛假”走強,一旦滯脹局面出現,“虛假”走強自然爆煲。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