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法國電影開始刻意“討好”中國市場?
■ 本刊記者 沈雨青 [第3517期 2022-05-16發表]
今年中國內地五一檔票房慘淡,據拓普數據顯示,截至4月29日,中國內地影院營業率僅有53.5%,這也直接導致原本定檔五一上線的影片紛紛撤檔。

但其中一部法國電影《致我的陌生戀人》卻以其不俗的票房表現引起筆者的注意;更讓筆者覺得有意思的是,片中大量中國元素的運用。

 

▲觀眾在《致我的陌生戀人》海報前駐足(本刊記者沈雨青攝)
 

被冠以“小眾”頭銜的法國電影


相比好萊塢商業片,法國電影在中國內地院線市場的存在感一直不強。疫情之前,中國內地電影市場2019年上映的543部長片中,只有11部來自法國,票房僅佔中國內地市場的0.1%。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法國電影在國際電影業界的影響力。作為電影的誕生國,過去五十年來,法國電影票房平均處於世界第二的水平。

而前文提到的《致我的陌生戀人》中大量出現的中國元素,同樣令筆者感到意外。

雖然在好萊塢商業片、以及韓劇、日劇等海外影視作品中,頻繁出現中國元素已經不足為奇。2014年,經典好萊塢商業片《變形金鋼4》為滿足中國內地市場,甚至直接推出“定製版”影片,以至於中國內地觀眾在看完電影後,直呼“整部電影前半部是美劇、後半部是港片,滿街都是中國人面孔,看得我都精神恍惚了。”

當然中國內地觀眾也沒有辜負這份誠意,在當年為其貢獻了20億人民幣的票房。

但以喜劇電影見長的法國電影,迎合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的現象並不普遍。

 

水土不服,在中國撲得無聲無息


法國電影不僅在中國內地院線上映的數量少,排片量低,票房也幾乎盡數扑街。以至於很多年紀稍長的觀眾,對法國電影的認知,仍然停留在《巴黎聖母院》、《虎口脫險》等譯製片年代。

這或許與小眾、藝術和獨立電影在法國影壇的地位有關,在巴黎,一家影院放映的影片要確保70%及以上是藝術影片,下一年才能保住藝術影院的資格。

但法國長期以來對探索性電影的過分宣傳﹐卻忽略了大眾觀賞電影的需求﹐所以不論在法國國內抑或是國際市場,票房反應都日趨冷淡。

此外,“法國主要製作喜劇影片,這類影片出口難度會很大。”中國內地一名進口影片發行人王海衣(音譯)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

因為喜劇以語言為主,不同的文化背景,加上翻譯水準的參差,讓語言類作品的出口尤其困難。

2018年8月上映的法國電影《的士速遞5》,其所屬的《的士速遞》系列在中國內地擁有眾多粉絲,是很多中國內地觀眾心中的飆車喜劇鼻祖,但該片在中國內地上映當日僅僅拿下了712萬票房,上映2天累計票房1774萬,一週票房僅三千萬出頭。

《歡迎來北方》在法國堪稱神作,上映於2008年,至今高居法國影史票房榜第2位。但在2019年,《歡迎來北方》的主演兼原創丹尼·伯恩創作的同一類型電影《北方一家人》,雖然先在法國取得了年度票房第三名的成績,卻在最終僅在中國內地收穫了93.7萬票房,撲得無聲無息。

同樣是2019年,法國口碑佳作《天上再見》,僅斬獲260萬票房。而在2020年10月份上映的法國與加拿大合拍科幻災難電影《呼吸》,更僅錄得8.2萬人次觀影。

但中國內地市場,是法國電影國際化征途中不得不啃下的一塊大餅。

2020年,在新冠疫情之下,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率先復活,貢獻204.17億人民幣(約合31億美元)票房,一躍超過北美(21億美金)成為全球第一票倉。

有趣的是,2021年,中國內地也超過俄羅斯,成為法國電影海外市場第一大票倉,當年中國內地市場售出超過220萬張法國電影票,票房達到1060萬歐元(1200萬美元),比2020年增長908%。

其中,超過400萬美元的票房收入,來自於《困在時間裏的父親》這部影片,換句話說,這樣的增長,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及偶然性。

與此同時,法國電影業在疫情中也備受煎熬。到2021年5月18日,電影院才開放,而且自2021年7月21日開始,法國要求觀影須出示疫苗接種或核酸證明等,觀眾的觀影意願受到了一定影響。

加之進入21世紀後,法國電影業界重新開啟征服本土市場和開拓國際市場的征途。

所以面對龐大的中國內地市場,法國電影人並不甘做旁觀者。中國元素在法國電影中的運用,就是法國電影市場拋出的一根橄欖枝。

 

法國電影拋出橄欖枝


2001年上映的《超齡孝子》就是一部里程碑式的,充分運用中國元素的法國電影。這部喜劇片的主角唐吉是一名兼職中文教師,同時對中國文化有強烈興趣。

影片中展現的中國形象,是積極正面的,唐吉與父母之間的矛盾,也由劇中一個正面角色,中國妻子一一化解。

《超齡孝子》裏中國元素的運用,或許與中國在2001年打敗法國,申奧成功有關。而近年來,中國元素在法國電影中則開始更加頻繁地出現。

執着對抗好萊塢商業片的法國導演呂克貝松,其近年執導的幾部影片,就是迎合中國內地電影市場,取得矚目成績的典範。

其中,呂克貝松執導的《超體》在中國內地收穫2.8億人民幣票房,《星際特工》則在中國內地市場收穫4億人民幣。

無一例外的,這些影片都出現了大量的中國元素。

《超體》中毫不避諱地借鑒了中國文化,或者說是中國道教文化。首先,電影將事發地點選在中國台灣,其次,片中頻繁出現類似中醫藥方等中國傳統文化元素。最重要的是,筆者認為,該片的精神內核恰恰源自於道教的天人合一理論。

還有《星際特工》,或許因某位華裔演員的加入,這部投資2.1億美元的法國電影在北美市場票房扑街後,卻在中國內地打了一個漂亮翻身仗。

運用同樣邏輯大獲全勝的法國電影,還有《小王子》。受益於中國內地市場對兒童繪本《小王子》的熟悉度。(這部首版於1943年的小書,在中國內地已有逾百種不同版本,《小王子》更得以入選新課標在內的各種課外閱讀書目,收穫巨量閱讀群體。)

這部根據經典兒童繪本改編的動畫片在中國內地上映後獲得1.6億人民幣票房。

還有前文中提到的,今年4月14日上映的《致我的陌生戀人》,更是把中國元素運用到極致。

這部口碑不錯、通俗易懂的商業片,貫穿了乒乓球,中國商人,以及中國古畫(女主家中的裝飾品)等元素,而該片上映當日即衝上中國內地票房榜第六位,15天累計票房702萬。

據悉,法國著名導演歌迪亞的伴侶紀約姆·卡內也曾在疫情前,準備籌拍一部具有中國元素的影片《高盧英雄傳之中央帝國》,2019年11月,卡內還隨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親自為新片在中國取景和尋找中國演員。雖然受疫情影響,這部影片遇到取景困境,但不妨礙這部電影成為法國電影打開中國內地市場的另一次新嘗試。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