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夜間經濟點亮城市活力
Promising future for city’s evening economy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460期 2020-01-20發表]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城市也彷彿漸漸變了模樣。工作忙碌了一整天的白領們卸下疲憊,換上精致的妝容,趕赴一場場約會。繁華的步行街,人來人往,燈火璀璨;夜場的影院,觀眾們興致高昂地欣賞一出出好戲;餐廳酒吧,朋友聚餐,處處洋溢着歡聲笑語……如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傳統生活方式已被繁華的夜生活所取代,夜晚的購物、餐飲、旅遊、休閒娛樂、文化消費等構成了繁榮生長的夜間經濟。
 
夜間經濟是現代城市業態之一,一般指從當日下午6點到次日早上6點所包含的經濟文化活動,其業態囊括晚間購物、餐飲、旅遊、娛樂、學習、影視、休閒等。
 
據了解,北京王府井出現超過100萬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上海夜間商業銷售額佔白天的50%,重慶2/3以上的餐飲營業額是在夜間實現的,廣州服務業產值有55%來源於夜間經濟。
 

2019年10月27日,上海豫園與騰訊攜手打造的“王者千燈會”正式亮燈,豫園的九曲橋、中心廣場、華寶樓等景點的景觀燈光全新升級。遊戲場景與傳統建築、園林相映襯,營造出虛實結合、如夢似幻的沉浸式遊園體驗,以更時尚、更有趣的方式,吸引年輕群體對豫園文化夜市的關注,讓豫園夜間經濟更富活力和生機。圖為遊客在豫園老街遊覽。(新華社圖片)  
 

夜間經濟由來已久

 
其實,中國的“夜間經濟”古已有之,“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就是對中國古代“夜間經濟”的真實寫照。
 
而在現代社會,伴隨着改革開放的進程,夜間經濟的發展成為中國日益開放、經濟繁榮的一個縮影。廣州在1984年5月設立全國第一個燈光夜市——西湖路燈光夜市,開啟了市場經濟下中國夜間經濟的1.0版本。當時有人這樣形容西湖路夜市:“今天歐美或日本的時裝界推出什麼新款時裝,兩天後香港的時裝界就會生產出了一模一樣的成品,一個星期後,廣州的燈光夜市上就可以見到這些衣服的影子了。”這是中國日益開放、與世界接軌的真實寫照。
 
雖然“夜生活”古已有之,但“夜間經濟”一詞歷史並不長。這一名詞源自20世紀70年代的英國倫敦為了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而提出的經濟學概念。早在1995年英國就正式將發展夜間經濟納入了城市發展戰略,2004~2016年,倫敦的夜間經濟創造了超過10萬個新的工作崗位,2017年倫敦市的夜間經濟收入達263億英鎊,預計到2030年將達300億英鎊。
 

2019年11月22日,昆明滇池湖畔舉行“點亮滇池·海埂夜明珠啟幕活動”,文創產品展示、民間藝人演藝、星空影院、燒烤派對吸引眾多市民前來休閒,“夜經濟”點亮滇池岸邊“不眠夜”。圖為市民在昆明市海埂公園看熱氣球升空。
 

夜間經濟創造多元價值

 
國外有學者曾提出,城市的日和夜雖然物質不變,其形態和運行模式卻有着千差萬別。日間的城市以生產性活動為主,人們經過一日的緊張工作,壓力需要釋放,精神需要放鬆,夜間則以消費性活動為主。因此,夜間經濟延長了城市的經濟活動時間,在擴內需、促消費、穩就業以及提升城市形象方面具有巨大的提升潛能。
 
夜間經濟不但可以延長部分商業活動的營運時間,提升相關設施的利用率,還有利於激發居民的消費需求以及拓展遊客的消費空間,從而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促進城市經濟發展。
 
歐洲城市以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為首,2014年成為第一個任命夜間市長、通過大力宣導夜間文化活動增進城市活力的歐洲城市;其他歐美各大城市隨之跟進,從柏林、倫敦、巴黎到紐約和華盛頓特區等,促進夜間經濟成為當下的全球風潮。
 
以酒吧文化聞名的英國,近年來大力發展夜間經濟。根據英國“夜間產業聯盟”(Night time Industries association)統計,英國的夜間經濟創造的營業額達每年660億英鎊,帶來至少130萬個工作,包括餐廳、酒吧、音樂表演場地、夜間商店、健身中心和美髮沙龍等,為英國貢獻的稅收達6%。再如澳洲,悉尼的夜間經濟每年創造270億澳元產值,約佔經濟總產值的3.8%,提供逾23萬個工作崗位。而在美國,2016年夜間經濟為紐約市創造超過29萬個工作崗位、131億美元員工薪酬以及351億美元的經濟產出。
 
除此之外,城市還可以透過塑造活力四射的夜間經濟,打造出一張張閃亮的城市名片。從重慶洪崖洞、成都寬窄巷子,到廣州“小蠻腰”、北京奧運塔、上海黃浦江岸的燈光秀;從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南京的秦淮河夫子廟,到香港的蘭桂坊、澳門的威尼斯人……這些讓遊客紛紛熱衷打卡的夜間消費熱門地標,正逐漸成為新的城市名片。
 

近年來,北京城市副中心積極營造繁榮的夜間經濟,不斷完善“吃、住、行、遊、購、娛”等多種業態,促進消費增長,打造24小時消費運行閉環。圖為市民在通州梨園東郎產業園一家書店閱讀。(新華社圖片)  
 

夜間消費潛力巨大

 
華燈初上,長沙黃興南路步行商業街漸漸熱鬧起來,人頭攢動,街頭藝人撥弄琴弦亮出歌喉,餐飲店裏特色美食飄香四溢。成都寬窄巷子裏,人們一邊享受熱辣辣的四川火鍋,一邊欣賞精彩的川劇變臉表演。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身着唐朝仕女服飾的“真人不倒翁”衣袂飄飄、舞姿蹁躚;身着唐代武將盔甲的“石頭哥”,在石頭上露出上半身,表情嚴肅地用錘子砸鏨子,不停地慢動作重複;身着白衣的“李白”靠一根棍子支撐懸浮在空中,面對繁華的不夜城街景,時而沉思,時而揮筆作詩,這裏的街頭表演精彩絕倫,吸引遊客紛紛駐足觀看……
 
夜間經濟對經濟增長的推動作用不容小覷。商務部發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60%的消費發生在夜間,並持續以約17%的規模增長,是拉動中國內需的重要抓手。大型商場每天18時至22時的銷售額佔比超過全天的一半,夜間是消費的“黃金時段”。截至2017年中國夜間經濟市場規模已突破20萬億元,2018年中國夜間經濟市場規模達到了228,592.2億元,同比增長11.5%。並且隨着我國各地政府對夜間經濟扶持力度加大、夜間消費場所的服務市場增加等,夜間經濟發展規模將呈現爆發式增長,預計將在2020年中國夜間經濟市場規模突破30萬億元,並預測在2022年中國夜間經濟市場規模將繼續增長至突破40萬億元。
 
隨着科技發展,網購已成為新消費力量。《2019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21時到22時是淘寶成交最高峰,夜間消費佔全天消費比例超過36%。23時到次日淩晨3時,數萬人在天貓瀏覽購物。19時到次日早晨6時,在傳統信用機構的休息時段,網商銀行的小微借貸佔比高達26%。
 
而從世界範圍來看,2017年,倫敦市夜間經濟收入達263億英鎊,預計到2030年將達到300億英鎊;2015年,夜間經濟為舊金山提供了60億美元的營業額;2018年,首爾開辦“夜貓子夜市”之後共計接待了近430萬人次,總銷售額達到117億韓元 。
 

打造2.0版夜間經濟

 
當前,越來越多內地城市銳意推動夜間經濟“更上一層樓”。而火熱“夜經濟”對城市的治理能力也相應提出了考驗。上海市商業經濟學會會長齊曉齋指出,隨着一些城市“夜經濟”發展進入“2.0版”,發展“夜經濟”不僅為了刺激消費,更代表城市夜生活的文化和魅力。在鼓勵更多夜間新業態的同時,也要完善配套設施,平衡民眾訴求,重點打造形成產業生態的夜間經濟新地標。
 
去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激發文化和旅遊消費潛力的意見》,提出發展假日和夜間經濟,鼓勵有條件的旅遊景區在保證安全、避免擾民的情況下開展夜間遊覽服務,豐富夜間文化演出市場,優化文化和旅遊場所的夜間餐飲、購物、演藝等服務,鼓勵建設24小時書店。
 
隨着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繁榮夜間經濟,拉動夜間消費也逐漸成為許多城市的共識,許多城市也相繼發布“夜間經濟”相關政策,努力打造2.0版夜間經濟:北京市發布了《北京市關於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增長的措施》,十三條措施推動夜間經濟增長;上海出台了《關於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並設立“夜間區長”“夜生活首席執行官”,進一步優化夜間營商環境;長沙將用三年時間規劃、培育、建設一批特色夜消費街區、夜經濟載體、夜經濟場景,天心區成立夜間經濟服務中心,通過設立“夜間管家”、開通“夜經濟”公共服務熱線等,為夜間消費活動保駕護航;濟南發布《關於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立志打造“泉城之夜”品牌,應聲加入浩浩蕩蕩的“夜經濟”發展大隊……
 
夜間經濟作為當下流行的一種休閒經濟形態,受到國家和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發展夜間經濟可以促進文化、觀光、交通、餐飲等領域的進一步發展,還可以增加多個就業崗位,緩解社會就業壓力,並且還能促進地區經濟快速增長。總而言之,中國夜間經濟市場空間巨大,未來發展定將持續向好。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