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哪些因素仍在影響消費的平穩增長?
What factors are still affecting the steady growth of consumption?
梁達 [第3436期 2019-01-28發表]
2018年以來,驅動經濟增長的第一駕馬車出現減速,支撐消費增長的熱點商品也呈降溫態勢。2018年1~11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1%,與2017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達1.2個百分點。消費增速減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有些是深層次的,從而導致巨大的消費潛力仍不能得到有效釋放。
 

2019年1月10日,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去年12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1.9%。圖為市民在山東煙台大悅城選購商品。(新華社圖片)  
 
下一步要通過深化改革,持續創新,改善供給,適應居民不斷提升的消費需求。一是要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完善社會保障,讓居民“能”消費;二是必須進一步培養新的消費熱點,讓居民“願”消費;三是必須推進相關立法,嚴懲違法行為,營造良好的消費環境,讓居民“放心”消費。
 

消費減速的主要表現

 
(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出現下滑。
 
2018年1~11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1%,與2017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達1.2個百分點。2018年11月零售總額增速放緩超出預期,達到15年來的最低水平。從居民消費支出看,2018年前三季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4.3%,低於上年同期0.2個百分點。
 
(二)支撐消費增長的熱點商品出現降溫。
 
近年來,帶動消費品市場旺盛的汽車、住房兩大消費熱點在2018年出現明顯降溫。2018年1月~11月限額以上單位汽車類零售額比上年同期下降1.6%,低於2017年同期同比增長6%的增速。據中國汽車協會統計,2018年1月~11月汽車銷售同比下降1.7%,與2017年同期4.2%的增速形成較大反差。汽油、柴油價格下調,石油類銷售也有所放緩,對2018年11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的下拉影響超過0.7個百分點。
 
2018年以來,房地產市場的整體趨冷給消費帶來雙重影響。一是商品銷售出現滑坡。2018年1月~11月份,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同比增長1.4%,增速比2018年1月~10月份回落0.8個百分點,比2017年同期增速回落6.3個百分點。商品房銷售額增長12.1%,增速比2018年1月~10月份回落0.4個百分點,比2017年同期回落0.6個百分點。二是與購房相關的商品銷售增勢減弱。2018年1月~11月份,限額以上單位家具及建築裝潢材料類零售額同比分別增長9.8%和8.1%,低於2017年同期3個和2.8個百分點;三是租房價格快速上漲,一至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居住支出同比增長12.2%,比2017年同期提高3.2個百分點。
 

多因素疊加導致消費增速減緩

    
(一)居民收入增速放緩,約束消費擴張。
 
中國經濟增速換擋,結束了高速增長階段並逐步構建新的中高速增長平台,居民收入水平也呈現增速換擋的態勢。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從2008年的14.5%下降到2017年的8.3%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7.9%,實際增速從8.4%下降到2017年的6.5%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5.7%。收入增速放緩決定了居民消費難有大的提升,消費動力有可能會有所減弱。
 
(二)居民負債過多,嚴重擠佔消費。
 
從目前情況看,已購房者節衣縮食,攢錢還貸,無力消費;未購房者在不斷增加儲蓄為購房做準備,減少其他消費,即房地產帶來的流動性緊縮效應。消費增長放緩主要與這一因素相關。居民高負債抑制了正常消費,消費熱點降溫又影響到市場的平穩增長,並對未來消費市場發展形成負面影響。
 
從2017年以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與支出之間出現了一個“剪刀差”,收入與支出的增長趨勢出現較明顯的不同步,收入增加並沒有帶來消費的同步增長。1978年~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實際增長6.0%,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增長5.5%,收支相差0.5個百分點,基本實現同步增長。2017年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增速為7.1%,增速已較2014年降低2.5個百分點。2018年一至三季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與支出增速相差達1.4個百分點。
 
近年來住房貸款的過快增長,導致居民可支配收入中用於消費的份額被大量擠佔。2016年~2017年房地產市場火爆導致居民大量增加負債購買住房,2017年,全年住戶存款與貸款之差由正轉負。當年住戶存款增加額比2015年僅增長4.5%,而住戶貸款增加額則增長84.2%,居民負債過多,明顯抑制了消費潛力釋放,對消費產生明顯的擠出效應,成為2018年以至今後幾年消費能力減弱的重要因素。
 
儘管住宅價格上漲對消費既有正向的財富效應,也存在負向的擠出效應,但從中長期看,擠出效應將發揮主要作用。隨着住宅價格快速上漲不斷從一、二線城市向三、四線城市蔓延,這種擠出效應將更加突出。
 
(三)居住支出比重大幅上升,影響了居民消費能力的提升。
 
2017年,城鎮居民、農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築面積分別比1978年增加30.2、38.6平方米。近年來,中國居民用於居住方面的支出大幅增長,從2013年的1,155元增加到2017年的1,519元,增長31.5%,年均增長7.1%。城鄉居民的居住消費支出佔總支出的比重,則由1998年的9.4%和15.1%上升至2017年的22.8%和21.5%。2018年一至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居住消費支出3269元,同比增長12.2%,佔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22.9%;
 
2010年~2017年,城鎮居民消費結構變化中,有47.1%是由居住消費支出貢獻的,而前一階段的2005年~2010年,居住支出對城鎮居民消費結構變動的貢獻僅有3.5%。2010年以後,城鎮居民消費結構的劇烈變動,最主要的影響因素是在居住方面的支出較過去有了一個大幅度的增加。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這裏的居民居住支出是指與居住有關的支出,僅包括房租、水、電、燃料、物業管理等方面的支出,也包括自有住房折算租金,但不包括居民購房支出。
 
(四)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仍較突出。
 
城鄉市場發展不平衡,城市流通體系較為完善,農村流通體系還存在不少短板。據調查統計,目前農村人均商業設施面積僅有城市的十分之一,農村人均消費品零售額僅為城市的五分之一。區域發展不平衡,2017年東部地區人均社會消費零售總額達3.5萬元,是中部地區的1.7倍,西部地區的1.9倍。優質商品供給不充分,老百姓的一些需求在國內得不到滿足,造成消費外流。
 
(五)消費環境不佳仍制約消費增長。
 
儘管近年來消費環境有了明顯改善,但與人民群眾的期盼相比,仍有一定距離。一些領域市場秩序不規範,商務信用缺失,假冒偽劣、虛假宣傳、商業欺詐等現象屢禁不止,消費者維權難度大、成本高,導致其不敢消費、不願消費。2017年,全國消協組織共受理消費者投訴72.7萬件,比上年增長11.2%,其中合同糾紛、售後服務、質量安全、虛假宣傳等問題較為突出,案件量佔比分別為31.1%、28.4%、21.8%和5.9%。
 
(六)服務消費發展不平衡,社會化服務體系不健全。
 
當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公共需求快速增長與公共服務供應不足之間的矛盾,服務消費領域問題較多,制約消費需求的釋放。一是供給不足。主要表現在養老服務、社區服務、家政服務、健康護理等缺乏行業規範和標準,社會服務企業規模普遍較小,服務產品研發和創新動力不足,管理人員和從業人員素質亟待提升;二是服務業發展不平衡,使諸多領域的居民服務消費需求難以得到滿足。如部門發展不平衡,傳統服務業比重較大,新興服務業比重偏低;地區發展不平衡,沿海快於內地,城市快於農村;結構發展不平衡,高檔服務供給過多,需求不足,中低檔服務供給能力有限,無法滿足較大的中低檔服務消費需求;三是服務業社會化、產業化、現代化程度低,直接影響居民消費質量的進一步提高;四是服務價格持續上漲,嚴重制約居民的服務消費需求。
 
從挑戰看,未來消費升級面臨供給瓶頸制約,汽車、住房兩大消費熱點將趨於平穩或負增長,其他消費新增長點暫時難以形成足夠支撐,消費增長後勁有待增強。制度性交易成本仍然較高,人工、房租等成本上升,一些流通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經營困難。資源環境制約加劇,粗放型發展方式難以持續,綠色、低碳、循環發展任重道遠,消費可持續增長面臨的環境仍需進一步改善。
 
 

創造條件,努力營造好的消費環境

 
(一)持續提高收入水平,完善社會保障體系,讓百姓有更多錢可花,讓居民“能”消費。
 
多渠道提高居民收入,增強居民消費信心,是擴大消費的重要基礎。目前城鄉居民收入尚存在差距,中低收入者仍然較多,要去除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各種障礙,掃除百姓增收的各種體制阻礙,特別是低收入家庭和貧困家庭,要真正落實增收致富的辦法措施,提高城鄉居民收入。
 
另外,居民家庭歷來傾向預防性儲蓄,因不斷上漲的養老、教育、醫療等服務費用而不敢消費、審慎儲蓄。為此,就需要弱化政府的經濟功能,強化政府的社會保障功能。以社會保障為基礎,加大公共服務,加快民生項目建設,構建民生安全網,完善多元化的健康、養老、醫療等商業保障服務體系,切實減輕居民消費的後顧之憂。
 
(二) 加大供給側結構改革,提高有效供給水平,創新消費供給,加大有效供給力度,讓百姓的錢花得出去。
 
一是要轉變政府職能,簡政放權,建設服務型政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在於政府,在於政府職能的轉變,政府要制定好方案,明確方向和目的,把握好手段,落實責任,出台措施,真正把黨中央的決策部署落到實處。二是政府各相關單位和部門要落實好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推動社會生產力水平實現整體躍升。三是降低企業稅費負擔,激發企業活力,增加有效供給。
 
(三)發揮城市帶動作用,促進城鄉協調發展。
 
一是要引導和鼓勵城市的商貿流通企業將一些新型業態網點和服務業網點逐步延伸到城市周邊的重點小城鎮、社區,如超市、連鎖店、倉儲商店等下鄉,彌補農村市場新型流通業態缺乏或比重過低的局面。同時應引導和發展城鄉之間的經貿聯合與協作,引導城市工商企業在農產品的商品生產、貿易、物流等環節與農村專業戶、經營大戶或各種經濟組織之間開展緊密型或鬆散型的聯合,共謀市場,優勢互補,城鄉雙贏。
 
二是要進一步發揮城市生產要素市場、金融市場對農村生產要素市場和金融市場的帶動及培育作用,加快農村生產要素市場及金融市場的培育。要從農村實際和農民需要出發,按照有利於增加農戶和企業貸款,有利於改善農村金融服務的要求,建立金融機構對農村社區服務的機制,明確縣域內各金融機構為“三農”服務的義務。
 
三是要加大政策引導扶持力度,為農村電商健康發展創造良好條件。可以由政府出資,組織開展網絡營銷技能培訓,全面提高營銷人員熟練掌握運用網絡營銷實用技能的水平;積極鼓勵、支持各地與各大物流公司聯合、合作,支持快遞企業在鄉村設立營業網點,進一步整合、完善農村物流體系;充分應用第三方知名電商平台以及微信、微博、微店、APP等現代新型電商平台,強化地產農產品銷售,開展生鮮農產品等同城配送。
 
(四)增強業態融合發展,助力消費轉型升級。
 
隨着智能化移動終端的普及,“新零售”時代的店舖將融入更多科技元素,可以預見:未來實體零售與網絡零售融合發展、優勢互補,將成為零售業發展的必然趨勢。因此,政府層面要為企業、創業者提供更好的發展環境和空間,積極鼓勵、引導和支持傳統零售企業與電子商務雙向互補發展,探索線上線下相融合的O2O新模式:線上注重滿足消費者的便利需求,強化互動營銷並為實體店導流,線下注重消費者的體驗滿足,利用線上大數據加強訂單、庫存、信息等的管理,從而實現線上線下既有分工又有協作的互補發展。
 
(五)完善制度強化體系,營造安全消費環境, 持續優化消費市場環境,讓居民敢於消費、放心消費。
 
一是要完善監管法律規範和相關制度。要重視立法管制,對流通產業、商品市場的監管要加強法律約束,不斷對已有立法進行修改完善,形成比較完善的法律法規體系,提高市場法制化程度。著力完善商品流通領域監管制度,為流通企業的公平競爭和快速發展提供制度保障。完善市場競爭規則,規範企業競爭行為,特別是對企業的無形資產給予充分保護。
 
二是要督促行業協會自律。要積極發揮行業中介組織的自律、監管作用,規範企業從業行為,規範完善商貿行業原有協會,制定行規行約和等級標準,協調經營者之間、經營者與政府間的關係。
 
三是要推進誠信強化約束體系。加快建立現代社會信用體系,建立失信懲戒機制,提高失信成本,建立維護市場秩序的長效機制。只有政府、企業、消費者都從自律出發,才能改變現階段流通秩序混亂的現狀,為擴大消費、滿足消費升級提供和諧的社會環境。


經導全媒體矩陣
粵港澳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6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