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財經透視 > 正文
人民幣貶值壓力可控
CNY devaluation pressure is controllable
本刊記者 胡倩怡 [第3385期 2017-01-16發表]
新年伊始第一週,離岸人民幣由最低點6.986升至最高點6.782,人民幣中間價大漲600點,漲幅高達2.9%,創下歷史以來最大的單週升幅。
 
 
2017年1月4日,新年首個交易日,離岸人民幣連破關口,一度飆漲800點,漲幅達1.1%,刷新2016年12月6日以來高位至6.8784,此外,在岸人民幣對美元亦有所回升。
 
德國商業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師周浩認為,人民幣的突然走強導致了市場的交易盤紛紛逆轉,說明市場上人民幣的空頭較多,一旦市場逆轉,空頭回補反而造成了多頭踩踏。
 
莫尼塔稍早前在報告中也表示,離岸流動性的緊張,一方面是人民幣空頭勢力再起的結果;另一方面,央行有意收緊離岸流動性,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也對此施加了重要影響。報告稱,考慮到月底之前是全球主要央行的政策空窗期,強勢美元在此期間或將面臨震盪甚至回調。在資本管制和離岸市場掌控得到強化的情況下,春節之前人民幣匯率應不會出太大問題。
 
2016貶值加劇
 
“貶值”可能是2016年人民幣匯率給市場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回首這一年,人民幣儘管中間偶爾有小幅度的企穩反彈階段,但在整體趨勢上是向下的。據了解,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在2016年貶幅達6.39%。2016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幅度創8年歷史新低,前幾年過度升值積累的貶值壓力在這一年繼續得到釋放。
 
2016年,上半年人民幣兌籃子匯率顯著貶值,下半年人民幣兌籃子匯率大致保持不變。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將此概括為人民幣的“非對稱性貶值”模式。他認為,人民幣匯率變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元匯率變動。當美元指數顯著升值時,人民幣會選擇盯住籃子貨幣,而對美元貶值,這就是2016年下半年發生的情況。反之,當美元指數顯著貶值時,人民幣會選擇盯住美元,而對籃子貨幣貶值,這就是2016年上半年發生的情況。
 
今年1月5日,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發佈《復旦人民幣匯率指數2016年分析與2017年展望》。報告指出,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水平顯著提高,人民幣貶值的市場壓力得以逐步釋放。2016年經濟數據顯示中國經濟有所回暖,但是回暖力度仍舊偏弱,這也加大了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此外,在全球量化寬鬆的背景下,中國貨幣供應也超發嚴重,使貨幣購買力承受壓力。
 
出重拳 穩預期
 
為了更好地在2017年進行匯率預期管理,2016年12月29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的貨幣籃子中,貨幣數量由原來的13種增加至24種,並將籃子中的美元權重由26.4%調整為22.4%,這一舉措旨在進一步加大人民幣雙向波動。
 
對於本次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CFETS匯率指數構成的調整,中國銀行投資銀行與資產管理部分析師丁孟分析,雖美元權重下降和更多新興市場貨幣納入,在客觀上會使得CFETS匯率指數對歐美發達經濟體貨幣的反應程度有所下降,進而支撐人民幣整體對一籃子貨幣匯率水平相對更易穩定。但另一方面,綜合考慮到中國當前正在推進的“一帶一路”和“走出去”戰略,央行此次對匯率指數構成的調整也同樣有其現實基礎和積極意義。此外,現階段大多數投資者可能普遍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即“人民幣本身也還只是一個新興市場貨幣”。
 
2016年12月31日,央行行長周小川到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央外匯業務中心視察。外管局在跨年深夜發佈關於個人換匯嚴管規定解讀:第一,不涉及個人外匯管理政策調整,個人年度購匯便利化額度沒變化。第二,對個人申報進行事中事後抽查並加大懲處力度。“若出現虛假申報等違法違規行為,將被列入‘關注名單’。在未來一定時期內限制或者禁止購匯,納入個人信用紀錄。”
 
周小川在新年致辭中指出,將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並強調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2017貶值壓力可控
 
2017年人民幣匯率走勢將何去何從?高盛認為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壓力不減,預計2017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為7.3元,代表2017年人民幣貶幅將在5%左右。摩根士丹利稱,2017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持續溫和貶值到7.3元。滙豐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范卓雲表示,人民幣兌美元第一季度有機會見7,預計年底見7.2。他認為人民幣貶值是資本賬開放、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表現。
 
復旦研究報告指出,人民幣有效匯率指數將小幅盤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小幅震盪貶值。報告認為,在過去兩年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得到較大幅度釋放的情況下,人民幣進一步大幅貶值的空間並不大。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政策重點將從更加偏重穩增長轉向控風險、調結構;寬鬆貨幣政策的逐步收緊,將有利於減輕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展望未來人民幣匯率整體情況,其實應更加看重中國的經濟表現,因為決定人民幣匯率中長期表現的關鍵因素仍在於經濟基本面。上海證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師胡月曉認為,就目前來看,中國經濟在三大方面仍存支撐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健的理由:其一,儘管2016年以來中國GDP增速有所放緩,但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這一表現仍穩居於第一梯隊;其二,供給側改革、“三去一降一補”等改革政策的平穩推進,使得中國經濟打開轉型升級的巨大空間;其三,在全球經濟復甦仍不平穩的當下,中國在產業政策、宏觀經濟調控等方面,相較於其他大多數經濟體,有明顯的決策和制度優勢。
 
法國興業銀行董事總經理何昕則認為,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走勢不會呈現持續性貶值。此前人民幣是在美元走強的情況下被動貶值,如果特朗普就任總統後“說到做不到”,美元走勢的基礎就會有所改變。因此,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幅度將減小,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