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如何平衡好疫情防控與經濟發展
■ 易憲容 [第3517期 2022-05-16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直接回答了當前疫情防控、穩住經濟、管控風險(房地產市場、資本市場、平台經濟)等方面關鍵問題,明確提出了“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目標。會議強調,要根據病毒變異和傳播的新特點,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最終以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在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的基礎之上,推動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資本市場平穩運行、平台經濟健康發展;防止各類“黑天鵝”、“灰犀牛”等。正是這陣突然吹來的暖風,立即引發了内地三大股市及香港股市的指數大漲,人民幣匯率迅速反彈。

 

當前國內經濟形勢嚴峻


受國內國外各種因素的影響,當前國內經濟形勢比較嚴峻。首先,今年以來新冠疫情在全國蔓延,其對國內經濟最為活躍的長三角及珠三角地區嚴重衝擊已經開始顯露。今年第一季度的全國GDP為270,178億元,按年增長4.8%;但廣東及上海的增速都低於全國,其中廣東第一季度GDP為29499億元,增長為3.3%(其中深圳第一季度GDP增長只有2%);3月底開始封城的上海第一季度GDP僅10,010億元,增長3.1%;零售總額只有4,382億元,下降3.8%,當中3月份降幅達18.9%。還有,4月底靠上海港船舶數量減少了一半,進口貨櫃在港口的平均停留時間也從4.6天上升到14天等。這些數據都表明,疫情不僅對全球貿易與供應鏈造成了重大影響,也讓上海的經濟出現了停頓,上海第二季度GDP增長可能會出現嚴重倒退。至於負增長到什麼程度,還得看5月份的疫情是如何變化。如果佔全國經濟比重最大,最為活躍的長三角地區經濟增長出現問題,全國經濟增長壓力豈能小?

還有,基本上依賴房地產的國內經濟,由於房價出現了全國性普遍下跌,第一季度的住宅銷售出現全面的負增長。可以說,以當前投資為主導的國內房地產市場來說,如果房價出現全國性普遍下跌,一定會導致持續上漲了近20年的國內房價的市場預期出現全面逆轉,“房價只漲不跌”的神話破滅,並由此引發一場嚴重的、惡性循環的房地產市場危機,更為嚴重的是受疫情的衝擊,4月份房地產市場的形勢可能會更加糟糕。

再就是,國家統計局4月30日公布的4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顯示,中國的製造業與服務業活動劇烈惡化。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7.4,連續2個月落入50以下的緊縮區,非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崩跌至41.9,雙雙下滑至兩年來低點。這些數據凸顯國內因數十座被封控的城市工廠停產、減產、消費支出暴跌,對經濟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針對這種情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將中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4.4%;國際投資銀行巴克萊(Barclays)更是認為,如果中國封城持續到下半年,中國今年GDP增長可能跌至4%以下。如果這些預測真的是這樣,今年可能是繼2020年的2.2%之後,中國近30年經濟增長表現最差的一年。 

 

市場情緒低迷不振


所以,對於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面對國內經濟形勢的嚴峻性,“穩經濟”成了這次會議的中心議題。對於當前中國經濟的嚴峻性,按照政府的概括是三重壓力(需求緊縮、供給衝擊及預期轉弱),不過,對於這個大而化之的概念,既可解釋當前經濟一切現象,但也難說明具體的問題。因為,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長,如果以環比計算,要比預期的要好,所以政府及主流媒體的解釋是當前中國經濟開始向好企穩,而且未來幾個月的經濟形勢會隨着疫情好轉而更加向好。但實際情況與這種向好解釋還是有不小差距。因為,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與影響遠遠超過這種解釋,當前中國經濟的嚴峻性會比這解釋更為嚴重。

可以看到,由於新冠疫情在全國蔓延,地方政府官員基本上都會出於政治上的考量採取層層加碼的過度防疫方式,這自然會讓嚴峻的經濟形勢雪上加霜。最近國內金融市場的股匯雙殺就是投資者對國內經濟形勢的嚴峻性及不確定性在加大用腳投票。這次政治局會議的政策又讓國內股市指數開始回升,人民幣匯率開始回穩。中國金融市場之所以會出現股匯雙殺,這不僅在於中國經濟形勢的嚴峻性,更在於市場的不確定性增多。面對市場的不確定性,投資者當然是走為上策。再加上外部的經濟環境衝擊(比如俄烏戰爭、全球各國央行貨幣政策緊縮等),中國股市及人民幣匯率豈能不波動?

 

▲據5月11日舉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消息,截至目前,上海已有8個區和浦東新區部分街鎮社會面基本清零。圖為5月1日,顧客在上海市金山區張堰鎮一超市內購物。(新華社圖片)

也就是說,當前市場情緒的低迷,是與新冠疫情蔓延有關。問題是這些不確定性的根源在哪裏,與以往有哪些不同?如果不找到問題的根源及把握其本質,僅是以傳統的宏觀經濟政策套路,是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的。比如,面對匯率股市的震盪,央行立即下調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加大商業銀行發放貸款的力度,讓企業及家庭借貸更容易,但是如果工廠都不讓開工,工人都關在家裏,企業有願意融資繼續投資的動力嗎?還有,央行及住建部都在要求全面放鬆房地產的各項政策,企業及居民連出門都不行,一個又一個的城市都封閉起來,人都關在家裏,房地產調控政策鬆綁得再多,也無法起作用。
 

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須兼顧


現在政府可能要面對的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在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之間找到合適的平衡點。因為,在嚴格的防疫政策之下,一定會導致各種經濟活動停頓,對經濟造成嚴重的傷害。如果經濟活動都停頓了,過度防疫的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同樣,如果僅是考慮經濟發展而不顧防疫,又可能引來疫情大爆發,進而重創經濟,經濟同樣難以發展。現在的問題是,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的平衡點在哪裏?可以說,就目前的經濟形勢來看,這個問題不解決,任何刺激經濟的政策出台都起不了作用,中國經濟還是會陷入沒完沒了的不確定性中。所以,在這次中央政治局的會議公告中,就指出要根據病毒變異和傳播的新特點,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堅定不移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最大程度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

所以,對於疫情防控,一是要強調科學性;二是要強調高效;三是要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社會經濟的衝擊。所以疫情防控的科學性,就是醫學科學家要對病毒變異和傳播的新特點緊密跟蹤研究,對不斷演化的新病毒碼及傳播新特點給出科學的解釋,並由此制定相應的防控政策,而不是對已經多輪演化了的病毒以老的防控方式,一條路走到黑;疫情防控過程中的科學性,就在於當前一些防疫措施缺少科學性,疫情防控過程同樣要科學性,否則,就容易讓一些地方政府官員有了出自政治上的考慮疫情防控而層層加碼甚至於走向極端的機會,讓疫情防控完全失去了科學性。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社會經濟的衝擊就是要在疫情防控與保證民眾生活和經濟發展之間找到平衡點,而不是把疫情防控看作是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而要做到這點,就在於一方面要保證疫情防控的科學性,另一方面也要疫情防控措施遵循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而不是極端的政治化。


支援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


其次,這次會議強調,要促進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完成平台經濟專項整改,實施常態化監管,出台支援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具體措施。有報道指出,政府準備在“五一”長假期之後召集國內大型科技平台企業管理層的座談會,政府將向大型科技平台管理層表明,監管機構將不再是強調平台企業的反壟斷要求,或突然處以罰款,而是要給予大型科技平台企業在提振經濟中更多角色和空間。這意味着政府對國內平台廠商的態度已經出現重大的轉變,一年多來政府對國內平台廠商“強監管”將出現重大調整。

可以說,在這一波數字經濟的大潮中,中國的平台廠商,特別是大型平台廠商,對造就中國數字經濟繁榮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如果不是阿里巴巴的支付寶開先河,就沒有國內金融科技所出現的繁榮。中國數字經濟不僅改變人們的行為方式、企業的商業模式、增加了整個國內經濟活力,也全面提升了國家經濟實力與競爭力,中國很快就成了世界數字經濟第二強國,成了中國經濟增長最大動力。當然,由於數字經濟快速發展從而使得法律監管制度上準備不足,平台經濟中不利於競爭、市場失序等現象出現難以避免,政府對平台經濟的監管與治理自然是一種責任。這樣才能保證國內平台經濟持續健康的發展。

不過,無論是理論界還是政府監管部門,由於對平台經濟的本質特徵、運行機制了解不多,使得政府部門對平台經濟的監管和治理無所適從,也不知道用什麼更好的方式與政策來保證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在這種情況下,只能以傳統的經濟理論為依據,採取工業經濟時代對企業反壟斷的法律制度和執法方式來對平台經濟進行監管與治理,結果是不得要領。這不僅導致了一年來國內平台經濟對經濟增長動力減弱,投資增長收縮,其上市公司的股價暴跌,也讓國內平台經濟的國際競爭力嚴重下降。因為,就傳統經濟理論來說,這是以市場結構、市場佔有率作為平台企業壟斷行為的判定標準,但這是與平台廠商的本質特徵是不相符合的。因為,對於平台廠商來說,規模效率是其本質特徵,任何一家成功的平台廠商如何沒有規模效應,肯定是不成功的,也會被市場所淘汰。所以,平台廠商規模大是必然。但是,規模最大的平台廠商,如果沒有一套動態的、適應市場環境變化的平台廠商治理機制及協調機制,在平台經濟的可競爭環境下,規模巨大的廠商同樣可能被市場所淘汰。因為,與傳統的工業經濟相比,其資源配置的方式、市場的機制、企業的組織結構、廠商的行為方式等都發生巨大的變化。所以,對於平台廠商和平台經濟的監管與治理就得用新的思維、新的觀念、新的執法方式來進行,這樣才能保證國內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的發展與繁榮。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對平台經濟的監管和治理政策的調整讓國內平台經濟重新走上繁榮發展之路。

 

▲9部門發文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視覺中國圖片)
 
 

房地產調控效果顯現


再次,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房地產調控政策也十分引人注目。會議指出,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支持各地從當地實際出發完善房地產政策,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優化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這次會議的房地產政策與2008年金融危機時房地產救市時推出的政策有點一樣,重新把支持“改善性住房需求”作為政策的核心,希望以此來重新啟動當前的房地產市場。因為,對於2009年和2015年中國房地產市場突然繁榮與膨脹,“改善性住房”是最為重要的政策支持點。

本來,這兩年政府一直在強調不能夠再把房地產作為宏觀經濟政策調控的工具,希望讓房地產回歸到消費品市場軟着陸。但是當前的房地產市場形勢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就是國內的絕大多數城市的房價出現全面的普遍下跌。作為一個以投資為主導的房地產市場,如果房價出現全國性普遍下跌,而且這種普遍性下跌形成惡性循環,不僅會嚴重影響依賴房地產GDP的穩增長,也可能引發房地產市場危機和社會危機,當前不少房地產頭部企業暴雷就是這種危機的一種表現,更重要的可能會引發中國的銀行危機。因為,這近20年國內銀行業的繁榮同樣是依賴於房地產的繁榮。

不過,當前政府房地產政策的全面鬆綁能否重造2009年和2015年榮光,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因為,當前的房地產市場形勢與2009年和2015年時有較大不同。一是只要“只住不炒”的房地產市場定位不改變,地方政府對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全面鬆綁尺度應該會有所約束;二是經過20多年的努力,中國房地產的存量已經十分巨大了。有人測算,國內居民的住房持有度達89%以上(而德國只有41%,美國也僅是60%左右);到2020年底,中國城鎮住房存量達438億平方米,如果每套100平方米,有4億多套住房。如果每戶為3口之家,可居住12億以上的人。而根據統計局數據,我測算出國內城鎮住房存量有240億平方米。可以說,除了少數的一二線城市外,住房的嚴重過剩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在三四線城市更是如此。有人認為農民進城可以消化這些過剩的住房,但農村的住房存量也達到300億平方米以上,更何況農民沒有財務能力購買現有價格的住房。再加上最近疫情在全國蔓延對市場的衝擊,中國人口結構變化及人口負增長,“改善性住房”政策回歸能否讓房地產市場再啟動還有待觀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