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RCEP生效實施的意義及 台灣經濟危機
■ 戴肇洋 [第3506期 2021-11-22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11月3日中國商務部宣布,已經獲致《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保管機構東盟秘書處通知,在15個已完成簽署RCEP的成員中,包括汶萊、柬埔寨、老撾、新加坡、泰國、越南等6個屬東南亞國家協會成員及中國、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等4個非東南亞國家協會成員,由於其政府先後批准協定,已經跨過RCEP生效實施所需要之門檻,10個國家將會自2022年1月1日起正式上路。此外,中國商務部在獲致東盟秘書處通知的同時更進一步指出,RCEP未來將提升東亞區域經濟整合的水平,促進區域貿易及投資的大幅成長,以及區域產業供應鏈和價值鏈之連結,進而提振RCEP成員對疫後經濟成長的信心,目前中國大致完成相關準備工作,其中包括降稅方案已經進行報批程序階段,保證在RCEP生效實施時履行義務。

 

RCEP生效:全球貿易版圖發生變化


若以全球經濟生態角度觀察,RCEP生效實施,意義非凡。此乃由於RCEP所涵蓋的自由貿易地區橫跨15個國家、22.7億人口、經濟規模高達26兆美元、出口金額達到5.2兆美元,若以GDP規模衡量,RCEP除了東盟10國經濟體之外,包括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還納入了一個新興重要經濟體韓國,將成為全球GDP佔比接近三成的大型區域經濟組織。其次,以全球貿易秩序的角度評估,RCEP生效實施之後,未來在各國之間與區域內將會產生什麼“量變”,以及造成哪些“質變”,這些變化無疑是國際社會矚目之焦點,亦即RCEP正式上路之後,也意味着全球貿易版圖可能有所變化。

不過,更加值得國際社會重視的是,RCEP正式上路,給區域內部各國之間帶來實質經濟利益的同時,其背後其實顯示兩個更具有深遠影響的地緣政治意義。這些包括:

其一,國際社會或許多專家學者普遍認為,21世紀以來最為重大與重要的地緣政治議題是“中國崛起”、“中美競爭”。這些從過去幾年以來,中美兩國所爆發的貿易戰、科技戰,以及美國積極拉攏歐洲與亞洲國家的事實加以觀察可以發現,在全球經濟發展路徑上,美國正在想方設法孤立中國。不過,RCEP正式上路之後,美國更加難以在經濟領域上孤立中國;尤其是,隨着內需市場需求快速成長,中國不但已經成為許多亞洲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且這種關係未來勢必因RCEP更進一步深化而更加難以回頭,其中包括美國最親密的盟邦,將會在RCEP互動升溫下,選擇與中國經濟的往來形成更密切的整合,讓美國更加不易找到“切入”之位置。

其二,在常態運作下,雖“政經”議題不太可能完全分離,但卻又無法否認的是,經濟議題始終是“非常重要”的焦點,而且可能因非常重要,而被迫“蓄意忽略”政治議題。換句話說,儘管近年以來美國積極籌組“美日韓同盟”、“印太聯盟”、“美英澳同盟”等地緣政治聯盟,藉此對抗中國;然而相關國家在追求自我經濟利益優先為前提之下,根本難以選擇脫鈎中國,例如澳大利亞希望透過RCEP生效實施,要求中國停止對澳大利亞的所謂“貿易戰爭”。在此同時,我們從“日本經濟新聞”曾經訪問其外務省與經濟產業省高層官員的報道加以分析,或許可以發現其端倪。報道指出,日本政府高層官員認為,中國極具有發展潛力的內需市場,是日本無法忽略的優先選擇。其實,從日本政府長期以來,以秉持避免與中國衝突為前提的基本原則之下的政治思維加以觀察,日本在短期內或未來,根本無法完全割捨與中國的政經濟關係。

 

▲如果從台灣出口市場的佔比分布加以觀察卻又發現,近年以來出口RCEP產品金額,佔全部出口的比重持續超過5成(扣除香港部分)。由此可見,若要認為RCEP對台灣的經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顯然過度樂觀。圖為台灣基隆港。(視覺中國圖片)
 

台當局誤判形勢


由於RCEP即將於2022年1月1日起生效實施,無疑勢必對台灣在經濟層面上造成相當程度之衝擊。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面對台灣重要貿易對手國或競爭者皆已加入RCEP之下,台灣當局或高層官員則是毫無緊張地對外宣稱:稍早之前台灣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是較RCEP更高開放層次的自由貿易區域經濟組織,加上長期以來台灣與CPTPP成員之間貿易往來頗為密切,未來台灣成功獲致加入CPTPP機率很高,此時此刻並不需要過度擔憂RCEP正式上路之後,其對台灣經濟可能帶來的衝擊。

亦即台灣當局或高層官員迄今始終認為,目前台灣與RCEP成員的產品貿易之中,包括電腦、通訊設備、電子零組配件、軟體、半導體、半導體製造設備、科學儀器、測試設備等屬於目前台灣較重要、出口佔比達到七成左右的產品,是受到WTO於1996年成立的《資訊科技協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ITA)》之覆蓋,可以享受零關稅或低關稅待遇。再者,則是認為,RCEP是架構在以往四個“自由貿易協定(FTA)”之基礎上加以整合,在此之前歷經RCEP十年談判期程之中,台灣廠商其實已經進行妥適調整因應。

不過,筆者認為上述台灣當局或高層官員頗輕率的發言,不但對現實狀況的忽略,而且對最終結果之扭曲。

 

RCEP生效對台經濟形成衝擊


先從RCEP正式上路對台灣的短期衝擊來說,大致包括:其一,RCEP涉及服務業市場准入,此對台灣金融、電信等相關服務業進軍RCEP市場,勢必面對更嚴苛之市場准入挑戰。其二,RCEP對自由貿易的要求標準“層次”,雖不如CPTPP嚴格,但其自由貿易核心聚焦在以工業為中心的傳統產品貨物貿易,其關稅排除比重高達九成以上,此對台灣傳統產品出口大陸、東盟國家,勢必在面對來自日本、韓國更激烈的競爭下逐漸喪失市場;若未來中、日、韓三國更進一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則勢必對台灣的出口造成更負面之壓力。其三,RCEP以東盟10國為主體,長期以來因地緣政治而與中國大陸形成極為密切的經濟關係,面對中國大陸可能透過RCEP更進一步深化主導東盟市場之下,勢必使得台灣正推動的南向政策受到影響。

再就RCEP日益深化對台灣的長期風險而言,大致包括:其一,RCEP將有助於中國大陸布局“一帶一路”政策,同時透過技術規格、電子商務等影響,未來將會衝擊台灣對RCEP的出口貿易。其二,若以目前全球貿易佔比衡量,雖RCEP仍落後於歐盟,但因近年亞太地區,尤其東盟國家經濟呈現高度成長,而可能超越歐盟;同時歐盟和越、日、韓間均有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英國更是表示高度興趣加入RCEP,使得RCEP影響力道將會更進一步擴及歐盟,未來勢必重創台灣經濟升級。其三,由於目前台灣已簽署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覆蓋佔比偏低,加上參與區域經濟組織過程受阻,在市場開放不足下,除了不易吸引外資,以及難以推動國際合作之外,未來將會造成科技、租稅、勞工、環保等法規缺乏與國際接軌的機會,進而無法享受開放倒逼改革利益,甚至延遲產業轉型。

事實而言,以台灣如此高度依賴出口導向的經濟體系,出口貿易是促進經濟持續成長的命脈,過去以來出口貿易佔GDP之比重大致維持六成左右;不過,從去年起迄今,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所帶來的數位商機對台灣重要產業的電子、資通零件或產品劇增需求,而衍生出口表現極為熱絡暢旺,讓出口貿易佔GDP之比重上升到7成。在此同時,如果從台灣出口市場的佔比分布加以觀察卻又發現,近年以來出口RCEP產品金額,佔全部出口的比重持續超過5成(扣除香港部分)。由此可見,若要認為RCEP對台灣的經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顯然過度樂觀。

再者,以台灣希望加入CPTPP作為替代RCEP為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策略;但是,台灣申請加入CPTPP時間是在大陸提出之後,此將使得未來在與CPTPP成員的諮商談判程序上益發艱辛。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拜登上任美國總統之後,面對國內疫情並未緩和,加上物價飆揚,在內政優先,以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衝擊美國國內勞工權益等因素考量下,美國加入CPTPP對抗RCEP,甚至協助台灣加入CPTPP機會相對降低。誠如稍早之前,台灣高層官員表示:“在日本協助下,台灣成功加入CPTPP機率很高”,馬上遭到日本駐台高層官員指出:台灣“過度樂觀”、“加入難度極高”可以發現,台灣參與CPTPP絕對不是理所當然、甚至不是水到渠成。

整體而言,WTO“多哈回合”多邊貿易談判停滯之後,全球各國政府無不積極洽簽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推動區域經濟整合,藉此避免經濟遭到邊緣化與孤立化危機。台灣亦不例外,尤其面對內部市場規模狹小限制之下,透過自由貿易協定或區域經濟整合,藉此增加出口促進經濟持續成長,是不二的選擇。然而,迄今為止,台灣當局或高層官員將其核心寄希望於目前佔台灣貿易金額25%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而忽略申請加入CPTPP從提出、接受相關文件,至與既有CPTPP成員的諮商談判、完成程序同意,是頗難以掌握的遙遠期程;相對之下,目前佔台灣貿易金額59%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其即將生效實施所延伸的衝擊,卻又在過度樂觀與意識形態思維糾葛下,有意無意加以擱置,此乃未來台灣經濟真正危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