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論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影響與啟示
■ 潘錫堂 [第3501期 2021-09-13發表]

潘錫堂
  現任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台灣輔仁大學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課程兼任教授。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曾在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做博士後研究。歷任中國海峽兩岸學術文化交流協會副理事長,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客座教授,國民黨智庫“國政基金會”國安組特約研究員。主要作品有《中國大陸研究》、《兩岸關係研究》、《兩岸政經關係與情勢》、《兩岸關係與大陸政策》、《兩岸關係與政局》、《國際關係新論》等著作,發表學術論文四百多篇及時論數千篇。



美國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宣告結束,這場持續20年、付出重大代價的反恐戰爭乍然落幕。美軍無功而返,受傷害的不僅是美國的威信,還包括從美國飛機摔落地面的阿富汗人。美國總統拜登雖堅持撤軍阿富汗的決策正確,但美國實力衰退,國際威信遭到越戰後最嚴重的打擊,阿富汗悲慘的結局震撼了美國的歐亞盟邦與夥伴,使得將安全託付給美國的任何國家或地區必須有所警惕。

 

美國倉促撤軍給台灣上了寶貴一課


美國以自由民主為立國精神,常希望傳播此種精神到世界各地,特別是冷戰結束,美國帶着強烈自信進行自由干預主義,大力推廣美式民主。由於對於自身制度的過度自信,以及缺乏對不同地區、不同文明的理解與尊重,美國強加在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民主制度,往往以失敗收場。尤其美國此套理想主義衍生而出的干預主義,對他國內政橫加干涉,甚至出兵佔領,過度的干預主義連年用兵,不但破壞國際和平與地區穩定,久而久之也成為美國本身尾大不掉的負擔,虛耗國力。因此,造成美國社會的矛盾分裂並反噬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特朗普在2016年的脫穎而出勝選,即是反映美國自由主義霸權的國內危機。這也是拜登笑罵由人,非從阿富汗撤軍不可的原因。

事實上,美國駐軍阿富汗20年之久,除了地緣政治的需要,就是希望彰顯自由人權價值及建立民主制度,徹底解決恐怖主義的溫床。然而由於未能體察阿富汗複雜的種族、宗教、地理的問題,在政治治理上嚴重失誤,埋下無功而返的種因。尤其在經濟問題上,美國始終未能提供有效的經濟重建方案,使得許多阿富汗人仍處於貧窮飢餓的狀態。在政治上,選舉不但沒有帶來社會的和諧,反而加劇內鬥,勝選的一方經常以美軍為靠山,大肆清算政敵,侵佔國家資產,讓民眾產生美國支持貪腐政權的不良印象。換言之,美國在阿富汗遭遇的挫折,凸顯美式民主的缺陷,也讓貧困和財富分配不均,此種容易滋生伊斯蘭極端勢力的土壤依然存在。最終美國所支持的甘尼政權不戰而出逃,堪稱美國也難辭其咎。

再進一步言,從早期的蘇聯和當前的美國均從阿富汗撤軍顯示,沒有哪個強權國家可以單獨支撐或是控制阿富汗作為地緣政治的基地,阿富汗仍是兵家必爭之地。白宮承認“阿富汗衝突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往昔20年耗費2.5萬億美元、犧牲了2300名美軍生命,撤軍的政治決定可能是正確的,但撤軍的執行面,無論是政治、軍事、情報的評估均犯錯誤。更嚴重的是,撤軍阿富汗並不表示美國可以高枕無憂,既反美又反塔利班的伊斯蘭國分支ISIS-K,趁美倉促撤軍時在喀布爾機場發動恐怖攻擊,造成美軍13人死亡及阿富汗百餘平民傷亡,對混亂的阿富汗情勢更增添複雜的因素。

尤有進者,從特朗普到拜登,形塑中美抗衡的形勢不斷升高,已成劍拔弩張之勢。此次美國自阿富汗撤軍,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把更多軍力和資源從阿富汗移向印太戰略部署,以集中對付中國大陸。在這盤美國的棋局中,美台關係表面上看似顯得比以往密切,但台灣也因此日漸被推向更不可測的風險。無可否認的是,拜登加速自阿富汗撤軍,與美中戰略競逐有密切關聯,拜登希望結束在阿富汗與中東的戰爭,集中資源與軍力專注於與中國的抗衡,加強對中國的威嚇力量。但美國對中國的戰略競逐,自阿富汗撤軍未必能達成其制衡中國的目標。除了在阿富汗的挫敗外,美國撤軍阿富汗也將產生全球性的效應,特別是美國的形象與信用受到重創,讓1975年的“西貢時刻”的慘況重現喀布爾;美國的實力是否足以承擔維持全球秩序的責任,將飽受挑戰,而且以制衡中國為目標的印太戰略及強權對抗戰略的設計,也會受到質疑。

要言之,這些日子以來,阿富汗甘尼政權的崩解,一方面讓國際社會看到美國的現實,另一方面也讓人們認清美國面對承諾的草率。當前塔利班新政權面對多方挑戰,內部權力的分配與整合、北方反抗的軍事力量、及境內各種恐怖組織的擴大與挑戰,看來阿富汗前途多舛。尤其美國倉促撤軍阿富汗之際,給台灣上了寶貴的一課,那就是台海安全必須立足良好的兩岸關係,而不是過度的依賴美國的保證。

 

▲這是8月31日拍攝的阿富汗坎大哈街頭。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麥肯齊8月30日宣布,美軍已完成從阿富汗撤出的任務,美國在阿富汗近20年的軍事行動正式結束。(新華社圖片)  
 

阿富汗變局重創美國“國際信譽”


緊接着,來分析阿富汗變局對拜登國際信譽及對中美關係的影響。美國撤軍阿富汗於8月31日告一段落,過程卻血腥呈現。拜登飽受國內外的壓力,歐洲盟國對他很不諒解,堪稱美國最大的損失是國際信譽破產。歐洲盟國對未來與美國共同出兵,將會三思而後行,尤其會強調戰略自主,美國的亞洲盟國更不敢隨便在美國與中國之間選邊站。其實,阿富汗變局已增添國際社會動盪不安的因素,如何盡速有效控制阿富汗局勢,維持區域穩定,是所有“利害關係者”的共同責任,中美兩國若願意展現大國責任,共同處理阿富汗危機,致力於管控、降低風險,應為各國所樂見。

美國自阿富汗撤軍混亂不堪,遭到各國嚴厲批評,尤其美國“拋棄盟友”的話題在全球廣受議論。未來拜登想讓美國盟友恢復信任,難度將相當高。美國甫於8月聯合英、德、荷、日、澳、印度等國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但未來拜登要進行聯盟行動,可能必須費更大的力氣與更多的籌碼,才能說服這些盟國共採行動。簡言之,拜登要重建盟國的信心固然不易,但要讓美國的夥伴恢復對美國的信任,可能更加困難。從此次新加坡與越南的領導人歡迎美國副總統哈里斯來訪的談話中已可看出,他們未來應不會走“聯美反中”的路線,至少不會參加“反中聯盟”或“唯美是從”。

再進一步而言,哈里斯8月下旬訪問新加坡與越南,此行目的是聯合亞洲盟友抗衡中國。哈里斯8月24日在新加坡演講時強調,不是為了對抗任何國家,其實是暗指中國;表面稱不是要任何人選邊站,其實正是提醒區域國家“親美抗中”。美國為了拉攏越南,加碼捐贈越南100萬劑疫苗並提供巨資助越能源轉型。但越南國家主席阮春福8月25日會見哈里斯後,重申越南的獨立自主外交,等同宣示不會為了親美,而與中國為敵。在美國撤軍阿富汗引發國際質疑美國的承諾之際,哈里斯此行顯然有鞏固東南亞國家對美國信心的用意。然而,阿富汗變局重創了美國的聲譽,東南亞各國也不願與中國為敵。即使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一向主張“親美不反中”,堅持不在美、中之間選邊。

 

美國在阿富汗輸掉的,在中國贏不回來


拜登為了修補破碎的形象與重創的聲譽,強以誇張的言論安撫人心,並聲稱將以中國與俄羅斯為戰略對手。拜登在阿富汗輸掉的,卻想在中國贏回來。拜登原已加強對中國的遏制與打壓,今後勢必會層層加碼,加大力度。其實,拜登堅決撤軍阿富汗,即是為了集中力量對付中國,如今敗相難看,他更要升高“制中”的對壘態勢,以期擷取豐厚的成果,彌補在阿富汗的慘痛損失。換言之,美國走出“帝國墳場”後,當然會聚焦在美中競逐的主要場域上。試觀拜登一方面糾集西方盟國共同“遏中”,另一方面與中國鄰國如日、韓、印度、澳大利亞積極交好,企圖東西包抄,圍堵中國。

面對美國積極圍堵,中國不得不應對。美國撤軍阿富汗後,中國先尋求抑制國際恐怖組織乘機坐大,危害新疆穩定,更大的期盼是推進“一帶一路”政策,進而在地緣政治上尋求新的機遇與績效。面對美國一波波的圍堵攻勢,中國的應對與突圍之道,包括持續和睦德、法等歐盟國家,在東南亞等地也廣結善緣。前述哈里斯日前訪問新加坡與越南,兩國領導人均表明不會與美國結盟抗衡中國。此種在美、中之間不選邊站的意向,在阿富汗變局之後更明確,也更普遍,尤其美國要爭取東南亞國家全面抗中,恐怕還難以落實,因為各國對美國更不信任了,何必去追隨一個誠信不靠譜的國家?

 
▲美軍撤離後的機場。這是8月31日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拍攝的防護網。(新華社圖片)

總之,美國四任政府的阿富汗政策紊亂不堪,注定以失敗收場,但落得如此不堪,拜登須負主要責任。由於拜登執着於美中“全方位極端競爭”,因而加速了阿富汗變局的發生。然而在此次重大國際危機中,原陷入最低潮的中美關係,出現了難得交集,也就是穩定阿富汗局勢,防止阿富汗成為恐怖主義溫床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中國基本上扮演“促進者”角色,主要目標在確保阿富汗新政府拒絕支持以新疆為目標的恐怖組織,同時創造有利形勢推動在阿富汗的“一帶一路”建設。儘管中美整體戰略目標及國家利益並不一致,但雙方對維持阿富汗的和平穩定、政權和平轉移及建立包容性政府的立場是一致的。可見中美雙方在阿富汗變局上保持了開放合作的態度,也證明中美在競逐中仍保有合作的空間。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1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