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拜登經濟救助計劃 或帶來全球風險?
戴肇洋 [第3489期 2021-03-29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衝擊,導致過去一年以來美國經濟發展停滯,甚至陷入下滑格局,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為能促進經濟早日復甦及解決失業人口生活困境,在政策上選擇的藥方是大量印錢,亦即推出新的一輪高達1.9萬億美元規模的“美國救助計劃(American Rescue Plan)”。此項資金規模可謂是史無前例的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在取得參議院、眾議院同意後,3月12日拜登總統完成簽署正式實施。    

 

百日新政:
疫苗接種控疫情
促經濟回歸常態


拜登上任之後,將解決國內問題作為優先處理之方向,除了推出“美國救助計劃”直接援助弱勢家庭之外,還特別推出“百日新政”,規劃在100日內為1億人接種疫苗,以每日為1百萬人接種疫苗進度為目標,希望能夠在上任百日內迅速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俾讓經濟正常活動、恢復成長動能。亦即期待藉此對市場的活動產生鼓勵,若是接種進度落實,預估美國將有機會在今年下半年度時,透過疫苗接種產生全體免疫效果,促進經濟回歸常態,進而解決疫情造成超過9百萬人失業的困境。

首先,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在公布最新展望報告中指出,拜登政府所推出的“百日新政”,配合此項1.9萬億美元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預估可以促進美國經濟早日復甦,將2021年美國經濟成長預估上調至6.5%,較先前之預估高出一倍左右。再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投資銀行預估更加樂觀認為,2021年美國經濟成長將可能反彈至8.1%,甚至指出美國經濟在第一季度結束時,可以恢復至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水準。

無獨有偶,華爾街日報調查歸納經濟學家意見表示,在透過新的一輪1.9萬億美元“美國救助計劃”及提高接種疫苗比率下,2021年美國經濟成長可以達到5.91%,高於之前所預估的4.87%,是1983年美國經濟創下7.9%以來的最高成長幅度。此外,牛津經濟研究院研究則是發現,為了對抗新冠疫情,去年以來美國政府先後所推出累積5萬億美元的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其反映力度之大,堪稱史無前例;尤其是在新的一輪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加持之下,讓美國的經濟成長可以增加三個百分點,以及創造300萬個或350萬個工作。     

 

▲3月10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投票通過了1.9萬億美元的經濟救助計劃。該計劃隨後將提交美國總統拜登簽署成為法律。圖為當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人們經過國會大廈附近的一處路口。(新華社圖片)
 

國際社會憂慮:
美瘋狂印錢發鈔
導致全球通貨膨脹


然而,國際社會更加擔憂的焦點是,在美國透過此項資金規模史無前例達到1.9萬億美元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實施之同時,是否可能讓全球的通貨膨脹衍生後遺效應,甚至讓各國的經濟帶來更多風險。

依據美國政府過去以來採取印錢發鈔政策,藉以挽救經濟經驗,雖並未造成嚴重通貨膨脹問題,但卻又引發各界不同意見。其實,稍早之前,支持“美國救助計劃”的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曾經與反對“美國救助計劃”的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針對是否需要透過印錢發鈔政策挽救經濟進行激烈辯論。其中,克魯曼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特殊期間有紓困的必要,通貨膨脹是自我實現的預估,風險理應不高,一旦通貨膨脹惡化,Fed可以透過政策工具減緩衝擊;不過,桑默斯則是始終認為,此次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金額頗為龐大,顯然超過實際需求,加上美國已累積龐大的預算赤字,未來極易引發劇烈通膨問題。 

其次,則是隨着實施此項資金規模史無前例新的一輪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之下,這些即將來臨的美元洪水,極有可能更進一步造成全球金融環境不安。其實,許多國際經濟研究機構曾經預估美國經濟短暫復甦之後,更加擔心的是,美元濫發所衍生的資產價格暴升、國際金融秩序失常及一般物價膨脹等負面效應,無疑將會帶來更多風險。

換句話說,在上述問題可能來臨之前,除非拜登政府未來能夠說服美國參眾兩院,積極支持其順利推出系統性、全面性經濟重建計劃或基礎建設投資方案,從事可以讓美國的實體經濟有所成長項目,包括:基礎建設、發展綠色能源及完善醫療和教育等,否則不但難以藉此1.9萬億美元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走出疫情危機,甚至延伸造成全球陷入更嚴重的通貨膨脹壓力。尤其近年以來美國經濟及社會存在包括:製造業疲弱、服務業困頓、民眾揮霍無度、長期失業退出勞動市場等問題,這些問題顯然根本不是在短期內能夠解決的。

另一方面,由於長期以來全球市場以美元作為各種交易的工具,例如:國際油價、外貿結匯等,都是以美元為計價單位。在此一先天優勢基礎下,美國透過全球最強壯的軍事力量保護美元地位,可以任性地印錢發鈔從事紓困,根本無畏財政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迄今全球沒有國家具有這種條件和能力。亦即美元作為世界貨幣,是全球共同使用的計價基礎,美國大量印錢發鈔,全球各國卻又需要被迫共同分擔美國的通貨膨脹壓力。

其實,美國聯邦政府經常採取兩招策略增發美元。其中,一招策略是將銀行利率直接降到最低,例如現在全球許多國家的銀行利率是無限接近0%。一旦銀行利率降到接近0%,此意味着餘錢存放銀行卻又沒有利息,美國聯準會(Fed)甚至拚命印錢發鈔引發通貨膨脹,誘導有儲蓄的民眾將餘錢移轉至市場從事投資或進行消費,否則將會硬虧。此外,一招策略是無限量化寬鬆(QE),提供銀行放水,美聯準會在市場上無限購買美元國債,甚至購買美國垃圾公司債務。亦即現在美元國債直接可以作為美元使用,即使國債利率降至1%,但是卻又相對較存放銀行的收益更高,使得美債在全球市場上始終有人接盤。

如果一個國家透過不斷印錢發鈔解決各種危機,其最直接的後果將會是經濟的泡沫現象日益膨脹,一旦經濟發展陷入更加惡性循環狀況,最後極有可能被迫刺破經濟泡沫,造成金融危機,進而更嚴重地衝擊正常經濟活動。換句話說,美國作為世界通用貨幣輸出國家,如果不擇手段一意孤行採取瘋狂印錢發鈔的做法,最後勢必讓全球的經濟再度頻臨災難性、毀滅性邊緣。

由於美國和歐盟在經濟上所採取的手段,一般都會彼此聯動,所以美國採取印錢發鈔手段,歐盟將會亦步亦趨,同時更會迫使全球各國配合俱進。此一現象之下,勢必對美國和歐盟一律公平准入的相對弱勢國家,因在國際上其本國貨幣信用不足,而使得其所具有的國際硬通貨幣不斷外流,造成本國貨幣貶值速度加快,接着則是引發物價尤其民生飆漲,讓其最基層的受雇勞工所得收入,始終無法追上貨幣貶值速度,最後導致經濟崩潰、陷入蕭條。

回顧美國在疫情後迄今先後推出三輪紓困方案,包括:2.2萬億美元、0.9萬億美元和1.9萬億美元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共計達到5萬億美元。在財政賬面上,這些“撒幣”都是屬於借款,亦即透過發行國債籌錢,藉以挽救美國經濟和民眾生活。其實,美國國債在奧巴馬任期內從10萬億美元增加至19萬億美元,特朗普任期從19萬億美元飆揚至28萬億美元,加上現任拜登新的一輪紓困紓困和經濟刺激方案,以及稍早之前拜登總統表示,希望挹注政府資金推出2萬億美元經濟復甦計劃。亦即利用國債借貸投資,帶動經濟成長與產業發展,藉以創造更多就業和稅收,進而形成良性循環。不過,若從美國最近4任總統國債劇增,迄今年年底時累積“撒幣”超過30萬億美元來說,其實已成為國勢衰退的重要指標之一。

殷鑑不遠,夏后之世。1929年美國政府為能挽救經濟低迷,在放棄“金本位制”之同時,採取瘋狂印錢發鈔做法,面對漫無限量貨幣衝擊之下,從股票、債券到黃金、奢侈物品價格,無不呈現瘋狂飆漲,引發許多金融行業跨行併購實體企業,並非為了擴大生產事業,而是希望將實體企業資產移轉至股市成為資本市場投機工具,其結果造成實體企業不斷破產,相對虛擬金融繁榮反而成為空中樓閣,陷入崩盤危機。
整體而言,檢視目前美國印錢發鈔程度,其絕對數值遠超1929年千倍以上,即使換算為現在的美國GDP基數,更是達到1929年2倍程度。美國民主黨拜登政府所採取“毫無限量印錢發鈔”的貨幣政策,是否淪為寅吃卯糧、債留子孫?是否誠如共和黨所批評的資金規模超過實際需求,加上部分資金流向與疫情毫無直接關係的計劃,最後勢必使得國家負債程度更加惡化?美國債多不愁,長期以來所累積的赤字如何收場?是否再度讓全球重蹈“1929年崩潰”覆轍?頗為值得加以觀察。


經導全媒體矩陣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0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