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監管風暴將令 中國金融科技健康發展
Regulatory storm will lead to a healthy development of fintech in China
易憲容 [第3486期 2021-02-01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從2013年開始,由於天時地利,中國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出現了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甚至於野蠻生長時期,比如在短短的兩年時間裏湧出5000多家P2P公司,而手機支付更是全民普及(其普及率平均水平達50%以上,遠高於全球的33%)。所以,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成了中國引以為傲的優勢行業。據CBinsights的數據顯示,2018年在全球有39家金融科技獨角獸公司,中國就佔了6家。但是在2020年底,為了防範金融風險,中國金融監管層不僅讓金融科技四不象的P2P公司清除為零,也發起了一場對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大型公司的監管風暴。比如讓螞蟻金服集團IPO煞停,以反壟斷的方式約談這些金融科技公司,甚至於金融監管層正在試圖讓螞蟻金服、騰訊、京東等大型科技公司的消費者信貸數據納入國家徵信系統,與傳統金融機構共享等。

 

金融科技是
增強金融普惠性的重要工具


現在市場擔心的是,中國金融監管層這些舉措會不會妨礙中國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的發展?這種妨礙會不會讓中國金融科技優勢喪失?中國政府對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如何才能達到促進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發展與防範風險上的平衡。特別是,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全球數字經濟正在加速度的發展,中國這種監管會不會讓自身優勢很快消失?有研究機構預估,未來幾年數字經濟發展速度還會加快,在2025年前會以每年超過15%以上的複合成長率成長。到2030年全球數字經濟産值將達28萬億美元,佔GDP的30%。而且全球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大型科技企業天天創新,天天在快速發展。中國的科技公司及金融科技一旦失去這個機會,可能再也無法崛起。不過,從最近通過的中國“十四五”規劃建議來看,對此不用有太多擔心,當前中國金融監管層推出這些舉措應該是為了中國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能夠更加健康持續的發展與繁榮。

“十四五”規劃的建議指出,“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增強金融普惠性”,這是未來中國金融發展與改革的重要內容。因為,隨着新的科學技術不斷地湧現,如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物聯網、生物識別技術等,從消費到生産、從個人到企業、從設備到網絡,海量的數據隨之湧現,這意味着大數據時代到來,這個大趨勢是誰也無法阻擋潮流。而大數據時代的核心是,數據不僅成了一種生産要素,成了有價值的資産,也成了當前各國經濟增長的最大驅動力。金融科技作為則大數據時代所湧現的一種金融新業態,其本質就是利用新技術提供的一種新形態的金融服務。

但金融科技並非只是借助新科技的“金融數字化”,將金融業務以數字化的方式來展現,給客戶一個便利、快捷、交易成本低的金融服務,比如目前盛行的網絡銀行就是這樣一種“金融數字化”的模式。金融科技也不只是僅讓金融的紙本及網下業務移到手機上或網上,以此來降低金融交易成本,提升金融交易效率,更重要的是要把數據作為一種生産要素或有價值的資産,通過新技術來整合金融數據資源,實現金融數據共享,以此為消費者提供一種創造價值的定制化的金融服務,實現金融服務的自動化、移動化、智能化、大眾化、普惠化、民主化,及由此形成一種新形態的金融服務。

所以,金融科技是利用新技術顛覆性創新出的一種隨時、隨地、即時、低成本、普惠等新形態的金融服務。金融科技是增強金融普惠性最為重要的工具。無論是中國支付寶及微信支付,還是肯尼亞的M-Pesa移動支付方案都是如此。而金融科技的本質是金融數據的共享。所謂金融數據共享就是要把經過分析處理過的數據作為一種生産要素或有價值的資産,並對這些數據進行重新整合及配置,形成有效的決策信息,以此來發現金融的新需求,及創造出更便利、交易成本更低、更為普惠,及客戶定制化的金融産品和服務,也就是提供一種隨時、隨地、即時、低成本、普惠的金融服務。而要做到金融數據共享就得改變金融數據所有權及使用權的基本關係。正是這種金融數據所有權及使用權基本關係的重大轉變,它則可能成為激發市場潛在的金融需求和金融創新的動力。

 
▲2020年9月8日,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2020中國金融科技論壇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新華社圖片)
 

金融數據共享是
改革的重要任務


可以說,隨着現代科技快速發展,數字經濟和金融科技作為一種新的資源配置方式,不僅會給傳統金融帶來巨大衝擊和影響,也將為經濟增長新模式增添動力,提供無限發展的機遇。所以,全面提升金融科技的水平是中國經濟增長新模式的內在要求。就目前情況而言,中國金融科技的發展既取得重大進展,許多方面引領世界,也有經驗教訓。如P2P等野蠻增長也造成國內金融市場局部風險。所以,中國金融監管層最後對P2P清除為零是一種正確的選擇。而要求大型科技公司的私有數據轉化為可全民共享的數據,也應該是金融科技得以健康發展的重要方面。不過,僅是要求中國的大型科技公司的私有數據轉化為全民共享的公共數據,可為傳統的金融業共享,但傳統金融業的數據或數據所有權的轉換同樣是中國金融科技發展和改革的重要任務。

所以,要提升中國金融科技水平,就得從金融數據共享的基礎設施建設(即如何讓科技公司及傳統金融機構的數據成為全民共享的資源)、相關的基礎性法律制度制定、數字公民培養、先進技術引進和掌握等方面入手,比如建立多層次、多市場的金融數據共享公共平台,制定嚴格私隱信息保護法律等(對於這些在“十四五”規劃中都有具體要求)。在這樣條件下,中國企業及金融科技公司就能夠利用新技術來整合其數據資源及進行更多的金融創新,從而為客戶提供更好、更便利、性價比更高、更高透明度的金融服務,並達到金融服務的自動化、行動化、智能化及創新化,現實金融服務大眾化、民主化、普惠化及高效率,以此實現中國數字經濟及金融科技市場的繁榮,為經濟轉型與增長增添強大的動力。

還有,金融科技最為重要的一個特徵就是由以往的人格化及非人格化的信用關係,轉化為由新技術進行前置化的預設或去信用化的信用關係。這種金融交易模式看上去是技術化、智能化、客觀化,給信用風險定價較科學、客觀、簡單、便利及對外部信息反應靈活,但實際上是把結構複雜的信用關係藏在算法語言程序的黑箱裏,從而使得投資者及監管者都無法準確識別及評估此類信用關係的本質及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的利益很容易受到侵害。如果沒有相應的約束條件,區塊鏈、智能合約、數字加密貨幣更会把這種信用關係的技術化推向極端。但實際上這些前置化的預設規則及算法程式同樣是一種信用關係,同樣體現了設計者的價值取向及利益訴求,金融科技的金融本質特徵並沒有改變。這就要求金融科技的監管理念、方式及工具等進行重大轉變。

 

把握金融監管的
“變”與“不變”


也就是說,儘管金融科技服務的載體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甚至對傳統金融造成了顛覆性的衝擊,但是金融科技的金融本質並沒有改變,金融科技同樣具有知識和業務的專門性,業務經營的槓桿性。這就要求對金融科技監管,既變又不變。所謂的“不變”,就要讓金融科技監管回到金融的本質特徵上,比如對金融科技進入設立特許准入門檻,要經過嚴格資格審查,任何沒有達到最低底線要求者都不得從事金融科技業務;對金融科技組織及産品制定相應的監管標準等。所以,對於目前中國大型科技公司及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及反壟斷,並非是規定他們該做什麽,和不該做什麽。比如,據報道,中國金融監管層就要求螞蟻金服集團只能從事支付業務,至於其他金融業務都得分離出及禁止。如果中國金融監管層對金融科技公司監管政策正如報道的那樣,那麽這就容易全面遏制金融科技公司的創新,也不利於中國金融科技業的發展。

所謂的“變”,對金融科技的監管,要把技術治理提到議事日程。所謂的技術治理,既有監管科技,即依靠大數據工具獲取信息,進行實時、動態的監管,也有法律的數碼化,即讓法律法規內嵌於計算機的算法語言中,從而讓法律法規的執行通過代碼自動化實現。以此才能保證金融科技各種産品及服務的前置性預設是合理、可靠、可信的,這是保證金融科技有效監管的前提,也是提升金融科技水平的關鍵所在。

總之,無論是數字經濟還是金融科技,它正在改變我們生活及我們企業的業態,它是推動未來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動力。哪一個國家在這些方面持有的優勢越多,這些國家競爭力就會越強。中國政府也不會放棄這種機會與挑戰。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1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6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