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如何建立起中國的現代中央銀行制度
易憲容 [第3484期 2021-01-01發表]
【香港經濟導報網訊】

易憲容
1958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
課程的教授。


中共中央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規劃了今後5年、乃至今後15年的國家發展藍圖,也確立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新模式,即以“內循環”為主導的經濟增長新模式。從金融的角度來看,經濟增長模式的轉變實際上就是資源配置格局的變化。  也就是說,經濟增長的新模式最為重要的內容就是對資源進行重新配置,而金融則是承受、推動、優化經濟增長模式轉變最重要的平台。因為,要對資源進行重新配置,就得讓資源能夠便利地流動,而金融則是承載資源便利流動最重要的工具。所以,要構建經濟的新發展格局及推動國家科技創新,就得金融模式轉型,就得重建中國金融服務體系,就得深化金融改革,全面提升中國金融體系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能力。所以,在《建議》中所確立的中國未來金融改革首要任務就是,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

“超級央行”角色呼之欲出


從金融本質及發展歷史來看,金融是跨時空的資源配置方式,是通過信用創造把非物質性東西轉換為交換價值或增加財富的工具,以此來促進社會經濟增長和增加人民福祉,所以,金融又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它對促進社會經濟增長及發展具有神奇的作用。同樣,由於信用創造是一種把非物質性人際關係轉化為物質性產品的工具,如果信用創造超出其可能性的邊界,那麼金融產品又可能偏離實質性產品的價值,導致對金融風險定價的嚴重扭曲,甚至於導致金融危機。在這種情況下,信用創造的過度擴張又是引發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的根源。所以,現代中央銀行的設立及貨幣政策制度的安排都是圍繞着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而出現的。比如,歷史上最早的中央銀行之一的英格蘭銀行,就是面對着貨幣和信用獲取存在周期性波動的情況下,如何穩定倫敦的金融市場而出現的。

1914年美聯儲成立後,現代中央銀行制度不斷創新與完善,並把現代中央銀行的主要任務指向運用貨幣政策工具,維持宏觀經濟穩定和協調社會經濟發展,使民眾及企業在一個可預期的經濟環境下運作,降低消費及投資風險,促使實際產出盡可能地與其潛在產出相一致,或實際產出接近潛在產出的期望目標。之後,各國的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在不同的背景與條件得以建立,並在促進各國經濟增長和穩定金融市場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中國人民銀行自確立其國家中央銀行地位以來,對促進中國經濟發展與繁榮,維護金融穩定上做出了巨大貢獻。(視覺中國圖片)
 
就中國來說,1983年中國人民銀行開始專門行使國家中央銀行的職能。199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以法律的形式確立了中國人民銀行作為國家中央銀行的地位,其主要職能是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也就是說,現代中央銀行制度是現代貨幣政策框架、金融基礎設施服務體系、系統性金融風險防控體系和國際金融協調合作治理機制的總和。

可以說,中國人民銀行自確立其國家中央銀行地位以來,對促進中國經濟發展與繁榮,維護金融穩定上做出了巨大貢獻。正如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撰文指出的那樣,幾十年來中國金融業取得輝煌成就。這些成就很大程度上與中國央行職能不斷地定位清晰和不斷地隨時代變化而調整有很大關係。特別是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及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後,中國經濟之所以能夠很快走危機,中國央行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它既讓中國經濟比其他經濟體更早復甦,也守住了中國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但是,隨着經濟增長新模式的出現,作為央行的中國人民銀行,其職能轉換也勢在必行。它將不再只拘泥於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角色,還要擔負更超越的任務,要成為中國金融市場最高的監管者及協調者,及市場規則的制定者。中國人民銀行將成為調控、管理、變革和創新的中樞職能部門。所以,把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作為未來中國金融改革的首要任務,也意味着中國央行作為“超級央行”角色呼之欲出。中國央行作為“超級央行”,它的職能也將出現重大的變化。

 
 

中國央行任重而道遠


首先,中國“超級央行”的發展模式並非英國式的雙峰監管模式,也非美聯儲金融監管模式,而且以中國金融市場的現實為背景,建立起適應經濟增長新模式下的現代中央銀行制度。而“超級央行”的最主要職責就是要“構建金融有效支持實體經濟的體制機制”,提高金融體系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而不是讓金融只是成為“錢生錢”的工具。當前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為何總是“融資難”及居民總是沒有好的投資機會,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經濟增長模式在轉變,即由要素投入性增長向創新驅動型增長的轉變,但金融模式沒有轉變。所以,“超級央行”的最為重要職責就以制度安排、制度創新及深化改革的方式讓金融服務適應於經濟增長的新模式,建立起適應新經濟增長模式的金融服務體系。對此,中國央行的任務是任重而道遠。
 
▲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的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展台。(人民視覺圖片)
 
其次,建立起適應於經濟增長新模式的金融市場秩序。這既包括不斷地制定、修改、完善、維護金融市場法律規章制度,更在於建立起市場化的非人格化的信用體系。這是金融市場基礎性制度的基礎。因為,金融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如果市場化的非人格化的信用關係不能夠確立,那麼金融市場的價格機制就不能有效運行,金融所承載的資源配置就可能無效率。目前中國金融市場的許多問題就源於市場化的非人格的信用關係沒有確立。比如,最近包頭銀行及恆豐銀行的破產、中國股市投機炒作盛行、金融產品的剛性兌付等,就在於對金融市場的信用關係政府隱性擔保過多。在這種情況下,金融市場從業者一定會把其運行的收益歸自己所有,而把其運行的成本轉移給社會承擔,導致金融市場炒作、欺詐、賭博等行為盛行。所以,當前金融模式的轉型就是要通過法律制度全面地建立起市場化的非人格的信用關係,這也是“超級央行”當前及未來最為繁重的任務。

再次,按照中共中央五中全會做出戰略部署,“超級央行”不僅要紮實做好金融改革開放各項工作,完善貨幣供應調控機制,而且還要全面地正確處理好國內外金融市場的關係、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中國央行既是金融市場制度規則的立法者,也是金融市場超級協調者和超級監管者。正如最近國務院金融委學習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時的公布指出的那樣,“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係。要落實五中全會精神,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尊重國際共識和規則,正確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範風險。”在此,未來“超級央行”的調控、管理、變革和創新等基本職能盡顯其中。
最後,對金融市場前瞻性的展望與研究是“超級央行”的重要任務。經濟增長模式的轉型,網絡科技的突飛猛進,特別是百年不見的大變局,世紀一現的大疫情,中國金融市場將面臨着一系列的重大挑戰與機遇,而“超級央行”的前瞻性展望與研究則成了金融持續穩定發展最為重要的方面。比如,近十年來,中國金融科技之所以能夠引領世界,完全與中國央行對現代科技持完全開放態度及前瞻性研究密切相關。所以,《建議》中不僅要求穩妥推進數字貨幣研發,也要求提升金融科技水平,把金融市場前瞻性研究提到了重要的高度。

 
可以說,建立中國的現代中央銀行制度,不僅有助於實現幣值穩定、充分就業、金融穩定、國際收支平衡四大任務的中央銀行體制機制,管好貨幣總閘門,提供高質量金融基礎設施服務,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管控外部溢出效應,促進形成公平合理的國際金融治理格局,而且在於建立起中國的“超級央行”制度。而中國“超級央行”的核心,就是從中國初始條件入手創建與確立中國金融市場的基礎性制度,重塑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新理念,展望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大方向,以此來全面地提升中國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能力,適應中國經濟增長的新模式。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光明科學城 閃耀高交會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8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